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族(43)—逝者啊 您们能听到我的哭诉吗

老黑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30日讯】 王延民消失了。而且是秘密地消失。黄建国消失了,同样是秘密地消失。还有那位我忘记姓名,嘴被毛巾堵著的女人,被执行了死刑,离开了人间。

这三人中,女死刑犯和黄建国都曾经是右派,即所谓思想犯,嘴巴犯!在没有被打成右派以前,他(她)们曾经是教师、医生或者工程师。他们曾经从事着令人们尊敬的职业。然而,一夜之间,他(她)们竟然成为阶下囚。

王延民,这个说书艺人虽然生活在社会最低层,但他曾经因为宣扬中华国粹───六大才子书───而博得市民的赞扬。然而,他也没有逃脱毛氏政治的政治陷阱!

据目击者证言:黄建国在送回苏理庄劳教医院以前就已经咽气,直接去了火葬场。

据目击者证言:王延民在四名干部押解的途中,卡车驶向了一片茫茫的原野。那里早已挖好了一个土坑。目击者亲眼看见,王延民被擡下卡车,在“一、二、三”的喊着数位声中,被扔进了土坑,然后铁锹掀土,很快地掩埋了。说是掩埋,其实就是活埋!……

其实,岂只是他们,我九中同学比我低一年级的王俊,一位文艺爱好者,他的快板书、他的朗诵,曾经博得所有九中同学的称赞。然而文化大革命中仅仅因为他的姐夫留学过苏联,而被打成“苏联修正主义特务”,他和他的姐夫被执行死刑,他的姐姐被判以重刑。

一九七三年(或七四年)王村教养所的“王景文反革命集团案”,株连十三人,其中三人被判死刑,十人判以重刑。而这十三人中,绝大部分是“右派”,他们的“罪行”全都是某年某日,说了什么话,经过上纲上线,于是形成了一个所谓的“反革命纲领”,于是便成为反革命,于是便判重刑,便丢掉性命!

虽然,这些政治犯后来都得到了平反,然而,这个平反对于被夺去生命的人还有什么意义?!

文化大革命一结束,所有文革中的罪恶都被抛给了“四人帮”,但是,文化大革命的发起者不正是毛泽东吗?!动乱的十年,正是亚洲四小龙───包括台湾───经济腾飞的十年,毛泽东指挥着四人帮,把中国变成了一个无处不恶斗,无处不流血的恐怖的人间炼狱!

然而,这个视人民生命如草芥的杀人魔王,政治毒枭,不仅没有被清算罪恶,反而把僵尸做成木乃伊,至今横陈在天安门广场水晶棺中,继续散发着政治恶臭,毒害著芸芸众生!

小小老百姓,还能说什么?!说什么?!

死者长已矣,生者当自强!中华民族是杀不尽,斩不绝的!被颠倒的历史应该也一定会重新颠倒过来,还人民历史的真面目,还人们一个晴朗的天!

上面所说,是当时或不久就知道结果的人。那麽,还有一些我的朋友他们的下场,又是如何呢?!

我的朋友郑少东,从包头大学毕业后,分配工作到青岛二十五中教学。文革一开始,大批无辜百姓残遭迫害,少东的妻子自知少东之父是国民党的中将,其母又是资本家商人的女儿,文革肯定没有好下场,于是主动提出离婚。少东体谅了她的处境,两人办理了离婚手续。但是,少东非常喜欢孩子,硬是把刚满一岁的男孩留在了自己的身边,一边工作,一边抚养儿子。

一九六八年,文革进入了“文攻武卫”阶段。一天清晨,少东正准备把孩子送到母亲处代为看管,突然他的家被一大群带红袖章的人包围。为首的人身高不过一米六五,脸上长了一脸浅麻子。进门就喊:“反革命狗崽子郑少东,滚出来!” ……

郑少东抱着孩子,擡头一看带头闯入家的人那个麻脸,竟然是青岛体校当年学体操,后来改学摔跤的王学宾!

王学宾毕业时留在了青岛,人为灾害的1959~1961年,乘着人们生活物资的奇缺,大搞倒买倒卖,发了一点国难财。在工作单位受到过处分,按说文化大革命中肯定是要受到冲击的。由于他成立了文攻武卫组织,而且里面网罗了一批会摔跤,懂武术的流氓,因此还没有倒楣。他依靠手中的势力,大搞抢、抄、抓。这次竟然闯到了郑少东家!

“你想干什么?!王学宾!”郑少东抱着幼子,面对着满脸杀气的王学宾。

“你不知道你是什么狗东西吗?”王学宾说:“毛主席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国民党和共产党斗争的继续’……。你父亲是国民党的将军,你母亲是资本家的女儿;文化大革命,斗争的矛头就是要扫除你们这些国民党、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你给我站起来!!!”

说着话,就走上前来,要夺少东怀中的孩子!突然王学宾的手被一双比他更有力的手给抓住,同时脚底被狠狠的一绊,他仰面朝天地摔倒在地!

原来,过去摔跤队的朋友一听说今天批斗、抄家的是郑少东,便随着王学宾的文攻武卫而来。王学宾过高估计了自己在“文攻武卫”组织的号召力,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栽到了同学手中!

郑少东没有再遭遇不幸。然而,他从此陷入了沉默。后来他们一家从信号山路十三号那幢他母亲买下的西式洋楼中被迫迁到了鱼山路一处只有十五平方米的住房中去。他送走了年迈的母亲,一个人把孩子抚养成人!

而王学宾,二00三年因癌症住院。除了他的亲人,竟然没有一个朋友去看望他!在他入院的第一天倒是有人送给他一束大黄花,里面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多行不义必自毙!早死早利索!”

上帝用他公平的双手对他进行了判决───绝症死亡!

苍天有眼啊!

还有一位是我体校体操队的同学,叫叶连众。他同我一样皮肤很黑。在学校时是一位只知干好自己的事的人。从来也不同任何人有过哪怕一点小小的争执。因此他的学习、锻炼的基本功非常扎实。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与世无争的普普通通的体育教师,在一九七二年夏无缘无故地被公安局抓了起来。一关就是四年,既不审问,也不宣判,就这样遭受着不明不白的关押!

文革一结束,坐落在青岛市常州路监狱的监狱长把他叫了去,对他说:“你自由了,可以出去了!”

“走?!向那里走?!你们无缘无故地关了我四年监狱,不告诉我为什么抓我,不对我进行询问、审查;让我没有任何结论就走?!”叶连众反问监狱长。

“让你自由,你就走。抓你有理由,放你也有理由 !你要结论,那些死了的怎么办?!”

“没有结论我不能出去。”叶理直气壮地回答。

“你真的不走?”

“真的不走!”

“好吧!你在监狱里关了四年,你可看清楚了。”监狱长顿了顿接着说:“监狱里关着从解放青岛以来就关着的犯人,你可是亲眼看见了。从进这个大门开始,他们就没迈出过监狱大门一步!你不是要结论吗?可以,你在监狱里呆着,这里别的东西没有,一天管你四两窝窝头两碗稀饭的粮食倒是有的是!那你就在里面等著结论吧!”

监狱长说到这里,冷笑了几声。

叶连众一听,确实如此,既有老死狱中的,更有在狱中伙房干伙夫的老犯人,从共产党一建政便进了监狱。从此就再也没迈出大门一步!

叶连众想了想说:“好吧,我出去。”就这样他获得了自由。

但是,他不想回家,因为他担心自己再一次影响年迈的母亲。于是便在马路上流浪起来。风餐露宿,在狱中患上的关节疼更是折磨着他!

连续几天,食不果腹,他终于倒在了马路边!───这是四天三夜,粒米未进啊!别说是患有风湿性关节炎的人,即使什么病都没有的健康人,在蹲过四年大狱后,又怎能经得住这么长时间的流浪呢?!

苍天有眼!正在危难之际,一名他曾教过的女学生经过这里,一看这是叶老师,于是叫来亲朋,把他擡到了自己的家中!

先是稀饭加红糖,这个最原始的解救饥饿的食物喂养,待到有了知觉后,大家才知道了他的情况。这个女孩子立刻找到叶连众的家。终于母子团聚。

后来,这个女孩子出于人的良知,同叶连众结了婚。她就是青岛市有名的女武术家───纪家荣女士!

苍天不仅救了无辜者的性命,而且成全了一对美满姻缘!

古人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

虽然叶连众蹲大狱四年,落下个关节疼的大病,但上苍还是让他娶妻生子,而且孩子大学毕业。他仍然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同样,前文所说的墨建章,在他第二次宣告无罪,当厅释放后,仍然从事着他的接骨按摩的工作。八十年代末,由于过去狱中的折磨,他已经不能工作了。他就被另一名善良的武术家接到家中,精心照顾,直到二00二年,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但是,那些迫害人民群众的人没有几个有好下场的。王学宾即便临死前人们都能送黄花、纸条盼他速死!

还有那个文革之初唆使“红卫兵”及北京“红赤球战斗队”大搞逼、供、信,残无人道地暴打群众及墨建章的台西三路派出所所长王维舟,竟然因脖后生了一个狼疮(俗名:对口疮、皮肤癌),在一九七0年二月十九日死于其家中。然而,二月十九日正是我同墨建章被捕的日子。

究竟是巧合,还是天怒人怨,每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文化大革命,使所有的人的本性都亮在了光天化日之下,所有遭受迫害者都成了人们眼中的好人。而那些施加迫害者,无一不像老鼠、瘟疫一样,他们活着要受到周围人的冷眼、躲避和自己良心的谴责,死去要被人唾骂───天怒人怨,永无休止!

这,就是毛泽东哲学的结论!

写到这里,关于叶连众被无缘无故关进狱中的事情,据说直到今天青岛市公安部门仍然既不赔礼道歉,更不赔偿损失。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共产党的“法制”是什么“法制”!

如此“和谐”社会!如此“法制国家”!!

我在生建八三厂除了三年“劳动教养”以外,又被迫做为“就业人员”长达八年之久。前后相加,整整十一年。这是我从一名25岁的青年,迈向36岁壮年的黄金时光。

但我在这段时间里,经历了恐怖、死亡以及对我的诬陷和羞辱。其实,何只是我,全体教养员、就业人员同样。在中国不仅仅是这些人,生活在黑暗的恐怖、死亡的威胁阴影里;社会上的两派斗争,甚至可以因为观点不同,而夫妻反目,父子仇杀!

而教养所里,岂只是黄建国、王延民两人遭遇灭顶之灾?───例如翟彪在无辜遭打,大老孙的自杀未遂……。人们是在高度的精神压力和沉重的体力劳动下,去苟延残喘地生存着、挣扎著。说劳动教养队是个人间地狱这是一点也不为过的。

文化大革命中全中国人(除了台湾)都在“运动”,或者遭批判斗争,或者批判斗争别人。一夜之间,当官的可以从权力宝座上被掀翻在地,普通百姓可以横遭抄家、游斗、撵出家门。有多少人死于去北京上访或被无辜遣返农村不接受而冻死、饿死,无人管问。

这些悲惨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做过统计,也从来没有人做过详细的记录。人民是什么?───人民是毛泽东之流手中的一棵草,他可以随随便便地拔出来,让你就地死亡!

全中国,只有毛泽东最逍遥。他可以拥著小妾张毓凤,大江南北神游,到处都有佳丽供他玩弄。他只要信口开河地讲一句话,江青就可以把这句话变成圣旨,到处煽风点火,搞得全国上下工人不上班,学生不上课。他被吹捧为:

“伟大的导师,英明的领袖,伟大的统帅,英明的舵手!” ……

十年文化大革命,十年全中国的天大灾难。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遗存,横遭破坏,中华民族自古以来的“温、良、恭、俭、让”的美德变成了诡辩胜于真理,暴力可以横行!

君不见,如今发生在许多国家的中国人杀中国人,中国人抢劫中国人的所有事件,哪一件不是毛泽东教育的结果!

毛泽东依靠暴力夺取了政权,他把他的军队叫做“解放军”,他把建立国家叫做解放全中国。

但是,中国人民真正获得解放了吗?!他制造了一次次的政治运动,搞了一个个文字狱。弄得全中国一片混乱,他也在混乱中走完了他混世魔王的一生。

……

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毛泽东在唐山大地震后一个半月,终于死了。十月,他的一群祸国殃民的爪牙终于也倾巢覆灭。

共产党建政二十六年的中国大陆人民,终于有了扬眉舒气的一天!(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