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泯恩仇》二十四、后记

陈沅森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笑泯恩仇》是2003年2月中旬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完成长篇小说《佛怀煽仇录》后,贾足余勇写成的,当时,是一个4万余字的中篇。

与发表我的文章的那家网路的责任编辑联系,遵嘱寄去《笑泯恩仇》的备份软碟,他阅读后,电话回复“同意在《专栏》上连载”。

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一直拖着没有办。前两次打电话去,责编接了电话支吾两句;过后,再打电话去,秘书小姐一听是“蒙特利尔老陈”打来的长途,便屡次推脱说“责编不在”,仿佛这个人人间蒸发了。真是无可奈何!

打开这家网路一看,大吃一惊!面目全非。原来一针见血、力透纸背的批判文章不见了;冒出几位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伙子”,天天大唱极权专制的赞歌,大肆吹捧屠夫毛泽东。虽然仍有“骂”的文章,但软弱无力,隔靴搔痒,不着边际。——啊哈!变成了一家“小骂大帮忙”的网路了。

当时,真想劝告那几位歌颂极权专制的“毛头小伙子”,如果生长在极权专制时代,屁都不准你们放一个!即使是唱赞歌,也没你的份!——你们在极权专制下,一天都存活不了。

这家网路急剧变脸后,封杀我的文章,不但已经同意发表的《笑泯恩仇》不刊载,随后寄给该网路“电子杂志”的几篇很有意思的短文,也不见踪影。没有达成某种妥协,怎么会这样呢?试一试,便故意往这家网路名闻天下的论坛上自贴文章,5分钟之后,就删掉了。——改换门庭,投靠新主子的真相,终于大白。

但是,我对这家网路还是感谢的,毕竟在最关键的时刻,发表了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佛怀煽仇录》,且至今没有删去。当然,也大大增加了该网路的点击量。

由于当时对《笑泯恩仇》不十分满意,加上急急忙忙应付“投毒、偷文件、偷信件和‘非致命空间武器’的袭击”,便没有去理睬这个中篇了。

上个月,把备份在“可移动磁片”中的这个中篇通读一遍,仍然感到具有一定的价值,许多内容是人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必定有读者,而且有嚼头。于是,修改了几遍,扩充至5万字。

欢迎批评指正!

陈沅森 2005年7月10日(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宾伯骏说:晚年毛泽东,体弱多病,80多岁的高龄,仍紧紧攥住国家最高权力的魔杖,不肯放手。由于年老昏聩,国事很少过问,下情根本不了解,却常常轻率表态,作出令人惊诧的错误决定。一旦他老人家开了金口,便是圣旨、‘最高指示’,下面具体经办人,必须遵照执行,绝对不能打折扣,不敢违背。例如,1975 年某次,一身浮肿、重病缠身的毛泽东,勉为其难地接见巴基斯坦总理布托。
  • 吃完晚饭,四毛哥把宾伯骏拉进小客厅,单独聊天。四毛哥说:“许多人一起谈话,容易‘跑题’,一个问题没谈完,又谈别的问题去了。要谈,一个问题便要彻底谈清楚。”
  • 四毛哥说:“家庭重视教育,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国家要重视教育。”
  • 到了四毛哥家里,宾伯骏不讲客气,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喊吃饭,有酒有菜,上桌便吃,免去了一些“你尊我敬”酸溜溜的俗套。
  • 一天下午,四毛哥打电话来,问宾伯骏飞机票订好没有?宾伯骏告诉他,已经订好了。四毛哥又问“有没有空闲?”宾伯骏回答“没事,得闲。”四毛哥便开车来接了他,到他家吃晚饭。
  • 现代化高层建筑里的居民,左邻右舍住了些什么样的人?相邻多年,都搞不清楚。今天的青年,已经无法想像在那物资十分匮乏、住房极度紧张的年代,两户人家仅仅间隔着一层薄薄木板墙的滋味了。“一板之隔”的邻居,彼此声息相闻,往来亲密无间,你家吃什么菜,我家喝什么汤,都清清楚楚,毫无“隐私”可言。
  • 俗话说“不怕不长,只怕不养”。——只怕你不生孩子,小孩生出来后,不必担心,他们会很快长大的……艰苦的日子一天天过,不知不觉,宾伯骏的女儿9岁、大儿子6岁、小儿子4岁了。
  • 宾伯骏息交绝游,住地偏僻,家里很少来客。一个星期天,刚吃过晚饭,老同学贺歧山骑着单车来了。
  • 宾伯骏继续说:“连续跳槽,当然是为了涨工资。我们这些人,不像你们国家干部,有劳保福利、公费医疗、住房分配……到时候,国家会给你们涨工资。我们一无所有,没有任何人关心我们,自己不给自己涨工资,谁来管你?我既然能够在向阳五金厂,稳坐模具钳工这把交椅,取得的报酬足以养活家小,又有什么理由担惊受吓,违反国家政策、法令,去搞投机倒把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