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族(23)—奇怪的判决书

老黑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10日讯】奇怪的判决书

一九五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父亲入狱后,一直到一九五八年六月,父亲的判决书终于送达青岛老家。

判决书的罪名忽然来了一个大变化。

罪名之一:“纳妾逼死前妻”。这是头条罪状。

罪名之二:“公开攻击党的肃反政策”。其实,这是获罪的实质。

只要有过一点法律知识的人都知道自一九四九年建政以来,中国新婚姻法明文规定,中国实行一夫一妻制。那么父亲纳妾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父亲一九四六年同鲁世明的事被揪了出来。可是自一九四七年以后,父亲早已不同鲁世明往来。一九五二年经法院判决离了婚,纳妾之事早都结束了。因为这件事是有法案在的。

如果说这不是罗列罪名,至少也是故意把一九五二年的判决给推翻。否则,根本就说不过理去。当时的中国大陆倒是有重婚罪;建国前的婚姻是那个时代所造成的。算不上重婚罪。

直到后来,我才真正知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个千古名言的真谛!

母亲的死,根本原因就是父亲被无辜整肃,母亲又被人怀疑是美国间谍而造成的,间歇性的神经错乱。像这种情况的病人,根本不能当教师。青岛为了留住父亲又坚决让母亲到青岛医学院任教。这是母亲的直接死因。

但是,理是理,判决是判决。谁让他公开诉苦呢?!

父亲被判十年徒刑,送往大连市劳改队去服刑了。

写到这里,我想大家都会明白了为什么直到今天,共产党仍然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原因了吧!俗语:“只许州官放火,不许老百姓点灯!”是最能代表共产党的作为的。因为共产党若被法律约束,那么他们就不敢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了!

漫漫人生路

古人说,人生如梦。但做为我们这一代知识份子后代人,绝大多数却是做了一场恶梦。虽然也有过欢乐,但是,总不会长久。这是在中国当时的真实写照。

父亲服刑以后,除了在新收队艰苦劳动过以后,狱中领导从档案中得知父亲曾留学欧美,给他安排了适当的工作。当时一同服刑的有一名苏联留学的人,叫王建绪。他是因为右派而获罪的。他正在狱中翻译一本俄语工具书,叫“灰绿岩铸石”,这是一种新产品,当时国内没有任何人搞过。

父亲在青岛工学院时,就自学过俄语,因此他们两人就分开翻译这部著作。而且,他们的伙食是由干部食堂专门送来的,生活自然不紧张。

不久,灰绿岩铸石厂正式挂牌成立了。父亲便成了这个劳改工厂的技术骨干。

铸石,是把灰绿岩石在高温炉内熔化后,加入一定的催化剂,然后倒入各种模具内,冷却后成为一种新型的铸石产品。经过熔炼、催化,灰绿岩变成了一种棕黑色的结晶体,可以制成上下水管道,化学试验桌桌面等等一切防腐蚀的产品。一开始在中国推广销售便获得欢迎。

服刑以后,父亲再也不敢随便开口说话,一切听从领导的安排,倒也相安无事。

后来,有一些资料是捷克、罗马尼亚文本的。王建绪只会只懂俄语,而不懂英语,监狱领导找到了父亲。

父亲懂英语、德语,而欧洲语言有许多是相通的。于是父亲提出要买两国语言辞典。于是,监狱派干部给父亲买了一身新衣服,由两名穿便衣的员警跟着,便去了大连新华书店。

对于犯人来讲,谁不想出来看看外部世界啊!父亲是个老实人,当然不会逃跑。这一次,他不仅买回了书,而且中午与便衣还在饭店一块吃了顿饭。

父亲是个勤快的人,经领导批准,他同王建绪单独住进了铸石厂犯人用的设计室内。他们两人同病相怜,王建绪还是被开除党籍的犯人,又都是外国留过学的,所以关系特别融洽。

父亲一直就有一个习惯,就是早晨四点起床,起来背外语单词。王建绪也被父亲带动起来,跟他学英语。没有多久,父亲在英语、德语的基础上,又学会了捷克、罗马尼亚两国语言。这样,许许多多的资料就经过他们两人的手翻译成汉语了。

很快,辽宁省劳改局知道了大连劳改队还有这样的人才,于是又把父亲借调到沈阳。据父亲讲,在省公安厅,他一直住在招待所,每天由人陪着到公安厅上班。一般情况下,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他是“犯人”。

半年以后,他又回到了大连。这时,大连领导对他更加重视,每月五元的零花钱以外,又给他多加五元技术津贴,行动比以前自由多了。有时候需要买技术资料,领导竟让他自己去买。这在当时的劳改队还闻所未闻。

就是这样,父亲从工程技术专家变成了地地道道的外语翻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