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56)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字号】    
   标签: tags: ,

  “当我们,这些一九八九年的高年级学生,在今天离开这里的时候,我们会带着很多快乐的回忆,让那些我们在一起时的快乐时光永远跟随着我们……”

  乔吉往坐在他两排之后的马克那边看过去。马克正在打瞌睡,乔吉很羡慕他那么容易就可以把上个周末发生的事情抛在脑后。克里斯坐在更远的那一端,专心地听着演讲─乔吉很怀疑,到底是那场演讲本身让克里斯这么专心听,抑或是梅格本人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而且,无论我们到了多么远的地方,”她继续说着。“这段属于我们日子的记忆,将会永远藏在我们心灵的最深处。谢谢。”当听众报以如雷的掌声时,她开心地微笑起来。

  “这是一场很温馨的演讲,梅格,”校长在回到讲台上的时候说。“我想我们全都会以你为模范,表现得很好。”他低头看了看他前面的节目表。“我们今年致告别辞的学生代表是大卫.松恩顿,他将与我们分享他的想法。”

  乔吉跟大卫不是很熟,因为他一直都在美国联合通讯社上课。根据传说,如果课堂上出现了一个老师对答案不确定的问题,全班同学的眼睛就会立刻全部转向大卫。他慢慢地走到讲台的中央,把他的双手放在讲桌的两边上面,然后,开始注视着那群毕业生。而那些穿着毕业服的高年级学生,看起来一定像是一个个浮在一片平静的蓝色海面上没有身体的头。他就像牧师或推销员一样,以目光跟人接触的时间显得有点太久,以至于让人有种仓皇失措的感觉。所以,底下的听众们开始烦躁不安了起来,在自己的座位上动来动去,用手上的节目表搧著风。最后,大卫转过身来,用一种清楚的声音开始对着所有的人说话。

  “什么是真理?”

  讲完这句话之后,又是一段很长的沉默,听众们都很焦躁地看着其他的人。这个问题里包含了一些搅动人心的东西,尤其它是以一种抛向所有人的方式,好像是要向大家寻求一个答案似的。

  “这是我有一次在一场面试中被问到的问题,那一次,我承认自己在自己的防卫线内被抓住而击中要害了。然而,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开始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而且,我也相信,我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可以令人满意的答案了。

  “真理,如果是以一种思想或是概念的方式呈现的话,它是不存在的。”

  听众中回荡著一种悉悉索索的耳语声。站在讲台上的大卫耐心地等著那些耳语声消失,然后他才再继续自己的演讲。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作者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在他的小说《流浪者之歌》(悉达多求道记,Siddhartha〉中写道:‘所有真理的反面,也同样是真理。举例来说,如果真理是单面的,它就只能用文字表达和包装。而和思考相关的每件事情,和只能用文字表达的东西‘都是’单面的,也就是真理的一半而已,它缺乏整体性、完整性和一贯性。’

  “在柯特.弗那歌特(Kurt Vonnegut〉的《泰坦歌声动人的女海妖》(The Sirens of Titan〉一书中,描绘了一个真理和认定真理相反面也同样为真理的很切合的比喻,弗那歌特这样写着:‘你只要试着想像这样一件事情:你爸爸是所有曾经活在地球上的人中最聪明的一个,他知道所有你能发现的事情,对于一切的事情来说,他知道的都是最正确无误的,而且,他也可以证明自己都是对的。现在再想像,还有另外一个小孩住在几百万光年远的某个美好的世界里,而且,那个小孩的爸爸也是住在他那个美好的世界里的人,是有史以来最聪明的一个人,刚刚好跟你爸爸一样聪明,对于事情的判断一样正确无误。两个爸爸都是一样的聪明,两个爸也都是一样的正确无误。然而,如果有一天,他们相遇了,他们会开始一场严重的争论,因为他们都无法认同对方对所有的事情的看法。’弗那歌特继续地解释著,‘两个父亲可以同时是正确的,却又陷入严重争论的原因就是,因为真理可以有各种不同的诠释方式。’”

  他再次停顿,让那些话沉淀下来。

  “拥有一个开放的胸襟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了解到没有一个独立的个体、单一的一个政治团体或者任何一个宗教掌握了真理,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种某个特定的团体‘能够’支配真理的想法,就是导致人们苦难的开始。就单单以上一个世纪来说,大屠杀、冷战,还有一直存在的两伊冲突,都是当两个世界的‘爸爸’相遇时所产生的严重争论的那个比喻,在现实世界里以更大型争端出现的例子。这样的冲突会出现,就是因为双方都坚信只有自己才拥有真理。这是一个多么自大、自我中心的假设啊!(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稍后,乔吉在他的房间里打开他的礼物。里面是一本叫做《大河恋》(A River Runs Through〉的书,作者是诺曼.曼克宁(Norman Maclean〉。他把书翻到封面里,读著道维斯先生的题词:
  • “我很想让在座的各位同学对于自己一生中保持着一个开放胸怀的重要性有一个深刻的印象。以宗教而言,我们是否可以接受佛教的两亿五千万的信众,和基督教徒一样,在他们的信仰中也拥有真理呢?”
  • 他仰躺着浮在海面上,优雅地游了出去,直到海水覆盖了他的头。阳光从天空上洒下来。当他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在凉亭阴影下的那两个朋友,几乎已经看不见了。
  • 从窗外透进来的幽暗微光中,他可以看到她整个人卷曲著躺在床上的黑色侧面剪影。他向她前进了一步,然后停下来。

  • 他的思绪又回到了当下,开始聆听着夜里的声音。他听到从他旁边打开的窗户外传进来的各种声音,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好像突然被弄瞎了,仅止是用自己的听力来辨识这个世界。
  • “生命是一个神秘的谜,乔吉,而且它以后也永远会是一个神秘的谜。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哪里是我们人生旅途的终点,都是我们永远也不可能解开的谜。”

  • 星期一,乔吉送晚餐的时候,他一路上都没有办法停止回想上个周末发生的事情。在行驶于房子之间的路上时,在防波堤上发生的事情一再地在他脑中播放着。
  • 道维斯先生走到里面,带着一个木制的盒子和一块棋盘走回来。他把棋盘放在他们两个中间的那张桌子上,把那个盒子放在旁边。他们把那些老旧的黑檀木和枫树材质的棋子拿出来,在棋盘上排好。
  • 他从放在桌子上的盒子里拿出另一个甜甜圈,若有所思地嚼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