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子:中共奴,德俄兽!

——由袁红冰的愤慨说起

唐子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月16日讯】1月7日下午,在悉尼帕尔玛塔市政厅举行以《中国的崛起与现实中国》为主题的沙龙,流亡海外的袁红冰教授悲凉地指出:现实中国已成“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殖民地和精神殖民地”。中国人在精神上和权力上早成亡国奴却不知道,比犹太人更可悲。统治者虽然长着中国人的面孔,却是崇尚仇恨和暴力的马列子孙。

袁红冰上述话语虽然充满愤慨,却无比真实。所以,袁教授如此话语很快引发王一峰先生的回应:岂止是亡国奴!根本是中华灵魂卖给了“来自德国(和俄国)的邪灵”,国人经由队、团、旗下宣誓,“高贵的生命被打上了邪恶的兽记”,在暴力逼迫和谎言诱骗下,中华民族引以为傲的一切被毁灭,“走向无底的深渊”。

综合概括袁、王二位的话:中国人早成中共奴,即披着中华人皮的德俄兽。

其实,早在去年5月21日《没有中国人 惟有中共奴——讨伐中共》一文里,依据《九评共产党》和中华现代史,我就详细陈述了同样的事实,讲了同样的理:

当今中华大陆,没有中华国,只有中共国!“中共国是最邪恶的旧中国!”人们“活在中共国的真实情形:跪下去的是人民,站起来的是中共。从 1950年起,大陆人民就分期分批地被打压和欺骗成为中共的奴隶。中共军队进入西藏,共奴制在大陆全面完成。中共统治下,没有中国人,惟有中共奴。”

中共所以这么干,依据的是“人类起源于猴子,最初是猿人……这种美化兽性、贬抑人性的历史观”。原始时代人吃人和文明社会人斗人,被堂而皇之地当作历史的需要和进步的动力。而人类承袭神而特有的道德品性、仁义情怀被贬低为剥削阶级的骗人的思想理论。”“中共用只有它说话没有别人说话的霸道方式,让这些荒谬的东西渐渐听起来像是有理,做起来就成了大饥荒无奈吃人和文革时代批斗吃人。”中国人的乐善好施心灵就这样被毛泽东霸道地换成了“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邪恶灵魂,“被操作成为像狼和狗一样撕咬的狼人、犬人,像猪和羊一样的活着的猪人、羊人。国人死,共奴生。”

“猪人,成为中共奴普遍的生存状态。”“近千万党官像狼一样活着,活成狼人……像狼一样凶残,逼得人民不得不做猪人。”我引用当时媒体上盛传的新闻事实——辽宁省阜新市退休高官王亚忱利用做市长、市委书记、人大主任时期经营得来的权势,用两年时间,以欺骗和强权吃了高文华1.094亿元资产——告诉国人:“中共怎样把民国的国家资产变成党家的,王亚忱就怎样把高文华的个人资产变成王家的……暴力恐吓和谎言欺骗是中共和王亚忱共有的绝招。”

我讲上述话也与袁红冰一样带着激愤,陈述和讲解却有理有据。也许是我人微言轻吧,也许是我明言讨伐,人们以为我只是在谩骂中共。而今,由袁红冰教授和王一峰先生再度引出中国人的“中共奴.德俄兽”悲惨现状,很好,非常需要关注。如果中国人的“中共奴.德俄兽”的真象能够在海内外被确认,那么广传《九评》和力促“三退”定将掀起一波波的高潮,中共将很快被逐出中华大地。

但就我的观察,目前世人仍然没有理性并充分地认识到“中国人是中共奴,即披着中华人皮的德俄兽”这一现况和真象,仍以为中国人处境还没这么糟。

实际情况就是这么糟!对此,我也是慢慢确信的。受中共学校教育给我的“猿人进化为今人”的历史观的影响,我在撰写《没有中国人 惟有中共奴》一文时,虽然明确指出从官到民,有由狼狗而猪羊的政治、文化待遇差别,但对中共而言都是心灵被操控的政治、心智奴隶。我心里很清楚,中国人在中共国里就是政治、精神奴隶,却由于唯物史观里“猿人”观念的影响,用了官员“狼人”、军警“狗人”、人民“猪人”、“羊人”等概念,没有突出兽的特征。

而今我弄清楚了且希望世人都明白,在中共暴力和谎言的邪恶统治下,中国人已成历史名词,现在全世界看到的中共国里的“中国人”只有中华人皮,其思想精神的心智方面完全偏离了“儒释道”的“仁慈真”的传统,表现的完全是德国纳粹和俄国苏联时代揉和在一起的凶残和邪恶:官员是“人狼”、军警是“人狗”,人民在生活上被当成“人猪”、政治上被视为“人羊”,真的都成了“兽”。

中共统治下各式各样的政治、心智奴隶,除了有历史上的中国人的外形和私心(包括由此而生的怯懦、嫉妒等),其它的凶残的狼性、愚忠的狗性、懒惰的猪性和软弱的羊性都是纳粹时代的德国人和苏联时代的俄国人分别突出了某些方面的兽性的集中并鲜明的体现。在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时代,中共组织在看见的显形空间里所干的一切都是为隐形的另外空间里的邪灵欺压正义和善良所干的。最为明显的事例是:先富政策下几乎所有人都承认人心在变坏,但却齐声道“小平您好!”;淫食文化下几乎所有人都嘲笑江泽民荒淫,但却共同对江泽民的疯狂静默如眠;保先运动下几乎所有人都挖苦胡锦涛荒唐,但却普遍对胡锦涛回潮逆来顺受。总之,中共奴的“德俄兽”心性由中共邪灵阴悄悄地在掌控,在比较私人化的领域里显示人性或人心,它不管。但在明显社会化、政治化的领域里要做好人(比如修炼法轮功)就高压,要做人(比如三退、维权)就不许。

中共国里由于中共奴的德俄兽状况,就出现了王一峰所说的情况:“看面孔大家都是人,实际上心灵里一些人与另一些人的差别,可能比人与禽兽相距更远。”真的就是这样。认清中华人皮下的兽心奴性,袁红冰所言今天所谓中国的崛起实际上和中国无关,只是中共官僚专制集团的崛起,“对中国人来说只意味着更深重的苦难和更大的灾难”就不难理解了。所以今天中华大陆当务之急不是科学的经济发展,也不是构建和谐社会,而是心灵革命信神和人文复兴做人。

尽管今天由德国和俄国而来的马列邪说的理想内容已完全没人相信和遵从了,但由马克思《共产党宣言》和列宁《国家与革命》传播到中国来的仇恨心理和暴力政治依然紧箍咒似的牢牢控制着大陆的中共奴(即使移民海外,依然谎言绵绵、争斗不断)。为什么?就是血旗下“为共产主义献身”的毒誓没有废除,致使心智还在中共邪灵的操控中:分明积极摆脱中共可以过得比现在好,大家却宁愿守着现在的奴隶位置得过且过。由此可见,由《九评》引发的退党、退团、退队就是大陆今天全民心灵革命的开始,就是中华人文复兴的起点。

中共奴,披中华人皮的德俄兽!做中国人,从三退信神佛做好人开始。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1-16 3: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