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浮尘】细数书缘<上>

画与文/杨纪代
【字号】    
   标签: tags:

二战过后,饱经轰炸摧残的台湾子民,开始了重整家园的工作:从废墟中寻找新生的力量;从残破里激发重生的勇气;在断垣残壁中翻找可再利用的物资;在满目疮痍里清点出旧日的器物!胼手胝足,夜以继日,慢慢的有了家的约略雏型!渐渐的有了家的温暖感觉!再加上国民政府迁台,力图振作,于是到处一片盎然生机!

那个时代,学生们除了反共抗俄、保密防谍的宣传标语及海报之外,根本找不到任何精神食粮!每天放学之后,除了做做功课,就是大伙儿在空地上跳房子、玩游戏、跳绳、玩弹珠……等等就地取材的玩法,或自制玩具分享。没有报纸、收音机,更遑论有电视可看、有电动可打!所有的神话及故事,全在茶余饭后老人们煮茗闲谈或布袋戏台上、歌仔戏棚下获得的!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小三时的游艺会上,参加了一出话剧的演出,跑龙套的小角色而已。在两天四场等待演出前的空档,话剧指导老师给我们讲“西游记”解闷!头一遭系统的听这么精彩有趣的中国古典通俗小说,内心之震撼与兴奋可想而知。在那短暂的时刻,像海绵般的泡在生动的情节里,随着内容的变化而如痴如醉!这片刻的时光对我的启悟太大了,那求知欲一下被触动了,猛的想到家中书橱里堆了不少“线装书”,那薄薄发黄而对折的纸张,用细绵线装订的“章回小说”,一册册散发着淡淡的书香,引发人起思古的悠情……啊!这就是啦!我的精神食粮终于找到啦!

拉开那书桌右侧,窄窄的、直立的书橱门,满满的都是古人智慧的结晶,静静的躺在那儿向你招手哪!随手拿起一本“说唐全传”,第一回……诗曰……老实说,光复后才施行的国民教育,是在草创阶段,当然顾及面不全,各方面的配合也不周。小三时才认得几个国字?想读章回小说?那真是自不量力!可是求知欲强的我,别无选择的开始了艰难的阅读过程:有边念边,无边念中间!遇到不认识的字,胡念一气或跳过去!把“曰”当“日”来读。当时也没一本字典,更不知“查字典”为何物!从不知不解中读到一知半解,再从一知半解中半读半猜……!印象最深刻的是“不得而知”这句话,初期的认识与最终的正确领会,完全相反!很多成语典故,是在反复阅读中、在文章的前后连贯里,弄明白了其中的本意与内涵。

从此:那空地上精心绘制的跳房子的格子,任其被雨水淋湿打坏,被尘土掩埋消失;那跳绳的花招、技巧对我失去了诱惑!课余的闲暇,全在章回小说上:那“封神演义”里的钓鱼哲学——愿者上钩;那“东周列国志”里,孙膑与庞涓的精彩斗法;那“三国演义”里,孔明归天时的不忍卒睹;那“红楼梦”里,黛玉葬花词的凄楚哀怨以及偷看父亲严禁阅读的“今古奇观”时的胆胆突突……,这些都牢牢的吸引住了我,每天如饥似渴的徜徉在古典文学的领域里。随着年龄的增长,认识的字增多,阅读速度也增快,无形中打下了坚实的古典文学基础。到了小六,竟然能够大略读懂陈寿原著的“三国志”,也因此经常代表学校参加校际的作文比赛。现在想来,其实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

更幸运的是小六时与我同座的彩云,虽然家道殷实但寡言少语,总是默不作声,相处日久,终于打破了藩篱,让我上她家玩儿,此时方知晓她深藏不露的一面,弹得一手好钢琴,还告诉我将来要东渡日本求学。最叫我眼睛为之一亮的是满书橱的课外读物,而且是翻译本居多!当时的译文生涩,没有口语化,读起来真是索然无味!记得最先翻译的是“伊索寓言”,那时的孩子一派纯真,哪领会得其中引申的涵义以及影射的事物?这本书一反常态,我没一口气看完,而是无书可看时,聊以解闷,断断续续,不知拿起多少遍方才勉强读毕,仍是一头雾水!只知多以动物为主角,隐喻些什么就不得而知啦!好像同时也出了一本中国的寓言故事,其中记忆最深的是老鼠开会——“谁去挂铃铛”以及“掩耳盗铃”,这两篇也看得我糊里糊涂的,弄不懂是啥意思!再有就是“爱的教育”,以当时的能力,也是无法深入的领会其中的内涵。

这课外读物致命的吸引力,打破了我“乖乖牌”、“好学生”的头衔!有一天,我俩趁上课时低头在桌子底下猛啃闲书,被导师逮到了!她那难以置信的表情比我的惊吓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从此我俩断了偷看故事书的念头,专心一致的埋首初中入学考的准备!@*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初中课业与小学大不相同,当时老师的传道、授业方法,全是靠讲课、板书。以课本内容为主,再穿插些补充教材。于是“速记”的本事就在此时练就!课文旁的空白处,都是密密麻麻的笔记,尤其是国文课里,文言文的白话翻译,你得仔细聆听再快速记上,否则只好课余请教同学或传抄一下。同时随堂测验不断,再加上三次月考与一次期考,压得大家喘不过气来,于是不约而同的开起了夜车来!
  • 因为每班越区就读的人,为数不少,学校体谅通学迟归之苦,于是组织编排成队伍,特准放学时,提前二十分钟排队离校,赶搭火车,把这一帮学生名之曰:“火车生”!
  • 民国四、五十年代,台湾开始了社会结构的全面变革,古老道德维系的传统农业社会,渐渐的分崩离析,被工商社会所取代,“客厅即工厂”的口号,使家庭主妇在繁忙的家务之余,开始加入了廉价的加工、代工行列。慢慢的经济挂帅,一切向“钱”看,随着所得的增加,奢侈豪华之风也大行其道。下面所记述的片片段段,只不过是这巨变中的些微浮尘,随着回忆的思绪,翻飞远飏,但仍保有道德尚未全面瓦解时的一点纯真、朴实与淡淡的甘甜!

  • 古今中外大多数的文学作品,不管是诗、词、曲、赋或是小说、散文,述说的总是人生是一场空梦;描绘的也是梦醒后的叹世伤怀: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李煜.浪淘沙)


  • 记得奶奶水彩画首展时,一位多年知交来了好几趟,一来陪伴我解解闷,二来热心的提供各方意见,其中她有这么一个看法,让我印象深刻:“你看!哪有紫色的风景呀?我怎么找不到呢?你这种画法不切实际!”奶奶淡淡的回了一句:“你浪漫点嘛!”她无言以对!因为她是数理方面的高手,和我真是南辕北辙。
  • 这是张日本北海道旅游景点——“积丹”的照片,我依样画葫芦的彩绘下来,用了这种暗沉的紫色调,展现退休后此刻的心境——浓重的暮色笼罩,宣告一天即将落幕,那浪漫又璀璨的余晖,也只能在天边一角和海上一隅悄悄地做消逝前最后一刻的回光返照了!既无眷恋,也没有不舍,一如那海面上的浪花,依然翻飞如故。走过了波涛汹涌,渡过了恶浪疾风,如今拥有的只是慵懒的脚步与澹然的心胸。思惠!这本小册子,算是奶奶生命终止前,最后一瞥的回眸吧!

  • 朦胧的远景以及近处光秃的枝干,昭示著秋天的脚步到处溜哒。河岸的枯草延伸至尽头,曲曲折折的倒影,赋予水面轻微的动感,这些全浸润在暖暖的夕晖中,名之曰:“溶溶秋水浸黄昏”。
  • 凤凰花盛,骊歌唱罢,考卷随着时间的脚步,越摞越高,那“上战场”的日子终于到了!我们这一批初生之犊不畏虎的毕业生,可是越区报考的外地大军,目标当然全瞄准台北市的男女前三志愿!老师们与家长代表再三蹉商的结果是:所有的考生,前一天先抵达台北,在旅馆住一宿,第二天才有充裕的时间应考,中餐由旅馆代备便当,带入考场食用,免去奔波之苦。
  • 这小学的最后两年,就在读读读、背背背、算算算、考考考、写写写……中,飞快的流逝:那金露花的金黄果实掉落一地,那翩翩的蝴蝶来了又去,那黑底黄横条纹的蜻蜓在我眼前一再的穿梭,那知了声嘶力竭的鸣唱……,在在都与我无关,样样都视而不见!尽管季节嬗递、岁月更迭,对我而言,都无法与初中入学考相提并论!天天在成绩的高低与名次的前后里拼搏;日日在参考书与考卷的背诵和订正中打滚;而全家,也为我这个长女的人生第一道关卡而开足马力!那大自然离我越来越远,那大自然在贪得无餍的人们破坏下,正一点一点的改变着,而我却浑然不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