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子:信仰给良民 复兴中华以神力

由“超女”赛和“退党”潮所想到

唐子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2日讯】

2005年大陆中共国,湖南卫视推出的“超级女生”,凭借无门槛的参选程式而风靡全国。
15万人报名参赛“超女”, 2000万以上观众每周热切关注,全过程中四亿以上人次收看……千奇百怪的“超女”海选,人气火爆的十强“超女”,平民女子借大众传媒一举成为平民偶像,为大众提供了一场娱乐狂欢……

知识精英也以不同的解读方式介入超女狂欢。御用精英捍卫中共央视文化霸权,贬“超女”为“恶俗”;独立精英则把自己的精神追求投射进去,给予另类解读——大赛民主精神、开“文化民选”先河、“市民社会”出现,“超女”微言大义、选拔机制蕴含着一种宪政精神、颠覆央视垄断地位……

事实上,“超女”大赛不正不邪,不过是中共国文化商潮的飞溅到制高点的一朵大浪花,跟中共国内平民观看足球赛一样不过就是一场过瘾的平民狂欢。一批脸盘不靓、身材也不咋样的平凡女子,仅仅因为个性张扬而得到掌声、喊声和手机资讯选票,这其实是中共国内全社会性的信仰危机的显现。在那些虔诚的佛教徒、基督教和法轮功修炼者的眼里,这场大赛的组织者、评委、超女角逐者和粉丝们都是为了快乐而失德,罪孽在身而不自知的人,需要怜悯、救度。

二、“超女”喜儿出“色”,中共黄世仁“娶小”,狂欢不如搞笑
说白了,“超女”和她们的“粉丝”不过住在城里的喜儿和大春。而在乡里的喜儿和大春进城之前,有钱有车的黄世仁(当然是《白毛女》剧里的那个黄世仁)早就进去了。因为城里黄世仁的贪欢,所以才有大众传媒的“恶俗”,因而范小萱扭屁股、张惠妹露肚脐、赵薇作娇蛮秀才有了“欣赏”的价值。由此可见,是黄世仁给了“阳光”,才有喜儿“超女”的“灿烂”。

平民喜儿出“色”了,中共黄世仁就“娶小”来了。自然先来的是穆管家们。央视名嘴李瑞英、罗京、崔永元、朱军等,抡起抵制“低俗”大棒恶打“超女”,发出媒体自律倡议书,以冠冕堂皇的名义压制湖南卫视。“红木”撰文《超级女生是民主启蒙还是为颜色革命做准备?》,把关于“超女”的争论上纲为争夺“接班人”的斗争,老生常谈地提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就要旗帜鲜明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这样的结局可想而知:总决赛成为春节晚会,“超女”变“乖女”。

不是有城市自然就有市民。市民是民主制度下享有自由人权的公民。因此,中国平民散沙虽然可以被欢乐总动员到一起,那也是中共黄世仁特批,但一“娶小”就没戏了。唐子以为,“超女”狂欢的生命力远不如赵本山小品搞笑强。

三、“退党”潮将载入史册,告别中共的强善良民受人仰视
就在“超女”三强病房献爱心、各唱一首爱国老歌、“虚心“聆听老艺人“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把歌唱好”的忠告的时候,一些以良家妇女为主体的中、老年人却在世界许多华侨居住者和华人旅游者众多的城市,举着“告别中共”、“中共不等于中华”的标语、横幅游行,声援400万人退出邪恶的中国共产党。

“超女”红火了八月,但中共黄世仁一来,立刻便成了“乖乖女”,毕竟城里有好吃有好玩,而且黄婆婆死了,世仁也懂怜香惜玉了。如此超女很快便没人记得,即使记得也不在意了。但是推进“退党”潮的海内外良民们,尽管现在被很多人轻蔑(或真的无知,或掩饰自私和怯懦)、将来却注定要载入史册受人仰视。

这些法轮功修炼者被中共全方位地打压和竭尽诬蔑之能事抹黑,却执着地捍卫自己视“真善忍”为宇宙大法的精神,不屈不挠地向全中国和全世界揭露中共的镇压真相和流氓本性,让中共捧上了一个甩不掉并且还得不停增温的高压锅。他们发传单、示酷刑、办媒体,终于有了《九评》而引发的退党潮,中共楼厦的砖块如今日均两、三万地被拆除,党文化白痴还看不明白,但党魔们都惶惶不可终日。前日里退党过四百万,中共正式进入垮台的倒计时。强善者必受仰视。

四、法轮功修炼者使中华良民有了求真理、卫正义的新形象
中华儒家教人行善,收获的是弱善:与人为善却模糊是非、贪生怕死,忍气吞声并委曲求全地活——挨骂颤栗,挨打下跪。法轮功出现,中华良民从此有了新形象:同样与人为善却是非分明、宁死不屈,坚忍不拔并理直气壮地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却坚守人权阵地,起诉你到海角天涯,绝不逆来顺受。

这是一个拒绝受侮辱也不能侮辱(侮辱者必自取其辱)的善良而坚强的群体。勇于挑战中共的袁红冰教授对被蔑视的法轮功敬意无比地说:他们“创造了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个奇迹。中囯共产党近50多年来,从镇反、反右、文化大革命等等一系列,镇压哪一个团体,不是像秋风扫落叶一般?唯独法轮功团体真正形成了一个不屈不挠的,或者叫‘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这样一个正直的团体。”

就是这些看起来非常普通的法轮功修炼人,在白人世界却倍受称赞。“最美丽的人”、“未来的领袖”、“正义的希望”等赞词,唐子认为他们当之无愧。因为他们是中共国里出来的一批难能可贵的信仰者,因信仰而神力无穷、非凡无比。

五、法轮功实现了儒家真君子的理想,神佛信仰使弱忍升级为强忍
中华儒家从孟子开始就在倡导“贫穷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精神,可两千多年却没有几个这样的真君子,就因为没有对神的信仰。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人无信仰,就很容易被私心魔鬼掌控。由于敬鬼神而远之,圣人孔夫子都做不到普通基督教徒为作恶者祈祷的以德报怨,对长辈的罪过也只能用人情练达去处理,仁义道德商品也只能批发给君王和官员(无力直销给“小人”)。由于对神恩的冷却和忘却,一旦外部邪魔威逼利诱,自私心魔必蠢动,儒生们的道德操守就会退却为谋利的商品。仁义礼智信等假冒伪劣打折销售的情形下,“三不”(移志、屈节、淫心)精英善民死一个便少一个,“贫移”、“威屈”、“富淫”的贪官伪君子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就是儒家远神近魔的结局。

两千多年儒家远神近魔所致神魔难辨的弱善传统失败,为西来马列邪说和苏共邪党哺养中共邪灵长大作了准备。中共将弱善先为靶子完全魔化,而后再为形式包装斗争和专政邪魔。暴力和谎言统治下,精英媚共,儒家大师更卖“妻”走私。

由于法轮功修炼人奇迹般地出现,信仰力量使中华大地上中老年人和良家妇女们在江泽民贼喊捉贼邪教打压下,耶稣似的代替弃神从魔近56年的炎黄子孙赎了罪。六年来揭真相遭受白眼和劳教所酷刑洗脑,就是中国人独特的十字架旅程。真神、善佛的信仰下,儒家的弱善传统终于升级为强善传统,弃逆来顺受忍让罪恶从忍受伤痛挑战罪恶。《九评》引发的退党大潮一发不可收拾,也由于这批信仰者的坚忍不拔,使越来越多的真理和正义向往者(包括唐子)受他们感召而汇聚。

良民凭借信仰的力量成为强善者,爱心度人正义集结,中华仁爱传统复兴。(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09-02 5: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