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目击胡锦涛在温哥华几个片段

最后一幕:快逃!。大纪元新闻图片。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28日讯】这次在温哥华,目击了胡经历的个别片段,真正见证了:神助法轮功,鬼差中领馆。

*半夜鸡叫中领馆

9月14日夜,与朋友从西雅图驱车温哥华与朋友会合,晚上想去传说中胡将入住的宾馆(Westin Bayshore)看看,刚到宾馆的门口,立即就看到了一大群带中共特征的特工们堆在门口,有的手上还叼着根香烟,这证明了胡锦涛明天一定会在这个地方入住。车后面立即还跟上了尾巴,我们一拐弯,靠路边停下,尾巴只得往前面走了。然后,找到了一个通往海滨散步的路口停车步行。

傍边的旅馆大楼二楼上灯火通明,那些人的表情,举止非常明显,那是一种特有的委琐、干巴,每个细胞渗透的那种被扭曲的特性,不用介绍就可以看出他们的来路。

海风习习,清朗的天空正在聚集浓云,由晴转阴,当我们离开漫步的小道,一大群中国人正在装饰道边的栏杆,有中共国旗,还有气球等等,而这里可是宾馆的不起眼的旁门左道啊,那时已经是夜里1点多钟了。中共党魁出门,排场颇大,不过全是国家买单。

16日一大早,我与朋友们匆匆往昨天那个宾馆赶,这是个千载难逢的看热闹的机会,天空飘着冷雨,车在宾馆的正门停下,四周几乎全是中共的特工人员,我们傍若无人走进了宾馆里,进去后拐了几个弯,直接到了最里面的那幢可以观海景的豪华大楼,那是一幢20来层高的大楼,电梯旁边是一个不大的摆了沙发的过道(Lobby),有两处通向外面,一处是通向大楼正对海滨的小门,只能行人,另一处就是两扇玻璃门的出入口,通往旁边的只能容一辆车道的侧门。

为胡党魁打造的“回避”

工人正在外面搭白色的棚帐,门口有挂了加、中国旗,透过这个入口可以看到半夜那些先头部队挂的被雨淋得耷拉的旗子,我与朋友打赌胡一定要进这个门。中共的保安鱼贯着出入,还有许多的御用欢迎队伍,看得出来有的是国内来的。他们胸前都挂着不同标志的牌子,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学生。


胡的又幽又暗的专用通道。大纪元新闻图片。
胡的又幽又暗的专用通道。大纪元新闻图片。

朋友和我在有一个三面敞开一面临海(落地窗)的自助餐馆喝咖啡,这里是从宾馆正门走向后面豪华大楼的必经之路,中共的保安们象热锅上的蚂蚁奔前奔后,临近中午的时候,加拿大的特勤人员搬来了许多黑布屏风,把餐馆的三面都要围起来,这样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里面的人看不到外面。一会儿有人传来消息,胡将不入住该宾馆,我们相视一笑,此时放这种低劣的迷魂阵是不是有点忙晕了?

宾馆内人头拥动,在大堂里随时都可以碰到中共保安或不同成分的“欢迎队伍”,有群人从西雅图被以专车接来,有专人用本子记下谁喝茶,谁喝咖啡给他们在星克巴买热饮,服务周到。

中午的时候,有一群人扛着大包大包的有麦当劳标志的布箱子匆匆往大门外送给那些一早就排着队等胡的“欢迎”队伍,当我与朋友坐在通往豪华大楼的走廊的沙发上,看着一餐车一餐车的饮料、水果、食物从厨房送往胡锦涛将入住的大楼里,看来党魁不会在自助餐馆见人了,要在自己的封闭的楼里的会客室内有选择性的见“爱国人士”。

人流越来越拥挤,洗手间变成了化妆室,欢迎队伍中的一批人换上了民族服装,人手不够竟然把一位在场的法轮功学员拉进了她们的队伍。整个宾馆开始了清场。我与朋友正好要在胡进侧门的过道,那里有一家美容店,我们有一个预约,但中方人员坚持要加拿大的特工赶我们,但又碍于不能打搅别人的生意,最后竟然要我们出出示信用卡,我们决定不再与之纠缠,遂从那个为胡锦涛准备的边门走出大楼,地上已经铺上了一截红地毯,直达外面的车道,真窄啊,这个宾馆最有气魄的地方是前门,可中共的党魁偏偏可能要走僻静的侧门。

*李肇星出来解围

出门的外面有家水上餐厅,我们进去不久有中共的保安人员进来四处检查,连楼上的厕所都去了,可是我们坐在一个可以看到外面一切的角落,他们却看不见,这时已经下午2点了,胡的飞机因为天气原因还未到,我们吃着午餐,看见外面的中、加特工在忙前忙后,3点到了,这时有个朋友接到电话,胡的车队已经从机场出发,空气顿时活跃起来,3点20分左右,两辆黄色的摩托冲到了我们落地窗前面,我知道胡的车队到了,餐馆的几个顾客和我们一起出门看热闹。


法轮功学员的船队。大纪元新闻图片。
法轮功学员的船队。大纪元新闻图片。

说时迟,那时快,当胡的车一停下,四名法轮功学员立即大声高喊:“胡锦涛,神和人民给你的时间是有限的”,“停止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好”,我看见所有的围在那儿的人都愣住了,喊声不停,透过大楼一楼的落地窗,看到那楼里有群人(显然是等胡锦涛的特级欢迎队伍),居然有人朝这几位法轮功学员鼓掌,有人还竖起了大拇指,加拿大接车的高级保安中有位女的,后来对那几个法轮功学员说,理解她们。

非常意外的是胡党魁的加长卡迪拉克车没有插中共旗,在胡必经的车道的两旁全是法轮功学员与大横幅,当胡的车停下时,后面的车也只得停下,里面的中共官员不得不步行走到前面的侧门,在不足百米的狭窄的海滨步行道里,法轮功学员的口号声响彻云霄。胡后面的车队一辆一辆退出小道,因为道太小,车队不宜。

看罢此处热闹,我转到了前门,人山人海的中共欢迎队伍象乱了营,给胡开道的十几辆黄色摩托车还在那儿排着队,有目击者告诉我,刚才是兵分两路,小队伍走侧门,大队伍走前门,而苦等了6-7小时的“欢迎”群众连胡的影子都未见着,李肇星出来解围,群情激愤,李的脸上叮满了苍蝇竟然无暇顾及,以至于进了宾馆里面那团苍蝇还停在其脸上。

我见2辆九评的宣传车就在乱了营的“欢迎”人群中不断穿过,真是大快人心。我还见到了恼羞成怒的中方特工人员找警察又吼又叫,因为连他们也不知道胡要走后门,唯恐见那些花了大钱拉来的“欢迎团”,当他们看见胡的车队进了后面的小道时全面戒严,“欢迎”队伍也不让“越境”,于是许多人又把怒气发在了中共的组织者身上。甚至当十几辆黄色摩托车启动离开时,那些用钱买来的乌合之众开始起哄,对着加拿大官方为胡开路的车队作着下流的手势,全然不顾国耻,把气撒在了他们身上。

*海面无声胜有声

当胡与胡的队伍都消停了,四周又恢复了常态,但见临海的大楼虽然都有白色的窗帘,但只有一层楼的窗帘是紧闭的没有一丝缝,胡在哪儿真是一目了然,不知到那些中共特工是怎么想的。


唯一的没有一丝缝的窗帘。大纪元新闻图片。
唯一的没有一丝缝的窗帘。大纪元新闻图片。

港湾的海面上有一艘游艇,上面是巨大的横幅,“法轮大法好”,“胡锦涛,神和人民给你的时间是有限的”。但见从国内来的中共的官员大大小小都掏出相机拍照。游艇在海面缓缓的走,那片天空与海面被巨大的横幅映映衬着,分外耀眼。

有在机场打横幅的大法弟子告诉我,胡的专机落地后十几分钟打不开机舱门,而进城中心有三条路,胡的车队竟然选中了路程最远的一条,恰恰那条道上布满了打横幅的大法弟子,中领馆安排的迎胡队伍胡一个也未见着,因为他们在另一条道上,真绝了。

*那一刻,胡周围的人都愣住了

不觉傍晚时分到了,胡的车队排成一行在只能容一辆车的小道上,胡又要出发了,在一个多英里外的另家宾馆参加卑诗省省长举行的晚宴,保安开始清场,我在一个最近的角落,刚好避开了清场,有若神助,从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胡的车队,特别是胡的那辆车,因为我的视线正好与那个出口成一个对角线。

胡的保安人员一趟又一趟的跑前跑后,为的是万无一失,当所有的车都就绪发动了时,天色已经只有微亮,胡的一个保安人员再次从最前面的车到最后检查了一遍,然后迅速跑向后面,从帐篷进去,当晚7点25分左右, 4名加拿大保安们闪开围着胡的专车,有一群人从帐篷走出,我知道,胡要上车了, “胡锦涛,神和人民给你的时间是有限的”,巨大的声音从我身边直穿过去,那一刻,胡周围的人都愣住了,转向我站的这个角,“停止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好”那人继续喊道,随后,胡的车队发动,法轮功学员的口号此起比伏。

大约过了10来分钟,我的朋友非常高兴的走过来告诉我,她在胡的车队转弯处,一步跨上去,将她手上将写着“法轮大法”的黄色三角旗堵在了胡锦涛专车玻璃上,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胡看见了这一切。

更为奇妙的是,胡到隔壁的宾馆参加晚宴,还未进门,又碰到了从西雅图来的打着横幅的法轮功学员。而中领馆买来的欢迎队伍早已不知去向。

晚上,大批的法轮功学员在胡的窗外举行烛光守夜,当地的电视台在午夜专程来采访法轮功队伍。有一个学员对着胡的窗口用高音喇叭再次慈悲呼唤。有一个15岁的女孩子,对着天空:天灭中共!她说,我与天上的神一起呼唤!

*一切都不尽胡意

第二天,天空依旧黯然,我与朋友再次来到胡下榻的宾馆,我们在自助餐厅坐下,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继续看热闹。大厅里比昨天还挤,胡在中午要举行盛大宴会,加国总理马田也将出席。大厅站满了赴宴的人们,排着队,等候安全检查。给我们餐桌服务的是一位菲律宾女服务生,非常友善。过了两个小时左右,大厅快要消停了,那些熟悉的加拿大保安又出现了,我们经过昨天的打交道,大家都已经很熟悉了,我们对任何人都没有威胁,他们非常明白。


保安清场,胡的车队将正对这几个横幅开过去。大纪元新闻图片。
保安清场,胡的车队将正对这几个横幅开过去。大纪元新闻图片。

不久,服务生告诉我们餐厅中午时有特殊用途,但我们仍然可以在里面就座,只是需要换个位置,于是我们被安排到了靠近走廊的餐桌。忽然,有群人在走廊的一端准备着拍照,两个穿着大红仪仗服的加拿大皇家骑警走着正步在前面开路,随后是加拿大的总理,就从我们的餐桌旁走过,周围也没有上黑布屏风。原来,加拿大总理也跟着走了小侧门。

我们的服务员过来告诉我们,一会儿马田和中国的主席胡锦涛要在这个餐厅举行午餐,就是那张餐桌,我们一看,果然我们刚才坐的那个地方布置了一张有11把椅子的大餐桌,侍者还告诉我们,连中国筷子都放上了,而且她一会儿就是他们的服务生。正在这时,保安们过来了,告诉我们要清场,我们明白了,胡要过来了,果然皇帝风范,一切人都需“回避”,哪怕出门万里之遥,中国那一套都得照原样搬来,我不知是否连同为中南海制造的特殊手纸也一起随同专机抵达。

整个中午过去,胡等并未出现在那张餐桌,也许是没有胃口,也许是心情不佳,因为整个访问没有达成实质性的协定,只有华丽的意向。也许餐桌临窗,正好对着海湾那艘挂着大横幅的游艇。总之,一切都不尽胡意。

旋风般的访问在不到24小时就结束了,胡的车队又要出发了,这次随从人员在检查了一遍又一遍之后,一改平时的四平八稳,把胡锦涛包围起就从酒店里象百米冲刺一样飞奔出来,衣服都跑掀起来了。这些车以极快的速度在小道上疾驰。真是绝透了,那条小道的正前方,一面大横幅“法轮大法好”组成了一道高高的大门洞,胡的车队直冲过去,车队的右边是海湾,正对着的右前方巨大的“胡锦涛,神和人民给你的时间是有限的”蓝底白字分外耀眼,每个字有半个人高。胡的车队在同样的拐弯处,再度遇到我的朋友,再度将她手上将写着“法轮大法”的黄色三角旗堵在胡锦涛专车玻璃上,路过的每一辆车都看见了。

最后一幕:快逃!。大纪元新闻图片。

胡的温哥华之行就在如此氛围下结束了,可以肯定,胡这次的所有表现与遭遇美国的FBI已经将之记录在案,否则为什么在9月21日美国副国务卿公开提出:中国一党独裁行不通,要有和平政治转型,其说法完全与如今如火如荼的退党大潮同出一辙。而胡回国后应该冷静反思,尽快另立新党,顺应历史的潮流,否则,再次跨出国门,那比这次还要惨,切记,切记!(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9-28 1: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