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江月:荷兰三韵之一

江月
【字号】    
   标签: tags:

午后的阳光明亮柔和,天空蔚蓝,空气湿润。我在一串自行车的铃声中穿过小街,走向街边的运河。河边的草地,即使在初冬依然鲜绿油亮,长长的柳条垂在水上,风吹来,柳条轻荡,在静静的水上荡出一个个圆圈。对面的房屋把影子投在河里,窗台上的花,房前的树,全都倒置在水面上,轻风把影子摇得弯弯曲曲,宛若一行行乐谱,藏着岁月的歌。树影花影上面,悠闲地浮着几只野鸭。一艘驳船驶过,带来两行浪纹,野鸭随着浪纹升起落下。

河边,一行木椅沿河而列。不远处的草地上,站着一群大雁和几只胖胖的白鹅,雁鹅之中卧著几只小巧玲珑的野鸭。一只灰白的海鸥在空中斜飞,绕了一个圈儿,落在鸟群中。 

长长的运河边只有我和一位垂钓老人。老人手持钓杆,坐在钓鱼专用的折叠椅上,低着头,神情专注。手里的钓竿垂得很低,几乎看不见钓丝,也看不见浮标。老人身边站着一只“长脖子老等”,鸟儿单腿立着,等待老人把钓来的鱼从钩上摘下,扔给它。钓丝一动不动,老人沉浸在他的世界里。此刻,他全部的世界也许只有这条运河。

很早很早以前,我曾经有过一次钓鱼的经验。少年时期,我好动不好静,对钓鱼半点兴趣也无。可是好动的我偏偏患了风湿性关节炎,被医生关进疗养院,成了那家疗养院里最年轻的病人。这还不算,最难受的是被命令减少活动,尽量卧床。漫漫长夏,我被一连串的“不许”限制着,除了治疗就是躺在病床上,听柳树上声嘶力竭的蝉鸣。 

眼看着就要被憋出别的病了,一天上午, 我恹恹地躺在床上,爸爸的好友,因肝病疗养的苏伯伯,手里拎着钓竿和盛了钓饵的小罐,走进我的病房。

“丫头,”他对我说,“跟伯伯钓鱼去!”

我立刻坐起来。钓鱼本身并没有吸引力,但至少我可以不必一整天闷在病房里啦!

“她行吗?医生说……”妈妈有点担心。

“没事没事,好好的孩子整天闷着,越闷越病!走,跟伯伯钓鱼去!”

是为了减少我的活动量吧,苏伯伯把我带到不远的一片野地里。野地里有个不大的水塘,水上漂著圆圆的荷叶,细碎的浮萍,塘边柳树下绿草茵茵。苏伯伯在草地上坐下,我犹豫片刻,也坐下。哈,妈妈要是看到我坐在水塘边的草地上,一定会大叫大嚷!我那一串禁令里头,有一条是“不可受凉”,妈妈把我当成纸人儿了,认为我坐在草地上,一定会受凉。

苏伯伯交给我一根简单的竹钓杆。我学着他把钓丝轻轻垂入水中,不错眼珠儿地盯着水上的浮标。浮标一动不动。

太阳挪动着树影,把一片绿荫从树的一侧移到树底下。我把钓竿放在水塘边,靠着柳树,望着白云在湛蓝的天空里漂浮变幻,渐渐的眼皮越来越沉……突然,苏伯伯大喊:“丫头,快!鱼咬钩啦!”

我抓起鱼杆一扯,钓丝弹到半空中。钓丝的那头,一条巴掌长的小鱼乱扭乱蹦。我手忙脚乱地抓住钓丝,小鱼掉到草地上。苏伯伯一边笑,一边帮我把鱼从钩上取下来,问我:“这么小的鱼,放回去吧?”我点点头。小鱼回到水里,一甩尾巴,消失在荷叶下。

那天,苏伯伯和我回去时,带回了一只小乌龟。我把它养在金鱼缸里,不时喂它一点饭粒儿和碎菜叶。它成了我的宠物,伴随着我在疗养院里度过了漫长的3个月。
  时光荏苒,苏伯伯早已离开人世。水塘,荷叶,小鱼,夏日的蓝天,悠悠变幻的云,沉入记忆的深处,跟着我远走天涯。 

我从老人身后走过。尖嘴的大鸟缩著脖子站着,一动不动,仿佛一座小型雕像;运河边垂钓的老人也一动不动,注视着河水。一片树叶飘下,旋转着落入水中。时光在这里冻结,老人与鸟凝固在时间里,化为一幅风景画。(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荷兰人说:“上帝创造了世界,荷兰人创造了荷兰。”的确如此。上帝创造了一片低地,这片土地有25%位于海平面之下,最低处低于海平面近6米。上帝把这片低地交给了荷兰人,他们在这片土地上创造了一个美丽的国家。荷兰很美。她的美是整齐有序的人工美,牧场,风车,运河,农舍,田野,全都经过仔细适当的安排,像一幅幅精心绘制的风景图片。纵横交错的运河把这些图片串起来,拼成一幅色彩绚丽的水国风情画。
  • 〔特派自由时报记者罗惠龄╱荷兰欧米乐报导〕台湾队在本届世界杯,剩下最关键的两场战役,只要赢球就能晋级,不过昨天面对尼加拉瓜,先发投手郑锜鸿在第一局就无法守住尼队强悍火力,狂失五分,种下败因,最后以四比十一输球,八强梦碎。
  • 【大纪元9月12日报导】(中央社海牙十二日法新电)荷兰中央统计局今天说,荷兰人饮用啤酒数量越来越少,但是消耗越来越多红酒。
  • 欧洲第二大石油公司|荷兰皇家壳牌公司今天警告说,受到卡崔娜飓风冲击,该公司位在美国墨西哥湾的炼油厂每天二十九万桶的石油产量停摆,预估到今年底仍无法恢复正常营运,最多仅能达到飓风前百分之六十的产量,预料可能增加市场油价上涨的压力。
  • 比利时空军一架F-16战斗机,坠毁在荷兰北部外海,荷兰媒体报导,目前战机中的飞行员,生死不明,荷兰已经派出搜救小组,在失事地点附近搜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