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明居正:它在玩弄民族主义巩固政权

明居正教授为您解读《反分裂法》

明居正教授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5日讯】(编者:2005年7月8日,在法国国民议会议员飞利浦.佛里奥先生的支持下,应《大纪元时报》法国分社之邀,台大政治系教授明居正先生与前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主任吴葆璋先生在法国国民议会第一大厅做了《如何解读中共反分裂法》和《中共体制下的三大人权问题》的演讲。)

以下文字根据明居正教授的讲演录音整理

我们(吴葆璋先生)刚才和大家谈到的东西呢,虽然都是大陆里面的情况,可是对我等一下要讲的东西呢,其实做了一个非常好的开头!很多地方呢,其实强化了我的一些论述,我们两个基本上没谈过,但是却在不谋而合,很多观点。

那么,现在大家谈到这个《反分裂法》呢,大家会有一个问题,就是说为什么胡锦涛呢会在这个时候提出《反分裂法》?那么,看起来呢就是,他是一个新人新政,因为胡锦涛新上台,他希望推出一样自己跟别人不同的东西。那么,另外呢,就是这个《反分裂法》推出来之后,从3月14号推出来到现在呢差不多4个月了,对于台湾的确产生了一定的压力。那么台湾也开始骚动。然后,大部分人在谈《反分裂法》,都把《反分裂法》摆在两岸关系上面。但是实际上呢,我认为,《反分裂法》呢,不止是处理两岸关系,《反分裂法》呢,它是有多重目标的。那么《反分裂法》呢,它除了说有对付台湾的这个考虑在里头,还有对付国际的这个考虑在里头。那么更重要的呢,它有个内政的考虑,这是大家经常忽略的。所以我准备呢,就是对这几个方面做一些这个介绍。

第一部分,我先来很快谈谈,这个《反分裂法》,它大概的重要内容是有一些什么?我现在手上就拿了一份《反分裂法》。这里面,一共是10条,文字呢,就相对来说比较简单,你若仔细看的话,它的政策的宣誓呢大于法律的议函,也就是说很多地方,语言并不精确,并不像是法律的语言。那么在这10条当中,它比较重要的,就是第8条,我把第8条念一下给大家听一听。他说呢,“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它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中国大陆对台湾动武的三个条件。那么在这个文件的前面几段呢,第3条,他讲了,他说,“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战的遗留问题。”我想针对这点,来谈一下,那么什么叫做“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战遗留的问题呢”?也就是到现在为止,中共还把两岸的问题,看作是一个内战,看作是国共的内战,看作是一个中国未完成的一个内战,那么这个现象呢,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呢,其实并不罕见,很多国家都有这种现象。

比如说,东西德啦,南北韩啦,南北越啦,然后台湾跟大陆呢,都是这么个情况。可是南北越南,在1970年代,以战争的方式达成了统一,最后是共产统一了非共产的部分,那么在1990年的时候,德国统一,德国是民主的这一块统一了不民主的这一块。那么现在还剩下,南北韩,然后台湾和大陆,还是处在这么一个分裂的状态。所以台湾在过去,其实很长一段时间了,也的确有内战心态,我们看看1950年代到1960年代,甚至1970年代,双方的内战心态都仍然存在,而且台湾也的确动手,大陆也动手,希望要以武力解决两岸关系。所以这在过去呢是很正常的。然后到了1980年代之后,就像刚才吴先生所说的,台湾开始民主化了,在民主化过程当中,使得台湾对这个问题的考虑也出现了重大的变化。因为如果是一个民主的话,你就要用不同的眼光呢去看待大陆究竟是什么。1980年代中后期开始,当台湾比较着重在考虑内部民主化的时候,当时大家还没考虑到怎么处理我和大陆的问题。也就是我的民主化怎么影响到我跟大陆的关系,这点当时不列入法律的。台湾只是很认真的考虑说,那么我们现在台湾里面的人,有一些是政治人物,他应该享有一些什么样不同的权利,然后不同的人他是不是可以主持政党,可不可以参加选举,选赢之后他是不是真正可以得到权力!当时我们是关心这个问题。

然后第二阶段我们在考虑说,在当年的被不公正对待的这些人,坐牢这些人要不要把他放出来,结果这些人把他放出来了。然后再我们考虑的问题就是,在过去,在不民主的时代,曾经被不公正对待的,不管是法律的还是非法律的,这些人呢,要不要得到平反,而这平反不是单单一句话,党给你鞠个躬、道个歉,这就算了,不是这样的!他是真正啊,进行冤狱赔偿,除了恢复你的名誉,给予你正常的生活、身份、地位之外,他还要计算,就是按照国家冤狱法,他给你赔偿的。你冤枉多坐了一天的牢,他赔一天的钱,多坐10天牢赔10天,多坐10年我就赔你10年,那的确是一个子儿不能少!而这个呢,说起来就是还没有办法补偿人在心灵上、在家庭上、在伦常上所受到的伤害,但是这个是国家对于他所做出的不公正和不正义所做出的一点点的补偿。所以,民主化呢在台湾其实是一个非常深远的过程,因为今天不是这个主题呢,我就不多谈了。

我现在想谈的问题呢,是说这个民主化的过程怎么样的影响到了台湾对大陆的看法。那么既然说,台湾民主化的过程对内部人的人权都要重新恢复的话,那么作为一个同样是原来我分出去的那个地方的那批中国人,我怎么看待他。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观念。所以台湾慢慢就发展出一个观念,就是,对岸这些人是我的同胞,这个人民是我的同胞,但是对岸这个政权对我有威胁,所以我得把政权和人民呢分开来看。所以这么一步步走下来呢,第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在1991年4月30号的时候,中华民国政府宣布,我不是前面这几个月解除戒严,开放党禁、报禁各方面这禁令了嘛。那么我现在一路要往下退,我退到什么呢?我退到说,我跟大陆之间的内战关系要终止!所以1991年4月30号,我们开始宣布,我们结束两岸的内战状态。准确的说就是我们停止了或者说我们现在终止使用《动员戡乱时期法》,所谓“动员戡乱”就是动员,然后戡平这个共产党的叛乱。那么现在我们不认为共产党是叛乱了,我们不再进行动员,不再戡乱了,如果不再动员不再戡乱的话呢,那么共产党是什么政权呢?

是另外一个跟我和平竞争的一个中国人政权,这个观念的突破是非常重要的。所以1991年4月30号宣布,5月1号开始实施,我们把中国大陆看作是另外一个和平竞争的中国人政权。虽然这个政权对我有威胁,有安全的威胁,有武力的威胁,我也晓得他可能会动手,但是我已经片面宣布,我不以武力解决两岸问题。所以1991年5月1号开始,中华民国官方已经宣布我放弃内战。过去,这个在台湾已经蔓延了这么久的,40几年的这个内战心态到这里终结。但是中共到现在,从1945年之后,或者1946年、47年内战开始,一直到现在,半个世纪多了,他没有改变他的内战心态,他仍然认为说,“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战的遗留问题。”所以他后面所有解决台湾问题的手法呢,就是如何解决内战而已,我是用战争的方式解决内战呢,还是以和平的方式解决内战?但是在我(共产党)心目当中是内战!这是个很重要的观点,台湾已经改变这种观点了。这个我认为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民主化问题的一个延伸。那么也就是刚才吴先生所说的,广义的人权的延伸。

好,那么我们这个《反分裂法》的内容我们谈过之后呢,我们来谈谈第二个部分,那么中共提出这个《反分裂法》,他对台湾呢,具体他有什么构想?或者说呢,他要达到一个什么目标?第一个目标,就是字面的目标,第一个字面上的目标就是吓住台独,那么第二个目标就是我刚才所说的,他宣誓对台湾动武,要有三个条件。那么现在让我们把这三个条件再说一遍,他说“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这三个条件。

他说“任何方式造成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要成为事实的第一个条件,这个是很清楚的你至少可以说是分裂出去还是没有分裂出去,事实是否出现。这个我们还可以接受。

第二呢,他说“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第一,什么叫做“重大事变”?第二什么叫做“将会分裂出去?”这个是一个主观的认定。用英文来说就是SUBJECTIVELY ,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呢“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什么叫做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呢?谁来决定呢?是说,你真的会离开我,我认为和平统一的可能性丧失,还是当我实力够,我认为说你还在抗拒,我就认为“和平统一可能性完全丧失”呢?这是一个弹性更大的解释,也就是有更大的解释空间。这就是我前面讲的,我说它其实一个非常不精确的法律语言,它是政策宣誓大于一切,但这个政策宣誓它却有太大的权势空间。这个权势空间,当他势力不够的时候对台湾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他这样讲,你干了任何的事呢,我都说你不是台独,那这样我不会绑住我自己手脚。但是当我实力够了,我认为了我自己实力够了的时候,对台湾来说就是极大的灾难。因为任何事我都可以说,看起来和平统一的可能性丧失了,我得动手了,因为我实力够了,所以我认为和平统一的可能性不再存在,这对台湾来说就是极大的坏事。所以这三个条件呢,本身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语言。我在3月份以后呢,曾经去过美国跟一些政府人士,谈这个问题呢,他们非常忧虑。然后我也有机会经过日本,跟日本方面一些学者专家或者是政府智库谈这个问题,为什么不相信大陆呢?他是有很多原因的。

那么第三点,对台湾提出战略目标呢,就是以反台独这个名义对台湾进行统战,那么这个对台湾产生了相当的成功。比如说台湾的泛蓝的朋友们,我原来呢就是比较泛蓝的,应该说我一直是比较泛蓝的。那么这种说法呢就是说,……我这边原来的话是说,以民族主义抵消台湾对大陆的民主挑战,这一点呢,正好是吴先生刚才所说的那个意思。所以有这个党和那个党。民主政治真正精神在于说,是不是有真的竞争,

“IS THERE TRUE COMPETATION IN POLITICS?”在政治的范畴里面是不是有真的竞争?什么叫做竞争呢?第一,是不是有定期的公开的选举?而这些选举呢,它使得国家里面最高的行政和立法职位经由选举产生。第二,这些选举呢,它是不是非等额选举?也就是候选人的数目跟竞争职位的数目是不是不一样的?通常是大于竞争的数目。也就是如果有一个位置空缺出来呢,它至少吸引两个以上人竞争。然后第三就是,竞争当中,小党的候选人是否可以无所畏惧的反对大党的候选人?那么,小党的候选人可以无所畏惧的反对大党的候选人,表示说他不怕秋后算账。那么不论选举结果如何,这个竞争是真的竞争。也就是说如果大党选赢了,或者说现在这个党,甲党选赢了他就执政,过了两年之后呢,过了三年之后呢,乙党又可以选赢,他就执政,那这样当然是民主政治,这个不用说了,大家都可以理解。

但是如果说,有一个党,他连续15年都选赢,那这还是不是民主政治?这是个很重要的话题!大家想想看,你从小到大读书,你班上是不是有个同学从小到大一直考第一名?如果这个现象发生的话,是不是表示不公平?有可能因为老师一直偏爱这学生,但有个可能就是,这个同学比全班同学都优秀,他又比别人都用功,他每次都考赢。所以我们谈的不是选举结果的是否歧异性,我们谈的是说,大家是不是有个立足点的公平的竞争?所以说不是一个齐头的平等,是一个齐脚的平等。这个是最重要的!“WHAT IS A COMPETITIONAL EQUAL FOOTING?”他就这个意思,原来的话就这个意思,在一个立足点上的平等上面竞争。这种现象呢,在日本表现得非常明显。从1955年开始,日本呢就是自民党执政,日本自民党连续执政多少年呢?38年。从1955年到1993年,连续38年。美国政治学院说,“你看,多不公平啊!日本这根本不是民主政治,你看自民党 NEVER THAN DEMOCRACY,所以显见这个国家呢非常不民主。立刻有人说,“LOOK AT THE SOTH OF THE AMERICAN!”美国南方有十几个州,连续100多年来是民主党派在执政,那你这部分岂不是更不民主吗?这是政治学家的辩论,但是这个辩论是很有意义的。

因为后来发现,日本虽然连续38年是由自民党执政,但是在每一次竞争当中,自民党的确比较优秀,击败小党的候选人。然后同样呢,美国南方基本上连续140年,可能还不止,民主党连续执政140年,但是没有人否认过南方的民主,因为竞争是公平的,他存在一个真正的竞争。我们用英文来说,叫做:“AUTHENTIC COMPETITION。”或者是“REAL COMPETITION。”所以这个选举的结果,我再说一遍,跟民主不民主没有必然关系,我们所谈论的就是,是不是有公平竞争的机会?所以以这个标准来看的话,那么台湾不管将来政党是否轮替,而且台湾现在已经政党轮替了。那么这个轮替与否没有关系,重点是,是不是有这种公平的竞争?那么这种现象呢,大家都觉得说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从观察世界各国的民主政治来说,这个是民主政治的试金石,我们叫“TEST STONE。”这个TEST STONE呢,放逐四海而皆准,所以放到台湾来说的话,那么台湾也是如此。那么台湾的民主政治有很多的缺点,这不庸讳言,我刚才讲了,每天打开电视都看得到。但如果各位在1861年到1862年打开美国电视的时候,如果当时有电视的话,那各位看到是什么样的景象呢?美国南北爆发战争。那时候民主不民主?当然不民主。

如果民主的话,美国南方各州跟北方各州可以在国会里面用和平的方式,用投票的方式解决南北的歧异,不需要去打仗。当人们开始用打破人头而不是用数人头的方式去解决问题的时候,则代表呢,这个国家的民主政治已经失败!所以美国从1776年建国,到1861年爆发战争,民主政治建立了将近90年之后失败。失败多长时间呢?四年,四年之后,内战结束了,美国花了很大力气,花了将近二、三十年时间,重建民主政治,抚平伤痛。那么日本的民主政治,在1868,1870的时候开始建立。当时,他们这个叫贵族院啊,上议院叫DAIMYO,用DAIMYO来基本约束王权,那么他慢慢、慢慢走上了君主立宪,但是这个君主立宪维持了多长时间呢?六十几年。当1930年代,日本的这些军人开始暗杀文人,没有文人敢去组阁之后,只有军人组阁,日本的民主政治就失败了。德国的民主政治,1871年开始,也是君主立宪,君主立宪六十几年之后,从1933年当希特勒放火烧掉国会的时候,德国的民主政治开始失败。所以我所说的就是,民主政治建立起来不容易,但是要失败起来也不是太困难。

台湾的民主政治是一个TRUE DEMOCRACY。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台湾的民主政治,就是按吴先生所说的,对于中国大陆来说是一个挑战。如果在台湾的这批中国人可以在自己的努力之下建成一个真正有竞争的民主政体,那么,为什么大陆人不可以?难道大陆人素质真的差于台湾人吗?所以台湾的民主政治对大陆而言形成了真实的挑战。那么,这一点一般人不一定特别明白,但对领导人来说他是非常明白的。他很明确的知道,如果大陆人普遍知道了台湾人做成这件事情的话,然后他不去抹黑这件事情的话,那么他的政权的合法性即将崩溃。所以我们现在谈的是一个共产政权的合法性问题。刚才吴先生谈到了1970年代有“三信危机”:信心,信仰,信任。为什么“三信危机”呢?文化大革命嘛。文革爆发了十年十二年,使得中国人认为说中国没有希望了。如果那时侯大家发现,台湾竟在凭自己的力量建成了民主政治的话,那对中共政权威胁是不可言喻的。所以,中共花非常、非常大的力气去抹黑台湾的民主政治。来用什么办法抹黑呢?就说你这不是民主政治,你是什么呢?你是在搞台独。所谓用民族主义来抵消民主政治对我的挑战。整个台湾,反分裂法呢,就是这个意思,你们在闹分裂,所以我们谈的就是民族主义的诉求。那么这个问题呢,在他来说,就把整个方向转移了。所以你说是民主政治,不,不,不,我告诉你是分裂、是台独,是有人从中国分出去,是可忍孰不可忍。这立刻使中国人回到一百多年来历史屈辱,包括台湾一些民族主义或中国意识比较强的这些朋友们。那么这是第二部分我要谈的。

第三部分,就对国际的战略构想的问题。那么,这个部分我想今天不是主题,我就不多说了。基本上他想针对美国、针对日本宣誓说我崛起了:THE RISE OF CHINA,他想宣誓这件事情。他为什么宣誓这件事情呢?这件事情宣誓之后,对内它会产生一个非常大的作用,也就是团结、凝聚跟动员的作用。当中国人觉得说,你看,中国经历了一百多年来的屈辱,然后几十年的起伏,闹过文革,闹过这闹过那,还经过“三信危机”,还经过89年的屠杀。而现在的中国崛起了,现在的中国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崛起,那这还得了,咱们百年来的美梦就被中国共产党所实现,所以对内产生非常大的凝聚作用;但对外呢,咱们站起来之后,美国、日本这些国家就别想再欺负咱们,所以他宣誓这件事情然后划出红线区。什么叫红线区呢?这地方你不能碰我了,这是我的了。那么第二点,它要针对美国的“八.一七公报”做出一个平衡CONTROL BALANCE。“八.一七公报”是在1982年雷根总统时候所通过的。 “八.一七公报”是在美国卡特总统的时候跟中共建交,然后废除了中美双方协定,美国跟台湾之间的双方协定,然后切断双方的正式邦交,然后把美国的军事顾问团从台湾撤出去,断交、废约、撤军。完成了这三个过程之后,台湾跟美国之间的关系几乎完全切断。当时美国的国会议员有鉴于此,他说卡特总统做了一件糊涂事,所以我们要把他平衡过来。当时就制定叫做《台湾关系法》-《THE TAIWAN RELATION SECT》。《台湾关系法》是以美国国内法的形式保障了美国跟台湾之间的关系。然后,在雷根总统时代又跟中共签定了“八.一七公报”,限制了美国对台湾将来可能(军售)的范围,质跟量两个方面,所以中国说,既然你有这么个国内法用来对付我,那么,我也得制定一个国内法用来对付你。那么我的国内法就是《反分裂国家法》。我用《反分裂国家法》拿来对抗你的所谓《台湾关系法》啦,什么等等这些东西,你有国内法我也有国内法,所以我们大家都碰过国内法,所以你别说我,我也别说你,这用来平衡美国的这个力量。那么他的估计一旦美国被平衡之后日本基本被平衡,他叫平衡《美日安保》。那么,这个提防效果好不好,不好。我们可以看到从3月14号中国大陆宣布了这个《反分裂法》之后,国际批评声浪非常严重。然后,欧盟到现在为止还维持对中国大陆的禁运,这个禁运已经十六年了,从1989年到现在,十六年了。第三呢,更重要的一点,美国和日本公开宣布加强双方军事合作,在《美日安保》之下,具体加强,怎么加强呢?除了95,96年向前推进之外,现在将近十年之后他们明确宣布:什么地方《美日安保》要介入,什么地方要介入,然后日本在这里扮演什么角色,日本扮演的是一个SUPPORTING ALLIE的角色,一个支援性的盟邦角色。我会提供勤务资源,我提供后勤资源,必要的时候我可以提供军事资源。但现在最具体的,我在国内,哪些机场、哪些军事基地在战时而且是明确讲是两岸发生冲突的时候提供给美军使用。这就是对《反分裂法》的最具体答复。那么,这个部分是第三个我想说的。对国际战略的宣誓。

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当中共提出《反分裂国家法》是内部的考量,这是外在呢大家通常忽略地一个部分。那么这里我想从两个方面来谈:第一个方面,就是谈谈胡锦涛权位是否巩固的问题。这个问题很多人不谈了,说胡锦涛三个大权在握,党、政、军三个大权在握,所以看起来没有问题了。那么如果是那样想的话让我提醒各位,1976年毛泽东逝世的时候是谁大权在握呢?——华国峰。华国峰兼什么大权呢?党、政、军、特,党主席、军委主席、国家主席、党政军,还有一个是公安。党、政、军、特的大权都在一个人手上。当时大家问说:“华国峰是谁啊?”就在第一次开大会的时候,华国峰就站出来自己介绍自己是什么什么人,有人说我是华主席,有人说我是毛主席的私生子,我不是。他就解释一下。

那今天华国峰在什么地方?他当时的权利难道不比现在的胡锦涛大吗?大家想一想胡锦涛是怎么起来的,我们什么时候知道胡锦涛会接这个位置呢,差不多十四年前我们就知道了,十四年前我们差不多大概就知道了胡锦涛将来可能会接这个位置。我们为什么知道呢?中共告诉我们的。1989年之后,邓小平先后把他右臂砍下,您刚才说外科医生不能给自己做手术,而邓小平干过这事。他先把右手砍下来,把胡耀邦给罢黜了,然后再想办法把他左手给砍下来,把赵紫阳给罢黜了,然后在上海捡了个胳膊回来,那个叫江泽民。但江泽民管用不管用,好用不好用,他没把握。所以既然没把握,准备个备胎,这备胎是谁呢,就是胡锦涛。这是全世界人都知道的事。

全世界研究中国的人都知道说,当时邓小平在先后罢黜了胡耀邦和赵紫阳,然后启用了一个江泽民,这个他们没有把握,所以他们选用了一个备胎,这个备胎就是胡锦涛。所以胡锦涛这十几年来一直韬光养晦,在几个地方工作。在哪些地方工作呢?在贵州工作过,然后在西藏工作过,在甘肃工作过。用大陆话来讲,就是老、边、穷。在老、边、穷的地方工作过。但是他没有在上海工作过,没有在江苏,没有在山东,没有在浙江,没有在广东这些比较富庶、比较进步的省份。

所以胡锦涛为什么会中选呢?为什么大家当时不选李长春啊,吴官正啊,温家宝或者其他人呢?为什么选到是胡锦涛呢?很简单,邓小平在先后把胡耀邦和赵紫阳砍下去之后,他选择了胡锦涛,这个胡锦涛必须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党性十分坚定,我邓小平看得过去,决不背叛党的路线,而且最关键时代敢杀人的人,必然是选这种人。否则我再选出一个胡耀邦,到时在给我闹出个自由化,选出个赵紫阳,到时又给我闹出个什么,还去广场去见学生。那么我们这个共产党江山岂不是不保。 所以我选的一定是个会杀人的人。胡锦涛是因此而中选。那么胡锦涛中选之后,旁边的人服气不服气呢?不顶服气,凭什么是你,我也会杀人啊!就你会杀?我也杀啊!那只是我没机会表现罢了。西藏的时候算你聪明,你戴上钢盔站到第一线去领头镇压了。当时如果发生在我身上,我说不定也干这事,老爷子也会选我了,不选你了。那好了,这几年下来,十几年下来,你在韬光养晦,你躲的都是人家看不清楚的地方,那我呢,都是在风口之上。我选了广东,有深圳、有香港问题,或者我有江苏然后有山东问题或者什么问题。我在处理这些东西,我都处理得很好,为什么不选我呢?为什么保护了你呢?所以很多人不服气的。

那么胡锦涛也知道大家对他不服气,那么怎么处理不服气呢?我得拿出点真本领来让你们服气,所以《反分裂法》是一个。我拿个东西出来,你看,我比江泽民还要有本事,江泽民那个什么“一国两制”啦什么等等,“江八点”闹了个十年八年没有闹出个什么结果来,而台湾看起来越跑越远,说我想办法弄个东西,让台湾拉近,所以这是第一个。

那么第二个呢,是国际媒体甚至华文媒体没有注意到的事情,就是刚才吴先生提到的,中共现在正在剥离当中(DISINTEGRATE),中共现在瓦解当中。从去年也就是2004年12月开始,我们看见有中共党员啊,公开宣布退党。然后到一月份的时候这个人数从十二月份的2千多人到一月份单月就增加到了4千多人,到今年二月份一下跳到增加到7万人,然后再来增加到50万、59万、83万、60几万,非常大比例地增加。到现在为止呢,公开宣布退党、退团、退少先队的人数从去年十二月开始到现在超过270万人,每天退党的速度大概2万多,3万人,就是我们刚刚讲话这段时间,已经退了好几百人了。那么今天结束以前,我们可以估计2万人是跑不掉的。所以如果一天是2万人的话,一年365天,那么一年退多少人啊,730万人,如果一天退3万人的话,一年365天,一年退1095万人。

中共呢,我在前几个礼拜,看见他们公开一个数字,破例地公开:去年,我们吸收新党员两百四十一万零三千人。241万,各位算算看,不够几个月退的。大概一个季度,一个季度就退完了。那么大家又问说到底什么样原因导致这么多人退党呢?就这几篇文章我刚好带到手上,这叫《九评共产党》。从去年十一月份北美的《大纪元时报》华人版出来这第一评:“评共产党是什么”。然后每两天一篇:“评共产党是怎么起家的”,“评共产党的暴政”那么一篇篇的下来。九篇(连载)完了后,就有读者打电话到到大纪元报社说,我受不了了,共产党实在太邪恶了,我羞与为伍,你得想办法帮帮我。那么说怎么帮呢?说我要退党。好了,大纪元想了几天,好,我设个网站,让你来退党。反正现在用网站可以干任何事了嘛,可以买书可以做这做那嘛。所以好,网站退党,就成立了这么个网站:www.tuidang.dajiyuan.com



明居正教授
明居正教授

所以就出现了这么个现象。下面让我把这个不是很全新的图呢给各位看一下。(拿出了一张退党数字说明图)我刚刚这么说的,这退党大潮是单月统计啊,这不是综合数字。12月份呢2千多人,1月份呢4千多人,2月份呢7万人,3月份呢50万人,4月份59万人,5月份83万人,这是6月份的一部分,6月份是60几万人,然后现在呢,每天,我刚才说,是2、3万人。那么大家会非常惊讶的说,那么这个(《九评共产党》)出来之后他究竟说了些什么呢?他没说什么,他就说中共过去在统治这50几年当中它对中国大陆干了些什么样的坏事,干了些什么样残害人权的坏事,它有多么邪恶然后不但在1949年以后,在1949年以前,从1921年开始,上海建党以后到夺到政权的28年的斗争当中,中共干了些什么坏事?!他一件件给人揭出来!就是一评一评这么说。

九评说完之后啊,很多人良心发现了,就像刚才你(指吴先生)所说的,那位女士的父亲呢,到最后他受不了了,他说,“我从延安一路跟过来,跟到现在,我良心觉醒!我觉得不能再跟这个党为伍,为什么呢?这个组织太过邪恶,我不能跟着邪恶组织站在一起!”那很多人跟我讲,“这退党有什么嘛?!咱们中国大陆13亿人口,光党员就将近7000万,是你台湾人口3倍,那要退,有得退呢!”是!有得退。可是大家能不能想像中共的瓦解是怎么瓦解的呢?第七千万零一号党员宣告退党之后,这个党才瓦解吗?!还是说,当它到达一个临界点之后,这个党就要瓦解?!应该是后者。也就是说,这种心理崩溃的现象,应该会远远早于我们心里的想像!我们回想一下东欧和苏联的瓦解。东欧的瓦解是在1989年的上半年开始,我们看到波兰、匈牙利、捷克慢慢开始动荡,然后到了1989年6月4号,中共镇压了、屠杀了,中共是站稳脚跟了,结果这个浪潮到达东欧之后东欧一个一个垮台了,我们刚才数了,波兰、匈牙利、捷克、南斯拉夫、罗马尼亚等等都垮台了。

到了1990年,柏林围墙倒塌,东西德统一了。到1991年8月份,发生政变跟反政变,戈尔巴切夫下来后再上台,12月份再下台呢,没再回去过了。连苏联老大哥都瓦解了,大家回想一下,当东欧和苏联这些老大哥的共产政权瓦解的时候有没有人退党?!有!有!我们看到德国等国家都有人在退党!人数多不多?不多。我还记得东德的最后一任总书记,非常年轻,叫克伦滋,39岁。那么这位总书记呢,在垮台前一、两个礼拜还站出来,在柏林墙前面发表一篇演讲说社会主义是多么的坚强!话还没说完,墙倒了!那么这位先生的前两任,叫昂纳克,大家还记得的,昂纳克执政到70几岁。在东欧先后发生动荡过程中有人说,“唉,人家都在改变了,咱们要不要修改修改,他不要,隔壁邻居在粉刷墙壁,我们没有必要换墙纸。话还没说完,他房子垮了!所以,如果说苏联啊这些东欧国家,共产政权的垮台过程当中,是远远快过我们一般的认识和想像的话,我们可以看见,中共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是非常惊人的!中国从1921年建党以来没碰过这事,它自己讲说我有10次党内斗争,每一次呢是分歧要争中央,可不是要出去。当时是要打进来,不是要打出去,而这次我们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从里面要分裂出去,我不再跟你玩了,我不想干共产党了。

所以共产党对这件事情呢,中共啊,可是非常了解的,我们外人不明白,中共可是非常了解,所以中共真的在这件事情上它有它的动作。第一个具体动作就是,“保先”运动,保持共产主义的先进性。第二件事情呢就是,掀起民族主义的浪潮,民族主义浪潮对谁最有用呢?对日本好用,对美国好用,当然对台湾也好用。这就是为什么在3月份到5月份之间有这么多的中日之间的问题出来。那么我们再回想一下,3月到5月之间,中国大陆的民众,起来掀起了这么大的抗日浪潮或反日浪潮,主题是什么呢?一个是反对日本争常,争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席位;另外一个是,谴责日本修改教科书。那么日本教科书这事如果真的摊出来讲的话,那才真的好笑。是,日本是修改教科书了,日本呢,是有那么一本教科书被修改了,日本有多少本这种教科书呢?10几、20本,日本不是只有一本教科书的,日本历史教科书有10几20种,现在所说的这种呢,是一种。

日本的学者自己估计,会去读这本美化日本帝国主义侵华历史的人将有多少人呢?有千分之一的小朋友。有一千个人里面有一个日本小朋友会读这本教科书,有一千个人呢,有999个小朋友他知道我们(日本)曾经侵略中国过。那如果日本有种的话,他跑到北京去说,唉,对不起,我们侵华了,那请问一下,我当时侵华的时候是谁跟我打的仗?!你告诉我一下?请问,当时你们八路军在什么地方?你的新四军在什么地方?我跟中国方面打了23场大的汇战,1117次重大战役,3万8千多次战斗,请问在将近4万次的战争里面,你中国共产党军队站哪里?!我知道何应钦站在什么地方,我知道阎锡山在什么地方,我知道李宗仁在什么地方,我也很清楚蒋中正(蒋介石名中正)在什么地方,我也知道你毛泽东、彭德怀这些人当时在那里!是谁跟我打的仗?!那好,请你把你的教科书拿出来,咱们比比,是谁的教科书修改的比较厉害?!是我的修改的比较厉害呢?还是你的比较厉害?我(日本)的是10本当中的一本,你(中共统治的中国)只有一本!我这样设想,如果在中国大陆这十几个城市示威游行这些民众都知道咱们读的那一本教科书是错的最离谱的教科书的话,他们不晓得会对谁去示威?!所以,仇恨日本啊,是一个非常好用的东西。

那最后一个呢,仇恨台湾啦,所以《反分裂法》是为了保住它中国共产党不再剥离的一个做法。他们民族主义的方式,第一呢,去抹黑台湾的民主政治,去抵消台湾民主政治对它的挑战;第二呢,用《反分裂法》去抹黑台湾,说你就是要搞台独,你就是要搞分裂。所以咱们不要讲什么民主政治,那都是假的。民族主义才是真的。所以所有东西万变不离其宗。它在干什么呢?它在玩弄民族主义,在自我巩固!那么为什么要这个时候推出这个重牌呢?因为这个挑战大了,因为中共面临着党正在瓦解的这个事实!这个是从来没有过的挑战。所以这个观点,我认为倒是,学界也好,然后国际上的华文媒体也好,然后国际上的甚至英文媒体也好,或者外文媒体也好,所经常忽视的重大事实!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8-06 12: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