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冯晓:中组部副部长掩耳盗铃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8日讯】数月来中国大陆人民退出中共波澜壮阔,已有超过280万人声明三退。世界各地成立的退党服务中心电话应接不暇,大纪元退党网站平均每三秒钟就有一人声明退出中共。世界各地九评研讨会、声援退党浪潮此起彼伏,声势浩大。驻海外外交官举义旗、投奔自由世界的司法官员揭中共间谍网、迫害真相,中共已然是众叛亲离。然而在昨天中共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面对世界舆论和众多中外媒体提问,中共中央中组部副部长李景田谁知是故意给中共丢脸还是缺心眼,他告诉海内外媒体:“所谓数以千计中共党员退党消息是谣言”。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本来就是嘛,退党人数绝非“数以千计”?绝对是谣言,因为退出中共人数是数以百万计嘛!

据中新网7月7日报导:“前一段时间境外的个别网站发布了所谓数以千计的党员要求退党的消息,还刊登了一些人的退党声明。据调查,这是别有用心的人造的谣言。据对其中一些所谓刊登声明、要求退党党员的情况进行了解,发现或者是查无此人,或者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为一些早已定居国外的人编造的故事。”

喉舌李某的这一番胡言乱语让人仿佛再次听到六四时“天安门广场没放一枪,没死一个人”的厚颜无耻表白一样。“数以千计中共党员退党消息是谣言”他真说对了,既是谣言也是谎言。因为退出中共的人数绝不是区区数千人而是280万之众!李所言的“据调查”的内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那也是中共自己在“别有用心”造谣,就像掩耳盗铃、此地无银三百两一样的荒唐可笑。

但凡上网发表三退声明的中国大陆人民都知道,他们中绝大多数发表三退声明,无论是集体退、个人退、全家一齐退、校友联名退等等方式,都是化名假名代之者居多,因为大纪元郑重声明只见人心。而海外的中国人,则多以真实姓名声明退党的。这也凸现自由民主的海外社会与中国大陆专制独裁的截然相反的两种制度的强烈对比。

所以人们不禁要问:您这个结论出于何处?中共邪党你在“数千人”中是调查谁呀,真能查出个子丑寅卯,或是张三退党、李四退团、王二麻子退队?说不清楚。所以这个记者招待会本身不过是自欺欺人,自己打自己嘴巴,不是多此一举吗?攥不出个让人信服的理由。李某还忘记一点,数月前曾经有来自北京的百多名中国媒体记者集体声明退党,记者招待会上您非说退党是“谣言”,你怎么知道那些记者里有没有声明退党的人呢?如果有,您在台上的报告,不是让人贻笑大方吗?那些个有良心的记者一定咬的牙根都响出了声,全世界都知道的、都在声援的头等大事,您怎么面对镜头还睁着眼说瞎话呢?丢人现眼呀!共产邪党爱撒弥天大谎的本事不又是让人一览无余了吗?哎,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对于九评与退党,共产邪党对外一直装傻充楞、装聋作哑,可本质凶残色厉内荏的邪灵不可能永远保持沉默。正像自由诗人扬春光所言,《九评共产党》直戳他们的心肺窝子,带动了全中国人民脱离中共大潮。能不恨吗?本能的也要反抗挣扎一下子。邪党再次拿孟伟哉退党说事儿,也真显示出孟的退党给中共的沉重打击,他毕竟曾经是中国文联原党组副书记、原中宣部文艺局局长、作家,影响力太大了。这个老人的退党声明直戳他们的心肺窝子,让中共“念念不忘”这个风烛残年还不忘与中共决裂的人。曾经沸沸扬扬的孟伟哉退党风波,明眼人早心理有数了。孰真孰假、谁是谁非早有定论了。正像孙文广教授说的:从孟伟哉退党声明事件中,可以看到中共喉舌顶风造谣的一贯性,一种流氓的行为;这里,中共“骗”和“痞”的手段和风格很具典型性。具有戏剧性的是,此番中共顶风作业,正好撞在了枪口上,倒成了引起的全球退党浪潮、揭示中共流氓本质的《九评共产党》的佐证材料和现实教材。

李某公开说退党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为一些早已定居国外的人编造的故事。”可事实上自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和大纪元郑重声明发表后,数月来在大纪元新闻网建立的“退党网站”和其他世界各地成立的退党中心,每天都有数万人公开声明退党,其中包括各界人士,其中不乏中共在职和已经退离休的高层官员、军队干部、政法工作人员、外交官、警察等。既然是“故事“,为什么中共还那样害怕处心积虑封锁网路封锁消息,非法大肆抓捕异议人士网路作家民运人士、召开新闻发布会“避谣”呢?既然是“故事”那为什么你们还要把师涛、张林、郑贻春、许万平、李建新抓起来非判刑不可呢?不就是他们公开声明退党或是写了戳你们心费窝子的文章吗?难道他们的退党也是“故事”吗?你们的国安不是每天都盯着大纪元网站,还拿着从大纪元网站下载的相关人士的退党声明去到人家里公开威胁人家吗?

根据大纪元记者辛菲的报导:5月8、9日采访了大陆各省市民主民运人士,包括曾宁、李任科(贵州),胡佳、赵昕(北京),上海(李国涛),安徽(沉良庆)、冯建新(新疆),刘飞跃(湖北)、陈晓昶(宁夏)、黎小龙、薛振标(广西),黄晓敏(四川)、冷万宝(吉林)、王文江(辽宁)、全力(黑龙江),徐高金(江西),杨天水(南京),陈树庆(浙江),王凤山(甘肃),丁贵雄(内蒙)等。

这些人士近日均遭到不同程度的骚扰和打压,包括:拘捕、抄家、传讯、恐吓、跟踪、绑架、秘密关押、毒打、通过工作单位和亲属施加压力、网络和电话监控等。他们遭到的审讯内容就包括公开声明退党(团队),声援纽约百万退党大游行的事情。能说这些事情是“定居国外的人编造的故事”吗?那不是真实的残酷的在中国大陆正在上演的事实吗?!共产邪党迫害人民罄竹难书,大陆人民在这50多年的独裁专制下,谁家没有一本血泪债?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谁都心知肚明,还用编造吗?!只有一言堂的中宣部才是编造故事的高手,像什么“天安门自焚”,“傅玉斌杀人案”还有什么《白毛女》、《地雷战》不都是他们攒出来的嘛?!

可笑的是,李某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一点也不给共产邪党面子。李某说:“2004年全国共发展党员241.8万名。”可是根据大纪元网站退党记录,从去年12月开始到目前,8个月的时间中,全中国退党的就超过了280万人!在入和退上,在“保先“和”“保命”上,到底是哪一个更多、更吸引人呢?不是一目了然吗?您再说啥不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吗?你说这个李某不是缺心眼嘛!?

显然退党大潮的出现,和九评共产党的迅速传播,将会带更广大的中国人民脱离邪恶走向光明。这是中共无法都否认的。想用谎言来掩盖谎言,就像纸里包不住火的道理一样,最终结局就是自我毁灭。(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07-08 10: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