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53)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字号】    
   标签: tags: ,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

  “妈?”他又再叫了一次。

  “什么事?”她终于回答。

  他把门打开。

  从窗外透进来的幽暗微光中,他可以看到她整个人卷曲著躺在床上的黑色侧面剪影。他向她前进了一步,然后停下来。

  “你还好吗?”他问。

  “我很好。”她说着,声音中还带着颤抖。

  “你听起来一点都不好。”他说着,走了过去,坐在床的边缘。

  她没有回答,只是用力吸著鼻子,用自己手掌擦了擦眼睛。而他只是坐在那里等著。

  “怎么回事?”他问,伸出手来,轻拍着她的肩膀。

  “没什么。”她空洞地说着。“我只是……没什么事。”

  “我以前就从来没有看过你‘没什么事’就随意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又再问了一次。

  然后,在他们之间有一段很长的沉默。

  “那是很蠢的,真的,”她说着,大声地吸著鼻子,然后在床上坐起身来。“我睡不着觉,所以就躺在那里想明天的事情。我开始计划当贝蒂阿姨来的时候,要为你做什么样的毕业晚餐。”她又开始静静地啜泣了。“一件事接着一件事地想,到了最后,我突然想到明天代表什么意义了。”

  她的眼泪开始一滴一滴地掉了下来,她把自己的脸埋在两手之间。乔吉拍着她的肩膀,继续等著,让她慢慢平息下来。最后,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把自己镇定下来。

  “明天代表你将要离开我了。”

  “我什么地方都不会去啊!”乔吉抗议著。

  “哦,或许再过一阵子吧,但总之它就是会发生,而且也一定要发生的。也许一开始的时候会慢慢地发生,你会每天都过来看看我,有时候甚至会留下来吃晚餐。一阵子之后,你会变成隔一天来看我一次,然后,到了有一天,就变成我要天天在这里盼着你来,而你却不再出现。”

  她伸手到床边的桌子,从桌上的盒子里抓了一些卫生纸,擤著鼻涕。

  “但是我不会─”

  她伸出手来,紧紧抓着他的手臂,看着他的眼睛。“没关系,事情本来就该是这样。所有的一切都在上天的大计划中运作著,小鸟长大了就得离巢,所有的事情都一样。天晓得我是多么希望你可以走出去,去找寻一个在这个世界上属于你自己的地方。我只是……”她犹豫了一下。

  “只是什么?”

  “只是在那一瞬间,我好像深受打击,一时承受不住罢了。你看我坐在这里,半生都已经过去了,所有和我有关的东西都已经松弛下垂,或者已经转成灰色了。我的工作像一个陷阱一样,进去了就出不来了。这么多年以来,我从来没有遇过一个我会考虑跟他出去约会的男人,因为我们永远没有足够的钱啊……”她停了下来,叹了一口气。“然后,很快地,我就会独自一个人做着这些事情。失去了你─一个在我的生命中唯一拥有的、一个真正重要的人。”

  她把手伸得更长,用手臂环住他,然后紧紧抱着他。

  “我生活的结果和我以前所想的完全不同,乔吉。”她说着,松开了他。“它本来不该如此的,理论上应该是要有一个你所爱的人和你一起白头偕老的。我想,我大概是因为害怕未来会带来改变而被吓到了吧。”

  “我也是同样害怕,”乔吉说。“我必须独自走到外面去面对这个世界,弄懂我这一生中该做的事情是什么。”

  “我知道。可是,你还年轻,而我却已经错过了我人生中大半的机会。这些机会都只有一次,错过就不会再有。”

  乔吉从床上站起来,看着窗外的一片黑暗,然后,转过头来面对她。

  “你说得好像你的人生已经完蛋了,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一切都会愈来愈好的。有一些人还是会继续留在我们身边,而且,无论你怎么说,我永远都会留在你的身边陪着你。”

  “我知道你会,”她说着,又擤了一下鼻子。“我的意思不是要去破坏属于你自己的生活。我非常地以你为傲,乔吉。在你的这一生中,你一直都在忍受着很多的事情,而且,你总是做得那么的好。”

  他又躺回床上。他们肩并肩地躺在黑暗中,就像以前在他做了恶梦后每次的情形那样。

  “我们一样也有过一些快乐的时光,”乔吉充满希望着。“比如有一年耶诞节过后,我们离开这里,开车到佛罗里达州的那一次。我记得那时候你说,你想要远离这里,把这里的阴霾天气抛到脑后,去一个充满阳光且美好的地方,到一个不会有一列粗鲁的人排队等着你带着耶诞礼物回家的地方。我们开了一整个晚上的车,直到抵达了奇维斯特。在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往前走的时候,你带着我穿过海明威的房子,而且,我们还一边吃着那些可以在一家餐厅里吃到的所有熟虾子,一边看着海景。

  “爸爸的。”

  “什么?”

  “那是那家餐厅的名字。我从来没有想过你可以吃那么多的东西,”她说着,笑了起来。“我想你几乎是要把那家店给吃垮了。”

  “我记得你那时候给我一个二十五分的硬币,然后,我在那个投币式的自动唱机上点了一首杰米.巴费特的歌,我们边听歌边看着落在水面上的夕阳余晖。那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他们躺在那里,回想着过去所有他们一起做的事情。很快地,他们两个都慢慢地进入梦乡。窗外的月亮从树梢上升起来,透过卧室的窗户,照亮了那个房间,照在他们两个人身上。窗外,邻居的狗又再度吠了起来,而青蛙们也还继续演奏著它们的月光小夜曲。但现在,当大地慢慢地转向天明,开始新的一天时,他们两人却安详地在夜里的这些声响中沈睡着。(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的思绪又回到了当下,开始聆听着夜里的声音。他听到从他旁边打开的窗户外传进来的各种声音,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好像突然被弄瞎了,仅止是用自己的听力来辨识这个世界。
  • “生命是一个神秘的谜,乔吉,而且它以后也永远会是一个神秘的谜。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哪里是我们人生旅途的终点,都是我们永远也不可能解开的谜。”

  • 星期一,乔吉送晚餐的时候,他一路上都没有办法停止回想上个周末发生的事情。在行驶于房子之间的路上时,在防波堤上发生的事情一再地在他脑中播放着。
  • 道维斯先生走到里面,带着一个木制的盒子和一块棋盘走回来。他把棋盘放在他们两个中间的那张桌子上,把那个盒子放在旁边。他们把那些老旧的黑檀木和枫树材质的棋子拿出来,在棋盘上排好。
  • 他从放在桌子上的盒子里拿出另一个甜甜圈,若有所思地嚼著。
  • 有一辆车子慢慢地开进来,停在道维斯先生的别克车旁边。开车的人从前面的驾驶座上慢慢地下来,一手拿着油炸圈饼的盒子,另一只手拿着两杯咖啡,小心地让自己保持平衡,他用屁股把推了一下车门,把门关上,然后走过房子旁的车道,步上台阶。
  • 在清晨的微光中,老人从他的房子沿着海岸线往南走,他的鞋子在潮湿的沙滩上留下了一道完美的足迹。当他走在每天散步的路上,那段从他家到海湾上突起的远端那块陆地的那一个点时,他都会聆听着海水拍打海岸的声音。
  • 他从药柜里拿了一些药丸给乔吉。“这些药是用来治疗你腿上的伤的,如果有任何问题,随时可以回来看我。”
  • 他骑在一股浪上,那个浪一直不断地向前推动着,好像是无止尽似的。他听到后方大浪的轰隆声,所以必须不断地在自己的冲浪板上施压,才足以保持平衡地继续骑在上面。他蹲伏下来,却也仅仅只能让自己在水墙里稍稍适应。而这其中没有一点可以运用策略的空间,像是一趟永无止尽的冲浪之旅。
  • “我说把他放掉。”乔吉拿刀逼近他,再把话重复了一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