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立鉴:同一首歌–中国的亡国之音

立鉴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月23日讯】从2004年农历新年开始,纽约新唐人电视台办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推出以来,以跳出中共党文化的中华传统文化纯正风格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华人,一年比一年成熟。中共邪党眼红,今年年初,放出其豢养的让咬谁就咬谁的恶狗–中央电视台赤钜资到纽约搅场,在纽约与新唐人电视台的晚会在同一场地办所谓“同一首歌”晚会。此事是中共垂死挣扎中搞党文化输出,也涉及到中共对中华传统文化的破坏,还有对“同一首歌”本身的认识,我们得从历史的角度仔细分析探讨。

中国传统文化对礼乐的认识

作为人类的各种文化艺术,不仅仅是人类用来繁荣人类生活的作用,人类的文化艺术的道德内涵取向能否宣扬正的道德因素,使人类认识什么是好、什么是善对人类社会的稳定有重大作用。用现代科学的话说,如果我们把人看成构成这层物质空间的物质粒子的话,那么人类的文化艺术对这一层物质空间的稳定存在就具有重要意义。可以说在这次人类文明的几千年历史中,共产邪党出现以前东西方文化各个方面的主体文化都是具有这样道德内涵的正统文化艺术,包括音乐艺术。西方文艺复兴时期是西方文化的顶峰时期,而中国文化不同朝代都开辟了不同艺术形式的鼎盛时期。

在中国古代“古琴被列为‘琴、棋、书、画’四艺之首。是古代每个文人修身养性的必修之乐器。嵇康在《琴赋》中说:“众器之中,琴德最优”;所谓“士无故不撤琴瑟”(《礼记•曲礼下》),“君子之近琴瑟以仪节也,非以慆心也”(《左传•昭西元年》) ,可见“琴”在文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1]

也是出于对于音乐艺术的道德内涵的深刻理解,中国古时的帝王都很重视礼乐,把这作为治国安邦的方法。

“《礼记•乐本篇》中有一段话,阐明实现“王道”的重要措施必须以礼乐教化为主,辅之以刑法、政令。‘礼节民心,乐和民声,政以行之,刑以防之。礼、乐、刑、政,四达而不悖,则王道备矣。’”[1]

“在《史记•乐书》中有一段话:‘舜弹五弦之琴,歌南风之诗而天下治。…夫南风之诗者生长之音也,舜乐好之,乐与天地同意,得万国之驩心,故天下治也。’”[1]

共产邪党对传统艺术的破坏

可是共产邪党出现之后,对其所占据的国家的传统文化都进行了大规模的摧毁和对艺术家的迫害。今天传统文化保存最好的法国剩下的艺术品还不及原来的十分之一,都是被共产邪党的祖宗–巴黎公社的造反流氓所毁掉的。中国则连十分之一也没有剩下,文化大革命砸烂了所有艺术领域中最辉煌的遗迹,把所有领域的学术权威剥夺自由强制劳动迫害。历史上正常的人与人之间的战争中,人们争夺的是土地、财富和艺术品,这是暴力、是贪婪,但这是正常的人的恶的一面的行为,可是我们看到共产邪灵操控的恶党却采用了与所有历史上的统治者都不同的做法,它们不要土地、财富或艺术品,它们在和平时期搞种族灭绝,它们大规模的摧毁艺术品,破坏传统文化。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共产邪党不是人的文化,它是那个背后的幽灵、邪灵操纵下的反人类的邪教。它知道,人类要是具有正统文化所教导的美丑善恶观念,人类就会识破它,就不会跟随它。所以,它总是操纵恶人死命地要毁坏人类文化。

可是中华古国1949年沦陷在中共邪党手里后,开始拿所有这些人类文明中的宝贵遗产开刀,它打的旗号是反封建、反资本主义、破四旧等等,其实是反人类,破坏的是正统的人的文化。而它所宣扬的音乐则是充满暴烈的所谓“革命激情”,让人理智像木偶机器一样被操纵。最典型的,目前的邪党政权的“国歌”,还有在中国大陆每次颁奖都播放的背景音乐《解放军进行曲》都是典型的这样的音乐。那一时期摧毁了所有的中国传统音乐艺术,人们传唱的全是旋律激昂亢奋、内容为邪党歌功颂德的所谓“革命歌曲”和那几部革命京剧样板戏。

文革以后的中国音乐

文革以后,在上一代邪党毛老大已经成功的毁灭了整个文明古国的文化的基础上,邓老大认为可以放心地统治了,邪党也知道有钱好,于是开始了“猫略”治国以发展经济,可是按以往毛老大时的反人类统治方式,统得太死,经济没法发展,于是放开了经济政策,与此相应的文化上也一定程度的放开了。但这并不是中共恶党要改邪归正,只是伪装得更隐蔽了。文革时所有领域出版的书里都要引几段毛老大的《语录》,开篇结尾、字里行间必谈几段阶级斗争。那么文革以后这些表面上的《语录》和“阶级斗争”的话是删掉了,但是其渗透在所有领域的社会观、历史观其实还是中共搞阶级斗争那一套,就是说中共邪党文化已经以一种隐蔽的形式渗透在中国人的所有文化的各个方面了,这是中国大陆人目前认识不到的。

具体说到音乐领域,虽然文化上放开了,但这时的中国传统文化已经丧失殆尽了,所以传统的中国古典音乐形式和对其道德内涵的认识已经完全失传了,琴作为文人修心养德的必修技艺和帝王安邦治国的方略的那种以德乐为主流社会生活方式的状态人们也根本就不知道了。文革后期,搞西方古典音乐的和中国古典音乐的专业人士也有,但这些都没有成为中国社会生活的主流,传统文化的失传加上经济利益原因使流行音乐成为了文革后中国社会主流音乐艺术形式。

在流行音乐领域,虽然没有古人对德的深刻认识,但那时人们刚刚从文革的充满人整人的混乱和争斗的状态中平静下来,中国人对新的政府领导人和未来充满了希望,在这种心态下,八十年代初期中国流行音乐领域出了一些脍炙人口的作品,比如《在希望的田野上》、《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金梭和银梭》等,表达了刚刚能呼吸一点自由空气的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表达的是健康的人的情感,音乐形式也非常朗朗上口。

到了八十年代中后期,在我印象里当时有一盘很火的磁带就是崔健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那时我正在上大学,同学们之间广泛地互相复制,音乐形式上这是中国流行乐坛的第一盘摇滚乐作品专辑。但我觉得那盘专辑中最有水准的是歌词,我记得每首歌的词形式上都工整上口而且内涵深刻,而且最突出的是出现了第一次用隐喻的形式抨击中共邪党的统治。我清晰地记得有一首歌词是这样写的: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这个感觉真让我舒服
它让我忘掉我没地儿住…”

对这样的音乐,中共邪党是一定不会任其发展的。明显地,崔健很少能上中央电视台,这一定有政治原因了。

再往后就是八九年天安门大屠杀了,中共开始严格的控制教育、媒体和文化领域了,人们再也没有心思唱《在那希望的田野上了》,这以后的音乐作品里人们再也创作不出那种充满自由和对美好生活向往的作品了,所以九十年代以后的中国流行音乐作品都是表达的男女之情为主,一片委靡之风了。在大屠杀之后中国人的良心已经被彻底谋杀了,中国人心中的希望之火被压灭了。中共邪党的治国策略在屠杀之后显露得更清楚了,就是要把中国人当猪来养,允许你赚钱,当官的允许你腐败,你在这猪圈里可以任意的行乐,但就是不许有意见,党不高兴了就杀你。那么大屠杀以后的所有的邪党文艺都是这种“养猪”国策的体现,就是要让中国人都变成快乐的猪,让你麻痹,让你对恶党主子给你的臭泔水猪食感恩戴德。

同一首歌–当代中国的亡国之音

春秋时晋国掌乐太师师旷被称作“乐圣”,他有一个制止亡国之音的故事。
晋平公新建的王宫落成了,要举行庆祝典礼。卫灵公为了修好两国关系,就率乐工前去祝贺。卫灵公带着一批侍从,走到濮水河边,天色已经慢慢地黑下来,他们在河边倚车歇息。时值初夏,皎洁的月亮高挂夜空,两岸垂柳轻拂水面,河水静静地流去,映着月亮闪闪发光,就像九天落下了一匹锦缎。卫灵公正在欣赏这美丽的夜景时,突然听到一陈曲调新奇的琴声,不禁心中大悦,于是招来他的乐师师涓,命师涓寻找这奇妙的音乐,并把它记录下来。师涓领命而去,静静地坐在河边,调息,抚琴,聆听那音乐,将乐曲记录下来,整整忙碌了一夜。

卫灵公一行来到晋国边城,晋平公在新建的王宫里摆上丰盛的筵席,热情的招待贵宾。宴会上,卫灵公在观赏晋国的歌舞后,便命师涓演奏从濮河边听到的那支曲子助兴。师涓为了答谢晋国的盛情款待,便遵命理弦调琴,使出浑身解数弹奏起来。随着他的手指起落,琴声像绵绵不断的细雨,又像是令人心碎的哀痛哭诉。

坐在陪席上的晋国掌乐太师师旷面带微笑,用心倾听着。不一会儿,只见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神色越来越严肃。师涓刚将曲子弹到一半,师旷再也忍不住了,他猛地站起身,按住师涓的手,断然喝道:“快停住!这是亡国之音啊!千万弹不得!”

卫灵公原本是来给晋平公祝贺的,听师旷掌乐太师这么一说,吃惊地愣住了。师涓更是吓得不知所措。十分尴尬地望着卫灵公。晋平公见喜庆之时,本国掌乐太师突然插一杠子,弄得卫国国君一行人下不了台,忙责问太师道:“这曲子好听得很,你怎么说它是亡国之音呢?”

师旷振振有词地道:“这是商朝末年乐师师延为暴君商纣王所作的‘靡靡之音’。后来商纣王无道,被周武王讨灭了,师延自知助纣为虐害怕处罚,就在走投无路时,抱着琴跳进濮河自尽了。所以,这音乐一定是在濮河边听来的。这音乐很不吉利,谁要沉醉于它谁的国家定会衰落。所以不能让师涓奏完这支曲子。”他说到这里,转过脸来问师涓道:“你弹的这支曲子是在濮河边听来的吗?”

卫灵公和师涓都很惊讶,连连称是。“亡国之音”便由此而来。 [2]

话说了这么长,终于说回来了。中共邪党豢养的让咬谁就咬谁的恶狗–中央电视台反复采用的歌曲《同一首歌》创作于1990年。

这首歌的歌词是这样的(陈哲词,孟卫东曲,毛阿敏演唱):

“鲜花曾告诉我你怎样走过
大地知道你心中的每一个角落
甜蜜的梦啊谁都不会错过
终于迎来今天这欢聚时刻
星光洒满了所有的童年
风雨走遍了世界的角落
水千条山万座我们曾走过
每一次相逢和笑脸都彼此铭刻
在阳光灿烂欢乐的日子里
我们手拉手啊想说的太多
阳光想渗透所有的语言
春天把友好的故事传说
同样的感受给了我们同样的渴望
同样的欢乐给了我们同一首歌
我们同一首歌 同一首歌 ”

这首歌要是在任何别的国家也许可以说没有问题,可是这是创作于中国,而且是在大屠杀刚刚过后1990年,看看这歌词吧,

“鲜花曾告诉我你怎样走过”
看看六四档案网站吧,我们怎么走过的?是鲜血!不是鲜花!
“春天把友好的故事传说”
头一年春天发生了什么,友好吗?
“在阳光灿烂欢乐的日子里 ”
我们没有阳光灿烂欢乐的日子,
“星光洒满了所有的童年 ”?
中国人从小就被中共洗脑,我的童年没有“星光”,
“同样的欢乐给了我们同一首歌 ”
我跟谁有“同样的欢乐”?没人和着吃人的恶党唱“同一首歌”!

法轮功学员揭露出来中共邪党在劳教所用词曲来进行强制洗脑转化,可是许多国人可能还没看破这歌曲的邪恶本质,其实在劳教所内发生的和劳教所意外发生的事情是一样的。在劳教所里,他们用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声明放弃信仰后,然后唱这首歌让他们麻痹、忘记被酷刑折磨和放弃信仰的痛苦;在劳教所外,大屠杀刚刚过后,就作这样的歌用“鲜花、阳光和童年”来让国民忘记屠杀、忘记党的邪恶暴行!以此命名的歌会每周在全国巡回演出,让国人整日沉迷于靡靡之音而无视了邪党对同胞正在实施的强奸、酷刑、杀人的种种恶行,甚至助纣为虐!

历史早就为我们留下了见证,从历史背景和中国正统音乐的正见的角度来看,“同一首歌”是名副其实的当代中国的“亡国之音”,与当时师延为纣王所作靡靡之音具有同样的亡国丧志之罪。在共产邪党为害人类这一百多年里,造下了如此大的罪孽,这与那些为邪党歌功颂德的文人的作用是分不开的,在神的眼里看这些文人罪是很大的;从人的角度,按此歌创作的时间来看,将来的人们不会认为作者是无辜的。

正邪之战

在一些科幻小说里讲有外星的邪恶生命要攻击地球,地球上的英雄奋起反抗,保护我们的星球。其实这正邪大战早就开始了,共产邪灵就是那攻击地球的邪恶生命,只是它们是通过操纵人中的代理人来毁灭人类,表面上不是外星人或魔鬼的形象不易识破。其实看一看共产邪党干的事就知道了,那都不是人干的事啊。那么在如此事关重大的正邪对抗中,这些为共产邪党服务的音乐作家你站在了那一边?能说是没有责任吗?今天在中国发生的退党大潮其实是这场正邪大战的最后决战,这不是正常人类历史中的人与人之战,而是人类与要毁灭人类的共产邪灵之战。人是神造的,也从属于神,那么那些不明真相的中国同胞对着邪党(团队)的血旗发毒誓说要为它奉献终生,然后在邪党的教唆下伤害自己的人类同胞,这些与邪恶为武的人,神能给他们未来吗?所以这才是中国人应退党(团队)的根本原因,这不是谁要搞政治的问题,这不是政治能涵盖得了的,是为了驱逐邪恶而善解那些被邪党欺骗的人。

我们不是幸福的一代,我们是责任重大的一代。实际上我们被迫不得不担负起重担带领一个民族,带领一个已经习惯了无视一切肮脏和暴行而在邪党划定的猪圈里钻营钱和在邪党文化中傻快乐着的民族走出这个充满了谎言和邪恶的非人文化,走向未来。从这一点上来讲,新唐人电视台、大纪元时报和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这几大独立媒体非常重要,他们不仅是给所有人权被迫害的中国同胞提供了一个发出声音的管道,同时这些媒体也在恢复中华传统文化的正见,恢复正统的人的文化这对未来中华民族的正常生存、稳定地发展是至关重要的,所以我们应该在中国大陆更广泛地让人们收看收听这些独立媒体,让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重建中华传统文化的伟业中来。

[1] 陈韵如:台湾“未来科学与文化研讨会”论文选登:浅谈“古琴”的文化内涵
http://www.zhengjian.org/zj/articles/2004/5/27/27295.html

[2] 刘新宇:历史故事:琴艺传神的师旷
http://www2.epochtimes.com/gb/2/9/11/c8840.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1-23 12: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