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泯恩仇》二十三、表壮不如里壮 (下)

陈沅森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宾伯骏说:晚年毛泽东,体弱多病,80多岁的高龄,仍紧紧攥住国家最高权力的魔杖,不肯放手。由于年老昏聩,国事很少过问,下情根本不了解,却常常轻率表态,作出令人惊诧的错误决定。一旦他老人家开了金口,便是圣旨、‘最高指示’,下面具体经办人,必须遵照执行,绝对不能打折扣,不敢违背。例如,1975 年某次,一身浮肿、重病缠身的毛泽东,勉为其难地接见巴基斯坦总理布托。

当年布托访华的目的是什么?他是来要钱的。周恩来按照‘主席指示’,带病与之周旋,征求部属意见,摆平各种因素,尽最大国力,援助巴基斯坦2亿美元和几千万元物资。

布托这个‘国际大叫花’见到毛泽东,赶忙拍马溜须,大肆赞扬一番‘世界人民的领袖’之后,紧接着就诉苦,言下之意是周恩来给的钱太少了。

毛泽东听懂了,你猜他怎么说?

要是他说:‘中国现在还很穷,不周到的地方,请你多多原谅。’给布托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不就行了?接见完毕,走人就是。

谁知毛泽东莞尔一笑,指著周恩来对布托说:‘他们太小器了,巴基斯坦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给5亿美元吧。’

既不了解国情国力,又不照顾同事的面子,信口开河,独断专行,中国人民3亿美元血汗钱,凭这样一句话,就轻而易举地流进了‘国际大叫花’的腰包。你看令人心疼不心

疼!——两年后,这个‘国际大叫花’布托,就在绞刑架上被他的政敌绞死了。

晚清老佛爷慈禧太后曾经说过,(在分配财产或好处时)‘宁赠友邦,不予家奴’,‘尽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那些大把大把向外撒金抛银的‘英明领导人’,与老佛爷有何区别?今后仍然我行我素的决策人,是不是应该担心后人用手指头戳你的背脊?

美国与西方发达国家,每年也有许多与国力相匹配的外援专案,其中部分资金还是来自民间。但外援专案要上报国会讨论,获得通过后才能执行。中国的外援,来源于国库,实际是老百姓缴的税,外援不用申报,也不要人大讨论,许多援助都是现场匆匆拍板,国家最高领导说了算。许多援外工作人员回国后,常常心痛地向人们倾诉:中国最好的公路、铁路,最好的的医院,最好的体育场馆,都建在非洲……这真是中国人民的莫大悲哀啊!

领导人好大喜功,爱慕虚荣,使对外经济援助不断增长。他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用金钱拉拢几个流氓国家,便可以与美国抗衡。在他们的心目中,全然不顾城市里几千万下岗工人的再就业问题,全然不顾成千上万失学儿童的前途,全然不顾数亿农民的艰难困苦……把老百姓的血汗钱轻易地、不断地往外面抛撒。

有人估计,自1949年建政以来,我国对外援助总金额,截至2000年止,不少于4800亿美元(不包括战略物资和技术支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大多数受援国,人均收入和人均受教育程度,都远远高于中国。形象的描绘是:有一个一家老小都吃不饱的穷汉,在外面打肿脸充胖子,请许多小叫花子进馆子吃大鱼大肉!

十多年前,为弥补国家教育欠账和救助千万失学儿童,搞了个‘希望工程’,动员国内民间和全世界的华人捐款。截至1999年底,总共收到钱物折合人民币18.4亿元,建了几百座希望小学,解决了几百万失学儿童的入学问题。如果在4800亿美元的援外资金中,用它的十分之一来办教育,中国的适龄儿童,就全部可以真正享受‘义务教育’了。

‘国家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是一条外交金律。如果位高权重的国家领导人,连这样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一味牺牲人民的利益援外来求得个人的声誉,那么,这样的领导人,值得人民信赖和拥戴吗?

几十年大量外援的结果,是使中国强大了,日本不敢霸占钓鱼岛?是使越南、菲律宾军队撤出了南沙群岛?是使俄罗斯不再南向虎视眈眈?是使印尼不敢再蹂躏华人?……一个人,如果表面衣冠楚楚,而体质虚弱,外强中干,是没有人瞧得起的;反之,如果衣着不那么光鲜,但身强力壮,自强不息,人们将刮目相看,最终会受到广泛的尊敬……

建政已经50多年了,环顾四周,虽然大城市里高楼林立,灯火辉煌;高速公路,川流不息……许多领域已现代化了。但看看偏远、落后的农村,人们发现,中国总体上仍然是一个‘贫血’的国家。那些为了塑造‘少年之中国’、‘可爱的中国’,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的先贤,目睹中国之现状,九泉有知,他们能瞑目吗?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建成一个‘富血的中国’、‘红润的中国’、‘健壮的中国’?不只追求‘表壮’,还应追求‘里壮’,如果表里一样‘壮’,那就更好。那时,我们才具有真正的竞争力,才有在竞技场上胜出的可能!

宾伯骏一旦打开话匣子,便没完没了,一口气讲了这么多。四毛哥屏气敛息,认真地听着,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看来,”四毛哥说,“一个人,一个国家,不能只做表面功夫,要做实实在在的事情。对于个人来说,每个家庭让自己的孩子吃饱穿暖,让他(她)受到良好的教育,孩子长大能够自立,就是模范家庭。每一个家庭都管好了自己,没有人犯罪,国家也就自然好了。一个国家,就是一个大家庭,应该一心一意搞建设,不要去管别国的闲事。国家领导人耳朵根子要硬一点,不要怕别的国家说三道四,不要去听那些流言蜚语,经过一段时期的埋头苦干,人民富裕了,教育水平提高了,国家富强了,到时候,自然有人尊敬你,讲你的好话。”

宾伯骏说:“你说得对,小与大,家与国,是一码事。”

谭四毛说:“当年你要是不管自己的孩子,去帮助何辉,还去帮助其他人,你自己的孩子没有教育好,就没有今天的地位,没有这么多人尊敬、佩服你。”

宾伯骏笑一笑,说:“这是很自然的。”

“好了,”四毛哥说,“今天到底把我们国家教育落后的原因搞清楚了,根本原因是最高领导人不重视或重视不够。我希望未来的国家领导人,再不要去管别的国家的事,兢兢业业管好自己的国家,把工、农业生产搞上去,把教育事业搞上去,把祖国建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富强国家。”( 全文完 )

2003年3月 初稿
2005年7月10日 定稿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吃完晚饭,四毛哥把宾伯骏拉进小客厅,单独聊天。四毛哥说:“许多人一起谈话,容易‘跑题’,一个问题没谈完,又谈别的问题去了。要谈,一个问题便要彻底谈清楚。”
  • 四毛哥说:“家庭重视教育,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国家要重视教育。”
  • 到了四毛哥家里,宾伯骏不讲客气,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喊吃饭,有酒有菜,上桌便吃,免去了一些“你尊我敬”酸溜溜的俗套。
  • 一天下午,四毛哥打电话来,问宾伯骏飞机票订好没有?宾伯骏告诉他,已经订好了。四毛哥又问“有没有空闲?”宾伯骏回答“没事,得闲。”四毛哥便开车来接了他,到他家吃晚饭。
  • 现代化高层建筑里的居民,左邻右舍住了些什么样的人?相邻多年,都搞不清楚。今天的青年,已经无法想像在那物资十分匮乏、住房极度紧张的年代,两户人家仅仅间隔着一层薄薄木板墙的滋味了。“一板之隔”的邻居,彼此声息相闻,往来亲密无间,你家吃什么菜,我家喝什么汤,都清清楚楚,毫无“隐私”可言。
  • 俗话说“不怕不长,只怕不养”。——只怕你不生孩子,小孩生出来后,不必担心,他们会很快长大的……艰苦的日子一天天过,不知不觉,宾伯骏的女儿9岁、大儿子6岁、小儿子4岁了。
  • 宾伯骏息交绝游,住地偏僻,家里很少来客。一个星期天,刚吃过晚饭,老同学贺歧山骑着单车来了。
  • 宾伯骏继续说:“连续跳槽,当然是为了涨工资。我们这些人,不像你们国家干部,有劳保福利、公费医疗、住房分配……到时候,国家会给你们涨工资。我们一无所有,没有任何人关心我们,自己不给自己涨工资,谁来管你?我既然能够在向阳五金厂,稳坐模具钳工这把交椅,取得的报酬足以养活家小,又有什么理由担惊受吓,违反国家政策、法令,去搞投机倒把呢?”
  • 宾师傅牢牢记住,“星期二晚上7时,到打击办去谈话”。如果忘记了,到时候没有去,那就罪加一等,再去就得挨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