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64)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字号】    
   标签: tags: ,

  “我不知道,威尔。也许等到你再大一点的时候吧,”他的母亲在她拿着一条抹布擦著餐桌时说。

  “但我们以前也曾经出去过一整天啊,这一次也和以前一样,只时间比较久一点而已。”

  “那就可能会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了─”

  “我们会真的非常非常小心的,到那个堡垒的距离并不是真的有那么远啊,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在一天内到达那里,很简单的。”

  “但是,如果有暴风雨来袭呢?”

  “我们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大的暴风雨来袭了,”威尔说着,早就已经准备好要怎么回答他母亲的问题了。

  “那么就表示,在任何时间内,都有可能会来一个大的暴风雨。”她告诉他。

  “拜托啦,妈,好不好?”他说着,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几近绝望的样子。

  “那约翰的父母怎么说?”她问著,放下那块抹布,转过身来面对着他,双手放在屁股后面。

  “如果你同意了,他们就没有问题了。”

  “哦,可是我必须先问你爸爸再说,”她又继续避免正面答复。

  “但他可能要好几个星期后才会回来啊,”他央求着。“而我们必须趁现在天气还很好的时候就出发。拜托嘛!”

  “这个啊……”她犹豫着,眉头紧皱。她不喜欢被说服著答应一件她的本能警告她不可以答应的事情。“如果你只待一个晚上的话。”

  “但是,我们光是到那里就要花一天的时间了,然后还要再花一天的时间回来,如果我们只在那里待一个晚上的话,我们就没有什么时间可以去探险了。”

  “那么,就两个晚上,但是,只有在这样的状况下─”

  “谢谢!我现在必须走了。”

  “但是,如果发生了─”

  她这句话还没有讲完,门已经“碰”地一声地关上,他的人已经不见了。她站在那里,嘴巴张得大大的,嘴里头的话还悬在空气中。

  威尔沿着那条沙子路跑去约翰家,直到他已经跑得喘不过气来了,才用走的把剩下来的路走完。他跑上后门的台阶,直接的就把门打开,一副他本来就住在这个地方似的。

  “嗨,海曼顿太太,”他跳进厨房的时候说。

  “早安啊,威尔,”她回应着。

  “约翰在家吗?”

  “我刚刚看到他的时候,他正要去防波堤那里抓螃蟹。”

  “谢谢你!”

  “你要不要什么东西,在你─”她还没讲完,门已经在他身后关上了。

  威尔从房子的一侧跑向防波堤。当他转过房子的一个转角的时候,有一条正在门廊上睡觉的狗突然跳了起来,对着他吠著。

  “是我啊,‘小姐’。”他飞奔而过的时候,对它叫着。

  那条老狗摇了摇它的尾巴,之后又坐回门廊的地板,继续睡觉。

  约翰正光着脚丫子坐在码头的末端,他裸露的双腿悬在码头边缘晃动着。他一手拿着抓螃蟹的网子,另一只手拉着一条垂到水里面的线。威尔慢慢地走近他的身边,看着他慢慢把线拉起来,拉到那线沉重的末端微微地露出黑黑的水中。线的末端有一只很大的螃蟹,它的钳子紧紧抓着那条线,正在吃着线上挂的那块肉。

  威尔停下脚步,看着约翰把捕蟹网没有引起一点水波地慢慢地放入水中,把它移向螃蟹的地方,而那只螃蟹正用着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那个网子。约翰把网子慢慢地靠近螃蟹,那只螃蟹在最后一秒钟的时候,从他手上的那个饵上松开它的钳子,准备潜到水底,可是已经太迟了,那个网子扫了过来,捕住了它的猎物。约翰把它捞上来,放在码头上,然后,粗鲁地随便把那只螃蟹倒进身旁那个已经有十几只螃蟹在里头的水桶里。这时候,威尔便快速地走到他身边。

  “真不简单,但是,她终究还是答应了。”威尔说。

  “太棒了!现在,我们就一起去问问我妈妈吧,”约翰说着,把那个捕蟹网放下来。

  那两个小男孩肩并肩走下码头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计划了。当他们走到前廊时,“小姐”睁开了一只眼睛,然后再度合上。

  “妈,我可以和威尔驾着帆船到那个堡垒那里去吗?”约翰在他们走到里面的时候问。“道维斯太太说我们可以去。”

  “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多的食物吗?”约翰问。“我们只不过是去个几天而已。”

  他们现在正在威尔家的厨房里,准备着他们这趟旅程的食物,正在把食物放到他们的篮子里。

  “我已经算过总共需要几餐的食物了,”威尔说。“然后,我又多放了一天的食物,以防万一。”

  “以防万一什么?”

  “以防万一有麻烦出现。”威尔回答。

  “会出现什么样的麻烦?”约翰紧张地问著。

  “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宁愿安全也不要遗憾吗?”

  “对什么东西感到遗憾?”

  “我不知道,”威尔说着,已经开始愈来愈不耐烦了。“所有的事都有可能会发生的啊!”

  约翰继续静静地打包他放食物的篮子,他的脑袋里持续地想像著一连串可能会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大灾难。他们已经在最后两天做好他们的计划,列好一张他们可能需要的东西的清单,还画了那个海湾的地图。他们已经把命运号洗干净了,还把它擦得闪闪发光。前一天晚上,约翰睡在威尔家里,所以他们可以在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发。(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乔吉整个人都吓得动不了,手死命地紧紧抓着船舵,于是,“命运”更加危险地倾向一边。道维斯先生把手伸过去,解开缠绕在三角帆上主桅的绳子。当船迅速地在风中前行时,主桅上的绳子随着张满的帆被风吹动的速度,在滑轮上发出哨响声而快速地滑走。
  • 乔吉微笑着。“对于这样的一艘小船来说,这可是一个很伟大的名字啊!”
  • 他非常艰困地承受这件事,比他所能想像的还要来得难以忍受。他在那张空了的大床上躺着,整个晚上都是清醒的,他瞪视着天花板,听着闹钟的滴答声,还有这栋老房子咯吱咯吱的声音。他回想着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光,试着把每一刻都永远地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中。
  • 日子过得很慢,但是,在他们之间的欢乐已经消失了。她变得愈来愈虚弱,直到最后,那个偌大的双人床和床边的窗户,变成了她世界的边界。

  • “我可以从你的故事中看出你的问题。那是每个人在他的一生中或多或少都会问自己的一个问题。”老人说。“它是值得一问的问题。”他抬起头来看进乔吉的眼睛里。
  • 稍后,乔吉在他的房间里打开他的礼物。里面是一本叫做《大河恋》(A River Runs Through〉的书,作者是诺曼.曼克宁(Norman Maclean〉。他把书翻到封面里,读著道维斯先生的题词:
  • “我很想让在座的各位同学对于自己一生中保持着一个开放胸怀的重要性有一个深刻的印象。以宗教而言,我们是否可以接受佛教的两亿五千万的信众,和基督教徒一样,在他们的信仰中也拥有真理呢?”
  • “当我们,这些一九八九年的高年级学生,在今天离开这里的时候,我们会带着很多快乐的回忆,让那些我们在一起时的快乐时光永远跟随着我们……”
  • 他仰躺着浮在海面上,优雅地游了出去,直到海水覆盖了他的头。阳光从天空上洒下来。当他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在凉亭阴影下的那两个朋友,几乎已经看不见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