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38)

玉剑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三十八章

午饭时间的办公室里。

小芸在读报纸,“人民日报社论中说,中国共产党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领导了全民族的抗日战争。”

“你真傻帽,你以为共产党真的领导了全国的抗日战争吗?听听这首歌,让你长长见识。”乔步齐的手指按下了答录机的按键。

“向前向前向前,
我们的队伍像月亮,
躲进了无边的青纱帐。
瞅不冷子就开一枪,
我们是领导全国抗日的武装。
老百姓为我们煨鸡汤,
我们就喊几声‘老大娘’。
从不脸红,
从不心跳,
从不动摇,
打击的目标对准国民党,
没有鬼子的地方红旗在飘扬。

听,延安鸦片丰收忙;
看,国军将士又有重大伤亡。
同志们,保存实力就是我们的主张;
同志们,南泥湾开垦已经变成天堂,
各路大将延安开会欢聚在一堂,
等待日本鬼子投降。

向前向前向前,
为什么日本要立即投降?
延安真是措手不及著了慌。
各路大将飞上前线,
全军将士火速前进东北方。
占领了东北大粮仓,
骂一声‘摘桃子’的国民党。
日本鬼子侵略中华消灭国军,
屠杀百姓,帮了大忙。
万里江山属于共产党。

听,‘委员长万岁’还在响;
看,百万雄师已经跨过长江。
同志们整齐步伐奔向天安门广场;
同志们斗志昂扬扑向迷人的舞场;
我们的报纸,我们的电视证明了我们就是
伟大光荣的政党。”

“这是谁编的?还挺幽默啊。”

“还历史本来面目吧。”

“我可是还没太明白,怎么是各路大将欢聚一堂,等待日本鬼子投降啊?”

“看看这个,这不是西方敌对势力的网站,是大陆自己的啊。”乔步齐指著电脑萤幕上的一个大陆网站说。“日本鬼子即将投降前夕,你知道中共高级将领都在哪打日本呢吗?在延安,搞什么整风呢。突然听到日本投降的消息,急了。毛泽东让叶剑英联络美国驻延安的联络组。人家美国人还真厚道,愣是给派了一架飞机,把林彪等二十几个中共最高级将领送往八路军根据地。他们要是走陆路哇,少说得个把月呢,现在,一天就齐活。结果,八路军抢占了许多地盘,缴获大批日军装备,居然还是美国人帮了大忙,你看,这就是历史本来面目啊。”

“那我就不懂了。国民党不抗日,蒋介石八年抗战躲在娥眉山上。共产党、八路军、新四军肩负起了全国的抗战。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我问你,抗战开始的时候,共产党的军队多少人?”

小芸摇摇头。

“也就是两三万人吧。国民党呢,一个淞沪抗战,参战的就有七十多万军队呀。”

“那么多军队参战,怎么还输了?”

“小日本当时的装备比国民党军队可强多了。国民党军队又是各路军阀被蒋介石好不容易捏和到一块儿的。这也就是为了抗日,军人嘛,暂时放弃军阀之间的恩怨,还真狠狠打了一仗啊。”

“那七十万人,装备再差,也不至于被日本打得那么惨哪,小日本占了上海,紧接着又占领了南京,那个大屠杀,多惨哪!”

“还说呢?那七十万军队,是从全国各地紧急调来的,可当时咱中国交通条件糟透了。除了部分军队可以用火车汽车运输以外,多数军队可是千里迢迢的腿著去的。结果怎么着,人还没赶到,战役已经打输了。”

“是,我知道这个,而且制空权整个在日本子手里。军队行军都得躲著。真窝囊。”

“那共产党八路军还有新四军不是也抗日了吗?”

“我也没说他们不抗日啊。毛泽东明言,我们是一分抗日,二分妥协,七分发展。”

“真的?”

“引自1937年8月中共洛川会议的秘密决定。”

“可不是嘛,毛泽东后来接见日本代表团时不是早就说过吗,还得感谢日本人侵略中国呢,要不共产党还得不了天下。”

“还有呢?整个八年抗战,对了,其实早在卢沟桥事变之前,国民党军队就和日本干过好几次大仗了。说是八年抗战有点不公平啊。”

“我还是觉得要不是共产党发动全国人民抗日啊,国民党几乎是快投降了。”小芸晃着头说道。

“你啊,幼稚的可爱呀。整个抗日战争中,国民党高级将领直接在战场上战死二百多人。八路军呢,只有两个。国民党军队伤亡三百多万人,共产党军队却从两万多扩大到了一百万人,和九千多万人口的根据地啊。哪一个拼命厮杀的军队都是损失惨重,苏联哪,英国啊,好多年缓不过气来,”

“是啊,国民党举行过二百多次有数万乃至数十万军队参战的大战役,一个台儿庄就有四十万人马血战啊,这不,连八一电影制片厂都拍了《血战台儿庄》了吗?一个战役,消灭日寇四万多人。怎么能说国民党不抗战呢?反过来说,八路军说的上的也不过就是平行关大捷,歼敌一、两千人。还有百团大战,说是大战,也主要是扒铁路,砍电线杆子。那新四军就更别提了,沙家浜里的什么十八个伤病员哪,历史上有名的新四军打的大战还真有,就是消灭韩德勤的军队,可是韩德勤的军队却是参加过台儿庄战役打日本的。我现在真的有点怀疑了,究竟是八路军、新四军抗战,却被整天要投降日本的国军在背后偷袭呢,还是正好反过来了。”

“这么想起来,还真是哎,解放战争的电影得有多少啊,《南征北战》啊,《大决战》啊,《红日》啊……”

“《兵临城下》啊,《战上海》啊,……”

“可是抗日战争呢?就剩下《地道战》《地雷战》《平原游击队》《铁道游击队》了。”

“反正是成者为王,败者贼,谁叫国民党败了呢!”

“是啊,这么看起来,老蒋到是手软了,当年,毛泽东看准了蒋要面子,要不然,蒋再狠一点,在重庆,毛泽东前去谈判的时候,把毛扣下来,这中国的历史可就重写喽。”

“你轻点,这可是典型的反革命言论啦。”

“再给你们来点更反动的吧,你们知道张思德是怎么死的?”乔步齐炫耀的晃着脑袋。

“陕北革命根据地烧炭,炭窑塌了,以身殉职啊。”老大姐答道。

“哼,他烧的不是炭,是鸦片。那歌里都说了。”

“那歌里说的就是真的?”

“我爷爷当年就和张思德是一起的。”

“哟,那你们家就是太子党了。”

“在我们家里我爷爷最喜欢我,我硕士毕业后立即去看望爷爷,爷爷告诉我了这件事,爷爷说,我送给你一个最珍贵的忠告吧,记住,报纸上的话可千万别信。”

“你爷爷够反动的。”潘玲玲说

“我爷爷是将军。”

“跟你父亲说了吗?”

“爷爷说,我父亲混上了共产党的省委组织部长,就算是完了。”

“那你爷爷现在……”

“他去世了。要不然我也不敢讲出这个秘密来。”

“可我觉得,就是烧鸦片也没什么,当时环境极为恶劣,共产党为了生存烧点鸦片换取革命最需要的现大洋,也是可以理解的。”潘玲玲不以为然的说。

邢天燕接过话头,“那当然,所以缅甸金三角成为了全世界鸦片中心也是可以理解的,为了生存嘛。每一个人每一个社会中的群体都有其生存的方式,为了维护自己的生存方式,强盗杀人越货天经地义,官僚贪污受贿理所当然;流氓犯罪强奸不也是他心理和生理上的需要吗?”

“嘿嘿嘿,您说的也太极至了点吧。”潘玲玲撇著嘴。

小胖站起来,“我支持。跟你这么说吧,有一次我和一个白领女职员聊天,说到抢银行,你猜她说了什么?”

“怎么说?”

“她说,人家抢银行也是挣的那份钱,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

“真邪性啊,这都是什么歪理呀!”大姐说

“就说哪,人都堕落到何种地步了,我这还有一个例子。我暂时借住在大学宿舍里,也是大家闲聊时,哎,……”小胖扫视了大家一眼,“留点神啊,我后面的话你们听了要是呕吐我可不负责啊。”

“你别卖关子了,快说。”小芸着急的催促著。

“招待富翁高官吃婴儿汤,不仅吃死婴,居然还吃弃婴,活的。宿舍里的一个大学生不以为然的说,这帮家伙太王八蛋了!我心想,这小伙子挺有人味儿,你猜他接着说什么,要是我,我就把婴儿养大点,好卖他的器官,那才赚大钱哪!”

“哎哟,你行行好吧,我要把早饭都呕出来了!”小芸拍著桌子叫起来。

“不是还没吐出来吗?我再帮帮你。”吴亦凡来了精神,“告诉你们吧,其实这不新鲜,文革期间,广西军区直接指挥大批屠杀,后来就出现了吃人肉。起初,人们都是静悄悄的,试探著一点一点的尝,可后来就蜂拥而上了。”

“我抗议!请你们闭嘴,编故事请不要编这样恶心的好不好?”小芸涨红了脸。

“我的小妹妹,可惜的是,这不是编的故事,我当时就在场,我开过枪。你忘了,我就是从广西来的?”

“既然你看得这么透彻,那你怎么还老是上赶着给党员,头儿献媚讨好呢?八成那人肉汤你也分了一杯羹吧。”乔步齐说

“别胡扯。我可还不是畜生。不过,不是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吗?他伟大的党可以为了生存卖鸦片,可以一面高喊我们的队伍是为人民服务的,一面吃喝嫖赌,成千万上亿的贪污,还怂恿吃人肉,我就为了混个好一点的一居室,陪了多少个笑脸,见了人我都是三孙子,我够可怜的了!”

“你呀,也是活该。混到这份上,你还把人家小姑娘骗上床,你说你是个什么东西?”潘玲玲说。

“你们都知道哇,我家里那位命不济,让人家高干儿子的车给撞了,分文赔偿都没有,当着好几位女同胞,可别说我下流,咱屋里的最后落了个残疾,早就不能那个了。可我可是活蹦乱跳的健康男子,这么多年我守着活寡,我都没狠心把她蹬喽,你还要我怎么样?再说了,那些美若天仙的小姑娘,时不时的中南海里就招几个,我就和自甘堕落的个女孩亲热了那么两三次,逼着我检讨了好几年哪,长工资,分房子什么的都没我的份了。”

小胖儿严肃的说:“吴亦凡,你的遭遇我也挺同情。你既然有了这样的经历,你应该更懂得遭受冤屈人的痛苦,你给当官的讨好献媚,我也不说什么。可是人家法轮功堂堂正正做好人,现在被陷害,你为什么落井下石?人家财务处的肖阿姨不过就是坚持炼功,你就给人家举报了。现在人家老伴儿六十了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小胖突然降低了声音,悲伤的,“告诉你们大家,肖阿姨今天凌晨去世了。”

全办公室里的人都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吴亦凡的目光中流露出一种恐惧。

邢天燕站起身来。“吴亦凡,肖阿姨的死你是负有责任的。你也是凶手之一。”

“我……你不能这么说。”吴亦凡语气急促起来。

“她不过是平时坚持原则,没有把你妻子的药费都报销喽,你就小人得志,这么狠毒的报复啊!你混了一辈子,也就这么个科员,说话还就退休了,又欠著一屁股债,人家辛晨把个价值十万块的房子让给你,你转身就拿人家取乐,诋毁人家,你说,你还算人吗?!”@*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年的夏天十分的热,热浪席卷著全球的每一个地方。美国、加拿引发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大大面积停电事故,法国热死12000多人,肆虐的森林大火 使英国许多的森林被毁,成千上万的人们离开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在香港,出现了历史以来的最高气温,大都市上海也出现了电力供应紧张的局面,不得不拉闸限 电……据有关专家指出,今年全球的平均最高气温比往年上升了2-3℃。地球在发着高烧,各种令人恐怖的新闻、资讯不断出现在我们的报纸上、网路里和电视镜 头中,我们的赖以生存的地球,她究竟是怎么啦?
  • 【编者按】:或许你(你)听过或看过“慢活”这个名词,却不了解“慢活”是什么?它是全球正刮着的一股新风潮,有群人极力鼓倡、推行着慢食、慢工、慢动、慢性、慢疗,和慢闲运动,以一种正常而平衡的速度生活着………..

    现代人热爱速度,执著于用更少的时间做更多的事,不断加快脚步,成为跟上时代的方式。因此“快速”无疑成了一个瘾头、一种崇拜。透过回溯人们被时间搞得筋疲力竭的历史,探讨如何因应那让全人类着魔沉沦的快速文化,厘清为追求速度所付出的代价。

    “慢活”运动于焉成型,但它并不是将每件事牛步化,而只是希望活在一个更美好而现代化的世界。一言以蔽之:慢活便是平衡──该快则快,能慢则慢,尽量以音乐家所谓的tempo giusto(正确的速度)生活。没有一成不变的的公式,也没有万用守则。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步调,如果腾出空间容纳各种不同速度,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加丰富。这不仅游说读者采取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也是一场正在全世界实实在在发生著的运动。或许可以让我们由此一窥“慢活运动”如何对现代文明与现代化进行反思。

  • 阆州自古多蚊患,夏夜使人不能交睫。南宋时,有一道人过阆州,住在客栈中,房租常常不能按时交,客栈主人也不计较,还时时请这个道人来饮酒。
  • 程颢出身书香门第,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追随他三十余年的门生刘立之常跟朋友说:“与老师相处这么久,从来没见他发过火、动过怒,一般人很难有这种修养。”
  • 范仲淹在泰州当官的时候,认识了当时年仅二十岁的富弼。一见面之后范仲淹对富弼大为欣赏,认为他有王佐之才,把他的文章推荐给当时的宰相晏殊,还替他做媒,让他做了晏殊的女婿。
  • 雾雨迷茫,川流四散,缭绕的山岚,盈满母亲眷恋的目光
    窗面珠雨阑珊,点滴扑打似愁肠牵挂
    倏息而过的窗景后,有游子的历史曳航
  • 刘濠是宋朝时的青田人,他因为文才出众,出任翰林掌书官。刘濠为人仁厚,每次归乡省亲,在阴雨连天或者积雪不化的日子,他总要爬上高坡四处张望,如果谁家的烟囱没有炊烟,他总要设法救济。
  •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我是主持人安娜。10月8日中共六中全会召开,就在中共的高官进行如何建构社会主义的和谐社会时,隔日北韩进行了核爆炸试验。
  • 北宋时的程颢是一个有着强烈的济世安民之志的儒者,无论在哪里做官,他都将“视民如伤”四个字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勉励自己勤政为民。他在扶沟县任职时,帮助百姓解决了不少实际困难。
  • (大纪元综合报导)1953年圣诞夜,石硖尾寮屋区发生大火,酿成超过5万人无家可归。这场大火,改变了石硖尾,也改变了香港人的生活。为了安置大火后无家可归的灾民,政府在原地兴建临时平房,至1954年底,8座6层高的徙置公屋落成。这便是香港最早兴建的公共屋邨了。今天她难逃时间的洗礼,成为历史,以后只能在书本和图片看到她的面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