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族—写在最后(52)

老黑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8日讯】我们王氏家庭的故事当然还没有结束。因为,虽然都经历了一场场人为的灾难,但绝大多数都活了下来。只要有人活着,故事就要继续!但是我想,我们不会再经历那惨绝人寰的悲剧了。

似乎“教授家族”的故事也该告一段落了。

以后的事情是:

我的大姐,于一九八0年作为访问学者的身份去了美国。

小弟弟伟伟,在我们父子家庭离开大陆的一九八六年底,也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到了澳大利亚,现在在悉尼大学任教。

大弟弟德增,遭受多年政治迫害后,身体严重衰坏,于一九八九年三月二十三日,不治辞世。终年四十三岁!

一九九二年一月二十日,我的最小的儿子,在东京诞生。他从出生即得到日本政府的关照。今年十三岁了,就读于东京的西葛西中学。

父亲王志超,于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三日,病逝于日本东京都水野病院,终年八十七岁。一位一心要把自己学识贡献给自己的祖国的科技工作者,竟然在曾经是中华民族的敌人的国度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至于我自己,到东京后,由于没有特长,我只能干电焊工为生。虽然工作累,但从此再也没有人骂我“右派狗崽子”、“反革命”……,一家人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一九九七年,在北京工作的妹妹突然打国际长途电话来。她问我:“哥哥,国安部有人打电话来问:王天增最近都参加什么政治活动?!”

“我依靠自己两只手,以电焊工的工作养家糊口,没有参加任何政治活动!”我坦然地说。

“你不能回来!如果一定要回来,那么必须转日本国籍才能回来!”

……

苍天作证:西元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中华大地发生了震惊人寰的惨案,这是全世界的人,从电视上直接看到的现场血的画面!做为炎黄子孙,几乎日本所有的华侨、华人,在这一天全部都涌到了元麻布三丁目中国大使馆的驻地!那一天,人山人海,几次人流突破日本员警的防线!……不错,我参加了示威!我反对杀人!尤其反对中国人杀中国人!杀手无寸铁的中国人!

不错,我是的确参加了反对暴政的“中国民族统一阵线”!

但是,一九九二年以后,我早已在日本的华文报刊、杂志上公开宣布退出一切政治活动!

一九九二年以后,我没有参加任何政治活动!

……

父亲的骨灰要同母亲、大弟弟德增的骨灰同时安葬在新墓地,做为儿子我理所当然要参加葬礼!

然而,要参加葬礼就必须转日本国籍!

苍天啊!请人来评一评,这是人类世界上什么国家的法理?!

一个国家的统治集团,竟然逼着自己的臣民,以另一个国家的国籍身份才能返回自己魂系梦牵的故园,去给自己故去的亲人祭典,这是什么性质的统治集团?!苍天啊,请你回答啊!!……

但是,苍天是不能说话的。

西元一九九八年七月三十日,我正式获得了日本国籍!

从此,我的家属全部改姓唐山。我叫唐山泰。

唐山的称呼,是炎黄子孙在海外漂泊,对自己祖居地的一种爱称。而我的名字叫唐山泰。泰的意思是我们中华民族,经历了无以计数的灾难,尤其是毛氏王朝建政以后,几乎所有的灾难都是毛氏一手策划制造的政治灾难!

“泰”,暗含泰平,是希望炎黄大地“天下泰平”之意。

同在一九九八年春,大姐遵从父亲遗愿,把父亲的骨灰同母亲的骨灰混合在一起后,同时与大弟弟德增的骨灰安葬在青岛成龙山墓苑!

二000年八月,我以日本国民的身份,持日本护照第一次返回生我、育我、魂系梦牵的故土。早已在澳大利亚工作的小弟弟伟伟和在北京工作的妹妹,专程赶到了青岛!

我们姐妹兄弟四人,于八月十五日清晨,一同赶到成龙山墓苑,为我们的父母、兄弟德增扫墓、致哀。

这是自一九五六年夏天以来,父亲、德增和我们姐、弟、妹第一次真正意义的团聚。……然而,母亲和德增的非正常故世,父亲的客死异国他乡,难道仅仅是我们一家人的悲哀吗?!

许许多多的人,早就尸骨无存,反右斗争后,数以十万百万计的“右派”,客死他乡。1959~1961年的人为的灾难,三千多万生灵在饥饿中灰飞烟灭。文化大革命,死于两派火拼,死于拳棍相加的武斗,死于上访或被遣返途中和自杀……他们的冤魂,游荡在炎黄大地的上空!……老舍、傅雷……无数的知识份子的精英,他们能够瞑目吗?!

政治的渊薮,也许短期内不会再疯狂。但是横在水晶棺中的杀人魔王,中华民族十恶不赦的罪魁祸首毛泽东,直到今天,仍然没有得到应有的清算,岂止如此,它散发的政治恶臭,仍然在继续毒害着人们的灵魂,禁锢着人们的手脚!

天下芸芸众生啊───难道毛泽东的滔天罪行不应该来个大清算吗?!……

教授家族”的故事,就暂时搁笔吧!

伴着藏女高吭的情歌,伴着大渡河怒浪击岸的涛声,在康定寺庙香烟漂渺和清脆而沉重佛钟的轰鸣中,我来到了这个多灾多难的大地。经历了世态炎凉的少年。渡过了人为灾难的青年和中年。我,终于也跨进了老年!

也许,不远的将来,我也会离开这个世界,我真心地盼望着我的亲人、子孙,能够把我的骨灰,撒向那大渡河畔!……

让圣洁的河水浸润我的骨粒,让我的灵魂能够与佛乐声一起游荡在这大河的上空!

大渡河───我回来了!

大渡河───我的母亲!

二00五年二月十日
封笔定稿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