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龙延:中国盗取人体器官黑幕(上)

龙延

人气: 7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19日讯】 目录

前言

一、中国日益猖獗的失踪和器官被盗案件

二、器官移植中的器官来源问题

1、器官移植的国际通则
2、中国器官来源的问题

三、中国超丰富人体器官来源

1.心脏移植

吉林大学第二医院一天之内即为患者找到了合适的心脏供体
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的记录

2.肝脏移植

一天内找到肝肾移植供体
二十四天之内找到了“新鲜”的稀有血型肝供体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外科学部(又名东方器官移植中心)
军队、武警医院的器官移植数量惊人

3.国家统一的巨大“活体器官库”

4、一九八四年关于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的规定

四、枪口下的“志愿捐献”

1、“死刑犯” 的“自愿捐献”远不能解释中国的实际数据
2、活割阶级敌人的器官由来以久
3、新时期的“阶级敌人”

五、中共盗取人体器官的黑幕正在被撕开

1、证人的出现
2、沈阳军区老军医的指证
3、法轮功学员失踪和器官不见了的例子

六、各方反应:中共的欺骗掩盖和国际社会的调查

1、中共的欺骗和掩盖
2、国际第三方的独立调查
3、国际上的电话咨询调查
4、器官像批发商品一样一批一批地来
5、三名参加活体器官移植的医生在美国被刑事起诉

七、由共产党军队管理的血腥产业

1、解放军总后勤部是器官移植的“管理部门”
2、中国军队在器官移植的国际“市场”上赚大钱
3、活体和尸体出口

八、其它新动态

1.器官移植被纳入“医疗保险”
2.“活体器官库”可能有了新成员——教徒

后记

前言

一名从事调查贩毒与走私十多年的欧洲调查员里奇德曾告诉媒体说,让她越来越忧心的不是贩毒或走私,而是人体器官交易的犯罪团伙。由于人体器官供求关系严重失衡,人体器官买卖利润丰厚,一些犯罪团伙发现,走私人体器官比走私毒品更赚钱。里奇德发现,一些国际人口贩子往往采用提供合法工作机会的手法诱使妇女上当。他们为这些妇女办理签证并提供机票费用,而一旦到了国外,先是强迫她们成为妓 女,然后让她们怀孕,当胎儿快分娩时就强行引产出来,送到器官市场上拍卖。女人成了“怀孕机器”,而受害妇女的最后结局往往是被杀害后再卖掉身体的器官。

据意大利一位难民事务的负责人说,在意大利,这样的“怀孕机器”有几百。她们来自东欧和世界上其它发展中国家。意大利巴里市警方曾经成功地破获了一个乌克兰籍的人贩子集团。卧底警察通过伪装成竞拍者了解到全部事实。在拍卖现场,竞拍者像参加古董拍卖会一样对一名尚未出世的婴儿互相叫价。拍卖成交后,婴儿被当场从母亲腹中剖出,一名妇女用一把菜刀将连结母子的脐带切断。 据纽约时报的资料显示,人体器官走私遍及四大洲。

中国这几年快速成为器官移植的大国,随处可见各个医院的器官移植广告,包括军方医院、省、市级医院,甚至县级医院和民办医院都在大力招揽病人,广告出现在报纸、杂志、电视、网络甚至张贴在公共场所,甚至每年还吸引了亚洲、中东、澳洲、欧洲等地的过万人次的病人来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沈阳军区医疗系统的证人指证:“在一切与人类活体有关的出口产品中,中国产值居世界第一,中国在全世界已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网,中国已成为国际活体器官交易的中心,在二零零零年以后一直占世界活体器官移植总数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这些数据是上报中共中央军委材料的一部分,有几个人还因为被晋升为将军。

与此同时,在中国盗窃人体器官和走私也日益猖獗,其受害者不仅是妇女儿童,还包括一大批普通中国民众,其中的犯罪活动触目惊心。这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

一、中国日益猖獗的失踪和器官被盗案件

二零零六年七月初,网络上传出湖北省十堰市发生了一起恐怖的事件:在十堰东风轮胎厂附近的一个托儿所,一个小男孩突然失踪三天。三天后的早晨,小男孩离奇般的又回来了。当小男孩出现在托儿所大门的时候,托儿所阿姨感到非常奇怪,关切地问他这几天到哪里去了?小男孩自己也说不清,他只是指着自己的腰部说:“我这里疼。”后来到医院一检查,发现小男孩的一个肾被拿掉了。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日,《重庆晚报》报导了自二零零四年十月以后半年左右的时间内,重庆永川市发生了约十起令人震惊的小孩失踪事件,并且有传言说,孩子被“孩童绑架团伙”绑架偷割器官。

据公安部透露,中国拐卖妇女儿童案件猖獗。二零零六年八月,一个“民主党派”在其网站上发表的一篇关于拐卖妇女儿童的文章中写道: “目前,我国拐卖儿童犯罪存在以下几个特征:1、被偷小孩的年龄段分布极广。小到刚出生的婴儿,大到六七岁甚至十几岁的小孩。2、被拐卖小孩的下场极其悲惨。有的把小孩器官偷去,甚至残酷地把没有了两个肾或眼睛的小孩再送回家;有的把小孩致残,用于乞讨;最好的结局反而是把小孩卖给要小孩的人家。3、犯罪手段多样,让人防不胜防。……。4、发生频率高。事件发生之地点,遍及全国各地,小到边疆小镇,大到我们的首都北京。 有些城市甚至在短时间内频频发生相同事件!”

除了妇女儿童之外,露宿街头的乞丐、流浪汉,农村到城市打工的民工等等,都可能成为绑架团伙偷割器官的对象。据《新京报》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报导,家住北京市和平里的一名刘姓精神分裂症患者,失踪十月后回家,家人发现他腹部有刀口,B超检查“左肝未显示” ,家人怀疑其部分肝脏被切除盗走。

从八十年代起,中国开始向世界上许多国家移民,其中包括遍及世界的偷渡和非法移民。一些“人蛇”随之也把器官走私推向国际社会。

二零零二年元月二十日,美国之音报导了一起意大利官员调查来自中国移民的大规模人体器官走私案件。调查人员相信,一个组织严密的团体帮助非法移民抵达斯洛文尼亚,接受器官摘除手术。调查人员对十六个华人犯罪集团的调查显示,他们在走私人体器官。更不幸的是,一些被迫接受器官摘除手术的人会完全消失。

……

二、器官移植中的器官来源问题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器官移植起步较晚,从一九七零年开始。要弄清楚人体器官移植中的违法犯罪行为,有必要对人体器官移植涉及的技术、法律和中国的现实有一个较全面的了解。

近年来,随着新型免疫抑制药物的应用以及外科手术的改进,器官移植技术日臻成熟与完善,使得器官移植逐渐普及起来。在器官移植中,供体和病人的血型和白血球抗原配对是个关键性的问题,只有配对的器官才能够进行移植。

人体器官移植涉及人的心、肝、脾、肺、肾、胰腺,以及角膜、骨骼、肌肉和皮肤等等,这些器官可以从尸体或者活体(即活人)上摘取。现在器官移植的普及,使得人体及其器官也成了昂贵的工业原料。例如,尸体的器官如骨骼、肌肉(肌腱)和皮肤,可卖给药厂制成人造真皮,用与美容及人造真皮移植,或卖给移植公司供外科手术使用。尸体被用于医学或其它研究,或者也可以被制成标本买卖。像心、肝、肾等器官移植可以直接救人性命。在少数共产独裁专制国家里,人的大脑还被独裁者(或高官)作为补品而食用。

从医学上来讲,皮肤、眼角膜等器官完全可以在人死以后再摘取器官,然后进行冷冻储存和运输。而心、肾、肝等内脏器官对“热缺血时间”非常敏感,影响移植器官成活率的关键是“热缺血时间”必须尽量地短,因此要保证或提高成功率,就需要在人刚死或者在活体上摘取器官,在极短时间内(肾在十二至二十四小时内,肝在十二小时内,心在四至六个小时内)移植到病人体中,否则就会严重影响器官移植的成功率。

在中国成为器官移植大国中,技术的成熟只是一方面,获得大量配对的器官是至关重要的。由于人体器官不像韭菜那样割完还长,尤其是心脏、肝脏关键器官被摘了之后,供体就无法生存,如果从人身上强摘器官就要造成违法犯罪行为。尤其是中国的器官管理非常混乱,因此器官的来源就特别受人关注。

1、器官移植的国际通则

器官移植涉及道德、人伦、人权、法律等诸多社会问题。一九九一年世界卫生组织通过了人体器官移植的指导性原则,其中规定人体及其各个部分均不应成为商业交易的对象,包括登广告求取、提供器官,及支付、收取钱财的行为等都应予以禁止,同时也禁止任何参与器官移植程序的个 人或机构收取适当的服务费用之外的报酬。

根据这一国际通则,各个国家都制定相关法律,禁止器官买卖。美国几十年中在器官移植方面有健全的法规和有效的系统,如《器官移植法》、《器官捐献法》、《脑死亡法》、《器官移植伦理指南》等等。在中国,除了一项被海外揭露出来的、一九八四年秘密发布的针对利用和摘取死囚犯人器官的补充规定外,中国的器官移植相应的法律仍是空白。由于中国的文化传统和现实,在中国目前无法实施这一国际通则,这是因为:

(1)这一国际通则是建立在(无偿)自愿捐献的基础上的。自愿捐送者不外乎两种:活人和死人。像心脏、全肝每个人只有一个,没有了人就活不了,从法律上来讲只能来自死后捐赠,从脑死亡者身上摘取。这要求一个全国性的志愿者群体,而中国没有。因为中国文化传统讲究“完尸”,加上医疗费用等因素的影响,亲属间活体肾移植开展的很少,据上海《解放日报》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二报导:“目前我国移植手术中亲属移植仅占百分之零点四,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的百分之五十存有相当差距。” 据统计亲属间活体肾移植所占比例约为百分之一点五。

中国非亲属间的无偿捐献器官更是寥寥无几。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日本南韩也同 样。日本器官移植中心几年前曾对七千万日本人进行器官募捐,结果只有七个脑死亡的人愿捐器官。《南方都市报》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二日的报导也证实这点:到目前为止,我国完成器官捐赠二十一例,共捐献器官八十八个。其中广东地区捐献人数就占了百分之五十。

而在美国,有一个庞大的志愿器官人群。美国的成年人几乎人人都有驾驶执照,当一个人在申请驾驶执照填表时,就会让这个人选择,如果出现交通事故当场死亡的情况下,他/她是否愿意捐献器官,以及愿意捐献哪几种器官等等,然后把答案输入全国性的资料库里。有报导说,百分之三十的美国人,约八千四百万人,已签了死后捐献器官的文件。

(2)从技术要求来讲,供体和病人的血型和白血球抗原配对是个关键性的问题。由于像心、肝、肾等器官需要在短时间内被移植体内,这就需要一个事先就准备好了的全国性的血样资料库。中国没有这样全民的全国性的血样资料库。

美国有高度发达和普及的医学技术,几乎对每一个人都保存血样等方面的资料,这些都储存在资料库里,随时可以被调用。在实际操作中,美国的自愿捐献器官主要依靠意外交通事故中身亡的人。所以每次美国出现交通事故,警察首先检查是否有人死亡,一旦确定死亡,就马上检查死者的驾驶执照,如果发现死者是器官捐赠自愿者,那么警察最先通知的就是医院的直升飞机。直升机上的医护人员会在第一时间把死者的器官摘下来,紧急送给在医院里等待着器官捐赠的垂死病人。这需要全国范围内快速反应的警察和医院之间的配合,以及先进、快速的交通工具,全国性高素质的医疗队伍等等,而中国都没有。

尽管中国每年死于交通事故和其它意外事故中死亡的人数都有几十万,不过交通事故和其它意外事故中死亡,都属于预先没有预料的。像心、肝、肾等内脏器官需要以最快的方式从一个躯体里取出后尽快移植到病人身体里。但是由于中国目前相关的设施和管理系统跟不上,在操作上远远达不到美国那样的及时性。全国交通事故中当场死亡的人确实不少,但在死亡后,首先需要警察第一时间赶到,第二则需要就近的医务单位有二十四小时待命的直升飞机和高水平外科医生,第三则是需要有全国病人资料库,因为在获得鲜活的器官后直升飞机必须在起飞的同时就知道目的地,也就是就近哪个医院躺着需要何种器官的病人,否则时间太长器官无法保鲜,一切努力都是白费。上面的这些条件,中国还远远达不到。

2、中国器官来源的问题

那么问题就来了,如果要遵守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公认的标准,中国只能得到数量极其有限的志愿捐献器官,根本不可能性成为器官移植大国。像具有类似文化背景的日本、韩国,器官来源稀少。然而让人们困惑不解的是,中国的器官来源极其丰富,许多外国人(包括许多日本人、韩国人)花很多钱来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器官移植成为中国利润极丰的生意。

如果运用逻辑中的反证法,那么是不是可以说,中国之所以成为人体器官移植大国,正是因为没有遵守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通则?!

的确,中国的器官管理混乱,犯罪份子、黑社会与黑医生勾结盗卖器官。在中国有的医院里,上手术台没有抢救过来的病人,肾脏、肝脏等器官被偷走了,没有人去查,也没有人查得了;有的人被犯罪份子绑架而摘掉器官;也有人在街头、医院厕所里等地方,做小广告高价出卖自己的器官(但是没有心脏和全肝)。不过这些不能使中国成为器官移植大国,而且也说明不了那些政府管理的大医院和军队医院所具有的充足器官来源。

三、中国超丰富人体器官来源

从一九九九年以来的,中国人体器官移植的数量快速增长,不仅等待时间短,而且数量充足。中国卫生部副部长蒋作君在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七日“卫生技术评估与管理工作研讨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在数量上,我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器官移植 大国。”

鉴于器官离开供体后,肾脏移植手术要在十二至二十四小时内完成,肝脏手术要在十二小时内完成,心脏移植要在四至六个小时内完成,因此依靠随机的意外死亡人数是不能保证预订配对的。中国没有一个像美国那样的依赖死后捐献的系统,中国的人体器官来源主要来自有偿捐献和活体器官被强迫摘取。而人只有一个心脏和肝脏,心脏或全肝移植后供体无法生存,那么在手术前或直接因摘取器官致死。这说明,配型成功的健康心脏和全肝依赖于非意外死亡(当然也有医生偷盗死亡病人的器官)。

像在美国,心脏移植的心脏来自意外事故死亡而又自愿捐献的人。在美国每年约有一万人捐器官,其中二零零二年和二零零三年这两年就有两万六千零九十人捐赠。即使这么多人捐献器官,在美国等待器官也需要好几年时间。例如要等一个肾,平均需要大约五年时间。在国外等一个人体的关键器官一般至少也得两年时间。

而在中国一反常态,不少做器官移植医院的网站上公开说,等待器官的时间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短很多,只要一个月、一两个星期甚至一两天就可以找到配型符合的关键器官。如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在今年四月初的网站上说,“等待肝的平均时间为两个星期”;位于上海的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在其网站上说:“等待肝的平均时间为一个星期”。给人的感觉是随时都可以得到活体器官。请看下面的一些具体例子。

1.心脏移植

心脏移植手术本身难度大,在中国能够做心脏移植手术的医院远不如做其它器官移植的医院多。加上心脏移植要在心脏离开供体后四至六个小时内完成,如果没有事先供体和病人的血样配对,在极短时间内通过意外死亡的随机配对实现心脏移植可以说是不可能的。

吉林大学第二医院一天之内即为患者找到了合适的心脏供体

吉林省长春的《新文化报》在二零零六年三月四日发表了一篇报导,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七日,来自温州的谢抱时(女)在弟弟的陪同下,来到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吉大二院)心脏外科做检查。医生说如果不做心脏移植手术,寿命已经超不过三个月了,所以第二天(二十八日)就给她做了移植手术。即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吉大二院)仅在一天之内即为患者找到了合适的心脏供体。该报导没有说明器官的来源,但其背后不像是一个随机死亡的供体机制,因为随机配对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一左右,而且要在心脏离开供体后四至六个小时内就要移植。

而在一周之内,吉林心脏病医院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为吉林省公主岭的贾润泽做了心脏移植手术。《吉林日报》二零零六年三月六日对这两例心脏移植也作了报导,但是和其它报导一样,没有透露器官的来源。

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的记录

位于陕西省西安市的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有两次一天内连续进行三例心脏移植手术,这在国内是唯一单位。”西京医院心血管外科副主任王红兵教授有一天连做了三例心脏移植手术,创了全国第一。现任武警总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曾长年担任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心血管外科研究所所长、主任蔡振杰教授,也于二零零三年九月某天创造了一天主持三例心脏移植手术的记录。

“一天主持三例心脏移植手术”,而且还是两次,现在只有解放军医院才能够做到,能够同时得到这么多的供体。

2.肝脏移植

肝脏移植指全肝脏移植。人也只有一个肝脏,供体肝脏被摘取移植后就不能存活。近年来快速增加的全肝移植数量更让人震惊。根据中国政府有关方面的统计,一九九一年到一九九八年,八年间全国施行肝脏移植数仅七十八例。从一九九九年开始,肝脏移植数开始成倍增长,成为全世界数量最高的地区。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一年分别施行了一百一十八、二百五十四和四百八十六例,到二零零一年的统计累计九百九十六。二零零二年一年内共完成肝脏移植手术六百余例。到二零零三年,肝移植飙升为三千多例。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一研讨会上公布,目前中国大陆有五百多家医院开展肝移植,每年完成的肝移植大约为三千五百例,而据知情人士透露,实际数据至少是公开公布数据的三倍。即从一九九九年以后全国肝器官移植数量大幅增加。

一天内找到肝肾移植供体

例一:据媒体报导,仅在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简称“中山三院”)一家医院里,因使用齐齐哈尔第二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亮菌甲素”假药造成多人死亡。据《南方日报》报导说,三十六岁的海南人任贞朝,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因肝病入住中山三院,注射“齐二药”的亮菌甲素后,四月三十日出现无尿、浮肿等急性肾功能衰竭症状。五月上旬出现神志不清,狂躁不安,白天晚上不停说胡话的严重肝性脑病症状。五月十六日专家诊断,如不马上进行肝肾联合移植,病人将很快死亡,于是三院开始寻找匹配的肝肾供体。

报导称,“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仅隔一天时间,省外就传来好消息———配型与病人吻合的肝肾找到了。五月十七日下午六时,肝肾被火速空运到了广州”。晚上八点手术开始。肝移植由中山三院院长、肝移植中心主任陈规划主刀,肾移植由洪良庆主刀,八小时后,手术顺利完成。

不仅如此,仅隔一天,五月十九日中山三院又为一中毒患者实施肝肾联合移植的消息。对于陈规划本人,主持完成了一千多例临床肝脏移植手术,仅二零零五年一年就完成二百四十六例。

例二:其实一天就找到全肝供体早在一九九九年军队就实现了。位于重庆市的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称“西南医院”),在一篇《我院首例紧急全肝移植术获成功》文章中说,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年仅三十五岁的着名手风琴演奏家、重庆市歌舞团国家一级演员岳伟,因突发“暴发性肝衰竭”入住西南医院,病情急剧恶化,于二十五日出现重度肝昏迷,意识完全丧失。肝胆外科及传染科等有关科室的专家们会诊确认这位音乐家的肝脏已经完全坏死,紧急全肝移植是当时唯一有效的抢救方案。专家们的意见得到了院领导的大力支持。于是第二天,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西南医院就为患者实施紧急背驮式原位肝脏移植术。手术从下午一时五十分开始至晚上十一时五十分结束,历时十小时,获得成功。

二十四天之内找到了“新鲜”的稀有血型肝供体

河北科技报二零零六年六月六日刊登一篇《稀有血型妇女换肝成功》的报导:某裴女士,四十五岁的,十四年前患了肝硬化,十二年前做了脾切除手术。后病情不断恶化,又发生了肝性脑病及肝性脊髓病,反复肝昏迷等并发症。该女士是RH阴性AB型稀有血型,这种血型在人群中只占千分之二 。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该患者住进邯郸市中心医院普外一科。医务人员一边为她寻找肝源和稀缺的“特种”血源,一边做各种术前准备工作。五月十一日晚八点,换肝手术实施,次日凌晨五时许成功将“新鲜”肝脏移植到病人体内。据报导称,术后,裴女士各生命指标已恢复正常。即邯郸市中心医院在二十四天之内即找到了稀有血型的“新鲜”肝源。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外科学部(又名东方器官移植中心)

据中国媒体报导,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长沉中阳,截止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七日,共完成八十例肝脏移植;在二零零一年度完成肝脏移植一百零九例,肾脏移植八十例;至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沉中阳完成了第一千六百例肝脏移植手术,居世界前列。这说明,沉中阳在四年零五个月时间内共做了肝移植手术一千五百二十例,即平均几乎一天做一个肝移植手术。

不仅如此,由沉中阳领头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至二零零四年底,累计完成肝移植一千五百例,肾移植近八百例,同时还有角膜移植。二零零四年一年,该中心完成五百零七例全脏移植手术,近四百例肾脏移植手术。而且在二零零五年一年中,完成原位肝脏移植六百四十七例,肾移植四百三十六例,肝肾联合移植二十一例,胰肾联合移植两例,“创多项全军和全国之最”,即平均每天做器官移植手术三点零三例,如果没有一个庞大的器官活体供应库,所谓“世界前列”是不可能实现的。沉中阳式的 “成就”刊登在许多器官移植医院的网站和中共官方媒体,作为招徕顾客的手段。

据《朝鲜日报》披露,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在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曾创下一周之内完成四十四例肝脏移植手术的记录。以每周五天工作日计算,日均进行了八点八例肝脏移植手术。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日,该中心主任沉中阳接受记者专访时称,仅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六日到三十日的两星期内就做了五十三例肝移植手术。有患者家属披露,该移植中心一天之内最多做过二十四例肝脏和肾脏移植。即器官成批的出现。

军队、武警医院的器官移植数量惊人

据调查,在中国一百五十多家部队医院中,绝大部分都开展了器官移植。并且从其公开网页可见,部队医院实施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惊人。仅举几例:

作为全军器官移植的核心机构,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器官移植所完成的肾移植的公开数字是二千八百例次,肝移植约三百例次。二零零五年四月 二十二日至四月三十日的九天内,该所完成十六例肝移植和十五例肾移植,其网页宣称这创造下“单位时间内完成移植例数的新高”。

解放军总医院附二院器官移植中心网页介绍,中心副主任石炳毅主刀肾脏移植一千二百例、肝脏移植一千一百一十一例、心脏移植二例、胰肾联合二例、肝肾联合二例、干细胞移植五例。

位于重庆市的第三军医大学西南肝胆外科医院,二零零五年被总后勤部批准成为解放军肝脏移植中心,目前是国内外规模最大的肝胆胰外科之一,其临床肝移植始于一九九九年。该院现有三个肝胆胰外科病区,每年收治来自海内外的肝胆胰病员三千余例,开展移植手术二千四百例次,具备同时进行六台肝移植的技术实力。为适应 “肝移植规模化的需要”,医院正将床位从一百二十二张扩充到一百五十张。

属于中等规模的济南军区总医院,该泌尿外科已完成肾移植手术一千五百余例。对毕业于上海第二军医大学的李香铁主任,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的齐鲁晚报如此报导:“他领导的泌尿外科人才济济技术力量雄厚,能同时开展六台肾移植手术,曾创造过二十四小时内连续实施十六例肾移植手术的全国记录。”其导师李慎勤也做了一千余例肾移植。@

(接下文)(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10-19 5: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