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族(50)—无法发自内心的欢笑

老黑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6日讯】在极权统治下的中国,当权者可以给人民一点平反啦,重用啦等等利益上的实惠,但是当政者决不会放松一点对你的控制。

为什么?───这还要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说起!

中国,除了台湾以外的十分之九的广大国土,自一九四九年共产党夺取政权建政以来,一直处于闭关锁国的封闭状态,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中国已被搞的物资极度匮乏,天怒人怨,人民对共产党的统治,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于是,邓小平终于提出了改革开放。

首先,是广东深圳,由于是通往香港的大门,受到香港影响最为强烈。广东省率先提出要把深圳作为开发区,引进资本主义,向全世界公开招商。

有深圳的带头,中国沿海城市就都想效仿。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大连市政府准备在大连市近郊也要兴建开发区。既然是开发区,那就是引进资本主义经营模式;但资本主义是同共产党的“共产主义”水火不相容的;如果公开在全国公开实行资本主义,在当时那就是公开向共产党的“共产主义”挑战。然而,如果不实行改革开放,不引进资本主义,中国仍然停留在毛泽东统治时的计划经济中,那么中国就永远不可能发展,而统治著中国大陆芸芸众生的共产党,被忍无可忍的炎黄子孙推翻,那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事实上,一九七六年四月五日,北京市民以纪念周恩来的名义,公开祭典亡灵,和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反腐败”的席卷大陆全境的“六‧四”事件,就是中华民族对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进行的公开表态!大陆媒体吹捧邓小平是“改革开放的旗手”“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其实,毛泽东说过“亡党亡国”,亡国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或者国民党卷土重来,或者人民起义推翻共产党。总而言之,不改革开放那么共产党的亡党是不言而喻的。改革开放是民心所向,是大势所趋!

大连要建开发区,就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进行的。大连市政府把开发区的选址任务交给了大连市科技委员会。

父亲王志超,虽然名义上是在大连市劳改队所属的“大连市建材研究所”,而且在那里领工资,但此时他早已是真正的“大连市科技委员会”的总工程师。那么,开发区的选址任务,就必然由他来承担!

大连市是一个深水不冻港。可以停泊万吨巨轮。但大连市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不可能当开发区。怎么办?只有在大连近郊寻找开发区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要有建设深水不冻港的条件,以便外国投资商可以直接从这个港口运进原料,运出产品。

旅顺当然不行。因为是军港。瓦房店也不行,没有深水码头。父亲同“大连市科委”的林文(女,建筑副总工程师)、惠副总工程师以及大连工程公司的林继文总工程师,一同对大连市周边的十几个乡、镇进行了考察。

终于,在离大连市几十公里的鲶鱼湾确定了开发区的选址。最后,父亲同惠总工,林文副总工一同撰写了可行性报告,呈交给了大连市委。

此时,我已调到大连市化学建筑公司工作。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曾经同单位的负责人去过鲶鱼湾开发区。我亲眼看到的是这个开发区为了避免普通人随便进入,于是在所圈定的土地周围,开挖了大约两米深、三米宽的河道,整个开发区被河道围了起来。

与此同时,山东青岛也要建设开发区,父亲的学生青岛海洋大学的侯国本教授,也被指定为青岛开发区选址。侯教授想到父亲曾为北海舰队设计码头,于是也同父亲联系。经过父亲的指导,侯教授选定了青岛的黄岛为青岛的开发区。

不久,青岛的北海舰队直接派人,到大连准备以中将的军衔,聘请父亲到北海舰队任职。一切条件都同父亲直接商讨过。父亲表示同意。

然而,调令到了大连,就再也没了下文。大连建材研究所本来就属于大连市劳改队。父亲是研究所的职工,劳改单位不放人,别说你北海舰队,即使中央也调不动!

最后,北海舰队不得不放弃调父亲任职的希望。

父亲想换一下环境,想找回做为人,做为中国真正的港工水利专家的尊严,终于化做南柯一梦,而随着梦醒,变做幻影,消失在苍穹!

父亲,一生都在梦想把自己所学到的知识,贡献给自己的祖国。他是怀着“建设新中国”的美梦,最后留在了上海的。

但是,这个“祖国”给了他什么?───诬陷、迫害、猜疑。一次次的打击!这,不只是父亲一个人的悲哀,而是中华民族所有知识精英的悲哀!

笑,能笑出来吗?───一个永远实现不了的山东李冰梦!!!不错,父亲的确是平反了,也确实得到了应有的尊重。但是,他和劳改企业总是有着割不断的“缘分”。

一九七八年以后,大连灰绿岩厂的技术人员,从灰绿岩厂分了出来,成立了大连市建筑材料研究所,从刘家桥搬到了解放广场附近的兴工街。父亲仍然是工程师。

不错,父亲的确对建材有研究。他利用自己翻译的日文版的新兴建筑材料───石膏板───为中国研制出了第一块墙体的新材料。但他是水利港工专家。不是翻译家!而且,他拿着大学教授的工资待遇,却干着劳改工程师的工作,当然心里不能平衡!

同样,我拿着平反证明,到体委、去学校寻找自己专业的工作,当面说的很好,几天后立刻通知:已有人了,对不起!

时间一长,我们都明白了。我们确实是都平反了,但是我们同样都有一个自己一生都看不见的东西。

这就是档案!

这是共产党控制中国人的法宝。在公开的场合,你是已经平反的普通人,但在暗地里,你仍然是平了反的反革命,平了反的右派分子!平反,是迫于无边无缘地打击面,是民怨天怒所使然!

但是,党不能不控制你!

我们是人,不是仰人鼻息的狗!在这里,不能堂堂正正地做人,那么,我们走!我们走!!

飞向我的归宿

走!这是我和父亲非常不情愿地做出了的决定。

其实我要离开党的控制,倒是比较容易的。因为我只是一名普通的人,对于共产党来讲,并不能构成威胁。但是,父亲要出国,共产党可实在不情愿。怎么办?

事有奇巧。大连老虎滩珠海军疗养院,新从国外进口了一台精密治疗仪。全院没有一人能看懂说明书的。于是该院找到了大连市科委。科委就把翻译的任务交给了父亲。

这一套技术资料足足有五百页之多。父亲还有其他科委的工作要做,实在是不愿意接。在下班后,无意中讲出了此事。

我一听,这正是个机会。于是我说:“接!这正是机会,为什么不接?!”

父亲反问道:“我为什么要接?你说说理由!”

我说:“爸爸:你们全所大概有近一百人吧!你知道你每个月,不在所里上班,反而经常去医院。而且,按照现在你享受着高干待遇,医院每次都给你高级补药。下面人怎么说吗?”

“我当然知道了。我们所的医疗费是按人头计算的,每个人平均,每月按平均数额下发的。”

我说:“这就对了。下边人埋怨你和王建绪两个高级老头,每月花去全所医疗费的绝大部分,逼着所长向上边要钱,这不是机会是什么?!”我说的王建绪比我父亲平反早两个月,他获罪虽然是右派,但裨上是他在留学苏联时,就加入了共产党,建国以后他被高岗重用,结果高岗一倒台,便株连了他!

我说:“你想一想这光说明书就有五百多页,加上机器本身构造及其维修部件及工作原理,至少也有二三千页的大书,你大概至少也要翻个半年以上。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向海军疗养院提条件了。”

“提什么条件?”

“他们不是急等著使用吗?你让他们在疗养院专门给你开一个房间,你搬到里面去住。这样,不仅可以现场指导他们使用方法,而且可以静下心来专门翻译,他们肯定同意。”

“这要花多少钱?所里肯定不同意。”父亲说。

我接他的话说:“你知道王建绪现在在哪里吗?”

“不知道。他倒是有半年没来上班了。”

“爸爸:你可真实在。我上个星期才碰到他的大儿子,我们俩还在青泥洼桥饭店一块喝酒呢!”我喝了几口茶,接着说:“人家王建绪早跑到北京西山高干疗养院去疗养去了,你还蒙在鼓里!其实,你只不过是高级补药,人家可是补药加上高级疗养全享受了!”我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我说呢!我的药,只不过一百多块钱,莫不是他占了绝大多数?”

“这就对了。”我说:“你是公费医疗,又是高干待遇,你让疗养院给你出具证明,所里再不报销,也得给你报销。”

父亲一听,立刻明白了!他说:“他们不是不放我走吗?我变成老弱病残,他们不放我,那就花钱吧!哈!哈!”

于是,第二天父亲从科委打电话,把这个意见向疗养院提了出来。

其实,海军疗养院早就有这个打算,电话打过去,一拍即合,接着就派车来,把父亲接了过去,而且安排了最好的房间。

父亲在疗养院,一翻译就是半年。住院费、医药费全部由建材研究所支付,而高级饮食,是等于疗养院白白送给他慰劳的。同时,还支付了一笔在当时算是可观的翻译费!一举三得!

父亲过上了神仙的日子!在“世外桃园”里,好不快乐呢!

没过两个月,建材研究所就找到疗养院。正巧,为了试验操作方法,父亲就在机器旁边!

护士跑进检查室说:“王教授,你们所来人啦,你赶快躺到扫描器的床上。我们已经告诉他们说,你正在做脑肿瘤检查!快,快!”

父亲刚躺好,医生就把那两个人领了进来。两人看到此情此景,只能无可奈何何地回去汇报了。……

其实,这是他们自己找的。无故刁难,弄到最后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西元一九八六年三月十八日,我们终于登上了东飞的全日空!

走!命运已经安排你,离开你的故土,你还有什么可以留恋?!

透过舷窗,我向着仍然覆盖着皑皑白雪的黄土地俯瞰,禁不住两眼湿润,我号淘大哭起来!……祖国啊,你能说游子不爱你吗?───一次次地欺污,一次次地愚弄!我们是人!是堂堂正正的人哪!

欲拯救全世界的党啊!你厚著脸皮,要解放全人类。我是要到尚未被中国共产党解放的国度去,亲身经历一下“水深火热”的“苦难”生活去了!

再见了,我的祖国!

再见了,我的同胞!

再见了,生我、育我四十五年的深深热爱的黄色土地!(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