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61)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字号】    
   标签: tags: ,

  他非常艰困地承受这件事,比他所能想像的还要来得难以忍受。他在那张空了的大床上躺着,整个晚上都是清醒的,他瞪视着天花板,听着闹钟的滴答声,还有这栋老房子咯吱咯吱的声音。他回想着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光,试着把每一刻都永远地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中。时间会过得非常的慢,一秒接着一秒,一个记忆接着一个记忆,直到早晨终于来到,然后,他又必须起床来面对另外的一天了。

  当葬礼结束,所有的人都离开后,他们父子二人在餐桌旁面对面坐着。老人看着放在后门旁已经打包好的行李,仍然找不到适当的话来讲。当他的儿子站起来,准备离去的时候,他知道如果现在不讲的话,以后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儿子,”他开口说,但仍然不知道怎样开始。“你已经失去了一个母亲,而我也失去了一个妻子,现在,我们两个人的生活里,都留下了一个我们还不曾去填补的大洞,但是,我们仍旧拥有着对方,而且,我不想再失去一次了。”

  他的儿子静静地站在那里一会儿,然后,把手伸出去给他的父亲,此时,这多年来在他们之间的痛苦就在这一瞬间都消融殆尽了。

  “我知道这是很艰难的,”道维斯先生说,往乔吉那里看过去。“但即使带着痛苦,它的每一刻还是值得的。”

  乔吉合上他的笔记本,沈思之后点了点头。

  “你明天能早一点来这里吗?”道维斯先生问。“我有一些事情想做。”

  “当然可以。”乔吉说。

  “很好,那么,到时候再见。”

  他看着男孩把车开走,然后,又坐回了他的摇椅。他看了一眼自己对面的那张空着的椅子,有一刹那的时间,他看到了她的剪影仍是坐在那张椅子上面。

  “这是值得的,”他很大声地对着她那个正在逐渐褪去的影像说。

24 命运

  当乔吉在那天早上到达的时候,道维斯先生正坐在码头末端他的那张摇椅上面。老人摇动着他的椅子,乔吉走出去,站到他身边。

  “你来的正是时候。”道维斯先生在他站起来的时候说。

  “为什么这样说?”

  “我正试着要把这些线接在一起,但我并没有多少好运,”他说着,动了一动他僵硬的手指。“我想,你也许可以帮帮我─借我一只手,就像字面上说的意思一样。”

  “当然,”乔吉回答著,把他的笔记本放在甲板上,拉了一张椅子坐在老人旁边。“我要做什么?”

  “哦,你可以由解开这些缠在一起的结开始。”他拿给乔吉两段绳子。“在我的那个时代,如果有什么东西坏掉了,你就会去把它修好,”他说着,看着乔吉解开那个结。“没错,就是那样。现在,你必须要把这两段绳子绑在一起。这一条先从这边穿过去。”

  “像这样?”乔吉问。

  “不是这样,要从上面穿过去。”他看着乔吉把两条绳子编在一起。“你学得很快嘛,孩子,”在乔吉抓到诀窍时,他说。“今天,由于绳子的制作方法,因此大部分的绳子都没办法打这种绳结的。”

  “可是,我还是会打赌现在新的绳子可以支撑得比较久,所以也许你根本不需要结这些绳子。”乔吉评论道。

  “没错,旧的绳子是没办法永久地使用下去,而且,你还必须要照顾它们:用过之后要把它们拿出来晾干,然后把它们整齐地捆好。但是,也许,学习怎样去照料一个东西,便是现代生活所丧失的其中一部分。现在,所有的东西都只是在工厂里头打好标签之后运送出来,然后,很快地,在它们刚失去光泽的时候,就被丢弃了。”他说着,向乔吉示范怎么完成那个绳结的接合。

  “看一下那边的那艘小船,”他继续著,用头指著漂浮在那座看起来很危险的空船屋里的那艘帆船。“那是我十岁时的生日礼物,是在莫比尔市的一个船坞厂里制造的,由那里的工头亲自乘坐着过来,把它交给我。”他充满感情地看了那艘小船一眼。

  “它们用很好、很坚固的木头作为船板,在它的材料里,没有夹杂任何一点胶合夹板或玻璃纤维的成分,所以,这么多年之后,它还是维持得那么的好。当然,我也是很细心的照顾着她。我把她叫做‘命运’。”(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日子过得很慢,但是,在他们之间的欢乐已经消失了。她变得愈来愈虚弱,直到最后,那个偌大的双人床和床边的窗户,变成了她世界的边界。

  • “我可以从你的故事中看出你的问题。那是每个人在他的一生中或多或少都会问自己的一个问题。”老人说。“它是值得一问的问题。”他抬起头来看进乔吉的眼睛里。
  • 稍后,乔吉在他的房间里打开他的礼物。里面是一本叫做《大河恋》(A River Runs Through〉的书,作者是诺曼.曼克宁(Norman Maclean〉。他把书翻到封面里,读著道维斯先生的题词:
  • “我很想让在座的各位同学对于自己一生中保持着一个开放胸怀的重要性有一个深刻的印象。以宗教而言,我们是否可以接受佛教的两亿五千万的信众,和基督教徒一样,在他们的信仰中也拥有真理呢?”
  • “当我们,这些一九八九年的高年级学生,在今天离开这里的时候,我们会带着很多快乐的回忆,让那些我们在一起时的快乐时光永远跟随着我们……”
  • 他仰躺着浮在海面上,优雅地游了出去,直到海水覆盖了他的头。阳光从天空上洒下来。当他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在凉亭阴影下的那两个朋友,几乎已经看不见了。
  • 从窗外透进来的幽暗微光中,他可以看到她整个人卷曲著躺在床上的黑色侧面剪影。他向她前进了一步,然后停下来。

  • 他的思绪又回到了当下,开始聆听着夜里的声音。他听到从他旁边打开的窗户外传进来的各种声音,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好像突然被弄瞎了,仅止是用自己的听力来辨识这个世界。
  • “生命是一个神秘的谜,乔吉,而且它以后也永远会是一个神秘的谜。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哪里是我们人生旅途的终点,都是我们永远也不可能解开的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