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浮尘】开夜车与防空演习

画与文/杨纪代
【字号】    
   标签: tags:

初中课业与小学大不相同,当时老师的传道、授业方法,全是靠讲课、板书。以课本内容为主,再穿插些补充教材。于是“速记”的本事就在此时练就!课文旁的空白处,都是密密麻麻的笔记,尤其是国文课里,文言文的白话翻译,你得仔细聆听再快速记上,否则只好课余请教同学或传抄一下。同时随堂测验不断,再加上三次月考与一次期考,压得大家喘不过气来,于是不约而同的开起了夜车来!

按照所考内容的多寡与难易,自己合计合计,大约在考前一周或十来天,我就开始了开夜车的计划:每天回家吃过晚饭,洗个澡就上床大睡,再请母亲就寝前将我叫醒,坐在仅有的书桌前,就著从天花板上垂挂下来的六十烛光白热灯泡背诵默记、演算解析,时不时得摇动扇子驱热,或伸手拍打死缠不放的蚊子。天气凉快还好打发,一遇到夏天,家中唯一的一台笨重无比的大同电扇,属父亲专用!只是当时全球气温尚未攀高,入夜之后并不闷热,但是蚊子赶也赶不走!因为我开夜车的时段就是它的点心时间!咋办?想了个办法!重新躺回大蚊帐里自己睡觉的位置,只把头、手露出蚊账外,悄悄打开灯准备月考。虽然同睡一间榻榻米的弟妹们,睡梦中翻身时,会咕哝的埋怨灯光刺眼!可我开的这个先例,他们却依样画葫芦的沿用下去。

话说咱们家是一排日式木造宿舍的最末一间,每家门前右边空地上,都有两个水泥砌就的长方形沙坑,里头堆满了沙子,那是日据时代防空防火用的。木制拉门右边钉著个铁制门牌,上面是地址;旁边还有个木牌,上头是户长的大名;然后还挂个铝制巡逻箱,里头装着警察巡逻时的签到簿,这可是位居末端的住户独有的!

有一天,我的夜车开得正起劲儿的时候,有人敲门来了!急促的!断续的!把父母惊醒了!母亲睡眼惺忪的开开门,只见巡逻的员警,慎重其事的告诉她:你们家里亮着灯!恐是遭了梁上君子光顾了吧?快清点清点!丢失了啥好报上来追查……!母亲莞尔一笑,告诉他实情,弄得他啼笑皆非!如此接二连三,直到不同的员警都明白了真相方才停止。可见当时的治安人员确实相当尽责!这事儿在邻居之间引为趣谈!

民国三十八年,国民政府退守台湾之后,励精图治,总想一雪前耻,反共抗俄,期望收复失土!除各种政、经改革之外,更常举行防空演习,使全民都有危机意识!时不时的空袭警报就响起,所有的人都得在紧急警报之前,按事先规划好的路线疏散:或躲入防空洞;或避入地下室。大街小巷一律净空,禁行车辆与行人!少则两个小时,多则半天!

那时就读初一、初二的我们可乐啦!轻松时刻到来!背起了书包跟着小队长快步疾行,开头一两回,老老实实的躲在防空洞里,摸黑闻着冲鼻的霉味,忍着大汗淋漓的难受,再挨到解除警报响起后,赶回教室继续上课。接着就学乖了,步出校门后,几个快闪,跟着在前领路的好友躲入她位于学校附近的住家,那可享受啦!饮料、零嘴、报纸、杂志……多了去!玩玩扑克牌、闲磕牙、胡吹乱盖!这时才领略到这些所谓的功勋子女、达官贵人的后代,他们所享有的优待与特惠,真是其来有自!可是她们从未炫耀,也没到处显示,只是单纯的、诚挚的邀请大伙儿分享!在这儿,我头一遭认识到了钢琴、丝绒沙发、手摇老唱机、黑胶唱片、洋酒……等等奢侈豪华的居家布置,耳濡目染的学会了这些外省同学常用的口头禅:诶、死相、不来啦、你好坏哟……。渐渐的融入了他们的生活圈,慢慢的摆脱了台湾腔,成为了说道道地地的标准国语的实践者。

遗憾的是初三毕业后至今,我们这一班从没聚会过,不但没人发起、邀约,更找不到毕业纪念册,真是怪事!除了其中三位同学女师再度同班之外,其余的面孔,随着岁月的流逝,早已模糊远去,逐渐淡忘,如今连名字都想不起来。其实世上一切人、事、物的聚散,都有着因缘关系的,缘尽了,所有有关的一切记忆也就随风而逝,不必枉费心思,徒增伤感!随其自然,也就无牵无挂,留下的只不过是万丈红尘里的雪泥鸿爪罢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因为每班越区就读的人,为数不少,学校体谅通学迟归之苦,于是组织编排成队伍,特准放学时,提前二十分钟排队离校,赶搭火车,把这一帮学生名之曰:“火车生”!
  • 民国四、五十年代,台湾开始了社会结构的全面变革,古老道德维系的传统农业社会,渐渐的分崩离析,被工商社会所取代,“客厅即工厂”的口号,使家庭主妇在繁忙的家务之余,开始加入了廉价的加工、代工行列。慢慢的经济挂帅,一切向“钱”看,随着所得的增加,奢侈豪华之风也大行其道。下面所记述的片片段段,只不过是这巨变中的些微浮尘,随着回忆的思绪,翻飞远飏,但仍保有道德尚未全面瓦解时的一点纯真、朴实与淡淡的甘甜!

  • 古今中外大多数的文学作品,不管是诗、词、曲、赋或是小说、散文,述说的总是人生是一场空梦;描绘的也是梦醒后的叹世伤怀: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李煜.浪淘沙)


  • 记得奶奶水彩画首展时,一位多年知交来了好几趟,一来陪伴我解解闷,二来热心的提供各方意见,其中她有这么一个看法,让我印象深刻:“你看!哪有紫色的风景呀?我怎么找不到呢?你这种画法不切实际!”奶奶淡淡的回了一句:“你浪漫点嘛!”她无言以对!因为她是数理方面的高手,和我真是南辕北辙。
  • 这是张日本北海道旅游景点——“积丹”的照片,我依样画葫芦的彩绘下来,用了这种暗沉的紫色调,展现退休后此刻的心境——浓重的暮色笼罩,宣告一天即将落幕,那浪漫又璀璨的余晖,也只能在天边一角和海上一隅悄悄地做消逝前最后一刻的回光返照了!既无眷恋,也没有不舍,一如那海面上的浪花,依然翻飞如故。走过了波涛汹涌,渡过了恶浪疾风,如今拥有的只是慵懒的脚步与澹然的心胸。思惠!这本小册子,算是奶奶生命终止前,最后一瞥的回眸吧!

  • 朦胧的远景以及近处光秃的枝干,昭示著秋天的脚步到处溜哒。河岸的枯草延伸至尽头,曲曲折折的倒影,赋予水面轻微的动感,这些全浸润在暖暖的夕晖中,名之曰:“溶溶秋水浸黄昏”。
  • 凤凰花盛,骊歌唱罢,考卷随着时间的脚步,越摞越高,那“上战场”的日子终于到了!我们这一批初生之犊不畏虎的毕业生,可是越区报考的外地大军,目标当然全瞄准台北市的男女前三志愿!老师们与家长代表再三蹉商的结果是:所有的考生,前一天先抵达台北,在旅馆住一宿,第二天才有充裕的时间应考,中餐由旅馆代备便当,带入考场食用,免去奔波之苦。
  • 这小学的最后两年,就在读读读、背背背、算算算、考考考、写写写……中,飞快的流逝:那金露花的金黄果实掉落一地,那翩翩的蝴蝶来了又去,那黑底黄横条纹的蜻蜓在我眼前一再的穿梭,那知了声嘶力竭的鸣唱……,在在都与我无关,样样都视而不见!尽管季节嬗递、岁月更迭,对我而言,都无法与初中入学考相提并论!天天在成绩的高低与名次的前后里拼搏;日日在参考书与考卷的背诵和订正中打滚;而全家,也为我这个长女的人生第一道关卡而开足马力!那大自然离我越来越远,那大自然在贪得无餍的人们破坏下,正一点一点的改变着,而我却浑然不觉……。
  • 今早上阳台晒衣服,忽然有件事儿,让我眼睛一亮,因为不知怎么的,飞来一只褐底紫斑点的蝴蝶,在那几盆有限的花花草草间,缓慢穿梭,有个翅膀还残缺不全,裂了个小口呢!我觉得它意兴阑珊,没啥劲儿,似乎知道在这十里洋场、万丈红尘的都市一角,是找不着什么花蜜的!哪有山林野地里,那姹紫嫣红的盛况呢?可能是迷路了,姑且抱着一线希望找找看吧!好可怜好无奈啊!这些小时伴我成长的昆虫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