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族(38)—所谓自由

老黑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25日讯】一九七0年二月十九日下午两时。我被叫到分队办公室。要找我的是分队赵指导员。

我一进队部,赵指导员就客气地让我坐到了椅子上。然后拿起一张纸说:“根据教养条例规定,你是一九六七年二月十九日被刑事拘留的。刑期从你被拘留算起,今天是释放你的日期。这是解除劳动教养通知书。”他说着就把通知书递给了我:“你看还有什么意见吗?”

“我要回青岛”我说。

“关于你的去留问题,队里已派人给你去青岛联系。但是,你不要忘记,你是以‘破坏文化大革命’罪教养的,第一青岛是个海防城市,不少工厂企业都往三线内地迁;第二,你们当地派出所是否能收你,我们正在作工作。”他喝了一口茶,接着说:“三年的教养,你的劳动表现还是不错的,但是始终不认罪。仅这一条,恐怕希望不大。不过,还要等田队长回来才清楚。先做好留厂就业的准备。”

教养员把就业人员叫做半个教养员。他们除了休息的时候可以出去走动,和一年有半个月的探亲假以外,平日同教养员一样每天要保证至少学习两个小时。如果请假、超假不归或者不告而别,是同样跟教养员一样,带着手铐给押解回来的。

除了农村来的就业人员和个别无家可归的以外,是没有人愿意留厂就业的。

果然,第三天田队长回来了。赵指导员找我说:“根据青岛市委的指示,青岛市不接受因政治问题释放或解除劳教的人员。因此八三厂就业大队接受你做留厂就业人员。”

我向他提出:“我五年没有看见我父亲了,按照规定我想请探亲假,去大连看望我的父亲。”

“这需要上级批准!你耐心等著吧!”

我回到了就业人员宿舍。从此开始了漫长的就业生活。

德增的遭遇

虽然是就业了,但是工作还是在井下,而且还是混在教养队伍里,我的心里非常难受。但是,如果不接受这个现实,那麽非要倒楣不可。

这时,我开始想念我的父亲、兄弟姐妹了。我多次去找赵指导员,他都告诉我大队部还没批准。

一星期、两个星期还倒罢了。因为解除教养的就业人员,一解除就可以回家探亲了,偏偏我就要等。这一等就是两个月。为了探亲,我买了一些土特产,时间一长就都坏了。这天,我正准备去找赵,没想到他主动找我来了。

“你的探亲假暂时还不批,原因是外面太乱,我们对你安全考虑。”他说。

我一听就知道这是托词,肯定里面有原因。

六月初赵通知我,我的探亲假批准了。

六月五日,我乘上了东去的列车,先到了青岛。一下车便直接去了磁山路六号,我大姑的住处。三年不见,她更老了。

她一见我,立刻流下了眼泪。“你可回来了,德增被遣返寿光了!”

“为什么?”

“还不是十四中学时说的那句话。”大姑说。

这真是岂有此理!一个十五岁的孩子,独自一人住校读书,没有任何人的帮助,就因为讲了一句“三根肠子挽著两根半”,遭到学校的开除。既然是开除,就是已经给了处分;而且早已到工厂去做工。几年来都相安无事,怎么就揪住不放了呢?!

“什么时候遣返的?”我问。

“上个月十五号。”

我这时才明白,赵指导员不及时批我回家探亲是因为德增遭到了遣返。他们担心在没遣返以前我会闹事,所以没批我探亲假!

“伟伟回来了。”大姑说:“等一会儿他回家来,你们哥俩好好聊一聊吧。我给你们弄菜去。”说着说着她去到院子里,去把煤球炉子生起火来了。

伟伟是我最小的弟弟。一九七0年时,他二十一岁。三年没见面,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正跟大姑说着话,伟伟进屋了。他长的有1米75的身材,但是太瘦了。我们开始讲述离别这几年的事。这时我才知道,1966年夏,正逢他初中毕业报考高中。由于我正在遭受批斗,他的事情我一点也不知道。

本来,他对自己的学习是很有信心的。从小一直就爱学习的他一直是班里学习的尖子。初中一毕业,他就报考了他的母校高中部。

他告诉我,考试一结束,他就跟老师对答案。数学全部答对,理化只错一道题;至于语文,没有固定标准,但他说一般课文题他保证没有错误。唯独作文这要看是什么老师来批阅了。但他保证没有问题!一定会在七十分以上。

然而,他竟然就没有升入高中。他是青岛一中毕业的。考的又是一中的高中部,在他的坚决要求下,老师把卷子拿给他看了。结果,数学100分,理化92分,语文78分,政治72分。他的平均分数和总分数远远超过了录取线!

他去问校长:“为什么我不能上高中?!”

校长摆摆头,叹气地说:“这不是我们的意思。你想一想吧,你的父亲刑满释放,你大哥是反革命,小哥哥思想言论有问题,上面有命令,像你这样家庭情况出身的人我们实在是不敢收啊……。”

因为家庭有问题,青少年的教育权力便可剥夺,这就是标榜著“世界上最先进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治国理念?!

这与封建王朝的株连九族,还有什么区别?!

好在没过两个月,就开始了红卫兵大串联,这个高中没有录取,还真是因祸得福了。否则在学校被同学拉着出去串联,还真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呢。

他考试一结束,便被父亲叫到了大连去。

父亲每天晚上教他高中的数、理、化。同时对他加强了英语的教育和训练。

那个时候,在外面是不敢讲外语的。美国是帝国主义,苏联是修正主义,天天在喊:“打倒帝、修、反,如果你公开来上一句外语,不把你批的狗血喷头也会剥层皮。

但是,在家里谁也管不着,你只要不大声被外面听见,谁也不知道。所以,他的英语进步非常快!

虽然他在大连,没有户口,但每隔两个月,大姑就给他寄一些粮票、油票,所以没有什么忧虑影响学习的。

简单叙述了别后的挂念,我们的话题立刻谈到了德增,都为他悲伤和愤愤不平。───这样的政治气候,中国人还有法活吗?!现在搞的不仅仅是文字狱,简直就是思想狱、嘴巴狱!

三年人祸天灾,一船船的苹果拉到苏联的港口,结果是大一点、小一点都不要,只要能从苏联人制做的园形的漏板上,刚刚漏下去的。不收就要往回拉;可是,跑一趟船不容易,还有从苏联拉货的任务啊!船员们含着眼泪把挑剩下的苹果全部抛到了大海里!一车皮一车皮的肥猪,拉到中苏边关,嫌肥挑瘦,又拉了回来!

苏联人如此欺负我们中国人,那是外敌;但是,为什么我们中国的领袖们,也如此残害中国普通老百姓?!为什么连一个十五岁的孩子都不放过!

“三根肠子挽著两根半”说的就是实话,一个国家连孩子讲了实话都要治罪,这是什么性质的国家?

两千多万生灵,饿死在缺乏粮食上,成百万人死亡在遣返途中,两派武斗惨死无以计数。就算是抗日战争,中国残遭杀害的平民、士兵是三千万;而死在中国各种政治运动中,如果把真实的数位公开出来,恐怕也不止五千万!

不是屠杀,更残无人道于屠杀!这是用看不见的政治斗争来绞杀无辜的平民百姓,绞杀中华五千年文化!其残忍程度,自古至今任何封建王朝都只能望洋兴叹!

自从文化大革命开始,小小百姓被无辜迫害之死,谁也没有去统计过数位;但是,世界级知名人士却还是有数可查的。

中国现代文学的一代宗师老舍,被斗后含冤自杀于公园的水塘,著名音乐艺术家傅聪的二老双亲傅雷夫妇双双自杀。共产党的老朋友黄炎培的二儿子,著名的机械工程师,夫妇二人出于对祖国的热爱,历经千辛万苦,从美国回国,然而文革中双双被批斗,他们唯一的一位可爱的女儿在他们批斗过程中,被红卫兵抓了出去,从此再也没有回家。不久,人们在山中树林里,发现了一丝不挂被奸污的尸体。他们夫妇悲愤之下,双双跳楼身亡!

……

这就是毛泽东建政以来,中国的真实历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