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族(51)—应该结束 但是还没有结束的结束语

老黑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7日讯】父亲抵达东京后,同继母一同住到了足立区的一所公寓里。按说,他已经没有精神压力了,八十岁的人了,是该安享晚年了。然而,他心中还有一件事,那就是一定要见到自上海分别后,到台湾工作生活的五妹───王淑秀。

西元一九九0年四月中旬的一天夜晚,我突然接到了一个从冲绳打来的电话。“是天增吗?我是乐琳。”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四十一年前,我们在黄浦江边玩耍,被徐海表哥忘记带我们回家的乐林。经过确认,我才知道五姑从美国返回台湾后,得知父亲已经东渡日本的消息,于是利用到日本旅游的机会来看自己的亲哥哥了。

我把消息告诉了父亲。父亲高兴的放声大哭!四十一年啊!这生离死别的四十一年。生老病死伤残泪,这是人生的旅程,谁也逃脱不了。但这四十一年的离别,竟然是如此惨烈!亲人中,两人以上吊的形式结束了自己的人生───这里有我的七姑夫谭炳训和我的亲生母亲,全部的亲属都遭遇到人生最大的劫难,被诬陷、被欺压、被各种帽子给搞的人不人,鬼不鬼。还好,上天开恩,终于兄妹二人可以在异国他乡重逢了!

第三天,旅游团到东京来了。父亲于当日晚上在马喰町的民宿旅店晨,同五姑终于拥抱在一起!……

白发苍苍的两位老人,四行热泪,简直就无法用手绢擦干!所有在场的人都流了眼泪!

后来,父亲应邀到台湾探亲。五姑、表姐轮流同父亲从高雄观光到台北,观光了炎黄子孙的美丽宝岛台湾!

父亲在台湾住了约一个月。这一个月来,父亲参加了台湾电视台主办的智力竞答赛,以八十岁的高龄获得数次大赛的头奖!引起了台湾媒体的注意。这时父亲才意识到,这已不是娱乐问题了。自己手中的护照是大陆护照。如果被大陆官方知道,自己将来回大陆旅游岂不会再次受迫害?!

为了躲避媒体的采访,父亲不得不提前返回东京!他所获得奖品如微波炉、奖状等等,五姑全部给他办理了托运,直接运到了足立的家中!

后来,父亲又一次去了台湾,但是这一次他再也不参加媒体竞答。实话说,在那个时候能够不因政治问题持中国护照到台湾探亲、旅游的知识份子,父亲是大陆第一人。这是因为大陆虽然把王志超当成猪狗,但是台湾知识界、工程界知道他,台湾官方的技术资料中有他,他是真正的知识份子,真正的老前辈!

但是,父亲是愚忠的。虽然出来了,但是他还想把自己的聪明才智贡献给中华民族!

他到东京前,正在翻译捷克出版的“微晶铸石”,他把这套技术资料带到了日本。

回到足立以后,他继续着他的翻译工作。

一九九一年底,他的“微晶铸石”中译本终于完成,在确定翻译者的姓名的时刻,他犹豫了。书,是他自己翻译的,按照正常的的规律,就完全应试写上他的名字。

然而,他在想,他同王建绪一同翻译了无数的资料,然而,没有一部书是以他们的名义出版的。所有的书几乎都是以那个跟他永远无法割断的劳改企业的名义出版的。他,跟劳改企业有着无法分割的“缘”!

不是大陆在九十年代的出版当局不给出版,而是他的自卑使然。因为经过苏联航太宇宙专家的验证,“玻璃陶瓷”在用做太空船的外壳时,具有良好的隔热、抗摩擦的功效,而且重量轻,是宇航的绝好材料!

但是,他是一名平反的极右派,是党必须控制的人物。如果以他的名义发表,中国的宇航事业能选中由他翻译的“玻璃陶瓷”吗?!

“右派分子”、“反革命”是“不耻于人类的狗屎堆”(毛泽东原话)。因为“右派”的身份,使他不得不防备那些共产党员身份的知识份子,盗用他的译著,改头换面,另外再推出一部“玻璃陶瓷”!

最后,他决定了用我姐姐的名义,终于在大陆上出版了!

是的,大姐不是右派,他的丈夫是共产党员,这绝对可以保证翻译权不被盗窃!

这是他一生中,推出的最后一部翻译著作!

父亲于西元一九九四年,离开了这个世界!做为中国著名的水利专家,带着他永远也无法实现的“山东李冰”梦,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意识形态的斗争,竟然能够把人逼到了愚忠,这样的国家,世界上能有几个?!可怜啊,中国知识份子!

二00五年二月五日
定稿 老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