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公元一万年

李家同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中国总统在公元九○一一年的春天才离开,下午四时,他和全体重要官员到北京城的天坛去做最后的巡视,天坛依然存在,但到天坛的路上只剩下一条羊肠小径,总统在天坛上放眼望去,可以看到大部分的北京城,这时候,整个北京城已被各种植物所覆盖了,绿意盎然,由于正好是春天,好多树开满了花,北京城成了一个大花园。

公元一万年,最后一位认得字的人死去了,他应该是相当有学问的人,他知道人类曾经有过高度的文明,现在没有了。他知道人类曾经有过可怕的互相残杀,现在没有了。他知道人类有所谓仇恨和猜忌,现在没有了。他住在阿根廷的高山上,在死以前,他曾努力地教他的孙子们写字,都没有成功……

公元二○○○年,我国的教育部举办了一次特殊教育的学术性会议,会议中,有一位官员指出了一个报告,他说生下来就是视障或听障的人民在减少之中,可是生下来就是智障的孩子越来越多,国家显然需要大批专门教导智障孩子的老师,因此他要求各大学的特殊教育多注意这个现象。

公元二一○○年,联合国的报告,人类中智障人口在增加之中,值得注意的是,智障者的出生似乎和环境毫无关联,穷人和富人中生出智障孩子的概率完全一样,也和种族无关,白种人、黄种人和黑人也都有同样的概率生下智障的孩子。报告中特别举了一些例子,说明一些著名的学者、政治家和金融界大亨都有智障孩子。报告中提供了一个令大家十分不安的数字,新生婴儿中智障的比率是百分之一,而且也没有有效的方法在事前侦测。

公元三○○○年,联合国在伦敦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主题是如何应付智障人口的问题,人类中有百分之一是智障的,由于他们没有能力做一般人的工作,他们必须依赖其他人生活,对整个社会形成了一种沉重的负担。

所谓智障当然有重度和轻度之分,重度智障的孩子有些始终不会说话,不会上厕所,不会用筷子吃饭,不会穿衣服。轻度智障的人,做这些事情都没有问题,但是他们的智商指数(IQ)都小于四十,所以他们虽然可以生活,但是不认识字,也对数字毫无观念,他们的智慧永远停留在幼稚园的阶段。

联合国的报告中指出重度智障的人口非常少,绝大多数的智障者是轻度智障,他们虽然看上去和一般人没有任何不同,可是他们事实上是小孩子,现代社会稍微复杂的工作,他们都不能做。

智障人口的增加,对于落后国家,问题不太严重,他们反正没有什么复杂的工作给老百姓做,即使不智障,也没有工作可做,对工业化国家而言,这件事非常严重,因为如果这种情形继续恶化下去,他们的生产力绝对要下降。

欧美国家的学者们,私下会埋怨老天爷不公平。他们如此注重卫生,如此精通医药,仍然有这么多智障人口。落后国家,都感到老天爷总算在做一件公平的事,他们看到那些富有的国家一片恐慌,嘴巴虽然不说,心中都暗暗自喜,他们甚至相信,总有一天,这些所谓的工业化的国家也会退化到和他们一样的。

联合国最后的决定是成立了三个研究中心,全力研究智障人口增加的问题,先进国家纷纷提供了巨额的捐款,谁都希望智障人口能得到控制。

公元三○二○年,有一种药到达了临床试验的阶段,很多志愿者愿意吃这种药。落后地区,吃这种药还可以有钱拿,因此吃的就更多。果真,凡是吃过这种药的人,生下的孩子智商都正常,没有一个例外,全世界松了一口气。

公元三○四○年,医学界宣布一个坏消息,这些孩子们没有一个有生育能力,有些人还因此而自杀,医学界只好放弃这种药。

公元四○○○年,人类有百分之十是智障者,全人类的经济活动已经明显地降低了,人类的平均寿命也正在降低,人类过去一直都在消耗地球上的宝贵资源,现在这种消耗已经明显地减少了。

公元五○○○年,人类中智障人口增加到了百分之二十,而且尽管科学家如何地努力,大家都束手无策。联合国秘书长在各国的催促下,终于召开了一个高峰会议,全世界的元首都出席了,大家面色凝重地讨论如何应付这个严重问题。

会议长达两周,最后的公报开宗明义就说明,“智障人口的增加似乎已是不可挽回的趋势”,公报也有非常具体的建议:

1.各国必须简化文字,因此各民族都应该放弃没有意义的文法,名词不该有性别,动词的时式应该废除,英文在动词后加“s”也应废除,英文的I am,you are,he is,应该一律改成I be ,you be,中文的一“条”绳子,一“尾”鱼,一“艘”船,都应简化,将来一概说一个绳子,一个鱼,一个船。

联合国这个建议用意非常明显:语言一定要流传下去,而且越久远越好,可是由于智障人口的增加,如果语言如此复杂,总有一天,大家都无法沟通了。

2.各国都应该将他们的经典名著用新文字重写,圣经、可兰经首当其冲,联合国请求大家将这些重要的文明结晶重写。

3.各国都应将“耕种”作为公民必读的教材,而且每一位小学生,不论贫富,不论智商高或低,一律要学会种稻、种麦以及蔬菜,他们也一律要学会如何以最简单的方法造米和面粉。

4.各国都应尽量研究如何利用草药来治病,中国的医学大受重视,全世界都应该研究自然疗法。

联合国也同时宣布了一个好消息,全世界所有的核武国家,都已放弃了核子武器,也放弃了长程飞弹,扩张领土以及扩张势力已成为没有什么意义的事。

公元五○○○年,人类的人口已减少到了四十亿(公元二千年,人类人口是五十八亿),而智商低于四十的人口占总人口高达百分之四十。智障这个词也已经消失了。智商低于四十的人也能生活,这是因为人类的教育在二千年前就已大幅度地强调如何生存。

公元七○○○年,人类中已有百分之六十智商低于四十。太空通讯因为很久没有发射卫星而全部停摆,埋设在海底的光纤也年久失修,全球化的电脑网路宣告终极,电视台只能供给当地的节目,远洋的通讯走回了非常旧而低效率的时代。远洋的喷射机也结束了,全世界还有少数的远洋船只。

人类几乎完全扬弃了军备竞赛,国与国之间的来往已经越来越少。各国只有警察维持治安,而不需要军队。

联合国在公元七○五○年宣告结束,结束以前,联合国秘书长请各国政府将博物馆的古物妥为保藏,最好将他们埋藏在地下,期待下一代人类将他们发掘出来。

公元八○○○年,人类最后一座发电厂关闭了,全世界入夜之后,一切漆黑,人类过去以为是必需品的家庭电器用品,电脑、电话等等一概早已消失,汽车、火车和捷运系统也早已绝迹,连脚踏车都看不见了。

全世界现在只剩下五十所大学,这些大学早已不再教应用技术,更不教管理学这类实用课程,麻省理工学院早已关门,哈佛大学和剑桥大学唯一的目标是将人类的文明尽量延续下去。

各国虽然仍有中学,但中学大多数像公元二千年的小学,所有的小学几乎等于公元二千年的幼稚园。全人类早已放弃了强迫入学的规定。人类的医药也已经退化到了几乎没有医生的地步。

公元九○○○年,人类只有二十亿人,其中能够认字的人只剩下一百万人,所有的城市都已成废墟,所有的公路和桥梁也都已不见了,原来铺了柏油或水泥的地面因为龟裂而又长出了草,倾倒的大楼表面上长满了爬藤。整个地球的表面越来越多绿色的植物,海洋里的生物也越来越多,天空中又可以看到过去很少看到的鸟类。

各国政府纷纷结束,公元九○一○年,美国总统邀请副总统等之大人物到白宫去参加一次最后的晚宴,他们用了最讲究的瓷器和银器,也点上了蜡烛,在晚宴结束以后,他们帮忙将瓷器和银器洗好放好,离开了白宫,总统夫妇在一名卫士陪同之下,到乡下去种田,白宫里最后的一丝光亮也从此熄灭了。

英国国王在同年离开了白金汉宫,皇旗在下午五时准时降下,国王只有二十五岁,他的智商不到四十,他对这座大皇宫毫无留恋,流下眼泪的是一些禁卫军,他们在降旗典礼中,几乎无法吹奏〈神佑吾王〉的国歌。

中国总统在公元九○一一年的春天才离开,下午四时,他和全体重要官员到北京城的天坛去做最后的巡视,天坛依然存在,但到天坛的路上只剩下一条羊肠小径,总统在天坛上放眼望去,可以看到大部分的北京城,这时候,整个北京城已被各种植物所覆盖了,绿意盎然,由于正好是春天,好多树开满了花,北京城成了一个大花园。帝王将相永远地离开了北京城,大自然终于夺回了北京城。

公元一万年,最后一位认得字的人死去了,他应该是相当有学问的人,他知道人类曾经有过高度的文明,现在没有了。他知道人类曾经有过可怕的互相残杀,现在没有了。他知道人类有所谓仇恨和猜忌,现在没有了。他住在阿根廷的高山上,在死以前,他曾努力地教他的孙子们写字,都没有成功。

他记得一些他祖宗世世代代传下来的话,其中有一句话,他设法刻在山洞的石墙上,这句话是“除非你变成了小孩,否则你进不了天堂”,他不太懂这句话的意义,可是他知道,人类现在都已是小孩子,因为小孩子的智商是不超过四十的。

公元一万年,人类所居住的地球大致又回到了公元前一万年的情形,人类已互相和好,也又恢复了和大自然的和好,我们已不再破坏大自然,也不大量地消耗地球上宝贵的资源。

公元一万年以后,在全世界的各个地方,又出现了智商高于四十的人类。@(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决定帮助吴教授解这个谜。我给吴教授一个小小的录音机,叫他白天用这随身带着的录音机,一旦头痛就对着录音机将当时周遭的情形描述一下。
  • 女服务生告诉我们,老太太每年圣诞夜都会来享受一顿正式的晚餐,总有一位计程车司机会去接她,饭店主人几乎免费地供应她这一顿饭,她只象征性地付一些钱,事后也会有一位计程车司机送他回家。
  • 张伯伯在新竹清华大学念书的孙子正好来看爷爷,他一眼就看上了那件大陆乡下人穿的棉袄,苦苦哀求我送他,我发现他穿了那件棉袄,的确很酷。看了这位台湾年轻人的样子,我立刻想起了那位即将在大陆上大学的年轻人。
  • 苹果花盛开,校长请我吃饭的时候,坐在靠窗的桌子,一面用餐,一面欣赏窗外盛开的苹果花,真是一种享受。
  • 他去看过他的弟弟,第一次见面,是一个星期天,他的弟弟穿了白衬衫,白长裤,打了一个红领结,站在教堂的唱诗班里,当时他就不敢去认他弟弟了。第二次,他又悄悄地去造访孤儿院,这次发现,他弟弟在打电脑,他发现他弟弟不但会用电脑,还会英文,而他呢?
  • 张义雄说:“你可以说我在演戏,可是演这一个角色,没有台上台下,没有前台后台,要演这个角色,幕就会永不落下。”
  • “爱的种子,必须亲手撒出,而且每次一粒”,这不是我说的,而是德蕾莎修女说的,我希望每一位只想捐钱,而不肯亲自帮助别人的善心人士,能够细细体会这句话的真义。
  • 将来他如果有一天渴望别人安慰他的时候,很可能发现电话不通,好友尽去,他不妨想想别人的不幸遭遇,而且设法去安慰别人。到那个时候,他会发现电话通了,好友也都回来了。
  • 木村教授是位名人,对他好奇的人多得不得了。大家都想知道的:为什么木村教授这样害怕小孩子?
  • 如果米开朗基罗复活了,而又重画那幅巨型壁画的时候,他也许会画一幅简单的画,画中只有德蕾莎修女握住一个乞丐的手,修女的满面皱纹和乞丐的骨瘦如柴也许不美,可是他们一定能够打动观赏者内心的深处,而且能使人满怀平安地离开西斯汀教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