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快点回家吧﹐我最亲爱的妈妈和哥哥

——写在他们因信仰法轮功而被抓捕后的第五天

(左起)梁珍,母亲袁玉菊,及哥哥梁劲晖(梁珍提供)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26日讯】(新唐人记者梁珍)写惯了别人的故事,没想到这一天我也要写自己的故事。看多了别人的苦难,没想到今天我也身临其痛。6年了,太多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当局非法抓捕,太多的美满家庭被拆散,没想到,今天我也成为其中一分子。这场迫害应该停止了……

我没有办法控制我自己的眼泪,我没有办法想像在越来越多的人明白法轮功真相,越来越多的国家政府支持这种道德高尚、强身健体的修炼功法的时候,中共再一次在7.20前夕制造恐怖主义。

母亲和哥哥7月19日在四川纳溪哥哥经营的电脑店中被泸州市公安绑架,随后公安又抄了我父母的家﹐抄走了近两万元的财物(在当地这是很大的数目)。现在和其他中共非法抓捕的当地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泸州市看守所里,音讯全无,不准探望,5天了……。每一天我和爸爸都在受煎熬,短短两天,我就象换了一个人似的,饭也吃不下,脸蛋都尖了,我更不敢想像爸爸的痛苦。

家里只剩下爸爸,快70岁了,还有高血压。爸爸是当年北京大学的高材生,主动要求分配到祖国最需要、最艰苦的地方,来到四川省泸天化集团公司(全国最大的尿素生产基地)贡献了一生,甚至放弃出国定居的机会。他是当地知名的教授专家,享受国家特殊津贴,人缘很好。在厂里他遇到了贤惠端庄的四川妹子——我母亲袁玉菊,组成了幸福的家庭。爸爸和妈妈的感情非常好,几乎从来没有红过脸,父亲每次出差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妈妈,否则就六神无主,妈妈也被宠得脾气比较大。

妈妈难产生下了我,我是家里最受宠的孩子,妈妈虽然只是中专文化,但心灵手巧,编毛衣、针线活、绣花无所不能,记得小时候妈妈的绣花都是给人家做样板,我则神气的穿着妈妈新织花样的毛衣,一路上老是被阿姨们截住,研究毛衣花样。哥哥性格老实,不多话,但技术活、装收音机、电器好像从来难不倒他,也从不计较名利,曾经被评过四川省泸州市十佳青年。我则在10多年前离开家去上大学、出国等,一直没有长伴父母身边。

一个幸福而饱受磨难的家庭

哥哥梁劲晖是我们家最弱的一员,结婚后因为太太比较要强,要去沿海地区发展,老实巴交的哥哥被逼下了海,和太太去了一个沿海城市打工。但生活不如意,经受不住压力,心情郁闷,在没有人照顾的情况下,94年在一次高烧过后患上了精神病。刚开始犯病比较频繁,后来太太还和他离了婚。

哥哥一下子失去了生活能力﹐变成精神病人﹐可想而知﹐对家庭的打击多大。我把他接到我工作的地方﹐和母亲一起承担了照料他的责任。

母亲就在那时(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妈妈修炼后身体非常健康,原本患有妇科病、神经衰弱等都康复,人也越来越年轻,更重要的是,法轮功提倡重德行善,无论什么样的压力,都是为他人着想,能平和对待。很快我们家又回复了欢笑,虽然哥哥还时常犯病,我们也能乐观对待。

哥哥后来被接回了四川,回到爸爸妈妈的身边,3人从此相依为命。但他生性纯朴,看到妈妈炼功,他也老想学。精神病人不能炼习法轮功的原则母亲也和他做了解释,不让他炼,但哥哥却一直不肯放弃,断断续续地有炼。虽然中间有反复,但从2001年开始以后哥哥没有犯过一次病。人也非常正常开朗,甚至还开了一个小型电脑公司,因为价钱公道,勤勤恳恳,生意相当不错,我们全家终于展开了笑颜。

但就是这样一个经受磨难、再次有了欢笑的家庭,却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又一次蒙上了阴影。99年7.20后,因为母亲不肯放弃修炼,我们家一直被监视,电话被窃听,家里被多次抄家等。妈妈从正常途径申请探亲到香港看望我,却因为是法轮功学员不被批准,我们好多年都没有见面了。但没想到,最近他们竟然被抓走了,最担心的是哥哥,他现在仍需要每日定期服药以防旧病复发。在中共百般迫害和强制洗脑转化的手段下,他能承受得住这个精神压力吗?

我不敢想下去,快点释放他们出来吧!

我呼吁社会各界正义的人士,发出正义的声音,严厉谴责中共迫害人权,为我母亲、哥哥还有国内千千万万因为信仰而遭受痛苦的家庭,尽一分力!

我也希望那些仍在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卖命的人,也能选择美好的明天,那就是脱离中共,全民反迫害。不是有300多万勇士已经退党了吗,不是有您的同伴郝凤军、陈用林、韩广生等,这些当初参与镇压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相继站出来,向中共说不吗?您也有机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7-26 11: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