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子:胡锦涛再学朝鲜 将背负千古骂名

——从中共媒体职员反弹舆论控制说开去

唐子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19日讯】中共柏林墙即将坍塌,电视插播、退党消息上媒体、中共媒体职员反弹舆论控制,胡锦涛的精神控制越来越没有效用了。尤其是近日里中共媒体内部对舆论控制的反弹,更是直接挑战胡锦涛学朝鲜、古巴加强极权的做法。胡锦涛日子更难过了。

据悉,日前共青团中央《中国青年报》著名“冰点”专版主编李大同发表万言书,公开批评共青团中央压制该报;“青年话题”专版主编李方递交辞呈,用脚表示不满;北京《经济观察报》记者编辑集体辞职。观察家的结论是:

大陆正在酝酿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中共钳制媒体舆论的大风暴。

中共钳制媒体舆论,直接跟《大纪元》发表《九评》及引发退党潮有关。中共被《九评》的神旨人声封了喉,惟有镇压异见人士、严控媒体舆论回应。这凸现胡锦涛学朝鲜之幼稚思维和低劣的执政能力。回头路是最难走的,因而中宣部已逐渐失去了恐吓和封杀效力,于是激起了大陆媒体从业者和内地网站的强烈反弹。

执行中宣部的消息封杀令,深圳市委下令一切舆论监督新闻均须有关部门同意,一时间,深圳媒体所有负面消息、甚至连小偷和民间纠纷之类的新闻也没有了。不久,《南方都市报》刊登文章,题目是“深圳谁给了你强制实名的权力?”。

如此封锁,同时将封锁洪水、瘟疫等灾害对人的生命的侵害消息,并使民众处于2003年4月下旬前萨斯流行被封锁天天死人并成为“瘟人”的危险状态。今年中华大地犹如1976年,下半年灾害将更加厉害,新闻封锁是在人之性命交关之际侵犯人之生命防卫权,必将激起民众官方封杀舆论和疫情的强烈不满。

中共媒体人员其实多数时候也是民众成员。他们虽然也是党奴,但还是珍惜生命的。当然也由于《九评》和退党大背景下,媒体从业人员良心渐渐苏醒和良知渐渐起立:是人就该说人话!真诚没啥可怕的!焦国标和卢雪松被强制下课,却赢得了正义的支持。师涛、张林、郑贻春被重判,对懦夫是有效恫吓,对智者却是刺激——中共拿法律当儿戏,不反抗早晚轮到我倒霉,为何不反抗多个转机?

中共媒体人员就是这样走向对舆论钳制的反弹的,后继者将越来越多,而且言辞将会越来越锐利,并终将跟传播《九评》和退党相汇合。那时候中宣部将下课。

胡锦涛欲学朝鲜救中共,实乃坐在火山口上玩火,玩火者必自焚。

中共媒体的内部反抗由黄案引发公开,去年8月在人民网投书反腐的福建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近日被检查机关以贪污腐败罪名起诉之后,一向紧跟中共旨意的新浪网、搜狐网,不仅让网民批评、谴责,甚至保留了“查处腐败屡受生命威胁县委书记六年防弹衣随身”等早前肯定黄金高的新闻连接。《中国青年报》、《中国经济时报》相继发表评论,质疑控罪的非正义性和不合常规、不能令人信服。

中宣部当然不愿意自动退出对舆论钳制的历史舞台。为加强舆论严控,各稍微有些敢言的媒体——《中国青年报》、《经济观察报》等——的头儿开始执行封杀令,以经济利益来诱导编辑和记者充当中共死心塌地的骗人的狗。毕竟有些编辑和记者是有道德底线的,于是《中国青年报》两个专版的主编开始带头抗议,不希望良知和公正的舆论监督功能完全消失,不希望以宽容为内核的自由主义氛围不可逆转的消失……《经济观察报》记者编辑集体辞职,原因也大同小异。

被镇压的法轮功学员至今还在忍(以其一贯地和平地讲真相的方式)。但大陆新闻从业人员非法轮功修炼者,忍功有限,被胡锦涛胡乱扔来的避孕套紧紧套得难受,忍无可忍了。显而易见,大陆媒体正孕育着一场吹倒中共柏林墙的大风暴。

山雨欲来风满楼,可胡锦涛却迷迷糊糊还没有上过媒体的大楼。四天前,据网络作家任不寐观察,得出“人民日报的亡党之音”这样的重锤结语,胡锦涛显然还蒙查查的什么都不知道。中宣部那些两个手拿胶布忙着封中共奴嘴的政奴们,显然还来不及或者说为了面子不愿意给他通报这个对党和胡非常重要的情报。

2005年8月15日,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人民日报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中国共产党是民族团结抗战中流砥柱》。特约评论员宣称:“是中国共产党代表全中国人民的意志,领导和推动了伟大的抗日战争,浴血奋战于抗战最前线,成为全民族团结抗战的中流砥柱……历史雄辩地证明……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和建设中的领导核心地位,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特约评论员采用的是中共一贯无耻的“历史告诉我们”的自我吹捧方式,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特别不同的却是,这篇代表中共中央的社论文章立刻遭到网民从各大网站密不透风的缝隙里潮水般攻击(以往人们是不理会)。网民被激怒的不可自持。据任不寐统计:几个小时之内,抗议之声迅速达到几万条;抗议声中,“真不要脸”一词出现频率最高,大约占相关言论的15%强。评论语言异常大胆:或说国民党政府的正面战场才是抗日的主战场,或说美国才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

从任不寐先生提供的大量抗议言论中可见,网民们涉及政治评论,虽激愤却也智慧,比中共的执政能力显然强得太多,凸现中共统治这些奴隶已然不够资格了。唐子绝非虚言,随便列举一些便可证明。

哈哈,随便说吧,反正只有你有发言权嘛。/虽然有时候谎言说一千便会成真理,但历史永远不会改变!/大家来看看,什么叫无耻,什么叫做继续无耻,什么是把无耻发扬光大,保持无耻的先进性!/“历史告诉我们”,历史是谁呀?他的身份证号码是多少?/这是我所见过的最不要脸的文章了!/原来无耻还可以这样大张旗鼓/几万人就把日本打败了真是了不起呀。/天为什么这么黑,因为牛在飞;牛为什么在飞,因为某人在吹。/共军在吹牛比方面确实是中流砥柱。

瞧!这样的电脑键盘敲击手,胡锦涛治起来是不是有些吃力?所以他要学金正日农民,唐子是完全理解的,没料到的是清华大学老毕业生如此不自信。问题还主要在于:古巴可以学习朝鲜,毕竟都一直封闭着;中共政治上的小骂已经二十多年,突然要求流氓一律做伪君子,这跟生出来的孩子重新塞回子宫一样不可能。

网民们对这篇社论的特别回应,任不寐视之为敲响了人民日报的丧种。任先生称这篇文章为“亡党之音”,理由是:“一方面,民族主义是中共最后的意识形态谎言,而这一意识形态也彻底破产了。另一方面,这些评论如此公开地显示出党已经成为过街老鼠,没有人对它有一点点尊重,也没有任何恐惧。”不寐特别引述了一位中共老干部感慨(真没想到我们党这样遭人厌恶,胡锦涛要是看到这些意见肯定会发疯的)加强其论据的力量。唐子比较赞同任先生的结论。

网络造反,再来几次这样的抗议,金盾工程便成泥沙堤坝了,挡不住网民怒潮。

毫无疑问,胡锦涛政治上学朝鲜学出负面效果来了。江泽民时代,餐桌上讲荤段子,报纸上调侃政治,诱导炎黄子孙向小人看齐——贫穷能移,富贵能淫,威武能屈。可十五的圆月政策突然又成初一的弯月政策了,正经不正经的人都被逼着统一做伪君子。锦涛啊锦涛,逼过火了!专制的家天下皇朝时代,儒生传统的文人做伪君子没问题。但党天下的中共皇朝下,据说新儒家大师都贩六妻,文人圈子里作贱文化成为时尚,大家都习惯了做真小人,突然又要全部变回去,咋适应?

也许胡锦涛真想做一个毛泽东时代的周恩来,可毕竟毛躯体进了石棺,周骨灰随风飘扬融入水土。如果胡锦涛做不来自己的话,总书记和国家主席全别想做了。

唐子愚者千虑终有一得地指点一下锦涛先生:逼真小人做伪君子绝不可能,跨度太大(无神论的党文化教育下堕落的人哪里可能286电脑似的一步到位升级到586);逼真小人的自然结局只能是做真君子,让中共奴重返久违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儒生传统,真讲“仁、义、礼、智、信”起来。这可是胡锦涛总书记始料不及的。当然,如果胡锦涛想弃总书记而谋总统,正好顺水推舟。

结语:胡锦涛再学朝鲜,中华文人必将被逼回真儒生传统,胡先生必将背负千古骂名。(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08-19 8: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