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直播】中共军队的核威胁(一)

(图) 新唐人电视台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8月10日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

林晓旭: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的热线直播特别节目,我是林晓旭。八月一日是中共军队的建军周年纪念日。在今天的特别节目里,我们就一起来谈一谈中共军队的一些历史和现状,特别是最近以来中国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少将的一番核战的言论引起了广泛的争议。在今天的联播现场我们请来几位特别评论员和我们一起来分析一下他的言论,我们请到的三位嘉宾,一位是著名的时事评论员凌锋先生,另外一位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博士,还有另外一位是著名的政经评论员陈破空先生。三位嘉宾欢迎您们来到现场!

联结收看

我们首先来看一看历史问题。就是我们知道在中共党史谈到中国共产党军队建军的过程中经常谈到一些起义,南昌起义、秋收起义,那么很多人也觉得这个过程其实很像巴黎公社起义的过程,就是一般流氓无产者集结的一个过程,不知道几位是怎么看的?凌锋先生您能谈一谈吗?

凌锋:1927年大概在中国发生了三次,按照国民党的说法不叫起义叫暴动,南昌暴动、秋收暴动还有广州暴动,三个暴动,你讲这三个暴动像是流氓无产者巴黎公社,我看比巴黎公社恐怕更惨。

林晓旭:为什么这么说?

凌锋:这就是农民的暴动或者是农村无产者的暴动。因为我们看到…,当然八一建军节是以南昌暴动为日期定的,但是后来中共档案室里他强调的是秋收暴动。秋收暴动后来就是落草到井冈山,这个东西就完全真的是像当年中国所谓土匪、绿林好汉,其中有一个情况很像水浒传。我们知道林冲被逼上梁山一怒之下不是火拼王伦吗?毛泽东带了秋收暴动的部队到井冈山的时候,当时讲了很多好话,当时“山大王”王佐跟袁文才见到毛泽东的部队,到后来毛泽东就借机会把那个王佐杀掉了,就完全是那个…(林晓旭:夺权嘛!)跟水浒传是很相似的。而毛泽东离开井冈山以后马上跟贺子珍就…,等于是非法同居!就等于是压寨夫人,把杨开慧都甩掉了。所以这应该是跟中国古代这些所谓土匪、绿林好汉都很类似。

林晓旭:就是说他并不是像一个正规的军队建立过程,是不是这个情况?

李天笑:对,完全正确!就像刚才凌锋先生讲的,实际上中共军队的建军史就是一个流寇的历史,当时贺子珍是袁文才就是想留住毛泽东留下来的,但是毛泽东最后是采取流氓的手段,把袁文才,原来的井冈山的这些人全部都给干掉了。有句话说:流氓蹬上政治舞台,政治就变成流氓。就是他采取流氓手段在整治他的军队。当然这些人本身也是像贺龙“两把菜刀起家”,在盐税局,然后又到国民军里面被收编,这些人后来都不同程度的,包括彭得怀,受到毛泽东流氓治军手段的惩治,就是他的治军手段是流氓的。那么从军队的成分来看,刚才也是讲到了有几类人:像巴黎公社这种流氓无产者是一类;另外就是失落文人,像毛泽东这些;还有一类就是地痞流氓,毛泽东讲这些农民流氓无产者是革命最坚决的依靠的对象。所以说整个中共军队的建军史就是一个用流氓来治军,逐渐从流寇变成坐寇的一个过程。

林晓旭:那是不是这些人特别听共产党的话?因为他们的成分和背景。

陈破空:刚才讲的巴黎公社的比较,巴黎公社的确是一批由流氓无产者所产生的第一个所谓的共产党政权,但是中共跟巴黎公社有不同的是,巴黎公社在诞生的时候他是实践一个民主选举的模式;但是共产党所谓的起义、暴动完全是占山为王,落草为寇,而且在里面比谁手段最狠、谁的心最毒辣、谁的流氓脾气最凶,那这个人就是大王。这么一套起家的特点和宗旨应该说跟巴黎公社还有很大的不同,那么这样下来就形成了随后他们的武装割据,利用中国的各种形势,内忧外患、内外交迫这种形势发展壮大,最后窃取政权,对中国人民实施了长达将近一个世纪的凌虐,是这么一个状况。

林晓旭:刚才几位评论员谈到的一些观点,可能跟大家在中共的教科书上看到的都不一样。我们今天的节目是热线直播节目,观众如果有任何想法或疑问可以打电话进来,我们的热线电话号码是646-519-2879。

我们接下来就沿着刚才的问题继续追问一下。我们知道今年是对日抗争六十周年纪念日,那么中共在成长过程中很重要的一个阶段,就是在抗日中它壮大了自己。那从刚才你们的分析来看,按照当时中共这个成长过程,它有没有这个实力作为一个主要对抗日军的主力军呢?

凌锋:它完全没有这个实力的!因为中共红军长征到陕北的时候就剩下三万人,但是到了1945年抗战胜利的时候,红军已经到了九十几万人,所以你说这个三万人怎么能够打日本人?日本关东军就一百多万人,国民党正规军就死了两百多名将领跟日本军队火拼,所以中共不过是利用抗日,趁机在日本的后方在那里坐大,是这么一个情况。

李天笑:当时国民党方面投入战场的时候是一百七十万人的军队,而共产党方面加上新四军一共才七万人左右。在这过程中实际上有三类战役,第一类战役就是大兵团作战,有23次 (林晓旭:正面对抗) ,但是共产党军队一次都没有参加;在重要战役上面有一千多次,共产党大概是打过一次;小战役大概是有三万八千多次,将近四万次,共产党大概是打了其中的两百次。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对日抗战主要实际过程是国民党军队在进行抗战,而不是共产党的军队,所以跟共产党教科书讲的完全是不一样的。

另外,实际上中共借着对日抗战过程,一方面从背后不断袭击国民党的军队,另外暗中跟日寇都有某种交易,现在出来的材料都有揭露的。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同时又壮大自己,发展自己的军队,在延安的时候当然守住自己,另外通过种鸦片什么的,通过经济手段来维持自己的壮大。

抗日结束的时候,共产党的军队已经壮大到加上民兵近三百万。到了东北以后,跟苏联签订了两个条约,通过这两个条约,又把日军留下的这些重要的技术还有这些东西都交给了共产党去接收,然后共产党就答应把中国在东山省的一些权益、矿产权、铁路权还有其他一些东西都出卖给苏联。经过这样的交易,共产党在东北就逐渐壮大起来,就造成后来三年内战当中能够跟国民党争权的基础就打下来了。

陈破空:结论已经很清楚了,就是中共军队基本上是在利用国家危难、国家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利用日军跟国军在殊死搏斗当中,在一边发展起来了。刚才两位先生也讲了,在对日抗争前,共产党是三万疲惫之师、褴褛之师、惶惶不可终日,逃窜于陕北贫瘠一带;在对日抗争之后,各种军队加上民兵发展成两三百万。那么国民党军队在战前号称八百万,是世界上人数最多的军队,但是由于他守港口、守桥梁、守城市跟日军进行拉锯战,进行大规模的拉锯战消耗极大,应该说对日抗争结束后,国军是消耗大半。

在这个时候由于苏联一百五十万红军的帮助,使林彪率领十万红军进入东北,抢了东北地盘,迅速发展成了一百五十万的虎狼之师,这一群虎狼之师最后在第一个跟国民党会战–辽沈战役中以三比一的比例在打,当时国民党在辽宁东北兵力是48万,而共产党是150万。那么三比一,就是毛泽东所谓的战略上以少打多,战术上以多打少。

国民党军队是非常分散的,要守国防线,还要守江防,他表面上有四百多万军队,但实际上分散是非常少的;而共产党虽然是两百多万,但是他集中起来是非常大。所以我们就看到共产党在养大自己、养壮自己之后,一下冲下山来摘桃子这种架势窃割江山,他们自己也承认。所以1972年毛泽东在会见日本首相田中角荣的时候就公开承认说:你们不要道歉,不要说对不起,说没有你们的到来就没有我们共产党的今天。所以这个结论应该是很清楚的。

林晓旭:从刚才你们的分析来看,当初蒋介石委员长有提出“攘外必先安内”,这个说法是不是也有一定道理,但是后来没有实现是不是?

凌锋:很难实现,为什么呢?共产党当时就是做了很多统战工作,包括当时孙夫人宋庆玲他们这些组织,还有一些知识份子都受到共产党的蛊惑。另外现在所接触的一些资料来看,当时日本侵略中国的另一种说法,就是苏联也在后面煽动,让日本来侵略中国;不光是日本自己想要侵略中国,苏联也在后面煽动,这样是什么目的呢?牵制住国民党军队,这样苏联就可以比较集中力量来对付西边的德国,现在是有这样子的说法,所以情况蛮复杂的。

包括我们以前讲八一三上海淞沪抗战,是日本人故意挑起来的,但是现在从有些资料来看,并不是日本人挑起来的。就英国华裔作家张戎写的《毛泽东—不为人知的故事》,是张自忠挑起来的,张自忠等于是共产党最底下里面搞起来的,让战争全面爆发,共产党才得以利用这个机会来壮大自己。所以这个情况非常复杂,不像我们以前简单的看这些问题。

林晓旭:所以您是说,实际上共产党有可能一方面联系了日本,一方面又联系了苏联,同时借这两方面的力量在中国争取夺权。那刚才提到了,在后来中共跟国民党军队争取中国统治权的过程中,采取比如三比一的战争,这种人海战术,包括后来朝鲜战争,中共也都是用这种人海战术,但是伤亡特别大,你们怎么看待这种战术呢?牺牲这么大。

李天笑:这种人海战术,实际上是共产党所谓的“人民战争”,就是利用底下的这些士兵、当时的一些民众,用他们的身体、他们的生命去承担枪弹,用肉体去承担这些东西,用这些东西来取得它的胜利。

比方说朝鲜战争中,当时渡过鸭绿江有近五十万人56个师进行过去。实际到1953年参加过朝鲜战争中共的军队大概是两百万左右,在这两百万当中,实际上中国的伤亡非常沉重,在五次战役中大概中国最多伤亡至少是几十万,这个数字是相当大,现在还有更多的资料,甚至还有人说更多。那在美军方面伤亡小的多,而且对志愿军的俘虏被释放回来的,采取各种方式开除党籍,整治他们。

在长春战役,刚才讲到三大战役围困长春的时候,实际上就是让长春老百姓都不能够出来,在两个月之内就死了二十万人,这实际上也是不顾人民的生命、财产的损失,就是完全达到它一党的私利。那军队本身,刚才讲到很重要一点:它的枪是由党指挥的,以党来治军。关键问题就是这一支军队它不是国家的军队,也不是人民的军队,这两点都不是,它不是人民的军队,也从来没有解放过人民,是直接在压迫人民,而且是为一党私利,一直在做它的工具在用。

林晓旭:当中人民也成为炮灰。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8/10/2005 10:08:28 AM)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8-10 10: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