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暴政110(106-110)

迟舆叱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6日讯】

106

暴政的大棒下我灵魂出壳儿,我已经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幽灵。我站在没希望的盐碱地上回头一观,我已经被抢得身无分文。孩提时代,老师给我们讲的一捧良心正在流血,血迹斑斑,然而我还要打起精神来,找宝似地打听所有消息的来源。管拆迁的中央文件,和主管的长官们说做不一至,和法律教材也对不上号,也许这正是给不怀好意的官员们,特意留出来可以戏耍的空间。

政治风气的腐化,使政策堕落成一个干不成正事的二溜子,假如设一个说理的吉尼斯世界记录,那么,能获得这项记录冠军的,一定是我们可爱的中国人。从听到和看到的许多事实里,让我悟出一条不成文的规律,那就是:在中国找理,先得有一段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离奇经历,然后还得有“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或者是“铁杵成针”那样的勇气。

看吧,在谋生的股市里,缺德的股票正在一路攀升,成为牛势﹔而道义和公平,却十分的疲软。呈请世界上寻求刺激、爱好探险的勇士们,请你们来我们中国找理吧!我坚信,你一定在找理的运动中,享受到险恶的极限,在找理的探险中,挖掘一回生离死别的考验。假如你喜爱考古,还可以欣赏在专制统治下,难得一见的暴虐,领略一个不可多得的,一个全方位的野蛮。

107

那个爱好嫖娼与心术不正于一身的SARS,又一次被新县长重用了。看在这次抢劫老百姓房产的战斗中表现突出,专门成立了一个“城镇建设运转委员会”,他当主任。天意的门徒,你竟然为诬赖敞开你把守的天门,让我们的财产永远沦为他们随意宰杀的羊群。我不知道时局设计的这个流氓气候,究竟还能够维持多久,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何时才能够看透自己,已经患上了顽症。出路的宠儿你在那里,我象教徒一样虔诚地呼唤你的姓名,我现在的渴望就是八天没喝着水,一条小沟都是幸运﹔十天没吃饭,半碗馊饭也是我难得的光荣。

我精神世界的阵地还在缩小,我依旧在活下来的角落里,架起一支等待的老枪,固执地继续著无用的抵抗。我不想在暴政的凌辱中苟活,假如五千年的文明能够醒来,我愿意在冲击独裁专制的战役里光荣地中弹﹔然而,我更愿意在收复自由民主的阵地上,最后一个死亡。如果是这样,那该是怎样的时尚。人生自古谁无死,在我倒下去的地方,将永远形成一道自由与独裁的界桩。如果真的是这样,请不要把我抬走,我要自豪地躺在那里,尽情地陶醉著这个永久的辉煌。最好让石匠们凿几句美好的墓志铭,我要在大自然的风化里,慢慢地变成一块历史的石头。

108

SARS被新县长重用之后,UFO也被提上来一格儿,到底当上了这个公司的大统领,蹲在SARS原来的位置上,继续的不拉人屎。黑白交配出产的杂种儿们,在专制的天空里自由地翱翔。

我平生第一次来到人类,带着上帝许多大为不解的谜团,对生存在这片土地上,所有的灵长类哺乳动物,进行一次生物链方面的调研。我要给万能的主邮一封告急的信件:阁下先生,现在我不能不遗憾地通告阁下,一个具有五千年历史的人类种群,正在发生著恶变。由于极少数头领种群中的近亲交配,他们的下一代,大都退化得近乎于呆傻,已无法控制阁下亲自拟订的,一个整体伦理的局面。他们用欺诈和暴力等手段,控制着整个群体的自由,使这个群体中的生灵们苦不堪言。他们的存在已经不是在造福,彻底地成为一个与进化及为不适应的一个落后的基因。

我相信我的忠告会惊醒上帝,我相信我们的努力一定会获得成功!我呈请的上帝决不是别人,正是那些蒙难的,和即将蒙难的,所有同仁们。请相信自己的力量吧,不久的将来,一定会走出一位东方的自由之神,此时此刻,他就站在我们这一代中间。

我的上帝,我们不会被目前的残酷所吓倒,我们的努力正在走向成功。兵法有云:曰“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独裁集团内部现在已经是矛盾重重,他们或者在摆脱制约的小圈子里打游击,或者在投机钻营的买卖中金鸡独立。要想达到大同的目的需要个人威望,然而,个人威望这个宝物,必须在长期痛苦的修练中才能够形成。在今后短期的鬼混里决不会出现奇迹,没有巨大的变革就不会出现明星。后上来的,充其量也都是些溜须拍马的小把戏,这就构成了是世界上,最不可靠的一种人事关系。另外,在这种机制中筛选出来的人物,也决不可能是强者,他们的强项是吹牛皮、说假话,一有风吹草动,这帮家伙们马上就会叛变。

现在,通往自由民主的途径四通八达。争自由争民主、平反64反腐败、要人权反迫害,这些都构成了,动摇独裁统治强大的敌人。当局找不出什么理由来禁止这些正当的要求,可又坚决不能让,这些正当的请求获得成功,这样一来,就给处于呆傻状态的团伙,出了一道大大的难题。他们一方面不能和下属们说清楚这样做的目的﹔一方面也不能使有正当请求的民众心服口服。他们象鬼似的害怕群众,防止人民成群,这才是他们只能会意而不可言传的纲领。在这样艰难的诡诈中,人间正道里找不出他们索要理由,这样的窘境使他们比什么都难受。他们把假话说得连自己的人都不相信了,在生存和滚蛋的抉择中,再也顾不上脸面和品行,只有到处去招摇撞骗,这才是他们唯一的途径。

现在的社会矛盾越来越激化了,面对目前腐败透顶的局面,独裁者要想维护专制,就只得依靠他们这些不干不净的人们,或者说“怕算账”,成为他们能够维持下来唯一的动力了。淫乱的政治风气,把这帮家伙们逼到一个,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死角。他们的理想是往前混,抱负是今后可以顺利地实现金蝉脱壳。然而,面对越来越多的群众请愿,他们没办法发泄,甚至想丧心病狂,都找不到顺理成章的理由。于是,在频繁的群众斗争中,产生了一个长期的胶着状态,人们又在这个相持阶段中,掌握了不少他们的弱项,从中充分地暴露了,他们虚伪和无能的本性,原来就是成语里讲的,一个生动有趣儿的故事,叫做“黔驴技穷”。在这个令独裁政权恼怒的状态中,走出一批勇猛的斗士,那就是我们东方自由巨星的摇篮。

我们的事业缺乏组织者不行,有了强大的组织者就会一呼百应。现在的民众再也不能麻木了,他们有的在观望,有的在等待,统治者也就是看中了这里的诀窍,才企图把萌芽掐死在摇篮里。但在多次的失败中又教育着人们,让他们知道没有组织不行。工人因为没有自己的工会,结果被骗成了等待低保的穷光蛋,上访的人没有大的沙龙,等待他们的,只能是一次次的戏弄。当局害怕有组织的民众,可实际上,他们就是在帮助组织民众。现在社会上已经形成许多个上访团体,而且他们的理由大都十分正当。但是,当局想处理好这些前辈们留下的祸患,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都是可以动摇他们独裁统治的绝症。这些绝症不动尚能够维持几天,动不好就会转移了,从而加速这个集团的灭亡。所以在让位和鬼混之间,他们必然的一定会选择后者。这就形成了一个无法估量的恶性循环,迫使人民大众结成一个向往的联盟,他们在谈天说地的时候,不经意的就结合起来了。这时候,一个民主自由网络的雏形,正在社区、街道、农村、乃至于任何的公共场所里悄然地生成。

应该看到,现在的人权状况决不是在进步,而是他们不敢了,这一点十分重要。随着老一代生死交替,独裁分子的迅速解体,新把戏们的交往就是相互利用。个人威望有时能办妥轰轰烈烈好事情,可是,同时也可以促成巨大的灾难。而小把戏们就大为不同了,他们一上来就相互戒备,说不上那位把谁卖了换钱花。世界的大门正在迅速开放,进步的思潮把独裁围成一个尴尬的小岛,赞成专制品行的人几乎等于零,人间正道的理由中,再也找不到他们可以利用的时空。为此,小把戏们为了看家护院绞尽脑汁,挖掘出一个叫做“颠覆政府罪”,用它到处去恫吓。我拿回去看了大半夜这几个宝贝,好不容易从字缝里看出字来,原来里边都是一些小字,“要耍臭诬赖”了!

109

有一个成语叫做“物极必反”,它讲的是凡事到达了顶点,都要规律地朝相反的方向逆转,我就是站在苦难的终极,等待着我们的极点。那位姗姗而不来的“物权法”,从说到今天快一年了,还没摸著毛呢,看起来给老百姓点权力,比开发“两弹一星”还要难呢。

发达的西方国家,社会体制十分完善,可他们的媒体象个严肃的父亲,每天都在找孩子们的不足,然而我们的体制漏洞百出,婊子似的媒体却不停地为它去歌功颂德。事实使我看到了一个规律,让媒体吹嘘得越绝妙的,这个部位就越有可能是一个缺损,甚至于就是个残疾。那个臭名昭著的“三个代表”不是都吹到《宪法》里去了吗,其实“三个代表”,就是给蹲在茅坑不拉屎的人缝了个花裤裆。

共产党不清理腐败,也根本就清理不了腐败,掰开所有哥儿门儿的嘴巴儿看看,谁的也不干净。为了达到给民众一个交代的目的,他们只好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来,而后,就一个劲儿的干打雷儿、不下雨儿。眼下当权的哥儿门儿们工资低,想长也长不起。给高官们长了,低官们长不长?低官们长了,职员们长不长?不许哥儿门儿搂点就不跟你玩儿了。倘若真的法制了,倘若真的反腐了,有多少替队的精英们,他们马上就要撤退了,真的到了那时侯,他们的皇位可就难保了。

110

我们统属于地球的儿子,自由与正义才是我们赖以声息的土地。我们血管里流淌著都是人类的血,自由和人权从来就不分什么国籍。我们怀着好奇的心情来到了人类,看见几个象巫婆似的小丑,他们把人权这块绿地糟蹋得乌烟瘴气。为了达到神乎其神的效果他们就上窜下跳,还特意缝制出一件“内政”的外衣。他们在民族的脑袋上装神弄鬼,标榜著,唯有这般摸样的品种,才是万能的大帝。

我根本就不想叛逆我亲爱的祖国,可是,当我发现发疯的时政,在那里抡圆了它巨大的巴掌,让所有不相信巫术的大脸们,都在反复的击打中,发生严重的血肿。我们不想在愚蠢的骗局中苟活,我们要合理地调动,上帝安排在颅骨上的,我们统称为嘴的功能。可是,当我们象人一样思维的时候却惊人地发现,我们用以抒发观点的部位,早已经占领了一爿孕育不安的子宫。

我们在暴政中化缘,在不食人间烟火中修炼,我们就要被围困在独裁的破庙里,强迫着和他们一起去鬼混,等待一个恶贯满盈的方丈,再给我们剃度成一个光秃秃的和尚。

不!我们是人,我们都有还俗的热望,让我们共同站在全世界人权饭店的台阶下面,向着自由民主的富户们放声大叫,并且高举起我们象狼牙一样齿痕的破碗……!

迟舆叱(日记)
于2003年元月

(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早晨的阳光真美,你可以去想象,一个大梦初醒,当第一缕春意向你驶来的感受,这便是我一天的快乐了。然而面对漫漫的诉讼路,和不可预料的今后,就只好放弃 目前所有美好的诱惑,回到实际的苦涩中去摸索。听我在公安部门工作的老同学讲,现在干事儿能交差就行,根本就没有人管正事。上访的地方都有当地的警察,一 进门就问你是那的人,是那的人,就由那的警察负责把你骗回去,然后看起来。他们是蹲坑、盯梢、偷听啥都干,为了能完成党中央下达的,减少上访数量的任务, 他们想尽了一切卑鄙下流的手段。
  • 外来之幽灵共产主义及中共邪灵在中华上邦肆虐八十余年,败坏传统、涂炭生灵,给中华民族带来深重的苦难。仅中共在非战争时期的56年暴政就导致约8000万中国百姓非正常死亡,远远超出两次世界大战中各国死亡人数总和。暴戾的中共也是世界自由和平的死敌。
  • 光是熬著不行,不管怎样,总得想办法试一试。共产党不是宣传要“加强法制化进程”吗,咱总不能对不起人家的好意,就打一把官司看看进程到那一步上头了。想打这个官司就是民告官,不得了,我知道这事有点荒唐,可是总不能没一点动作呀。我在书店里买了一些书,又通过关系搞到一些文件。民法上说保护私有财产,行政法里又有了变通,房产法里说拆迁是民事,到了省里下发的文件就谁的也不听。通过一个时期的把握,我眼中的“法制化进程”,就是一个得了大邪的疯子。
  • (大纪元记者骆亚悉尼报导)7月1日是全球的退党日,这一天位于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悉尼自由中国举行了一系列的活动。中午12点在悉尼的政府大楼前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下午2点在中国城集会演讲,晚上在中国领事馆前举行了烛光悼念8000万死于中共暴政的同胞。
  • 四清运动虽然只是中共发动的无数次运动中的一次,但它同样造成了一定人员的死亡,同样带给了人民无限的恐惧。在此期间形成的对毛的个人崇拜,也被毛成功的利用发动了文革。
  • 党文化就是中共的“文德之治”,是中共夺取维持政权的根本手段之一。按照毛泽东的通俗之解“枪杆子、笔杆子,干革命就靠这两杆子。”党文化就是毛所谓的共党笔杆子。党文化反映出中共邪教、法西斯黑手党的独裁暴政本质。中共的伟光正,全国上上下下的假恶斗、民族灵魂的邪党化,就是党文化长年运作的成果。从历史长河的角度纵观,站在高层次俯瞰,以当今普世价值标准衡量,中共党文化是恶臭冲天、神人共厌、遗臭名于万年的邪毒文化。然而,党文化统治中国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华大地变成了党文化厕所。厕所虽鄙陋秽臭(这当然指我们在大陆经历过的那种公厕形象),然古人早有训诫:“久在茅厕则不觉其臭。”中国人多未思未悟自己生活在中共造就的党文化大厕所中,故敬请国人试观。
  • 法院里还真有一个好人,他偷偷地告诉我让我上告,他告诉我一个市政府的举报电话:“12345有事找政府”。这个号码我听着耳熟,媒体吹嘘过,说它是人民的贴心人。于是,我就拨通了这个号码。两个长音之后,里头的人哼了一声,没等我说完经过,那人就有点不耐烦了,他让我找当地解决,随后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 自2004年11月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以来,已有260多万中国民众勇敢退出中共。日前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更提出把7月1日设为全球退党日、7月为退党月的倡议。这说明了中共暴政下民众要求退出中共、走向自由的心声 ,反映了这个时代的历史大势。
  • 7月1日,一个中国人噩梦开始的日子;中共,一个人类罪恶的标志。自中共建党半个多世纪以来,其独裁统治给中华民族带来巨大灾难,历次运动和人祸,造成了八千万同胞的非正常死亡,而至今血腥的暴政还在持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