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族(48)—四人帮后的土匪行动

老黑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4日讯】 重返青岛

我到青岛的时候,德增已经回到青岛。他跟大花的事情最终没有成功。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户口问题。当时的政策公开说是“工农联盟”,但实际上农民的户口根本不可能迁到城市。为此,他们只好分道扬镳了。

虽然德增回到了青岛,石灰厂也恢复了他的工作,但是,他的身体已经明显地不如以前了。想一想吧,经常不断地批判斗争,有的时候农村又故意拖延口粮,尽管有乡亲们帮助,也不可能每顿都能吃饱饭。要知道,当时的农民缺粮、少油还是非常普遍的。与其说遣返农村,强制改造,不如说是让你去农村去尝尝挨饿受冻的味道!

还好,他终于活着回了青岛。德增虽然活着回来了,但是长期精神与肉体折磨使他已经无法正常工作。终于在一九八九年三月二十三日,含恨离开了这个以人祸为主因的多灾多难的人世!终年四十三岁!

一个自我吹嘘为世界最先进的政党,一个什么伟大、光荣、英明、正确的执政党,一位一身集导师、统帅、领袖、舵手的混世魔王,全中国的芸芸众生在他的指挥下,不是去努力建设积贫、积弱的中华土地,而是大搞什么人民战争,以群众斗领导、群众斗群众,把中国斗得一贫如洗。还仍然狂喊“解放全人类”!窝里斗完窝外斗,国内斗完国际斗。整个世界被他斗的昏头转向!

德增英年早逝,他做着恶梦,带着他的所有才华自我解脱了。而那具遗臭万年、祸国殃民的僵尸,却仍然躺在天安门广场,散发着政治的恶臭!天底下还谈什么公理!

写到这里,我想正告仍在统治著十三亿炎黄子孙的共产党领袖们:你们不要以为人民咒骂你们,就都是反动势力!───当你们挥师南下,占领大上海的时刻,人们箪食壶浆夹道欢迎!当你们惩腐击恶的时刻,人民拍手称快!

但是,由毛泽东制造的亘古未有的连讲实话都是犯罪的文字狱,和一片片倒在饥饿中的冤魂,怎么能让活着的人们遗忘!?

世界上,并不存在着什么反对你们的反动势力!人们反对的是邪恶,是无缘无故地制造冤案、假案!

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因为讲了实话而获罪,就该离开人世,这样的统治者难道不是暴君是什么?!?!

毛泽东,一代魔鬼中的枭雄死了。但愿他的阴魂永远随他而去!

四人帮后的土匪行动

我们兄弟三人历经十二年,终于第一次团聚了。但是,我们的团聚却不是在台西纬三路一号的王氏故居!

原来,我离开青岛以后,青岛市南区房产局决定要在王氏故居的土地上建设居民大楼。于是,把所有曾经租借王氏房产的居民迁移到单县路上的临时房屋居住。

临时房是沿单县路的街道的街心建筑的供被迁者临时使用的住房;为了将来拆除方便,只是用黄泥砌砖,不抹墙面。如果刮风室内也会尘砂飞扬。室内根本没有上下水道,用水,如厕只能借用旁边的台西十院的水道和厕所,生活极不方便。

德增和伟伟就住在了这里。

据德增讲,拆房以前街道和市南房管局的李新美在动员居民搬迁大会上如此说:“……这次搬迁是按市委新指示,不签合同,不签协定。居民大楼建成以后,按户籍人口,居住面积决定各户的房屋的大小。……保证让大多数人满意!”

当时,德增、伟增就跟街道上争了起来。开始时,以不搬迁以示抗议,后来市南房产局李新美就说:“如果不立即搬迁,就按抗拒拆迁处理。如果抗拒拆迁,就实行强制拆迁;损坏东西不赔偿,新大楼建成后不分或少分住房!” ……

明眼人一听就知道,街道和房产局是开始打王氏祖居地的主意了。按照当时的房屋拆建条例,凡是居民旧房拆建必须要同当地居民签协定合同。这是最起码的手续!但是,街道办事处和房管局却坚决不执行,这不是明打明地要讹诈又是什么?!

但是,区区老百姓又如何斗得过党的基层领导?!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得迁到临时住房。

其实,在此前别的大楼就出现过抢房案。都是街道干部或派出所民警率领亲属进行抢房的!而且还打伤了人。

十月三日,新的方案下来了。德增、伟增被分配到最高层六楼的最靠角的只有一间十五平方米的住房里!与此同时,还有四套两室一厅的住房迟迟没有宣告住房户的名单。

阴谋兑现了!───不要忘记,这是发生在一九七九年十月三日毛泽东死亡、四人帮垮台后的三年以后的时间。王氏祖居全部占据土地近一千平方米,就算是一九五四年共产党公私合营以后,当时的政府还给了祖母王湘波一百八十平方米的居住面积和自己的院落。结果,到分房时,仅仅是十五平方米!

那麽,余下的四套住房是分给谁的呢?当时谁也不知道!

德增说:“管不了这么多,先搬进去再说!”

兄弟三人,一齐动手就把家具搬进了三楼一套两室一厅的住房里去了。德增在厂里上班,工厂在仓口,离家太远,临时住厂,我和伟伟一人住六楼,一人住三楼。

白天我去区公安分局,询问平反事宜,晚上就临时住在三楼。一直到十月十日,我的平反声明终于下来了。这时节我才听说:墨建章、薛平早于一九七六年春便释放回家,而且在一九七九年早些时候已经获得平反!

我的平反声明如下:

关于王天增同志的平反声明。(大意如下)

王天增同志,一九六七年二月十九日,因替历史反革命翻案一案被判劳动教养三年处分。

现经调查,此案与事实不符,为此撤消原判,予以平反。

虽然是平了反,但我笑不出来。这十一年的非人遭遇,恐怖的日日夜夜,即使到了今天想起来仍然毛骨悚然!

我是平反了,但是德增还没有,于是我让他赶快去找。然而,他的事情是一直到一九八六年,我出国前找到他公司的保卫科后,几经抗议和表示要替德增到北京上访后,保卫科的姚科长才拿出一九七九年青岛市公安局下发的平反证明!

姚科长给我平反证明时,竟然说:“不准到处宣扬,不准带到国外,如果发现,定将严惩!”

我冷笑着说:“你就在这里等著吧!早晚有一天,你无缘无故迫害人民群众的事实会让全世界都清楚!”

有人说文化大革命这十年,是一场灾难。而我说从共产党建国开始,中华民族的灾难就一直延续著。文化大革命只不过是人为的灾难的继续。

共产党员说,讲党性、讲原则。但是,毛泽东活着的时候从中央到地方,那些党性、原则都跑到哪里去了?说“四人帮祸国殃民”,那是替毛泽东推卸责任!

反右斗争,四人帮没有出现,三年人祸灾难,四人帮也没有出现。有多少生灵的冤魂在中华大地和空中游荡?!几千万人口不是死在日寇的侵略刺刀下,而是命丧暴政中!这一次次惨绝人寰的政治运动,是在日本、韩国、台湾、新加坡等等国家或地区的人民用自己的双手建立了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实力的年月里所实施的。

中国人,自己斗自己,自己杀自己。……整整一代青年,无学可上,整整一代知识精英,无法为民族贡献自己的学识!

共产党还算幸运───这个人类历史上最昏庸无道、残无人性的暴君毛泽东终于死了。否则这个党已经不可能继续存在于世的!

我这样说,肯定有共产党员会指责我说我反对共产党是反革命,是国外的反动势力!

共产党员,你们错了。……我不是政治人物,我是讲实话的曾经惨遭毛氏共产党迫害的普通人。我是在写历史,写我们家族和我自己的历史。也就是自传。既然是自传,那麽我就不可能避开真实的历史经历,也不可能不对这些经历发出质问和感叹!

写出来,就是希望永远不要再次发生。仅此而已!请不要忘记:水可以载舟,亦可以覆舟这句古人的名言吧!

还是回到台西纬三路一号王氏祖居这个问题上吧!

一九七九年十月十八日下午一点。新建成的台西三路五号(即在王氏祖居地上)的新大楼出口处,突然贴出了一纸告示:即这四套住房分给了台西三路街道办事处干部,区委干部和区公安分局,台西三路派出所警察!阴谋终于出笼了!

派出所民警是管着居民户口的,街道办事处也分管着居民粮油的。主建单位区里的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他们为了解决工人的住房困难,征用了这片土地。既然征用,就是首先解决居民的住房问题。

按照当时的规定,只有拆迁户才有分得住房的权力。因为他们的户口就在这片土地上。而民警、区委干部根本与这些住房无任何关系。台西三路五号是一次性的建了两幢大楼,一幢归居民,一幢归职工宿舍。

但是,派出所利用手中的权力,不给该厂职工办户口迁移,街道上不给职工办粮油关系。他们就是利用这种手段逼着该厂把本应归当地居民的四套房屋强行给了区委和公安分局的。

下午三点钟,四辆军用卡车拉着四个非法入住者家的行李、家具,带着一队抢房人马浩浩荡荡地开进了台西三路五号居民大楼!

人们一见,来者全是民警和年青体壮者,纷纷关门闭窗,就这样,他们终于强行入住了本不应该属于他们的住房!

我们接受的是共产党的教育。课本里经常吹嘘共产党的干部如何关心人民、爱护人民。而国民党又如何抢老百姓、害老百姓。国民党害老百姓的事情可能因为我太小,从来没有见过。倒是共产党的干部、警察迫害人民,抢占人民的住房的事情,我亲身经历亲眼目睹了!之残忍、之惊心,真是亘古未闻!

鸠占鹊巢!是一群比土匪强盗还要恶霸的官匪、官盗!

我为此事两次到北京上访,在公安部接待站,碰到了青岛和其他地区为建房而上访的人。人们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甚至被打伤致残!……这就是毛泽东教导的结果!

后来,事情是解决了。可那是我到了东京后的第三天,我把这个案件直接写信给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同时以电报的形式拍发给他。

胡耀邦接到信件和电报后,立刻派出五人小组到青岛了解这类情况。最终是青岛市市委刘书记亲自出面,赔礼道歉,重新分配了两套二室二厅的住房和二千元人民币赔偿金。

当然,对于如此的解决,我们是不可能满意的。因为:一、它根本无视做为不动产的房产,早在1954年公私合营时,就由当时的政府给予了肯定。它们无权在丝毫不同产权人商讨的前提下强制拆迁。二、那些侵占居民住房的区委、区公安分局的几家仍然居住在它们抢占的住房里!

公民的私产权根本没有得到法律的保护!(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