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赏:集贤宾·退隐(一)

(之一:集贤宾)
岁寒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商调] 集贤宾·退隐 (之一:集贤宾)

王实甫

第一支曲[集贤宾]:

拈苍髯笑擎冬夜酒,
人事远老怀幽。
志难酬知机的王粲,
梦无凭见景的庄周。

免饥寒桑麻愿足,
毕婚嫁儿女心休。
百年期六分甘到手,
数支干周遍又从头。

笑频因酒醉,
烛换为诗留。

【作者简介】

王实甫,一说名德信,大都(今北京)人。散曲今存的只有小令一首、套曲三套(其中一套不全)。

【字句浅释】

商调:元曲宫调之一。集贤宾:曲牌的名字,也是这首套曲的名字和其中的第一支曲子。这首套曲包括十一支曲子,我们将分五次向读者介绍。退隐:这首套曲的题目。解题:这首套曲真实而形象的描述了王实甫晚年退隐后的闲适生活,表现了他当时的思想和情趣,不但在艺术上有很高的欣赏价值,在文学史上也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苍:灰白。髯:两颊上的长胡须。老怀:老者的情怀,因作者已经过了六十岁了,故自称“老”。机(本来是“几”字):事物细微的动向。“知机”就是善观事象。王粲:三国时人,因预料国家将乱而不受官,后投奔刘表。庄周:即庄子,曾梦到自己变为蝴蝶,醒来说不知是自己变蝴蝶还是蝴蝶变自己。桑麻:指农家事务。百年期六分:即六十年。甘:情愿、乐意。支干:即“干支”,十二“天干”和十“地支”互配的记年系统,可以产生六十个不同的记年名称,因此说六十年是“一轮甲子”。数支干周遍:也就是挨个数完一轮甲子的意思。

【全曲串讲】

冬夜里笑眯眯拈著灰白胡须举一杯酒,
远离纷纭人事老来情怀清幽。
雄心壮志未酬才学王粲机敏避难而走,
远大抱负成梦就像梦里变蝴蝶的庄周。

只要男耕女织不受饥寒我已足够,
儿女们男婚女嫁成了家我就甘休。
人生百年我很高兴六十年已经拿到手,
数完了一轮甲子我现在又从新来开头。

频频微笑因为有些醉酒,
为写诗换支蜡烛并保留。

【言外之意】

这首套曲是一篇直抒怀抱的抒情诗,而这第一支曲子一开头就给人闲适、愉快和满足的感觉。年过花甲的老头,笑眯眯的一手拈著灰白的长胡子,一手举著酒杯,越喝越高兴,因为他终于走出了心路的迷途,心安理得的选择并实现了“退隐”的高蹈之路。回顾过去,他也像许多人一样,曾经有过雄心壮志和远大抱负;也像许多人一样,远大抱负和雄心壮志都成了梦影。

不过他没有像许多人一样:至死不悟,始终放不下人世间的物质表象对人心的牵引。他看透了,悟到了,开始放下对物质的执著和追求了:在生活上只有不受饥寒的最低要求;对儿女们只要他们自己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家就行了,至于成龙上天还是成蛇钻草,自己全不在乎;自己的生命,若以百年为期,则已经活过了六十年了,所有不同的记年干支,自己都数过一遍了,现在又从头再数,这是很令人高兴和深受鼓舞的事情。

可见作者的注意力已经完全从物质转移到了生命过程的本身。在这样一个生命的重大转折点,作者作出了明智的选择,他怎能不高兴呢?有什么不满足呢?他很高兴,特别是有酒可喝,还能写诗,实在是太好了。作为诗人,他在后面的曲子中还会反复吟诵诗和酒的。

这第一支曲子是全篇的“序言”,对自己选择的归隐生活的愉悦,作了一个概括的描述。在后面的曲子中,他就要以独白式的开朗口气,细节性的描述自己退隐生活的情趣和思想了。

【正见网2006年01月12日】(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