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特稿】评血腥公司的末日疯狂赌(下)

困兽犹斗,死中求生,决战人类

三人行

“六‧四”网络图片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8月2日讯】六、若将纳魔比共魔 纳魔只是小儿科

进入董事会的任何分子,必须无限忠诚。例如,对八九屠城的不够坚定,才是杨家将不能见容于邓小平的真正原因,哪怕曾是通家之好。邓多半是借用江曾的谣谤,更可能是连袂演出,以清除隐患。这样看来,人们对中共及胡锦涛表演秀抱有任何幻想与期待,都是对中共本性以及垂死时期非常权力结构内幕的不了解。

正是江泽民在反和平演变这一根本问题上迎合了中共,董事会才对其青睐有加,甚至宽恕他的汉奸出身、特务历史,容忍他的颠狂形状、流氓品行。可见,江深谙中共本性,故作反和平演变张扬表演,表面上惹火了邓,其实真正搔着了他的最最痛痒之处,促其舒舒服服痛痛快快交权。这正是江的狡诈处,也正是邓某人的狡诈处,南巡斥江声起处,中共夹起狼尾巴重新做人的形象光鲜多了!

另一个问题是何以在中常会2比5的劣势下,权威未立、背景不深的江,仍能有效推行镇压法轮功的政策?这是因为,中常会多数的考量只局限在政治层面,而江与董事会的考量却深刻到道德与生命的层面,共之灵江之魂同病相怜,都本能地感受到法轮大法的正气薰灼威胁生命,必欲除之而后快。

血腥公司的末日疯狂赌计划始自绵里藏针邓,成形于流氓无赖江,而紧锣密鼓实施于笑面杀手胡。江临危受命不负所托,他一共做了两件事:一,全力围剿道德;二,筹划决战人类。

围剿道德的结果,一个史无前例的恶性癌肿大脓包在地球的东方鼓起,世界上当之无愧的邪恶轴心,恐怖主义的根据地,决战人类的大本营得以奠基。在那里,山河呻吟,人心魔变,连两亿年前的大石头都裂开来,书法天成,宣告中国共产党必亡。

他背倚幕后军方集团、起用专以设计邪恶祸害人类换取荣华富贵的知识败类何新、王沪宁之流,精心策划于密室,紧锣密鼓于幕后,洗脑布毒于华夏,脓化正常细胞、扩散癌肿于天下。摘其要者简述如下:(请参看讲话附件)

1)超越一切人类道德底线,超越一切国际法战争法,建立恐怖主义军事理论:“超限战”。表面上为穷国弱国出谋划策,实质上是为不择手段虐杀无辜制造理论:鼓吹恐怖主义是被逼上梁山,赞许自杀式虐杀无辜充满悲壮的英雄主义,非常契合被党文化同化禁锢的国人思想。因此,本拉登应用这个理论在“9.11”一得逞,立即得到“超限战”理论策源地举国一致的赞叹与欢呼(百分之九十)!甚至在相当多的国人心目中,对乔治布什仇恨和对萨达姆同情难分轩轾。

2)鼓吹战争必要(“战争离我们不远,它是中华世纪的产婆”),

    暴力恐怖神圣(“死人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动力”),

    侵略有理(“没有战争权就没有发展权”,“一国的发展就意味着对另一国的威胁,这才是世界历史的通则”,“军刀下的现代化是中国的唯一选择”),

    殖民万岁(“民族复兴”,“带领人民走出去”,“解放地位低下的美籍黄种人”,在美洲建立血腥子公司)。

甚至在道德伦理上叫嚣:残忍者胜仁慈者败,国家利益至上,不给道德留下任何空间;在哲学上宣扬:求善与作恶,都将适得其反,亦即在辩证法高度肯定作恶可结善果;在文艺作品中讴歌为统一战国而“情不得已”虐杀无辜的暴君是真正的大英雄,入了魔道的张艺谋恐怕做梦也想不到:《英雄》出笼的真正目地正是为了血腥战略预造舆论:即使十亿生命涂炭,血腥公司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千古大英雄。同时鼓吹中华民族最优论、黄种人首先发现美洲论、文明中心转移论,生存空间论,人口膨胀战争必然论等等。一句话,高举中华世纪的破旗,招魂希特勒种族主义,为共产法西斯鸣锣开道。

3)将三个代表写入党章宪法,在十六大报告中写进了民族复兴的伟大目标,新党章中规定中共是中华民族先锋队,一句话,从输出革命演变为输出战争,将马列主义重大发展到纳粹主义。

谁说血腥公司前路葬,后路绝,死路一条?这条集伤病困危于一身、日将暮兮下黄泉的妖兽在笼子里窥测方向,终于捡到一根延命稻草,它发现从共产主义到纳粹主义只有一步之遥!

于是,讲话真实详尽地总结了德日法西斯快速发家经验和覆亡历史教训,倾诉了中共必须走向法西斯的心路历程,非常切合当今中共内外交困、走投无路的处境与死中求生的渴望。反观当代世界各国,美英加澳东西欧自不必说,即便曾是协约轴心三国德、日、意,以及从邪恶帝国脱胎出来的俄国,他们有哪一个有一种不得不走向法西斯的处境、需要和渴望吗?回答是否定的。(至于说,生存空间不够更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按每平方公里平均人口数计算,中国是135人,台湾是733人,日本是325人!)

其中一段比较中共与纳粹优劣强弱的话,则出自江某人口中。由此一段话的口吻不难想像那个家伙以耻为荣的张狂疯颠之态 :

但是如果真正把德国同中国相比,它那简直是小儿科!德国它才有多少人口、多大地方、多长历史?,他们一把虚火才窜了十几年就熄灭了,我们搞了八十多年还活力十足。我们提出“文明中心转移论”,当然比希特勒那个“地球之王”理论高深得多。

这真是天理昭然,这实在是天大讽刺!在共产灾祸肆虐横行一个多世纪、苏联东欧烟消云散十五年之后,天令中共不由自主地扒光自己,袒胸露体拍着胸脯告知世人;共产灾祸不是任何别的,而是比希特勒还希特勒的共产法西斯,而江泽民说得更痛快:

若将纳魔比共魔,纳魔只是小儿科!

七、死亡乐章细品尝 分明血腥曲中藏

在胡锦涛拿到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两个职位之后,江迟迟不肯交出军委两主席职位,决非传言中曾庆红略施小计张万年突然袭击所致。根本原因仍是董事会不甚放心胡在法轮功问题上的某种保留态度,更有待考察胡能否忠贞执行始于邓成于江的末日疯狂赌计划。

直到二千零四年七月三十一日,董事会才一改态度明确表态以胡为核心,必然是胡的忠诚已经得到认可。果不其然,胡在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以主持政治局学习会,公开名义是请南大钱乘旦讲授大国兴衰史,实质上是对末日疯狂赌计划的一次交接,也是胡藉举行共产法西斯接旗仪式表达忠诚。

须知,谈论大国兴衰对困兽中共毫无意义。这是因为:在大国兴衰的三种模式中,唯有资本主义自由经济模式兴之又兴活而又活,它敢走吗?!剩下的共产、纳粹两模式,又如何走得下去呢?!现在好了,经过江泽民、何新一鼓捣,纳粹的死路居然成了中共“金光大道”。由此可以断定:讲话反复阐明的主题“共产纳粹之路”才是困兽中共的兴奋中心。当此危急存亡之秋,困兽中共决不会闲得无聊请一个冷门教书匠来扯闲篇;唯一合理的解释是:钱乘旦讲大国兴衰既是一个堂而皇之的幌子,又兼作历史知识背景序曲(据说连钱乘旦的讲课提纲都是何新提供的)。等到钱乘旦一退场,“末日疯狂”狂想曲就奏响了!

不论胡锦涛是真心还是假意,他还是被架在这列火龙列车上亦步亦趋地按着血腥公司董事会的节拍走。比如:拒绝政改,政治上学朝鲜,收紧思想言论控制;加强宣传无神论;继续镇压法轮功;完成卖国签约;在建国五十年后正式确定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通过《反分裂法》;军事入侵日本海域,潜艇试射远端导弹;在不受外部威胁的情况下,穷兵黩武,超越防卫需要,膨胀军事预算和扩充武力;派遣军方介入地方政权,给部队增加薪饷;特别,改变韬光养晦的策略,叫嚣核大战,等等。

我们还可以举两个国民精神法西斯化的例子,来佐证血腥公司推行与实施末日疯狂赌计划已经颇具成效:

1)二千零四年二、三月间,中共委托新浪网作大型网上问卷调查,三万余青年中有超过百分之八十二点六的人对是否向妇孺开枪作了肯定的回答!在中国居然滋生如此众多的潜在青年法西斯分子,甚至超出血腥公司的意料之外。联系每一次国际恐怖主义人肉炸弹爆响,总是引发东方大癌瘤的兴奋充血效应,难怪血腥公司狂喜不已,对末日疯狂赌信心满满。

顺便借问一句,在和平时期,谁有这种需要急着在网上就这种残忍题目作调查?合乎逻辑的解释是讲话给出的解释:需要来自董事会的末日疯狂赌计划。

2)朱成虎身为国防大学防务学院的院长和教授,尚且如此疯狂、兽性和无知,不知人间正道为何物,世人还能指望中共国防教育孵出什么好鸟来?还能指望困兽中共做出什么人事来?

总之,笔者作此长文花大篇幅论述血腥公司的至死不变的本性和它的危亡处境,以及末日疯狂赌计划的来龙去脉,就是要谆谆告诫善良的人类,特别是告诫精神染疾的国人:从血腥公司五十年来演奏的死亡进行曲四大乐章(毛的胡作非为,邓的走投无路,江的病入膏肓,胡的弥留之际)不难品味,至少在后三乐章中,分明真实存在着一个深藏渐露、与汝皆亡的血腥旋律。

八、春秋大义贯古今 世事纷纭正邪明

不幸的是,当死亡交响乐章的血腥旋律中跳出最明目张胆、最邪恶的音符时(朱成虎),中国媒体仍在充当护邪使者,连香港那个溺水翻泡凤凰台也立即时事开讲,说什么民主台湾的存在本身就是妨碍血腥公司的崛起,而这套说词其实是中国军科院政委温宗仁上将的翻版。无非是说:崛起必须推翻保持台海现状的承诺,决战美国。更多国人则因这种挑战民主的战争崛起论而欣欣然昏昏然,以为是“大长了中华民族的志气”,中国本.拉登朱成虎也被吹捧为民族英雄,实在令人概叹!

苏洵在《辨奸篇》中说,世人明白“月晕而风,础润而雨”的道理,却不能洞明世事,原因何在?(主观爱憎)好恶乱其中(扰乱内心平静),而利害(关系)夺其外(左右视听)也!

岂止是“好恶乱其中,利害夺其外”,简直是入脓肿久而不闻恶臭,遭癌变乐在其中!在这里,我不得不严肃沉痛警告被中共脓肿化癌变化了的中华民族:任何一个颠倒善恶正邪的民族,一个闻魔咒起舞风魔疯狂的民族,必定是一个大祸临头、自取灭亡的民族。殷鉴不远,二战时期,德、日本土居民包括老人、妇女、儿童彻夜狂欢游行欢庆法西斯胜利的画面记忆犹新;曾几何时,家家白发人送黑发人,户户守灵招魂的惨景旋踵而至。毋庸置疑,如果在血腥公司劫持下,中华民族比当年德、日走得还要远,那么她的下场必定比当年德、日还要惨!当此民族危急存亡之秋,每一个炎黄子孙都有一份道义担当;当务之急,就是道德唾弃中共,消解人间癌肿。

历史的发展清楚地表明:人心不正,为魔所乘,是千真万确的真理。正是道德人心的堕落,特别是幼稚人类对神的背弃,成就了共产恶魔,建构了这十毒恶世,凡一百五十载。是故诛灭恶魔,拯救世界,治本当自正人心始。

历史的发展明白地彰显:法轮功创始人带领他的亿万弟子发下宏誓大愿,披肝沥胆,以佛法归正人心的大智大慧。佛家讲正念,儒家讲正气,基督讲公义。这三者又以正念为根基,正念凝于内则正气生,形于外则公义举。《九评》的强大威力在于激发、催生华夏儿女的正念,正念起处,魔咒解体,精神控制失效,血腥公司破产。

即便是深陷脓疮癌肿政治者,只要择善而从,就避免了玉石俱焚的命运。不过,择善而从难在明正邪之辨。当人们被迫蜗居密封罐头之内,单单批评他们混淆黑白就不够了;当人们因共产大麻迷失心志之时,单单责怪他们亲爱邪恶也就不够了!这就是为什么法轮功创始人转轮再转轮,教导他的弟子劝善再劝善的缘由。

依笔者劝善的经验,确立正邪的标准对于廓清迷漫妖雾,理智国人精神相当有益。其实我们的老祖宗早已为华夏儿女立下了人间道义的最高准则。这个最高准则就是“诛灭无道,乃春秋大义”:任何政权失德残民不通春秋大义,必蒙首恶之名,并从根本上失去了政权的合法性。特别,人间道义最高准则超越时空,经得起历史的考验:

1)主权在民,古今一理。孟子的“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西方社会的天赋人权,孙中山念兹在兹虽九死而不悔的共和理想与三民主义,乔治布什的二十一世纪自由宣言,精神内含与“诛灭无道,乃春秋大义”完全同一。

2)人权高于一切,唯此唯大。没有天赋人权,一切崇光泛彩的辞汇,诸如国家、主权、统一、民族、政治、法律等等,不过是人肉宴上的圣乐与调料,暴君面上的面具、油彩与手中的道具。

3)从根本上说,一个被神眷顾的民族必定是道德高尚的民族,民意承接天心因而有福的民族;反之,一个背弃神的民族,必定是民意违逆天心、失去道德底线与心法约束因而失去存在根据的民族。天心仁爱,生命无价,无辜虐杀生命就是对生命造主的犯罪,因而,人间道义乃是佛法展现在人类社会的一层法理,他金刚不破。

据此,正义与邪恶可以立判:

1)当今之世,谁高举自由民主的大旗,谁就代表人间正义,天下当共拥之。回顾现代世界史,如果不怀政治偏见,不忘恩负义,不精神魔变,不难得出公正的结论:以基督精神建国的美国乃是维护人间道义的中流砥柱;也不难断定:没有美国人民的牺牲和坚持,纳粹与共产之祸必将溃烂地球,魔鬼必将横行世间;更不难设想:如果血腥公司真的如愿以偿,实现清场美国、加拿大,令欧、日俯首称臣,以及血腥公司在全球控股的梦想,人间道义何存?地球村还是人的世界吗?

因此,可以得出结论:决战美国就是决战人类。

2)谁失德残民,视人民为砧上鱼肉,谁就是人间大恶。特别,人间大恶不配与任何美好的事物沾边,无论它挥舞什么样的美丽旗帜,包括国家、主权、统一、民族、政治、法律等等,通统都是装裱邪恶。

3)如果不从道德上唾弃中共,包括甚至反感中共但兽记未除者,一定不蒙上帝的喜悦,在末法时期生命堪虞;对于助纣为虐与狼共舞、无论以什么崇高的名义为末日疯狂赌鼓吹卖力者,包括血腥公司运行体制中决策人和执行者,甚至包括制造生化核武、制造导弹及金盾工程的科学家直至媒体喉舌、军警官兵,生前难逃正义审判,死后必下无生之门,沦为天上人间万古罪人。

在人间道义最高准则面前,诸如抛弃孙中山伟大共和理想,在核武威胁下,高呼联共反台之类的货色究意是个什么货色,就一目了然了:一个抽去了共和精神的政党,无论历史曾经怎样辉煌,现在必定是被两岸人民唾弃的政治垃圾,岂有它哉!反来说,陈水扁过去用独立手段对抗血腥公司,方式虽有不当并无大错,效法先贤蔡锷保卫共和而已!而今他心有灵犀,一手擎天佑台湾,一手举人间道义,血腥公司诚不能与之争锋矣!

至于陈用林等三义士以天心民意为依归,道德唾弃中共,是真爱国伟丈夫,必当青史留名,也为自己的生命创造了美好的未来。反之,沉陷脓肿日久者可化脓癌,不去谴责脓肿政治谋财害命,反视涉险脓肿救人者为干预政治,岂非自作聪明反误了身家性命,在糊里糊涂中失去生命的希望与未来!

九、魔高一尺道一丈 电线杆头日照长

笔者所以以人间道义最高准则结束本文,志在劝善救人。笔者坚信: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血腥公司纵然有决战人类这个心,这个胆,但是它必定没有这个命,枉费心机而已!

不过,怙恶不悛下无生之门殉葬妖兽者当然还是越少越好。即便是那个被法国议会烤炉烤得额暴青筋的胡锦涛,以及见了劳苦大众爱流泪水的温家宝,最好也不要包括其中。但是,在血腥公司决战人类的关键时刻,单单暴青筋、流泪水见证一点人性未泯远为不够!被捆绑在恐怖邪恶战车上的你们,若不能以天心民意为依归,张扬心中的道德良知,以大智大勇作出生死抉择,是绝对迈不出血腥公司董事会门槛一步的。深悉血腥公司底里的你们,即便袖手旁观,任其为祸人类,必也难洗清白,难脱关系;如果心存侥幸头脑膨胀,鬼迷心窍横心参赌,那么未来的结局必定是身败名裂,为天下笑,勿谓言之不预也!

希望一切与血腥公司的末日疯狂赌有直接或间接关联的人,勿忘被纽伦堡法庭挂在电线杆上那些人物的历史命运,从中认识一个简单的真理:

魔高一尺道一丈,电线杆头日照长!@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08-02 9: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