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66)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字号】    
   标签: tags: ,

  “让我看看,”约翰说着,伸过头来要看他的朋友捡到了什么。

  威尔在他的衬衫上面把它弄干,然后仔细地检视着它。

  “这上面的一边写着‘给瓦特.玛丽亚’,而另一边则写着‘我会永远爱着你’。”他说着,仔细看着那些刚刚好可以辨认却是不很清晰的刻字。

  “把它打开来看看里面是什么。”约翰建议说。

  威尔试着把它打开,但是多年来的盐水浸蚀,它的开合口早就被銹得紧紧的了。他把瑞士刀拿出来,小心地将两边撬开。它终于被他放在手掌上撬开了,里面的一边放着一张褪色得很严重的年轻女孩的照片,而另外一边则在那块模糊的玻璃下还夹着一束黑色的头发。

  “你觉得它是怎么到这里来的?”约翰问。

  “我不知道。”威尔耸了耸肩说。“也许是某个戴着它的人战死在战场上了,或者,他也可能只是在守卫这个堡垒的时候,在沙滩上散步时弄丢的。”

  “你觉得他会戴在哪一边?”

  威尔看了一下那个纪念盒,想了一分钟。“我想,这大概无从知道吧。”他说。

  这两个男孩站在那边,看着放在威尔手上那一小块历史的遗迹,然后,他把手握起来,把它放进自己的袋子里。他们走上基地,抬头望着那几面防卫著海湾入口的肃穆的墙。在海峡的对面,他们可以看到它的姐妹堡立在远处。

  “这里就是战争发生的地方,”威尔说。“内战时最大的海军战役。费罗格特海军上将决定不把南方人沿着海湾口埋的地雷放在眼里,决定让船穿过从堡垒中打出来的战火。他说的那句名言就是在那个时候说的:‘去他的鱼雷,给我加速前进!’”

  “我打赌在那样的大炮轰击下,再加上其他的一切情况,声音一定大得惊人。”约翰补充地说,眼睛远远眺著海水。

  “没错,还有,当时的烟雾一定大到你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

  他们站在沙滩上,觉得自己跟那场曾经在这里发生的激烈战争的分隔,只有时间而已。他们几乎还可以感觉到有鬼魅似的行军脚步声遗留在沙滩上,而且也看到了一些淡淡的船影正在向着海湾驶近。他们似乎还听到大炮战火的声音,充满枪弹的战争壕沟在他们四周围了起来。他们站在那里,两个人似乎都转换到另一个时空了。

  突然之间,一道令人眩目的闪光伴随着一声巨响出现。那两个男孩跳了起来,因为那一道闪电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不偏不倚地打了下来,他们那些对于过往的遐想在暴风雨临近的压迫下,立刻消失无踪。大雨将来的那种新鲜气味充满着整个空气中,他们赶紧跑下那片沙滩,想趁著那些最初的雨滴开始向他们的四周打下来前,跑回到自己的帐棚躲雨。这时,另一道很亮的闪电劈过天空,不到一百码远的一棵孤单的柏树被雷劈中,开始起火燃烧。那个强烈闪电的力量让他们没有办法站稳脚步,他们两个人眼花撩乱地躺在沙滩上,茫然地连在他们耳边的那些雷声和巨响都听不到。

  威尔挣扎的从地上爬起身来,拉了约翰一把。当他们摇摇晃晃的穿过那场倾盆大雨,到达他们的帐棚时,他们两人都跌了进去,躺在里面喘着气。他们睁得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而外头,那个暴风雨正肆虐著,闪电照亮了整个帐棚的四周。帐棚的帆布在风中摇晃发抖著,那些脆弱的帐棚组织好像没有办法提供多大的保护似的。渐渐地,那个恐怖的暴风雨终于过去,雷声也愈来愈远。虽然雨还是一直下着,但由于风已经平息,雨也变得很平静了。很快的,四周的声音就只剩下他们帐棚边缘滴落下来的水声而已。从刚才到现在,只有这个时候那两个男孩才敢逐渐移动身体。

  威尔把灯打开,灯光发出来的黄色光线照向黑暗的四周,把那黑漆漆的一片推向帐棚边缘。他们看着夜色慢慢地溜进他们帐棚的内壁,穿过他们后面放食物的篮子,然后,流进了他们睡袋的周围。两个男孩都紧张地看着那些在夜色下摇动的巨大影子,随着灯火的摇曳、闪动,他们的目光也前后地张望着。远处,突然有一声狼嚎刺入夜色中,把他们吓得整个人都在发抖,一阵寒意从脊髓底部传了上来。接着,有另外一声比前面那次更接近他们的狼嚎回应着之前的叫声。

  男孩们听到有什么东西慢慢地在帐棚外面移动着,他们竖起耳朵,想分辨出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经过了长长的几分钟之后,他们什么也没听出来,之后,当出现树枝断裂的模糊声音,或者深呼吸时安静地吸气声时,那个声音又会再度出现。

  当夜色压上帐棚的那几面脆弱的内壁时,他们一动都不敢动,而且,有时候似乎是因为那个灯火发出来的光,才得以保护那个帐棚不在他们四周塌落。

  经过了好像几个小时那么久的时间,他们的眼皮愈来愈沉重,他们的头也开始点了起来。他们一次瞌睡个几分钟,每次因为抽搐而惊醒就会看一下自己的四周。那个一吋吋向他们侵袭而来的黑暗,在睡眠的掩护下,很快地就退回它的藏身处了。最后,甚至连他们原本的那个守夜的想法也已经不见了,他们陷入深沈的睡眠中。(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天傍晚吃晚餐的时候,威尔的妈妈大部分的时间都巨细靡遗地叮咛著那两个男孩子要小心。这是之前就可以预料到的,也算是答应让他们去玩而没有讲出来的条件之一。
  • “我不知道,威尔。也许等到你再大一点的时候吧,”他的母亲在她拿着一条抹布擦著餐桌时说。

  • 乔吉整个人都吓得动不了,手死命地紧紧抓着船舵,于是,“命运”更加危险地倾向一边。道维斯先生把手伸过去,解开缠绕在三角帆上主桅的绳子。当船迅速地在风中前行时,主桅上的绳子随着张满的帆被风吹动的速度,在滑轮上发出哨响声而快速地滑走。
  • 乔吉微笑着。“对于这样的一艘小船来说,这可是一个很伟大的名字啊!”
  • 他非常艰困地承受这件事,比他所能想像的还要来得难以忍受。他在那张空了的大床上躺着,整个晚上都是清醒的,他瞪视着天花板,听着闹钟的滴答声,还有这栋老房子咯吱咯吱的声音。他回想着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光,试着把每一刻都永远地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中。
  • 日子过得很慢,但是,在他们之间的欢乐已经消失了。她变得愈来愈虚弱,直到最后,那个偌大的双人床和床边的窗户,变成了她世界的边界。

  • “我可以从你的故事中看出你的问题。那是每个人在他的一生中或多或少都会问自己的一个问题。”老人说。“它是值得一问的问题。”他抬起头来看进乔吉的眼睛里。
  • 稍后,乔吉在他的房间里打开他的礼物。里面是一本叫做《大河恋》(A River Runs Through〉的书,作者是诺曼.曼克宁(Norman Maclean〉。他把书翻到封面里,读著道维斯先生的题词:
  • “我很想让在座的各位同学对于自己一生中保持着一个开放胸怀的重要性有一个深刻的印象。以宗教而言,我们是否可以接受佛教的两亿五千万的信众,和基督教徒一样,在他们的信仰中也拥有真理呢?”
  • “当我们,这些一九八九年的高年级学生,在今天离开这里的时候,我们会带着很多快乐的回忆,让那些我们在一起时的快乐时光永远跟随着我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