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65)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那天傍晚吃晚餐的时候,威尔的妈妈大部分的时间都巨细靡遗地叮咛著那两个男孩子要小心。这是之前就可以预料到的,也算是答应让他们去玩而没有讲出来的条件之一。

  “还有,如果有暴风雨来的话,”她说。“就把船直接开到陆地上去,然后待在那里,一直等到暴风雨过去。”

  “是的,夫人。”威尔回答著。

  “记得,一定要在饭后半个小时候之后,才可以入水玩!”

  “我们会的。”

  “还有,当你们在游泳的时候,不要游得太远,还要注意看有没有鲨鱼。”

  “是的,夫人。”

  晚餐终于结束时,那两个男孩子迅速地跑上楼去,继续做他们的计划。威尔把一个很大的海湾航海图铺开在地下,两个人就著那张航海图弯下身子,计划着他们驶向那座堡垒的几个可能的航线。

  “你认为我们到那里的时候,可以在哪里登陆呢?”约翰问。

  “大概是沿着这里的某个地方吧,”他说着,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点。“这里不会距离那座堡垒太远,但已经距离海湾口够远了,所以我们不至于会被海湾口的潮流冲到海里头去。”

  “那如果从这里上岸呢?”约翰说着,手指着地图上更远的一个地方。”

  “那里太多沼泽了。”威尔回答著。“有很多的蛇和蚊子。”

  “哇呜!”约翰打个冷颤。他对于蛇的厌恶感严重到威尔只要一抓到机会,总要故意戏弄他一下。

  他们继续做着计划直到深夜。威尔忙着计划另一条他们可能会走的航线,而当他抬起头来要问约翰问题的时候,发现他的朋友已经在地板上睡着了。于是他拿了一条毛毯盖在他身上,然后爬进自己的床上,很快的,他也睡着了。

两个男孩一大早就起床,威尔的母亲也早已为他们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吃过早餐之后,在他们把行李放进船里,抛锚离开码头的时候,太阳正从东边开始升起来。但是,整个海湾都是一片死寂,所以,他们必须自己划著桨离开码头。经过了一个小时,他们仍可以清楚地从背后看到房子。威尔开始打瞌睡,他的手臂放在船舵上,而那面帆毫无用处地张在他们头上。然后,空气开始扰动起来,那面帆慢慢涨满,那艘船的速度也开始加快,船头切过平静的海面,他们终于真正上路了。

  夏日的微风稳定地吹着,而他们也因此有个愉快的时光。远方有几艘船沿着海峡移动着,威尔和约翰花了整个早上试着要猜出那些船的停靠港在哪里。

  “我打赌那艘船一定是要停靠在哈瓦那港,它是要去那里乘载木材的。”约翰说。

  “才不是咧!你看看它吃水那么浅,我想它一定是运载着棉花,而且是要开往纽约。”

  “你看,那里有一艘海湾的船。”约翰说,用手指著。

  他们也只能认出那艘蒸汽式货轮的侧轮,它运载着货物和乘客从东岸往返莫比尔港。即使威尔所住的地方那么远,他们还是可以听到轮船停在菲尔霍伯时的鸣笛声。

  “快到这边来!”当威尔把船舵用力地转向左舷时,他大叫着。

  船整个转了一圈,然后,船帆再度被风涨满,他们又朝着另外一个航道破浪前进。

  “我们玩得很快乐,”威尔说。“如果风力一直保持着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到达那座堡垒的时候,就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扎营和探险。”

  就像是对他这些话的一个答复一样,一阵风吹来,把“命运号”吹得更远了,船上的两个男孩高兴得大叫着。

  他们在日正当中之前很久就已经吃过午餐了,而且,随着一天慢慢地过去,他们眼前的陆地正逐步稳定地在向他们接近著。那个开阔的海湾一直是波浪起伏的,但是,当他们一接近陆地,到达海湾和峡湾口之间所形成的那个狭隘点时,海水便愈来愈平静。

  男孩们现在已经可以看到远方那个内战时的堡垒,于是把船驶向堡垒的东边。在他们距离岸边还有几百码的地方时,海风被陆地所阻拦,他们的前进速度因而停顿了下来。约翰把中央船板拉了起来,接着他们把帆降下来,划著桨走完剩余的一段路程。当水已经够浅时,他们两个人都跳下船来,一起推著“命运号”走完最后的几码路,把船推上岸去。为了预防万一,威尔把锚拉到绳子长度允许的内陆处,把它的尖端钉在地上。

  他们穿过那个狭隘的半岛,尽可能地找个远离海湾里会被蚊虫感染的地方作为栖息点。他们把帐棚架好,然后从船上拿出他们的食物和必需用品。他们在海滩上收集浮木,再把木块砍成木片来生火。当他们把所有的事项都完成之后,两人向后退了几步,站在那里欣赏着他们的新家。由于天色还早,因此他们决定走到海滩上,到那个海湾和峡口相接的地方。远处,天空上乌云密布,看起来即将有一场午后雷阵雨。

  当他们走在沙滩上的时候,威尔的眼睛一直盯着地上,他找著被海浪冲刷上来的东西。他停了下来,弯下腰去捡一个在沙滩上突出来、闪亮的东西。他把它放到海里洗干净,然后看着手上拿着的那个悬于项链下的金制纪念品小盒。它的项链已经掉了,但是,除了上面的一些刮伤和凹痕之外,整个状况看起来还算良好。(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不知道,威尔。也许等到你再大一点的时候吧,”他的母亲在她拿着一条抹布擦著餐桌时说。

  • 乔吉整个人都吓得动不了,手死命地紧紧抓着船舵,于是,“命运”更加危险地倾向一边。道维斯先生把手伸过去,解开缠绕在三角帆上主桅的绳子。当船迅速地在风中前行时,主桅上的绳子随着张满的帆被风吹动的速度,在滑轮上发出哨响声而快速地滑走。
  • 乔吉微笑着。“对于这样的一艘小船来说,这可是一个很伟大的名字啊!”
  • 他非常艰困地承受这件事,比他所能想像的还要来得难以忍受。他在那张空了的大床上躺着,整个晚上都是清醒的,他瞪视着天花板,听着闹钟的滴答声,还有这栋老房子咯吱咯吱的声音。他回想着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光,试着把每一刻都永远地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中。
  • 日子过得很慢,但是,在他们之间的欢乐已经消失了。她变得愈来愈虚弱,直到最后,那个偌大的双人床和床边的窗户,变成了她世界的边界。

  • “我可以从你的故事中看出你的问题。那是每个人在他的一生中或多或少都会问自己的一个问题。”老人说。“它是值得一问的问题。”他抬起头来看进乔吉的眼睛里。
  • 稍后,乔吉在他的房间里打开他的礼物。里面是一本叫做《大河恋》(A River Runs Through〉的书,作者是诺曼.曼克宁(Norman Maclean〉。他把书翻到封面里,读著道维斯先生的题词:
  • “我很想让在座的各位同学对于自己一生中保持着一个开放胸怀的重要性有一个深刻的印象。以宗教而言,我们是否可以接受佛教的两亿五千万的信众,和基督教徒一样,在他们的信仰中也拥有真理呢?”
  • “当我们,这些一九八九年的高年级学生,在今天离开这里的时候,我们会带着很多快乐的回忆,让那些我们在一起时的快乐时光永远跟随着我们……”
  • 他仰躺着浮在海面上,优雅地游了出去,直到海水覆盖了他的头。阳光从天空上洒下来。当他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在凉亭阴影下的那两个朋友,几乎已经看不见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