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54)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字号】    
   标签: tags: ,

21 转折点

  那三个男孩坐在州立公园里的一座凉亭里的野餐桌旁,凝视着远方那一片一望无际的海。上个周末的那种巨浪已经消失无踪了,而它们消失的速度,一如它们突然出现一样地迅速。在那些巨浪过去之后,只留下了像平常一样平静的小波浪。这一天是星期四,整个海滩上都没有什么人。在海滩淡季的时间,人群只有在周末才会出现,但只要学校一放假,每一天都会有很多人来。

  午后的空气是静止的,所以整个海面像镜子一样反射著天空。在这样的天气下,海和天的界线都混淆在一起了,最后,它们看起来就像是整片完整无缝的一个背景。在这片平滑的油画上,出现了一个极小的瑕疵─一个小小的涟漪。他们看着那个平静无波的海面上出现的涟漪,原来是一群用来做鱼饵的小鱼从海面上游了过去。

  “哦,我们最后终于毕业了。”乔吉说着,喝了一口微温的可乐。

  他们三个人视线的焦点突然聚在同一个点上,他们看到一条鲱鱼在靠近岸边的地方跃出水面。

  “现在的这种感觉,好像是等了好几个星期终于盼到的耶诞夜哦!”他继续说。“你们知道那种感觉的,当你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等待耶诞节的感觉就好像永远等不到天亮似的。”

  “是啊!”克里斯说,回想着过去。“我每次都躺在那里望着天花板,躺了好几个小时,脑袋不断地转着,就像是有电流通过一样。”

  “我会一直告诉自己,赶快去睡觉就好了,那么,耶诞节就会在我还没醒来之前到来。”乔吉说。

  “但是,那永远都没有用,”马克结束了他的回想,补充说着。“我会一直躺在那里,一直一直地躺在那里─”

  “那个钟会滴答滴答地走着,木头地板会咯吱咯吱地响着。我从来不知道夜是那样的长。”乔吉说着,把他的腿屈起来拉近身体,膝盖贴在胸前,眼睛凝视着远方的海。“然后,我会把眼睛闭起来一下,只闭了一分钟,当我再把眼睛睁开时,等待的一切事情就都发生了。我看到那只挂在我的床脚上,那个在一秒钟前还看起来又扁又可怜的袜子,瞬间已经整个膨胀起来了─”

  “里面放满了糖果和水果,”克里斯插嘴进来。“一个陀螺,或者是一颗桌球─”

  “一支口琴、一本漫画,还有一组魔术用具。”马克说着,讲完那一大串的东西。

  “然后,一切就都结束了。”乔吉说。“我会坐在那里,看着我的礼物。所有我希望得到的东西,我所梦想的东西,现在都摆在我面前了。但在我内心深处,仍是有一种空虚的感觉,好像是错过了什么东西似的。”

  他把他的头向后靠,看着凉亭的屋顶,那上面布满了充满灰尘的鸟巢。

  “我不知道到底是要高兴还是悲伤。”克里斯说。“我的意思是说,那是一种像是惊慌失措一样的感觉。”

  “每个人都会各自走向不同的方向。”乔吉接着说。“也许,对于班上大部分的人,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见到了。”

  有一分钟之久,他们三个人谁也没开口说一句话。今天是他们生命中的转折点,而就在传递那张简略的薄纸的时候,划出了一道他们生命的分水岭。

  “你们已经做了什么计划了吗?”马克问,往乔吉那里看过去。

  “哦,我妈妈帮我为这个夏天找到了一份在商店的工作。”他回答。“我会在正职人员休假的时间帮他们代班。”

  “那秋天以后呢?”克里斯问。

  “我还不是很确定。”乔吉慢慢地把话说出来。“我想去上大学,可是,除非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我还不知道。”

  他们又陷入一阵沉默。太阳炙热地洒在沙滩上,他们前面的空气因为热气的缘故,看起来都开始扭曲了。乔吉的额头上泛著汗水,汗水慢慢地聚集成了一滴汗水,沿着他的额头、从他的脸颊旁边流了下来。

  “我的天哪,今天真是热。”他说着,用他衬衫的袖子把脸上的汗水擦掉。“我想要游一下泳,然后就直接回家了。”

  “我同意。”克里斯说。

  “我也要去游。”马克也同意地说,在野餐桌旁伸展着四肢,闭上双眼。他前额上和腿上的绷带是唯一可以看得见,并让人记起来上个星期发生的事情的提醒物。

  乔吉脱掉他的衬衫和鞋子,开始走向海边。走到一半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对沙滩温度的估计错误,于是加快了脚下的速度,迅速地跑到海水里面。他向前冲的动力带着他直接冲入水里,颠颠倒倒地向前,潜入平静的海水里。 (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从窗外透进来的幽暗微光中,他可以看到她整个人卷曲著躺在床上的黑色侧面剪影。他向她前进了一步,然后停下来。

  • 他的思绪又回到了当下,开始聆听着夜里的声音。他听到从他旁边打开的窗户外传进来的各种声音,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好像突然被弄瞎了,仅止是用自己的听力来辨识这个世界。
  • “生命是一个神秘的谜,乔吉,而且它以后也永远会是一个神秘的谜。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哪里是我们人生旅途的终点,都是我们永远也不可能解开的谜。”

  • 星期一,乔吉送晚餐的时候,他一路上都没有办法停止回想上个周末发生的事情。在行驶于房子之间的路上时,在防波堤上发生的事情一再地在他脑中播放着。
  • 道维斯先生走到里面,带着一个木制的盒子和一块棋盘走回来。他把棋盘放在他们两个中间的那张桌子上,把那个盒子放在旁边。他们把那些老旧的黑檀木和枫树材质的棋子拿出来,在棋盘上排好。
  • 他从放在桌子上的盒子里拿出另一个甜甜圈,若有所思地嚼著。
  • 有一辆车子慢慢地开进来,停在道维斯先生的别克车旁边。开车的人从前面的驾驶座上慢慢地下来,一手拿着油炸圈饼的盒子,另一只手拿着两杯咖啡,小心地让自己保持平衡,他用屁股把推了一下车门,把门关上,然后走过房子旁的车道,步上台阶。
  • 在清晨的微光中,老人从他的房子沿着海岸线往南走,他的鞋子在潮湿的沙滩上留下了一道完美的足迹。当他走在每天散步的路上,那段从他家到海湾上突起的远端那块陆地的那一个点时,他都会聆听着海水拍打海岸的声音。
  • 他从药柜里拿了一些药丸给乔吉。“这些药是用来治疗你腿上的伤的,如果有任何问题,随时可以回来看我。”
  • 他骑在一股浪上,那个浪一直不断地向前推动着,好像是无止尽似的。他听到后方大浪的轰隆声,所以必须不断地在自己的冲浪板上施压,才足以保持平衡地继续骑在上面。他蹲伏下来,却也仅仅只能让自己在水墙里稍稍适应。而这其中没有一点可以运用策略的空间,像是一趟永无止尽的冲浪之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