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魏京生:中共“辟谣”欲盖弥彰

魏京生先生3月19日下午在美国国会山庄“退出中共”大集会上演讲 (大纪元摄影)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7月8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据中新网7月7日电,中组部副部长李景田7日上午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声称“退党大潮”是谣言,这是中共当局首次公开回应退党潮。大纪元记者辛菲7月7日夜就此事采访了著名民运领袖、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基金会主席魏京生先生。

记者:中组部副部长李景田今(7)日上午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声称,前一段时间境外的个别网站发布了所谓数以千计的党员要求退党的消息,还刊登了一些人的退党声明。据调查,这是别有用心的人造的谣言。

您怎么看中共官方在沉默了大半年之后对退党大潮的首次公开回应呢? 

魏京生:我看中共也是熬不住了,前段时间很明显,党内意见也不一致。

这说明退党大潮已经冲击到中共的根基,它掩盖不住内心的心虚和恐惧,企图挽回局面,垂死挣扎。

很多人内心里已经脱离中共,但是做出这个公开的退党行为又不一样,这个行为起到使别人仿效的作用,影响和带动周围的人,所以中共很害怕,害怕这样退下去,自己迟早要崩溃。所以现在又拿出老花招,徒劳无力的狡辩。

记者:您认为他们能达到挽回局面的企图吗?

魏京生:当然不能,连面子都维持不住。他们现在是左右为难,咱们是左右逢源。

他们怎么做都不行,反驳等于是替我们宣传。他们不说话,等于默认事实,咱们继续宣传。他们一说话,又等于替咱们宣传,一说出来,大家一听就知道他们没理。

有理走遍天下,咱们怎么做都是对的。

记者:李景田说:“据对其中一些所谓刊登声明、要求退党党员的情况进行了解,发现或者是查无此人,或者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为一些早已定居国外的人编造的故事。”还举了孟伟哉的例子。

魏京生:这种东西,我们中国人见得很多了。以前审判我的时候,他们为了罗织罪名,也编造了很多所谓的“证据”,都是经不起推敲的。他不敢拿出来“查无此人”的证据,就算拿出来,也是在中共的压力之下被迫做的。

他说经过调查,查无此人,他就那么一说,至于哪个人查无此人,他也举不出例子来,最后只得又用上了孟伟哉的例子,孟伟哉他心里头想退党,也这么做了,但没想到共产党突然把这个事情当成一件大事,上面来找,一个老人,也是在中共的恐惧下,只好当面否认。这种“证据”,我们不认为是真正的证据。

记者:有些人用化名退党,就是为了避免受到他们的“调查”。但是用真名实姓退党(团队)知名人士也不少,在大纪元网都有据可查,中国大陆公共场所也张贴了很多退党声明。最近原中共官员陈用林、郝凤军、韩广生等退党,更是举世皆知。

魏京生:是的,我们可以反过来将它一军,利用中共替我们宣传。既然你中共不敢举例子,那我们来举例子。有名有姓的,大家都举出来了。欢迎你中共也举出例子,我们以后把工作做得更好。

但是,也希望你中共在不影响别人安全的条件下,给我们机会核实。

记者:他们声明说“据调查”,这本身显示他们对退党这件事的重视和恐慌。前段时间,他们虽然没有公开回应退党潮,但是私底下做了很多动作。为什么调查?如何调查?调查中做了什么?这都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魏京生:是的,中共虽然前段时间没有公开的回应,但是私下里也做了很多,他自己这里也承认它做了调查的工作,这个调查呢,实际上就是向每个党员施加压力。

在中共的压力下,有些人目前不一定敢采取一个公开声明的行动,但是人们在心里头会更加仇视中共,这个大的趋势中共已无法挽回。

中共不应该使用暴力的方式,不应该使用给别人施加压力的方式,而应该解决根本问题,但是它解决不了,所以无法挽回趋势。退党的大趋势已经开始,更多的人将加入退党大潮。

记者:他说“数以千计的党员要求退党的消息”,但事实上,已逾280万人退党(团队)。撒谎的同时,还不忘掩盖真实退党人数。既然只是“数以千计”的,又何须兴师动众的来回应呢?

魏京生:这更显示出他们的心虚。它想掩盖事实,但是欲盖弥彰。

既然说数以千计,那我们就号召大家到网上去查一查到底有多少人退党。

记者:李景田还说,入党人数在大幅度增加,声称“吸引越来越多的优秀人士不断加入到党组织中来”。

魏京生:在胡锦涛的“保先”运动之下,中共的传统作法就是把任务派下去,底下就要强迫各行各业的人来执行任务,你不入党,就要如何如何。

我们在海外也经常发现这种威胁,你不听大使馆的话,就不给你签证等等,甚至吊销护照。

他们把这种方法用在这上面,那有些人就说,算了,那我就申请吧,但其实不是真心实意的。

在现在这个大趋势下,那么多人加入一个政党,变成一个正式党员,这本身就是很不正常的事情。

在正常的民主国家里,真正关心政治的人,只有一小部分人,积极的去加入一个政党,为这个政党工作。但大部分人不会这样做。像中国那样,动辄就6000、7000万党员,就是一种制度性的强迫,制度性的强迫之外,还要一个一个去动员。

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党员是没有意义的,人们不是真心加入的,这个党已经失去民心。全国有那么多宗教信仰团体,如雨后春笋般的兴起,说明人们根本不相信中共。

现在讲“保先”,多少多少人入党,这个数字根本毫无意义,也不能说明中共现在很得人心。实际上,大家都能看得到,中共臭名昭著,甚至很多党员都坚决地反对它。

退党不管有多少人,是一件真实的事情,不是虚假的,而且实际上,人们内心里要求退党的人肯定比上网公开声明退党的人要多得多,所以我觉得他们放出这种风根本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记者:7月7日中共做出回应,7月3日中国大陆发生了大规模的插播退党消息的事件,您认为这两件事件之间有联系吗?中共官方的反应是否也是对插播事件的一种无奈反应呢?

魏京生:有一定的关系,插播事件对中共有一定触动,在国内老百姓中造成一定影响。中共也是黔驴技穷,没有办法了,不做反应也不行了,只好跳出来。但是这样的反应,正好起到相反的作用,欲盖弥彰,反而把这件事公开化了。

很多人可能没有看到这件事,没有看到《九评》的书,没有听到退党的消息,他们这样一弄,就导致了这么一种宣传的效果,中共“帮助”咱们扩大退党大潮的影响了,我们应该“感谢”他们。(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7-08 11: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