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赏:集贤宾·退隐 (三)

(之三:醋葫芦(四篇))
岁 寒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商调] 集贤宾·退隐 (之三:醋葫芦(四篇))

王实甫

第四支曲至第七支曲(曲牌都用[醋葫芦]):
到春来日迟迟兰蕙芳,
暖溶溶桃杏稠。
闹春光莺燕语啾啾,
自焚香下帘清坐久。
闲把那丝桐一奏,
涤尘襟消尽了古今愁。

到夏来锁松阴竹坞亭,
载荷香柳岸舟。
有鲜鱼鲜藕客堪留,
放白鹤远邀云外叟。
展楸枰消磨长昼,
较亏成一笑两奁收。

到秋来醉丹霞树饱霜,
绽金钱菊弄秋。
半山残照挂城头,
老菱香蟹肥堪佐酒。
正值著登高时候,
染霜毫乘醉赋归休。

到冬来搅清酣鸡语繁,
漾茅檐日影稠。
压梅梢晴雪带花留,
倚蒲团唤童重烫酒。
看万里冰绡染就,
有王维妙手总难酬。

【作者简介】

王实甫,一说名德信,大都(今北京)人。所作杂剧据知有十四种,但现存只有两三种。散曲今存的只有小令一首、套曲三套(其中一套不全)。

【字句浅释】

商调:元曲宫调之一。集贤宾:曲牌的名字,也是这首套曲的名字和其中的第一支曲子。这首套曲包括十一支曲子,我们将分五次向读者介绍。退隐:这首套曲的题目。解题:这首套曲真实而形象的描述了王实甫晚年退隐后的闲适生活,表现了他当时的思想和情趣,不但在艺术上有很高的欣赏价值,在文学史上也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迟迟:舒缓的样子。蕙:一种多年生香草。溶溶:这里形容暖和的感觉。稠:多而密。丝桐:指琴,因古代制琴多用桐木加上丝弦。尘襟:指世俗的胸怀。竹坞亭:四面有竹林可以挡风的亭子。放白鹤:借用林逋的故事:林逋喜欢鹤与梅花,他要请朋友来家时就把自己养的鹤放出去,朋友看到天上的鹤就知道是邀请自己了。云外叟:远离尘世人群的老头。楸枰:棋盘,古代多用楸木制棋盘。奁(读帘):这里指“棋奁”,就是装棋子的盒子。醉丹霞:指枫树经霜后一片丹霞,像人喝得满脸通红一样。菱:水生植物,其果实叫菱角。毫:毛笔。赋归:这里隐用陶渊明写《归去来辞》、罢官归隐的故事。休:罢休。酣:这里指睡眠甜适。繁:多,这里指频繁。茅檐:茅房的屋檐。蒲团:用香蒲草,或麦秸,或棕衣等编成的圆形垫子,僧人或道士常用来打坐。童:小家童,即年轻的男仆。烫酒:把酒壶放在开水上,使里面的酒变热。绡(读消):生丝织成的薄绸。王维:唐代大诗人、大画家。酬:实现。

【全曲串讲】

春天到来时,
暖溶溶的太阳光使万物舒展,
兰蕙芬芳桃杏茂盛争艳枝头。
欢快春光里莺歌燕语交相和鸣声啾啾。
燃起香放下帘子,我在里面清坐许久。
闲寂中且把那丝桐古琴轻轻抚奏,
洗净了尘俗的心胸、消去了古今烦愁。
夏天到来时,
或者高卧松阴深处的竹坞亭,
或者在荷香柳岸边摇著小舟。
刚捕的鱼新采的藕,挽留朋友同享受,
再把白鹤放飞出去邀请尘世外的老头。
酒饭后下盘棋来消磨漫长的白昼,
算输赢一笑了之黑白棋子两个盒里收。

秋天到来时,
枫树经霜似丹霞像人醉脸红,
菊花绽开如金钱弄姿美金秋。
半山间一轮落日余辉映照在城头,
老菱角清香螃蟹肥嫩,刚好用来下酒。
等到重阳节携壶登高抒怀的时候,
笔染秋霜乘醉也赋一篇“归去来”才罢休。

冬天到来时,
频频鸡鸣搅醒酣睡中的清梦,
冬日阳光下荡漾茅檐影子稠。
晴雪压着带花的梅梢,在梅枝上驻留。
倚坐在蒲团上,唤小童重新烫一壶酒。
看雪将万里染成冰绡,景色稀有。
这景色实难描述,哪怕有王维的妙手。

【言外之意】

这四篇“醋葫芦”分别详细的描述了作者在一年四季中自由自在、闲适舒展的隐逸生活。而且在讲到一年四季时,又分别为春、夏、秋、冬四季配上了琴、棋、诗、画的内容,以此强调了作者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遵从:即便是放下了尘世间名利的追求,成了世外的隐士,中国文化的传统却不但没有放下,反而在这特殊的世外桃源式的清景中得到了深化和加强。

由此可见,作者因厌世愤俗而归隐时,厌的是当时污浊的世,而不是为世所载的中华文明;愤的是利用传统文化去追名逐利的俗人,而不是被这些俗人滥用的中国文化。其实,中国历史上许多隐者都同时又是中国文明史上的顶尖人物。最为人知的就有:留下了《道德经》的老子,大诗人陶渊明、李白、白居易、王维,大医学家葛洪、陶宏景、孙思邈等等。

另外,正如一些诗评家指出的,这四首“醋葫芦”曲子的写法中,把四季与琴、棋、诗、画相配,带有典型的民间文学手法的痕迹。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想着那红尘黄阁昔年羞,到如今白发青衫此地游。乐桑榆酬诗共酒,酒侣诗俦,诗潦倒酒风流。
  • 这首套曲是一篇直抒怀抱的抒情诗,而这第一支曲子一开头就给人闲适、愉快和满足的感觉。年过花甲的老头,笑眯眯的一手拈著灰白的长胡子,一手举著酒杯,越喝越高兴,因为他终于走出了心路的迷途,心安理得的选择并实现了“退隐”的高蹈之路。
  • 其所著传奇“莺莺传”(又名《会真记》)叙述张生与崔莺莺的爱情悲剧故事,文笔优美,刻画细致,为唐人传奇中之名篇,也为后世元曲“西厢记”的篮本。据后人推测,此是元稹个人之写实故事,并认为他为依附权势而负心另娶名门闺秀-京兆尹的女儿韦丛。
  • 据史书上记载,中国的三弦源于古时的弦鼗,到了元代才有三弦之名,在元之前的宋朝未见史料有三弦者。元朝时三弦是元曲的主要伴奏乐器。到了明清之后,三弦主要也是用于说唱音乐的伴奏。特别是在明朝嘉靖(1522-1566)魏良辅还没创作昆曲以前,几乎所有北曲都是用三弦来伴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