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天安门母亲


——读丁子霖等的申诉信有感
歪脖子树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5日讯】
六月是红朝的恐惧,
怕听母亲的哭泣。
秦有孟姜骂暴政,
哭倒长城八百里。
众口烁金,
岂能大意!
控制对六、四的悼念,
为安邦定国大计。
年复一年十六载啊,
一年更比一年心虚。

悲情绞紧母亲的心,
白发祭子最难将息﹔
悲情铭刻于人类良知,
有良知就有灵魂冲击。
精神的传播跨越时空,
民主的诉求无论中西。
镣铐不能禁锢思想,
镣铐只锁没思想的奴隶。
高压密封能生成化石,
化石也是控诉的证据。

诚然,
暴君有暴君的逻辑,
平民有平民的公义。
前者要“天下为党”,
后者是“民本第一”。
觉醒、呐喊、骚动、对撞---
新旧思潮在搏击:
华盛顿痛斥毛泽东,
丁子霖质问胡主席。
总有一天,
博爱的人性光辉,
穿透独裁的党性卑鄙。@(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六四祭日16周年之际,曾参加过六四屠杀的军官给齐志勇打来电话,请他转告丁子霖、张先玲等失去亲人的母亲们:他愿跪在天安门母亲面前向她们道歉!
  • 在香港,成千上万人举行每年一度的烛光守夜活动,纪念16年前在北京被中国政府暴力镇压的民主示威运动。在中国大陆,当局仍然严厉禁止就六四事件举行任何公开纪念活动,人们只能悄悄地纪念当年这一震惊世界的事件。

    *天安门母亲的呼吁被置之不理*

    自从丁子霖的儿子在1989年被打死之后,丁子霖和她发起组织的“天安门母亲”每年都呼吁当局至少要为六四镇压道歉。但是,年复一年,她们的呼吁都被置之不理。丁子霖把16年前的这场暴力镇压同二战期间日本占领军屠杀中国人相提并论。她谈到北京最近抗议日本当局对二战的纪录。她说,中国政府对日本提出抗议,同时却无视中共当局1989年对本国人民所犯下的暴行,这是虚伪的表现。

    丁子霖说:“对我们这些亲人、这些手无寸铁的亲人,用武装到牙齿的军队,对我们的杀戮的性质不是明摆着吗?对本国老百姓的杀戮同样也是非正义的,也应当受到谴责,也应该道歉、索赔。”

    丁子霖和“天安门母亲”的其他成员由于呼吁当局为六四平反曾遭到监禁,目前仍然受到警察的监视。她们说,当局持续监听她们的电话。

    *中国政府再为六四辩护*

    中国政府一直把争取民主的六四运动称为“反革命暴乱”。最近几天,中国外交部重申当局对这场镇压的辩护,声称为了维护稳定,当时镇压示威者是必要的,而正是稳定局面带来了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

    1989年6月3号夜晚和6月4号上午,中国军队用坦克和机枪镇压了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其他示威者,这些学生和示威者进行了长达六个星期的示威活动,呼吁消除腐败现像和实行政治改革。镇压导致数百人、或许数千人死亡。

    *大赦国际指责中国政府*

    16年后,人权组织“大赦国际”指责中国政府没有公布1989年以后受到监禁的人数。“大赦国际”的马克·阿利森说,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国政府继续镇压任何被认为可能引发民众对当局的六四说法提出质疑的举动。

    阿利森说男:“我们看到,人们只是因为要求展开调查或要求赔偿受害者而遭到逮捕。”

    今年4月30号,中国中部地区的一家法院判处记者师涛10徒刑,他的罪名是向海外泄露国家机密。师涛在网上发表中国政府去年警告记者六四周年期间可能出现社会不稳定现像的有关文件摘要,随后遭到当局逮捕和指控。 

  • 国际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在6月3号、也就是16年前中国军队开枪镇压北京民主示威运动的日子的前夕发表声明,呼吁中国政府释放所有在六四事件中被捕以及因为要求重新评价六四而入狱的人。大赦国际还说,中国政府应当停止逮捕和虐待那些就天安门事件发表观点或者在网上以及通过其它方式分享有关信息的个人。大赦国际提到因发表反对六四镇压的观点而被监禁的记者师涛、前工运活动人士孔佑平和网络论坛主持人黄崎,以及当局对“天安门母亲组织”的打压。

    大赦国际在声明中还说,中国领导人的立场是,外国人对六四事件的关心是“过时”了,但是这家人权组织援引中国总理温家宝的话说,只有尊重历史、对历史负责的国家才能赢得亚洲和世界人民的尊重。     

  • 在中国1989年六‧四镇压的十六周年纪念日前夕,当年亲人在北京街头被枪杀的天安门母亲群体写信给中国领导人,要求调查亲人被害的真相。香港各界也在举行各种纪念活动,悼念六‧四死难者,呼吁当局正视历史。
  • 【大纪元5月28日报导】(中央社北京二十八日法新电)在六四天安门事件即将举行十六周年纪念时,一百二十五名罹难者家属今天致函�
  • 尊敬的胡锦涛先生:

    今天,我们给您写这封信,是想提请您注意一桩并不遥远的往事,即:在十六年前的今天,曾经在首都北京及全国各大城市发生过一场有数百万民众参与的反腐败、要民主的示威抗议运动。当时人们称这场运动为 “爱国民主运动”,而时任军委主席的邓小平则把它说成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和“动乱”,为此,当时的《人民日报》还配发了一篇社论,标题就叫做《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

  • 值此母亲节之际,向丁子霖代表“天安门母亲”群体,致以崇高的敬意和亲切的问候,愿上帝保佑所有善良的人们平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