报告文学:暴政110(76-80)

迟舆叱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8日讯】

76

老猪和老鸭没有用了,昨天上演了一场闹剧,可能就是个谜底。老鸭的老婆不让工程队的人放线,说他们的合同还没签完。而SARS他们却说是签完了,没签完为什么扒房子?那个又说没签完,房照和土地使用证都没给你们呢。放线的那个尺抢了又抢,都抢坏了,不能用了,还有一大帮人跟着瞎起哄。不一会儿,SARS打电话调来一辆警车,蹦下来一群司法,连拖带拽地把老鸭老婆塞进了警车,而后老鸭老婆破口大骂,只见彩电一样的窗口里,一个女人的巴掌,与粗大的司法扭打成团。

后来听说老鸭老婆被司法们扣了半天,不让她回家吃饭,是她大哥托人才把她领了出来,这时候,她的身上已经是遍体鳞伤,出来后她还特意照了像,看样子好象是留着告状用。

他们原来的谜底可能是这样的:那天,老鸭之爹座小车被SARS拉局里去了,SARS拿烟倒水的为老领导问寒问暖,答应给老鸭之爹多开一年的工资,以此来补助老领导的生活,老鸭之爹感动了,之后就签字了。签完字之后,他怕今后别人得的比他多,就想在合同上多写一句话:“今后有多给的,此合同作废”,SARS他们连哄带骗地不让写。过几天想过味儿来了,房子扒倒了,再到局里找,啥也不承认了,这回不叫老领导了,骂他是个老犊子,老鸭之爹气昏过去了,住院了……。

77

这几天听说老猪老婆也往上找,出奇的是她与老鸭并不通气。我想,是不是他们过去相互欺骗过,现在都不好意思。老猪老婆还特意总结出来一条,说是,现在不在凭能不能讲理,而在凭能不能放横儿。她说的虽然没什么道理,可还能看出来社会的走向情况。

中国这个巨人生病了,一个恶性的肿物正在形成。世界上五分之一的生灵在病痛中沉吟,中华民族正喝着自己酿造的毒酒,醉卧在苦海的边缘。然而,我们的媒体却象一个巫婆,每天仍然还念咒似的,为你的无知而歌功颂歌。在你歌舞生平的咒语中,可怜的司法被折磨成一个吸毒成瘾的婊子,灵与肉给钱就买了。人大与政协先天不足,制造公正的部分不是阳痿就是早泄。上层建筑正常生育患上了不孕症,一代又一代的半成品们,全靠“试管婴儿”的办法来决定。

政治上近亲交配,从而产下的低能儿们,现在已经退化得不成样子了,按照惯例,还是要在正统的门面上高悬在那里。一个破烂摊儿,几个破烂人儿,今天“三个代表”,明天“两个务必”,也不知道那付药儿灵。后上来的,一个个象个老巫婆,蹦达几圈儿,也都是三分钟热血、四分钟沸腾、五分钟冷却,捞几根稻草就拜拜了。都知道没什么指望,有谁敢说一个不字,明天就让你让“贤”!

78

听说老猪老婆越闹越凶了,她认识新县长座的小车,她说新县长象厕所的石头,又臭又硬。她闯过县里的会场,把新县长和SARS气得吱哇乱叫。她说,她专门买一个干电池小喇叭,到处去宣扬他们的丑事。她说她又总结了一条:说是现在的官员们全都不怕丑,说他们都是不干不净上来的,这些都是他们的光荣。这话听起来象是宣泄,不过,也可以看出来现实政界的龌龊。

气愤之下,老猪老婆讲出了老猪那天的经过,也就是我们一直都不知道的谜底。那天小车一冒烟儿,把老猪拉酒店去了,一顿海喝之后,就把老猪给灌蒙了,SARS他们借酒劲一谈就成了。签完字之后回到家里,老婆一看要少了,就打起来了,把腿也给踢青了。SARS当时说让老猪把房子按住房标准办了,幼儿园往后再签合同,老猪当时没反映过来,他办的幼儿园就在他住的房子里,幼儿园与住房是一回事。SARS借酒劲答应下来一大堆空话,把老猪说高兴了。把字签完了,房子也扒倒了,现在老猪他们全都没有用了,再去找幼儿园的事,他们就不承认有这回事了。

79

最黑暗的一天就要到了,SARS他们在小镇的东面还要开发一片。这次加盟的听说有新增县长小舅子等等。还是和我们这片一样,穿上政府的外衣,打一个小城建设的破旗,集合起司法与地痞们,共同向居民们联合出击。

在进攻之前,我就成了给猴子们看的,一只将要被宰杀的鸡。新县长象指挥一场战斗似的,在指挥部督战,法律从他的嘴里滚滚而来,带一股原始的妖气。一张盖有法院红印的通知,向我的脑门上砸了过来,命令我等著,接受洗劫,如其不然,后果自负。

司法野蛮的棒子已向我高高地举起,在这枚粗野的大棒下,我就要成为一只无家可归的猴子,从此远离我道义的雨林。这时候,法律在县长的震慑下叛变,《宪法》也慌乱跪倒,变成一个正在谄媚的汉奸。从此,野性如同受惊的骡子,在蛮荒的疆域上狂奔。我不理解,大自然为什么把雄鸡似的版图,托付给只会高叫的野驴,让人们全都生活在假话的噪音里。

无可奈何,让我们叩开历史虚掩的房门,撩开帝王们不死的阴魂,只找到了几枚镶金边儿的大字: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子孙推倒了帝制,孙中山的名字在那里金光闪闪。也就是从那时侯开始,古老的中华民族,看到了一丝自由的曙光。当军阀混战的硝烟还没有彻底散尽,又一位个人崇拜者东山再起,当四面八方的万岁,从人们的心底里迸发出来的那一刻,一个威望的帝制,又一次在中国上千年的习俗中脱颖而出,向着欢呼的人群们走来。

他确实是一位伟大而难得的天才,他的能力甚至使世界都感到震撼。人们尽情地依赖著这位伟大的天才,乃至于全都躺在他博大的怀抱中酣睡不起,让人们如此欢度了老人家在世的数十载。那时侯,人大在您光辉的照耀下成为一统﹔政协在您人格的魅力中暗淡无光。您的存在,是在广阔的政治空间,放了一颗最大当量的原子弹,使上层建筑顿时化为无数个空壳。

更难忘一九七六,您离我们而远去了。猛然回首,在您曙光的后面,顿时扯起一条裙带的长队,他们一个接一个的上来了,又一个接一个地死去,占据着您老人家的位置,久久的不愿意离去。从而,一个崭新的帝制雏形,又回到了中国的历史舞台上,看吧,您挥巨手的姿态被后来者效仿,张牙舞爪地也来个造型,让我们跟这帮假冒伪劣的货色们混下去,真是没一点儿安全感。

“敬爱”的毛主席:您的光辉使历史倒退了整整一百年,我们还须苦等一个自由民主的新星,重操起孙文的大义,捐几颗铜版,买几只毛瑟。

80

可怜,我的祖业。清晨,一群武装倒牙齿的司法冲上来了,他们迅速地包围了我世代居住的一小块宝地。

昨天晚上,SARS的黑道哥儿门儿,UFO带着酒气上我们家去了,他告诉我一个出乎预料之外的消息:他说SARS把我的房基地送给他了,让他随便搞开发。他正告我说:“要是明天还不走,那就一定得强迁”!飞沫在我的周围飞舞,酒气在我的小屋里飘荡,我顿时成了恶棍脚下的爬虫。这真是太出奇了,请出多大的伦理学家也论证不出来,为什么我的合法财产,一夜之间就被SARS送给UFO了,并且让我无缘无故地,先接受一个痞子的审判。

我得知痞子UFO在SARS的栽培下提拔上来了,这次他兴奋地告诉我,说他刚才和新县长喝酒,新县长很钦佩他的海量,并且荣幸地听新县长夸他象个土匪等等。这就是我们的基层,一个摩天大厦的地基,所采用的每一块石头们。我们在危机四伏中艰难地度日,我们在假话中被骗得死去活来。到最后,我们的零件将被烹制成为恶徒的斋饭,山上的破庙里,供养一大帮不会念经的花和尚。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海外间谍工作是中共三大法宝—武装斗争、党建、统战的延伸。中共倾其巨大财力、物力、人力于海外间谍工作,其重心是要破坏瓦解海外异议阵营。这是中共维持其独裁暴政的重要一环。最近以来,陈用林、郝凤军等人曝光海外共谍的大量存在及其对异议阵营的种种阴毒丑行,引起了海外华人及西方政府、社会对共谍肆虐的高度重视及纷纷谴责。一些西方国家的政府已在采取措施保护当地华人的民主自由权利。海外异议阵营也有必要设法防范共谍的破坏活动和破解共谍的毒招。
  • 中共带给人民的除了灾难,死亡,恐怖,还有什么呢?
  • 审判中国共产党反人类罪行,乃是一项大艰难。

    我生平唯喜烈酒与艰难;向艰难之极致挑战,恰是我英雄人格哲学的信念。

    即便十三亿中国人都退缩了,只有我一人在铁铸的黑暗中高踞于审判台之上;
    即便只有不屈之枯骨敢出庭听审,只有雄烈之鬼魂敢出庭控诉;
    即便只能以天地为法庭,以风雨为法袍,以巨岩为审台,以雷电为法槌;

    ――即便如此,我也定然要拉开对中共暴政反人类罪行进行大审判的历史序幕,以为死于中共暴政的八千万死难同胞祭。

  • 6月26日,来自澳洲社会各界人士云集悉尼市中心贝尔莫公园广场,举行大型公众集会,声援陈用林河郝凤军及250万退党志士,呼吁澳洲政府给予陈用林河郝凤军政治庇护。集会结束之后,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由一辆警车两辆摩托车开道,两辆警车压阵,沿着市中心、途径唐人街,到达悉尼剧场中心的广场再次集会,并表演了中共暴政的街头剧。整个活动过程中,吸引了不少路人驻足观看,引起极大反响。人们一边看一边议论,陈用林退出中共所引出的话题成了街头巷议的主题。
  • (大纪元记者骆亚、特约记者方研悉尼报导)6月26日中午,自由中国与全球告别中共联盟澳洲分盟在悉尼市中心的贝尔莫公园举行了大型集会和游行活动,声援陈用林河郝凤军及250万退党志士,呼吁澳州政府给予陈用林和郝凤军政治庇护,支持所有对中共暴政说:“不”的人,来自澳洲各界人士5百多人参加的当天的活动。
  • 二十二年中间,从基层到中央,很多当权者是靠1957年后卖力推行左倾路线爬上去的。因而,给右派平反遇到极大阻力就不足奇了。而且由于这股势力的强大,很多右派无法回到原来的单位工作,只能是“就地安置”了。而补发工资和补偿问题亦因遭到抵制而搁置。这只能说明中共既得利益集团中许多人对反右派运动负有罪责而无忏悔之心。
  • (大纪元记者林冲﹑黄毅燕芝加哥报导)一千多人参加的芝加哥退党集会大游行﹐于六月二十五日上午在芝加哥中国城盛大举行。虽然中午的气温高达九十多度﹐但还是有许多从芝加哥各地赶来的人士到中国城来观看和参加游行﹐增加了游行活动的热烈气氛。这次活动也是自中共“六四”屠城后美中芝加哥地区十六年来再次燃起民间抗议中共暴政的火焰。芝加哥著名的社会活动家黄伟悌教授﹑自由僎搞人三妹﹑费城爵硕大学商学院教授谢田﹑音乐家杨逢时博士等多位当年抗议中共六四屠杀的人士均到场参加了此次退党集会大游行。
  • 在中共业已走过的历史中,撒下了不计其数的谎言。1957年的反右运动就是这其中可以排在前列的谎言之一。海外学者丁抒先生著的《阳谋》一书以详尽的史料,揭示了这一段历史的真象,让我们深切的了解到这一运动发生的始末,发生的一幕幕惨剧,以及中共的罪恶。
  • 老鸡是个不好办事的人,这个人在家里闲着,整天走东家窜西家的打听事,一天听老鸡说,他早晨在工棚里,偷听了SARS和老猪的对话:说什么答应的事一定办,他们还回忆了一段在一起做临时工,一铺凉炕趴三年的动人经历。听这话的意思,老猪真是签完字了,他的任务就是隐蔽牵驴。
  • 中共在三反、五反运动结束后,毛泽东似乎仍然意犹未尽。1953年1月5日,中共中央发出毛起草的《关于反对官僚主义、反对命令主义和反对违法乱纪的指示》,各地开展“新三反”运动。7月,朝鲜停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