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泯恩仇》二十二、表壮不如里壮 (上)

陈沅森
【字号】    
   标签: tags:

吃完晚饭,四毛哥把宾伯骏拉进小客厅,单独聊天。四毛哥说:“许多人一起谈话,容易‘跑题’,一个问题没谈完,又谈别的问题去了。要谈,一个问题便要彻底谈清楚。”

宾伯骏笑着回答:“有些问题,我也不一定搞清楚了。”

“是的,我承认,许多资料保密,档案没有解密,我们老百姓看不到,你当然也搞不清。但是,许多问题,你知道的总是比别人多一些。今天我想问一个问题:老是听到我们国家领导人讲,要重视教育,但实际上教育投资,比发展中国家的平均值,还要低0.81个百分点(2001年)。国家收那么多税,钱到底到哪儿去了?”

宾伯骏说:“去年(2001年)是我国教育投资最好的一年,比上一年增长20.49%。你提出的这个问题很大,很难,只能就我所知,作一些浅显的解释。一个国家和一个普通家庭一样,钱总是不够用的。许多部门要钱,但钱应该用在哪方面呢?家庭中,什么钱该花,什么钱不该花?是当家人决定的,这就是‘家有千口,主事一人’,由那个当家人说了算。

“我们国家由共产党领导。共产党办事,总是黑箱操作,不敢公开。实际上,是由那位党的主要领导人说了算,他认为哪件事最重要,钞票就哗哗向那里流淌过去。党中央的一把手一言九鼎,不要经过任何人批准,不要经过任何法定程式,就可以凭自己的感觉作决定。这样一来,如果领导人真正重视教育,他就会多拨一点钱给教育部门。如果领导人只是口头上重视教育,就会把钱花在别的方面,甚至还在已经给教育部门的钱里面抠出一点,用在他认为其他‘重要的’的地方,这样,教育部门的钱就少了。

“就说毛泽东吧。1949年建政后,他认为倒向苏联一边,对抗‘美帝’最重要,于是,就用中国人民的血汗钱、中国人民的生命,力扛‘抗美援朝’战争。1950年国家财政的50%、1951年的33%,花在朝鲜战场上。到1958年,他头脑发热,搞‘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瞎指挥,浪费国家几千亿元资金,饿死3500万农民。他有着根深蒂固的‘好战’思想,头脑里总是立足于‘大打’、‘早打’,为了备战,他搞‘三线建设’,把军事工业建在大山沟里,又花去几千亿。最后,他悍然发动“文化大革命”,使国家经济滑落到崩溃的边缘……他的头脑里哪有‘教育事业’的位置?他也喊过要重视教育,但他提出‘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他需要培养‘忠于他本人和忠于党的奴才’。

“毛泽东控制舆论,制造谎言,欺骗老百姓,说什么‘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在受苦’,‘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他幻想当全世界人民的领袖,挥霍人民的血汗钱,支援‘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扩大他个人的影响力,与美国对抗。他支持‘唇齿相依’的朝鲜几百亿美元,支持‘同志加兄弟’的越南几百亿美元,支持‘欧洲一盏社会主义明灯’阿尔巴尼亚百多亿美元……豢养了一班寄生虫,扶植了一批流氓政权,最后,费力不讨好,钱给少了或不给钱了,这些无情无义的‘小朋友’,便一个个反目成仇。

“据有关资料透露,仅仅在1972年,中国给阿尔巴尼亚的各种无偿援助,平均摊到他们每一个人头上,达5000元(人民币)之多。当年,我的全年工资加奖金,大约是1000元左右。也就是说,每一个阿尔巴尼亚人,是我这位高级技工工资的5倍,还没有与一般工人和农民进行比较。毛泽东说‘我们把阿尔巴尼亚包下来,我们一人少吃一口,他们全国都饱了’——请问毛泽东,你说这话时,问过老百姓吗?我们本来就吃不饱,为什么还要少吃一口?为什么要把他们‘包下来’?把他们‘包下来’,对我们有什么好处?谁给你‘包下’他们的权力? ……

“阿尔巴尼亚人并不傻,看到中国有空子可钻,有油水可捞,便得寸进尺,要各种军事装备,各项建设器材,医药品、日用品……给他们人民币还不行,还得给外汇……他们缺什么,首先想到的‘第一解决方案’就是‘到中国去,向毛泽东要!’他们一个代表团满载而归,另一个代表团接踵而来,把手伸到你鼻子下:给吧!他们什么都要,不容分说,没完没了。

“当年,我们国家是那么穷,人民生活是那么苦,亿万人‘嗷嗷待哺’在生死线上,农村一个劳动力,每年收入只有一、两百元……而我们的‘家长’,却全然不顾全自己的‘子女’,对亲骨肉异常狠心、刻薄,对路隔数万里、毫不相干的异族,却如此慷慨大方,大手大脚地撒钱,赠送。我们要大声责问:这是为什么?

“臭名昭著的红色高棉(即柬埔寨共产党,又叫‘赤柬’),党魁波尔布特通晓中文,把毛泽东著作当成马列主义的经典,通读数遍,心领神会,几次到北京登门拜毛泽东为师。毛泽东多次亲自接见这位‘外国学毛着积极分子’,面授机宜,视为‘衣钵真传’的弟子,并给他大量经济、军事援助……于是,以波尔布特为首的柬共,用武力夺取了柬埔寨全国政权。为消灭地主、富农和资产阶级,三天之内,把首都金边200多万人全部赶下乡去劳动改造,使金边变成一座空城,一座死城。他们按照毛泽东的理论搞阶级斗争,杀人无算,不得人心。最后失败时,更疯狂烧杀。柬埔寨总共600多万人,被他们杀掉200多万,约占全国人口的三分之一。这样一帮杀人魔王,中国给他们多少援助?据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估计:至少10亿美元。

“世界上还有许多无赖国家,其经济政策就是依赖中国的援助。他们摸清了当年中国领导人的底牌和脾气,只须要口头承认‘一个中国’,‘一个合法政府’,便可以得到大量的金钱和物资援助。他们的宣传机构,会选择一个恰当的时机,歌颂一下‘中国人民的伟大’,喊几声与中国‘友谊长青’的空洞口号,就会大有斩获。在他们看来,中共领导人的钱是最好骗的,根本不必付出什么实质性的代价。在那个年代,报纸上每天报导,‘XX国家XX代表团来访’,‘我们的朋友遍天下’……老百姓哪里知道,凡是来访的发展中国家代表团,只有一个目的:‘要钱’。拿到钱就歌颂,没有拿到钱或者没有拿够钱,便往中国脸上抹黑,转背就向台湾送秋波,递媚眼……

“非洲的坦桑尼亚和赞比亚两国计划修一条‘坦赞铁路’,但没有钱。因地形复杂,难度大,铁路建成后经济价值不高,美英‘帝国主义’不愿修,‘苏修’不愿修。1967年文化大革命中,赞比亚总统卡翁达到中国来要钱,他当面拍马屁,盛赞毛泽东是非洲人民最景仰的‘老者、勇者、智者’之后,毛泽东得意忘形,不与任何人商量,现场拍板决定援建‘坦赞铁路’。毛泽东气吞山河地说:‘这条铁路不过投资一亿英镑,没有什么了不起!’

“中国的钱,中国的专家、中国的器材、中国的工人……辛苦好几年,铁路修成了,移交给坦、赞两国。不久,铁路又瘫痪了,因为工人和沿路居民,把只要能够拆卸、又扛得动的金属零部件,全部拆卸当废品卖掉了……于是中国专家、中国工人,又从数万里之遥把中国器材运送过去,使铁路重新运转起来。几番折腾,20亿元预算的‘胡子工程’,花去60多亿元……建了一条与我们毫不相干的铁路。”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四毛哥说:“家庭重视教育,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国家要重视教育。”
  • 到了四毛哥家里,宾伯骏不讲客气,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喊吃饭,有酒有菜,上桌便吃,免去了一些“你尊我敬”酸溜溜的俗套。
  • 一天下午,四毛哥打电话来,问宾伯骏飞机票订好没有?宾伯骏告诉他,已经订好了。四毛哥又问“有没有空闲?”宾伯骏回答“没事,得闲。”四毛哥便开车来接了他,到他家吃晚饭。
  • 现代化高层建筑里的居民,左邻右舍住了些什么样的人?相邻多年,都搞不清楚。今天的青年,已经无法想像在那物资十分匮乏、住房极度紧张的年代,两户人家仅仅间隔着一层薄薄木板墙的滋味了。“一板之隔”的邻居,彼此声息相闻,往来亲密无间,你家吃什么菜,我家喝什么汤,都清清楚楚,毫无“隐私”可言。
  • 俗话说“不怕不长,只怕不养”。——只怕你不生孩子,小孩生出来后,不必担心,他们会很快长大的……艰苦的日子一天天过,不知不觉,宾伯骏的女儿9岁、大儿子6岁、小儿子4岁了。
  • 宾伯骏息交绝游,住地偏僻,家里很少来客。一个星期天,刚吃过晚饭,老同学贺歧山骑着单车来了。
  • 宾伯骏继续说:“连续跳槽,当然是为了涨工资。我们这些人,不像你们国家干部,有劳保福利、公费医疗、住房分配……到时候,国家会给你们涨工资。我们一无所有,没有任何人关心我们,自己不给自己涨工资,谁来管你?我既然能够在向阳五金厂,稳坐模具钳工这把交椅,取得的报酬足以养活家小,又有什么理由担惊受吓,违反国家政策、法令,去搞投机倒把呢?”
  • 宾师傅牢牢记住,“星期二晚上7时,到打击办去谈话”。如果忘记了,到时候没有去,那就罪加一等,再去就得挨骂。
  • 又过了两天,上班时,钟副厂长在楼上向宾师傅招手,宾师傅立即上楼。小钟交一张小纸条给他,是一张油印“通知”,上面填写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