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57)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字号】    
   标签: tags: ,

  “我很想让在座的各位同学对于自己一生中保持着一个开放胸怀的重要性有一个深刻的印象。以宗教而言,我们是否可以接受佛教的两亿五千万的信众,和基督教徒一样,在他们的信仰中也拥有真理呢?当我们可以接受这个事实时,我们就可以开始听听赫塞在一九二二年讲的话了:‘在一切的真理中,所有真理的反面也同样是真理。’然后,当我们接受了这样的教诲,而且了解到我们所拥有的真理并不比这个世界上任何其他的人还要来得多或少时,之后─而且也只有在那之后─我们才能够体验到活在这个世界上,一个更平静存在。”

  这个时候,整个体育馆都鸦雀无声,大卫凝视着那一片如海的脸孔,然后,就在台下的那些人浑身不对劲地朝他看回去时,他的嘴唇上有一个轻微的笑容慢慢地展开来。之后,有人试着鼓掌,于是大家礼貌性开始拍手,但掌声很快就结束了。

  校长清了清喉咙说:“好的,大卫,我相信你已经给了我们所有的人一些可以回去好好思考的东西了。”他很圆滑地说着。

  现在是发毕业证书的时候了。所有的毕业生都站了起来,排成一排,依序地走向讲台。当毕业生的名字被叫到的时候,欧威尔先生就会交给那位学生一张毕业证书,跟他握握手。因此,那一大排长龙以很慢的速度前进著。

  “约翰.威尔克斯.阿尔瑞奇。”

  那一排长龙向前移动了一步。

  “詹姆斯.亚伦.亚历山大。”

  乔吉专心地凝视着他前面那个女孩子的后脑勺。

  “玛丽.雷诺德斯.巴顿。”

  他是下一个。

  “乔吉亚.阿姆斯壮.贝尔。”

  乔吉走向前去,在接到那只毕业证书的时候,跟校长握了握手。然后,他走下走道,走出体育馆的门。他在那里等著马克和克里斯,然后,他们三个人一起经过大厅,走到图书馆的会客室。

  乔吉慢慢地穿过那一大群的家长和毕业生,还在寻找着他父亲。然而,他没有看到父亲,却看到母亲和阿姨站在一起喝着潘趣酒。他给了她们两个一个拥抱。

  “你们有没有看到爸爸?”他问。

  “没有,”他母亲回答。“我以为他也许是和你在一起。”

  乔吉摇摇头,继续在人群中搜寻着。

  “我来帮我们的毕业生和他最喜欢的阿姨照一张相。”贝尔太太说着,然后伸手在她的背包里翻找着相机。

  乔吉用臂膀环著贝蒂阿姨,试着在闪光灯一闪的那一刹那露出一个微笑。越过他母亲的肩膀,透过还在他眼睛前面游移的金星,他看到了道维斯先生朝着他们走过来。老人之前完全没有提到任何他要来参加毕业典礼的事情,所以,乔吉根本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他。道维斯先生穿了一套西装,打了条领带,白发梳得整整齐齐的,看起来活像一个南方的绅士。

  “恭喜你,”他说着,跟乔吉握了握手。他递给乔吉一包用白色包装纸包的小包裹。

  “谢谢,”乔吉说着,还没从看到道维斯先生的惊讶中回神过来。他妈妈碰了碰他,他才赶快说,“我相信你已经见过我母亲了,道维斯先生。这一位是我阿姨。”

  “我一直都很高兴可以认识你的儿子,贝尔太太。他是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道维斯先生在和她们两人握手的时候告诉她。

  “我完全同意你的说法,”她说,伸出手臂环绕在乔吉腰上。“我来帮你和乔吉照一张相。”她建议著说。

  在她帮他们照相时,他们僵硬地并肩站在那里。

  “嗯,我必须走了,”道维斯先生在谈了一下话之后说。“晚上开车回到我家有一段很远的距离,而我开车技术又已经大不如前了。”

  “当然,”乔吉说。“还有,谢谢你。”他加上这句话,把手上的礼物举高。

  “我诚心诚意的为你感到骄傲,孩子。”他说着,拍了拍乔吉的手臂。

  在乔吉还未开口回答之前,他已经转身走掉了。

  “他到底是谁啊?”贝蒂阿姨问。

  “我送便当中的一个人,”乔吉回答著,将眼光暂时离开那个正在远去的背影。“他住在海湾那里。我每个下午都会待在那里,帮他做点事。”他又补充著说。当他再回头看时,老人已经消失不见了。(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仰躺着浮在海面上,优雅地游了出去,直到海水覆盖了他的头。阳光从天空上洒下来。当他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在凉亭阴影下的那两个朋友,几乎已经看不见了。
  • 从窗外透进来的幽暗微光中,他可以看到她整个人卷曲著躺在床上的黑色侧面剪影。他向她前进了一步,然后停下来。

  • 他的思绪又回到了当下,开始聆听着夜里的声音。他听到从他旁边打开的窗户外传进来的各种声音,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好像突然被弄瞎了,仅止是用自己的听力来辨识这个世界。
  • “生命是一个神秘的谜,乔吉,而且它以后也永远会是一个神秘的谜。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哪里是我们人生旅途的终点,都是我们永远也不可能解开的谜。”

  • 星期一,乔吉送晚餐的时候,他一路上都没有办法停止回想上个周末发生的事情。在行驶于房子之间的路上时,在防波堤上发生的事情一再地在他脑中播放着。
  • 道维斯先生走到里面,带着一个木制的盒子和一块棋盘走回来。他把棋盘放在他们两个中间的那张桌子上,把那个盒子放在旁边。他们把那些老旧的黑檀木和枫树材质的棋子拿出来,在棋盘上排好。
  • 他从放在桌子上的盒子里拿出另一个甜甜圈,若有所思地嚼著。
  • 有一辆车子慢慢地开进来,停在道维斯先生的别克车旁边。开车的人从前面的驾驶座上慢慢地下来,一手拿着油炸圈饼的盒子,另一只手拿着两杯咖啡,小心地让自己保持平衡,他用屁股把推了一下车门,把门关上,然后走过房子旁的车道,步上台阶。
  • 在清晨的微光中,老人从他的房子沿着海岸线往南走,他的鞋子在潮湿的沙滩上留下了一道完美的足迹。当他走在每天散步的路上,那段从他家到海湾上突起的远端那块陆地的那一个点时,他都会聆听着海水拍打海岸的声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