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58)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稍后,乔吉在他的房间里打开他的礼物。里面是一本叫做《大河恋》(A River Runs Through〉的书,作者是诺曼.曼克宁(Norman Maclean〉。他把书翻到封面里,读著道维斯先生的题词:

  乔吉:

有一个很有智慧的人说过:“行千里路,始于脚下的第一步”。就让今夜成为你旅程的一个开始─而不是一个结束─一个走向知识与智慧的开始。

                        你诚挚的朋友

  威廉.道维斯

  乔吉换好衣服后,躺在床上,想着这一整天以来所发生的事情。每一件事都在他脑袋中旋转着:那片海滩、那个炎热的体育馆、大卫的演讲,还有走到讲台上去领毕业证书的事情。他想到道维斯先生出其不意地出现在他的毕业典礼上,还有他的父亲,又让他失望了一次。

  乔吉把那本书翻到第一页,开始读著一个与他的世界距离遥远的故事。那些所有一切他所熟悉的事物,像海滩、游客、冲浪板这些东西,已经由森林、小溪和钓鳟鱼所取代了。当书里头描写着一个遥远的地方和遥远的过去时,他可以感觉到那字里行间那个自然的律动,把他完全地卷入另一个破碎家庭的故事里。

  他一直读到深夜,直到他已经翻到最后一页,读著最后的那段话:

当然,现在我已经太老了,而无法当一个好渔夫了。而且,当然,现在我还是经常独自一个人在那个大湖边钓鱼,尽管有些朋友认为我不应该继续钓鱼。就像在西蒙大拿州那里很多钓飞鱼的渔夫一样,那里的夏天几近极地的天气,我通常到了傍晚比较凉了以后才会开始钓鱼。在北极微微的光照在这个又长又深的峡谷的这个时候,所有的存在都逐渐褪去,与我的灵魂和回忆、这条大北列克富特河的声响和四拍子的节奏,还有那种鱼会跳出的希望,形成了一体。

最后,所有的事物都与我融为一体,其中有一条大河穿过。那条河被世界最大的大洪水切过,然后漫过从时间的底层累积出来的大岩石。有些岩石上面有着永恒的雨点飘落。在那些岩石之下是一些文字,而有些文字是属于它们自己的。

大河始终萦绕在我心头。

  乔吉把书合上,坐在从床旁边的灯照过来的微光中。他又想到了道维斯先生,在他身上,他看到同样的一种对世界的慈悲之爱。

  他把灯关掉,闭上了眼睛。整栋房子都寂然无声,他慢慢地进入了梦乡,而那些文字还萦绕在他意识之外的大脑里:“行千里路,始于脚下的第一步。”

23 褪却的影像

  乔吉因为吓了一大跳而睁开了眼睛。感觉是多么地真实啊!他想着,试着把自己在梦中混杂成一团的影像强拉回到一个显著的焦点。他看看房间的四周,所有的东西都还是和原来一样:那只蓝色小鸟还是坐在鸟笼里,而他的冲浪板也还靠在角落的那面墙上。

  他再度闭起眼睛,试图集中心思,但刚才的那场梦已经开始淡去。那个在一分钟前显得那么有意义的东西,此刻已经混淆成一团,而且暗淡无感觉了。那个梦是有关于昨夜在毕业典礼的会客室中寻找着他父亲的事情。

  就在他试图回想那个梦境时,那个梦慢慢地回到了他的脑袋里。他可以看到他父亲的背影在他前面的人群中渐渐地消失,但他却怎么追也追不上他。他在会客室中漫步,四处穿梭著,直到他看到他父亲独自一个人站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正在读著一本从书架上拿下来的书。乔吉他走到他背后,把他的手放到他的肩膀上。他父亲转身过来,但是,就在乔吉看着他的那一瞬间,他父亲的五官开始消融,然后重新排列组合。他的脸上开始长满了皱纹,连头发也开始变白,当他把视线从他手上的那本书往上移时,赫然发现,原来他所直视的是那个海湾老人的眼睛。

  当乔吉那个下午抵达了道维斯先生家的时候,他正坐在门廊上。这又是另一个暑气逼人的大热天,但在某个程度上,夏天的炽热好像被他们头顶的那扇搅动着空气的电风扇,和放在桌上的那杯水滴直流的冰红茶给缓和下来了。

  “嗯,现在那个毕业典礼已经结束了,你有什么计划啊?”道维斯先生问乔吉,他坐在摇椅上,慢慢地前后摇著摇椅。

  “我已经在折价商店找到了一个暑期的工作。”乔吉告诉他。

  “那不是我刚刚问你的意思,”他说。“你有没有再好好想过我们那天谈过的话?”

  乔吉叹了一口气。“我只是觉得读大学是一件不太可能会发生的事而已。”他说。

  道维斯先生没有说什么话。

  “谢谢你给我的那本书,”乔吉告诉他,试着改变话题。“我真的很喜欢。”

  “你已经把它看完了?”道维斯先生回答的时候,挑了挑一边的眉毛。“我昨天晚上才把那本书拿给你。”

  “我开始看了之后,就爱不释手,没有办法再把它放下。”乔吉说。

  “我也想过你可能会喜欢这本书,因为诺曼.曼克宁也和你有着相同的问题,同样为了那个问题而痛苦挣扎著。”

  “我?”乔吉说。(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很想让在座的各位同学对于自己一生中保持着一个开放胸怀的重要性有一个深刻的印象。以宗教而言,我们是否可以接受佛教的两亿五千万的信众,和基督教徒一样,在他们的信仰中也拥有真理呢?”
  • 他仰躺着浮在海面上,优雅地游了出去,直到海水覆盖了他的头。阳光从天空上洒下来。当他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在凉亭阴影下的那两个朋友,几乎已经看不见了。
  • 从窗外透进来的幽暗微光中,他可以看到她整个人卷曲著躺在床上的黑色侧面剪影。他向她前进了一步,然后停下来。

  • 他的思绪又回到了当下,开始聆听着夜里的声音。他听到从他旁边打开的窗户外传进来的各种声音,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好像突然被弄瞎了,仅止是用自己的听力来辨识这个世界。
  • “生命是一个神秘的谜,乔吉,而且它以后也永远会是一个神秘的谜。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哪里是我们人生旅途的终点,都是我们永远也不可能解开的谜。”

  • 星期一,乔吉送晚餐的时候,他一路上都没有办法停止回想上个周末发生的事情。在行驶于房子之间的路上时,在防波堤上发生的事情一再地在他脑中播放着。
  • 道维斯先生走到里面,带着一个木制的盒子和一块棋盘走回来。他把棋盘放在他们两个中间的那张桌子上,把那个盒子放在旁边。他们把那些老旧的黑檀木和枫树材质的棋子拿出来,在棋盘上排好。
  • 他从放在桌子上的盒子里拿出另一个甜甜圈,若有所思地嚼著。
  • 有一辆车子慢慢地开进来,停在道维斯先生的别克车旁边。开车的人从前面的驾驶座上慢慢地下来,一手拿着油炸圈饼的盒子,另一只手拿着两杯咖啡,小心地让自己保持平衡,他用屁股把推了一下车门,把门关上,然后走过房子旁的车道,步上台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