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云上天:这个流氓!

云上天

(图片由作者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11日讯】数学里有一门解析几何,今天我试着解析解析中共组织部罕见的新闻发布。先说个可能谁都知道了的新闻“中央电视台7月3日晚上8时44分开始,被插播了九评和百万人退党的消息”

“中新网7月7日电中组部副部长李景田今日上午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透露,前一段时间境外的个别网站发布了所谓数以千计的党员要求退党的消息,还刊登了一些人的退党声明。据调查,这是别有用心的人造的谣言。”

解析:有一句名言,主子让奴仆坐下,奴仆感恩戴德的说:“谢谢,站惯了。”中共官员一张嘴如果不是谎话,就太反常了。首先,说什么“透露”,还用你透露,退党大潮都退到快三百万了,还要你透露什么?

其次,“个别网站”,到网上一查,一家伙出来八十万条相关条目,这是“个别网站”?说什么“据调查”。从2004年12月4日开始,大纪元网站公开刊登了人们的退党声明以来,到今天已经七个多月了。谁调查的?怎么调查的?说“别有用心的人造的谣言”,谁是别有用心的人?七个多月了,什么都没说出来,负责调查的官员按共产党的规矩,是不是该枪毙了?

最令人捧腹的是“前一段时间境外的个别网站发布了所谓数以千计的党员要求退党的消息”,看到这里,真令人叫绝了。当年亩产三百斤可以沾点油墨就变成了“十三万斤”,那叫共产膨胀术﹔没想到,邪党玩魔术还是全套的,一个“缩骨术”,二百七、八十万的声明,敲敲麦克风马上就剩下几千了。在这里,在下斗胆献一策,请中组部正部长再开一次新闻发布会,我估摸著,正的玩魔术应该更高明吧,再敲一敲麦克风,郑重宣布:“经进一步调查,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人声明退出共产党,所谓退党声明,其实都是入党申请书,被别有用心之人给篡改了。”

结论:对共产那玩艺儿说的话,连一个字都不能信。一不留神就又被骗了。

“同时担任中央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领导小组副组长的李景田说,据对其中一些所谓刊登声明、要求退党党员的情况进行了解,发现或者是查无此人,或者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为一些早已定居国外的人编造的故事。

他举例说,谣言里包括一位著名的作家,叫孟伟哉,说他已经退党了。孟伟哉听到以后十分气愤,已经向有关媒体声明,自己并没有退党。”

解析:对一些声明人进行了解,这是昏话。总共就几千,全调查一遍有个十天半个月也就齐活了,为什么只对其中“一些”进行了解呢?何况,三个就可以说是“一些”。至于提到了“著名作家孟伟哉”还什么“十分气愤”,好不容易开个新闻发布会,怎么愚蠢到连孟本人亲自出席发布会,亲自“气愤一番”的好戏也没设计出来呢?当然,即使一个什么“名人”出来说一番话也什么证明不了,谁知道头一天夜里有什么样的大刑曾经“伺候”过呢?

说“查无此人”,多新鲜哪,人家退党网站上白底黑字清清楚楚写着呢,用笔名、小名、化名都可以。就是表示一个心意。你查什么“无此人”哪?再说了,当年那位著名的女“共产党员”张志新“只是说了“希望党能健康发展”的看法,就被关到死牢里受尽欺凌,侮辱,精神崩溃后还要割断喉管再枪毙,现在,我退党让老百姓知道,扪心无愧就得了,凭什么要告诉你啊,等著让你收拾啊。

“李景田还说,中国共产党在领导全国人民进行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过程当中,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正吸引越来越多的优秀人士不断加入到党组织中来。”

解析:中央电视台曾经播出过一个节目,是为“希望工程”搞的。带来了一个农村的7岁女孩子。大概是想通过女孩子的亲身感受,来说明“希望工程”的意义吧。

主持人问女孩儿“你第一次来到北京大城市,你怎么想啊?”

女孩儿纯朴天真的说:“我可高兴了。我出来的时候,我的妈妈告诉我要听话,我的妈妈还,还给了我—-块钱!”

当时在场的十、二十个人都落泪了。

一个七岁的女孩儿,一个从来没有离开过妈妈的女孩儿,一个从来没有离开过那充满土坷垃的土窝子的女孩儿,妈妈多珍重啊,妈妈给了她“一块钱”哪!

中共统治中国五十多年确实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女孩儿手里的“一块钱”不就是铁证如山吗?!

顺便说一句,就是在中央电视台里,尽管曾经造过无数的谣言,可是还是有善心未泯之人哪!

“2004年,全国申请入党的人数是1738万人,比2003年增加了135.7万人,增幅为8.5%。2004年,全国共发展党员241.8万名,比上一年增加18.3万名,增幅为8.2%。(据中国网网络直播文字整理)
http://www.sina.com.cn2005年07月07日10:37中国新闻网”

看到这里,阁下是不是对“无耻”这个词有了更加深刻的体验了?既然说共产党那么“伟大”,你李景田还去当什么“保鲜”领导小组副组长啊。一块臭肉,你还保得哪门子鲜哪?!

仅从中国大陆媒体部分报道中的数字粗略算一算,在最近几年,单单是少数已经曝光了,已经被撤职了的银行官员来看,包括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交通银行、农业银行、华夏银行、中国人民银行、中国投资银行、海南华银、贪污的金额已经达到了“161亿”元之多了。相对于1999年国家财政总收入“11444亿元”来说,就这么一批银行的小官僚,已经吞掉了整个国家一年收入的百分之十四了!

中共的贪官可远不止银行里面的那一小群哪。

这么“伟大”的党,连申请入党人数的增幅都和国民生产总值的增幅差不多。看起来这个数字的统计也是委托财政部门干的。当然,这个数字很可能比其它什么数字来得“真实”一点。因为,在大学里可以整班整班的入党,就跟高中毕业时,差不多的毕业生都得入团一样了。再逼急了,连幼儿园里的也发展进来,甚至连婴儿都可以算上。只是绝对不能耽误了那些纸醉金迷的家伙们喝“婴儿汤”。

老百姓常说,这个小流氓!那些地痞无赖啊,市井瘪三啊,流氓之小也﹔今日中共的所作所为,只好冠以一个“大”字,大流氓者也。

有一点要声明的,这个流氓并不特指该副部长。其实,能混到副部长的职位,如果不是买来的官,如果不是钻门子倒洞溜须拍马爬上来的,那说不定还是很有一些本事呢。只可惜,生不逢地,又认错了招牌,空有一身学识,也只好为他人作嫁衣裳,当个传声筒,跟着睁眼说瞎话。我想,也够难为他的。

我就在想,这位副部长先生回到家里,面对已经成人的儿女,还能被看得起吗?他儿女面对其各自的朋友时,本来可以作为炫耀资本的老爹,恐怕也就失去了往日的岸然,而成窃窃私语中的笑料罢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07-11 3: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