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暴政110(1-5)

迟舆叱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9日讯】

1

公元2000年某月某日,是我一生中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天。残存的冬意夹杂起潮湿,掀动着每一个仍然臃肿的外套,沿着你缩紧的脖子,轻而一举地就占领你的脑后神经。这时候,人们都麻木而呆滞的浏览著,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于是,我们大都本能的蜷缩著躯壳,一起走过这奇特的时节。

既然是特殊的日子,就不会轻易的忘记,今天正好是个阴天,灰蓝色的天空底下,西北风在冷酷的心底盘旋,使人们不寒而栗、呆若木鸡。这时候,人们上进的心情都暂时搁置了,诅咒这个冷暖交替时产生出来的这个杂种。

这里要拆迁了,消息传了好长的一段时间,今天他们果真的来了。她们先来了两位女士,我骄傲她们先到了我家﹔噢,那因为我们都是熟人,我就是拆迁那家企业的一名职工。她们捋著被西北风刮乱了造型的头发,和我寒暄著﹔噢,原来我家被风儿,他们要在这儿抹糨子贴公告。

这旗号打地可真是不错:“为了加强城镇建设步伐……”先是一大堆好话,往下一会就变调拉,那意思就是:上边爸爸似的给你定价了,就给你这么多,到时候不走就强迁。政府顿时化做一枚带血的红印,臭流氓似的扣在公告的下面。官商勾结的骗局,在贪占成风的大潮中开戏了。
见你的鬼去吧,我看这时候就是诈骗上档次。打个好听的旗号,这些骗子们一下子就成了救民于水火的英雄。我就是这个公司的职工,这里的事我清楚,公司那个大头目SARS原来就是包工儿,花钱买官之后,又组织了几个包工头儿,这年头儿就是不吃人饭的走运。新来一个县长鼻子好使,俩人一搭头儿,那就处地跟哥们儿似的。

……我看到一大群在阴冷中战栗的人们,他们都在等待公告的判决,我们是一帮等待宰杀的猪!

2

不几天儿,他们来了几个人,规模不大,可能是小股部队,发几张单子,上头也都是霸气的话儿,当爹的做派,向我们欠了谁老也不还账似的。

一个老小子可能是喝了,老百姓刺激两句就不上线了,向刚卸了套儿的驴,龟儿呱乱叫:“共产党还制不了你,不走就强迁,不信你就试试,法院就是给我们家开的”。多年来被管傻的百姓都骇怕了,凉风抖动每一个人的骨髓,家呀,千百年来安全的概念,在政风的重压下正在隆隆地坍塌。

党啊,亲爱的妈妈:你的傻小子们站在即将被变通的,产权的空壳里哭喊,饶了我们吧,一大帮瘦的跟鬼似的人权。亲妈呀﹔亲妈,多少次梦里我抚摩您的大脸,多想尝尝您酿造几十年的那坛子“廉正”的小酒儿,可是,当一股强烈的刺激把我从美梦里惊醒时却发现,从你饭房里放射出来的是纯厚无比的臊。

3

假如前几天是开始曲,那么今天就是大合唱。战斗机编队很明显地增加了许多,前边一拐弯儿的过道儿西面,那户是最先报名搬家的一户,我们大家伙儿都知道他上头有人。在人治的社会里,你有人就不吃亏,没人没钱的你就是个三孙子,说理这盘儿菜馋掉你大牙,就是吃不着。

一块小红牌升起来了,“小区拆迁办公室”就设在这里。今晨,我邂逅了感受人治幸福的那家主人,我看他脸色很好,他神采奕奕地向我赞美敬爱的党。他就是痞子UFO的六哥,SARS安排他六嫂给战斗机编队的十几号人做饭。

我家前门正好斜对着拆迁办公室的后窗子,透过那堵横著的短墙,我能看清楚屋子里乱糟糟的一切。以后,也正是从这一刻起,我总能看见拆迁办的战斗机编队,从基地那两扇对开的门里起飞,然后在恐慌的贫民小户门前降落。他们都鸭子似的摆动起肚子,变了味儿的政策在上下翻动的嘴里一泻千里。仅仅几天的高压之下,几户忠厚老实的老百姓交枪了,十分廉价地献上他们世世代代的那份儿祖业,哭泣与家园拜拜了。

4

今天这里的攻势又加强了许多,拆迁办也不知道从那调来一辆宣传车,以一个纯正向善的女中音,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包装绚烂的骗局。“为了落实县委县政府,关于加速小城镇建设步伐精,根据县城总体建设规划,经县长办公会议决定实行统一规划,进行旧区改造”。等等,再往下说便是铺天盖地棒子,看那大概的意思,翻译成老百姓的话儿便是:县太爷做主,爱受不受,到时候不走就强迁!真是惨了,《宪法》里“市场经济”的舢板,在党棍们炮舰的轰击下,正冒着滚滚的浓烟。

霎时间,妖风似的噪音机关炮一样,正在安稳的天空里炸响,刺痛着人们每一根万分恐惧的神经,冲着仍在那里死守的乡亲们狂喊。不走就强迁!丑陋不堪的司法现在变成了一个大妖精,在早就心烦意乱的空间里刮一股阴冷的风,让你不寒而栗。我正在见识司法粗劣的棒子,把人们从安稳的生活中驱赶出来,使拥有正当产权的主人们大惊矢色。

事实已经把传说的黑暗,呈现在每一个良民们面前,当这个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的那一刻,才让人猛然间发现,现实的世道,竟一下子变得如此之艰险。现在,我们都必须面对这个强权与暴政的现实,对我们一息尚存的祖业早做打算。也正是从这一天起,我就向大梦初醒,看施政的那一张其丑无比的脸。

5

这些天我观察出一个门道,中午有酒儿,得从红眼儿上猜,大盘里有肉,得瞧走出饭房反复抠牙上去想,好吃的程度,要在放松了几扣裤腰带中找。这帮家伙们打着政府的旗号,由SARS收罗几个包工头,又拼凑一帮痞子们,再由新来的县长给他们当后台,这肥差就算是成了。

我是内部人,又在他们的拆迁之列,对内部的事情当然是十分的熟悉。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2000年初,社会上的一包工头儿,在我们这片儿测量有半个多月,一开始,是这个人想打我们公司的旗号,一来好办事儿﹔二来少花钱,就托人找到我们公司大头目SARS。正好,原来SARS也是包工头子出身,有机会捞钱了,他从不放过每一次发财的好机会,成了,这时候官场交哥儿门儿就是简单,有利益就是三两句话的事儿。

开着门儿是两家,那关上门儿就是一家。这时侯,俩哥儿门儿发现个问题,就是,我们公司是个事业单位,这国家企业,钱最后怎么往出拿?两个臭皮匠,也顶诸葛亮,现在不是有个提法儿叫做“招商引资”吗,我看中!就那么地了。找个外地的,谁都不认识的,硬说是招了这位商了,引了这位资了。倘若果真是赚了,那就用他一划弧,若是栽了,还要用他一划弧。有钱哥儿几个花,输了共产党拿。再说那也不可能赔,现在拿大钱一是当官,二是搞建筑,第三才能轮到抢银行。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这时候黑白两道都是能人。乱了章法的年月啥人都有用,缺一不可,只要瞎滥整,早晚能出省﹔要想做模范,就得瞎滥干。白道是新县长给他当后台,黑道是他早年就预备下的一哥儿门儿UFO,这是一不可多得的中国猛男,打人做牢是他发迹的资本,SARS看上他的也正是这一点。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日中国,暴政猖獗,社会败坏,在表面的昌平之下,危机重重,中共统治随时可能解体,希望所有的中使领馆官员,停止助纣为虐,选择诀别中共、脱离暴政、持守良知保平安,不要丧失机会成为中共的殉葬品。
  • 澳洲的自由社会就是和中共邪党社会千差万别,近几日最受世界关注的就是澳中使馆原大使陈用林先生献身说法,揭露恶党中共其暴政暴行的正义之举。对于这个对于中国海外华人有着深远意义的消息,澳洲各中文媒体对这件事的态度可是天壤之别。有的说陈先生是为留澳而“编造谎言”﹔有的说他是真的不能容忍中共的邪恶了,不愿再与其共舞﹔还有的说他是第一个觉醒了的为中国共产党办恶事找回良心的中国人,等等等等。
  • 傅莹女士:

    喜闻你麾下之中共驻悉尼领事馆一等秘书陈先生用林,基于良知的觉醒,公开与暴政决裂,不禁携酒而归,竟成一醉。为你能培养出如此有智慧的部下,深感欣慰。

    今日之中国,政治腐朽,社会糜烂,人心败坏,国运倾颓。经济繁荣表象之下,社会矛盾如地火奔行;国势强盛外衣之内,重重危机蓄势待发。权力异化,成贪官敛财之器;金钱肮脏,为奸商买权之用。世事艰危,更有甚者──暴政猖獗,虐民以逞,已成政治黑帮;宦海凶险,倾轧成风,几如虎狼之穴。

  • 中共垮台后﹐中国不会乱” ,这是民主中国阵线主席费良勇6月5日在德国的一场“纪念六四暨中国政情研讨会”中做出的论断。时任德国一家保险公司高级主管的费良勇原本是原子反应堆工程师﹐由于工作业绩优秀﹐80年代公派赴德国﹐撰写了大量论文。六四屠城时﹐费良勇正在德国﹐出于正义﹐挺身而出﹐谴责中共暴政。16年来﹐费良勇致力于中国民主事业。
  • 六月四日晚多伦多多个华人团体包括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多伦多支持中国民运会,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举行纪念六四烛光悼念活动。两周前刚刚抵达加拿大的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在会上发言,呼吁更多的人站出来,反对中共的迫害和暴政。
  • 6月4日下午1点,告别中共大联盟、民主阵线联盟、中国公民维权委员会、六‧四伤残者团体、在日中国人团结联合会、后共产时代中国筹备委员会及大纪元时报共同举办了“勿忘六四‧退垮中共”的游行和集会,纪念1989年天安门屠诚十六周年、共同谴责中共暴政、声援200万人退出中共。
  • 6月3日于华府Farragut Square﹐由全球告别中共大联盟、全球民主运动联席会议、魏京生基金会、大参考、华府论坛、大华府退党服务中心 等三十多家民间机构,代表发表演讲,共同谴责中共暴政,声援200万人退出中共。
  • 今夜我会到领事馆门前点上一支蜡烛,面对法西斯暴政点上一支不灭的蜡烛,16年前的今夜,长安街上天安门广场你我熟悉年轻的身躯,倒在那里,长眠不起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这一瞬间,他们眉宇间流露出的无助神情,让人过目终生难忘,震撼。有感到送上一首小诗,表达我的思念。
  • 在中国近代史上,历来都是官审民,从来没有民审官的先例,可近来一批有志之士,在积极筹备“审判中国共产党国际司法委员会”,该司法委员会的职责就是任命法官,组建法庭,就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进行审判,从而以法律的名义,为在中共暴政下被迫害致死的数千万同胞伸张正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