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42)

玉剑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四十二章

辛晨走进党委办公室。

“书记,是您把二室的廖主任给抓走的吗?”

“什么话?我是党委书记,不是公安局长。”

“人是从这间屋子里被铐走的,是不是?”

“不要质问我好不好?小辛,当然喽,我是党委书记,他们到我这里来抓人,我是点了头的。”

“您通知他到党委办公室谈话,人一进来就被抓走了,您配合的不错嘛。你为什么这么干?”

“小辛哪,我是局级党委书记,干什么难道还需要向你汇报吗?他在网路上下载你们的真相资料被网路员警查到了,那还不得抓呀。”

“看看网站,下载点资讯就犯罪吗?”

“这是最高位的那个老家伙一直贯下来的命令,他的儿子还搞了什么金盾工程。封锁整个国际互联网。”

“它能永远一手遮天吗?”

“遮不遮也没有我的事啊。”

“明明知道修炼法轮功的是好人,明明知道欺骗宣传在煽动仇恨,您却参与迫害,那将来一切翻过来的时候,您算不算犯罪?”

“我这就算参与了?你太过分了。”

“迫害已经持续四年多了,已经证实了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超过一千多了,实际数字恐怕上万都不止;数百万人次被抓,数十万人被长期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精神病院,还有什么名目繁多的洗脑班,转化班……,这可不是那个姓,江的一个干得了的。得有多少人参与了迫害,咱们院现在有三个被抓走了,这里不是也有您的份吗?希特勒下的命令,可那些参与迫害犹太人的纳粹党徒都是有罪的,漏网的至今还在被追查……”

“注意你的措词,我们是共产党,不是纳粹党!辛晨哪,尽管你还没有写申请书,可是组织上已经内定你为党委的培养对象了。我们一直合作的很愉快,你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过啊。”

“您还记得那次员警到我家里来抓我未婚妻的事吗?”

饶脸色有点异样。“那是三年多前的事了,对吧?”

“是啊,那事没过几天我在员警里的朋友就透露,是咱们院领导让他们去抓的。”

饶分先吃惊的张大了嘴,“他们说了谁吗?”

“说了。”两个人的眼睛对视着,片刻,饶分先不自然的将视线移开。辛晨缓缓的说,“那个领导插过队,下过乡,当过工人,当过兵。”

“这……这是造谣。”饶分先低沉着说。

“造这样的谣言有什么意思呢?”

“那这几年来,没有看出你对他有什么仇恨哪,工作上一直很配合,而且你还经常给他真相资料看。看起来处得挺不错的。这是为什么?”

“修炼人无怨无恨。他也是谎言欺骗的受害者。”

饶分先第一次在下属面前低下了头。片刻,又抬起头来。

辛晨目光直视着饶,“我只是在想,既然后来他又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他应该清楚这官场上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到头来人死财尽两茫茫。我为他惋惜,为什么如此精明强干的一个人,一个在风华少年时也曾慷慨悲歌,指点江山的人,最终要为他人作嫁衣裳呢?”

饶分先清清嗓子,“我们就不打哑谜了吧。明人不做暗事,你是咱们院的台柱子,我当时以为暂时把你们俩分开,你能清醒一点,不至于因为参与抗议而被抓。而且,抓进去不也就关个三个月半载的,谁承想一关就是三年哪。对不起了,辛晨。”饶分先眼睛有点湿润。“至于我嘛,那话是怎么讲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以前的幼稚不堪回首,我也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了。”

“财务处的肖阿姨被抓是您点的头吧。她被员警打成重伤后,今天凌晨不治而死,我刚刚为她送行回来。请问,肖阿姨的死您能脱得了关系吗?”

饶分先浑身一震的站起身来。“小辛哪,我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人家610员警要抓,根本用不着我点头哇。实话告诉你吧,他们还要抓你哪,是我把你力保下来的。”

“谢谢您了。可您保的不是我,而是您的摇钱树。饶书记,我们修炼人相信善恶有报,我想说,您应该是个明白人,对上亿修炼法轮功的人群迫害镇压,持续四年多都没镇压下去,早晚要翻过来,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为了您好,请您好自为之啊。”

秘书走了进来。“噢,小辛在这儿,书记,联欢会就要开始了,还有您的讲话。这是讲话稿。”

“好,饶书记,上次我给您的真相资料您看了吗?马上就过年了,我又带来一些新的资料,就算是新年礼物吧,请您过目。”

“好好。你放在这儿。小辛哪,你是咱们院的男高音哪!待会儿的新年联欢会上我可是等著听你唱歌啊。”

饶分先拉开抽屉,准备将资料放进去,他的目光停留在抽屉里的一份档上。《公安部绝密档 ――今年一年全国公安系统非正常死亡率超过往年的十四倍以上》

电话响起来。傅绍年打来的。饶分先脸色严肃的听着,又说了些什么。随即,饶把电话重重放下了。他的目光有点呆滞。

警车在呼啸,直冲到了辛晨的住所,十几个员警持枪砸开了大门。傅局长亲自带队。电脑、影印机以及许多资料都被搜走了。

办公室里,突然,电话又响起来。

“您好,饶分先先生。”

“你是哪一位?”

“我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员。噢,简称追查国际。”

“为什么给我打电话?”

“我们获悉您单位上的一位元姓肖的女士因为炼法轮功,在被拘押期间遭受酷刑,今天凌晨已经含冤去世了。这事情据说跟您有关系,我们向您通报一下,此事我们已经立案调查了。现在有几个问题找您核实一下……”

饶分先眼光呆滞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好一会儿,他把电话挂上。

突然电话又刺耳的响起来,饶分先浑身一震,迟疑着,有一会儿没敢去接电话。当他终于把电话拿起来时,耳边传来的是熟悉的女人声音,他闭上眼睛,长长嘘了一口气。

“老头子,你现在马上到我们医院旁边的商业大厦来。……对,就是每次接我的地方。”

“我马上要开会。不行啊。”

“你必须来,大事”

“电话里……”

“只能当面说,什么事情也不行,你必须立刻就来。”

饶分先把眼睛闭上片刻,起身,从兜里掏出汽车的钥匙。

豪华商业大厦前面,人流熙熙攘攘的。饶分先的车开了过来,刚刚停下,他夫人就急匆匆冲过来,招呼他从车里出来,走到街边的长椅旁坐下。

饶分先略带疑问的眼神看着妻子。什么也没有问。

他的夫人梅长长喘了口气,看得出她在刻意使自己平静下来。“我们医院那个出了名的外科快刀,你帮他办的护照。当然他也回报了。你记得吧?”

饶点点头,“跟你关系特别好。”

“别胡说。三个多月前,说是上级有重大专案从各医院调集骨干,把他调走了。刚才他打电话约我出来……”

“约你干什么?”饶分先皱起眉头。

“别吃醋啦。他告诉我,他一个小时以后就上飞机去美国。是逃亡。”

“逃亡?什么意思。”饶分先显出诧异的神色。

“你知道这几个月他干什么去了吗?在东北有个关押了好几千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好多医生都到那里动手术。”

“治疗?”

“摘除器官,肝哪、肾哪什么都要,还要眼角膜。”

“干什么?”

“卖向全世界。”

饶分先缓缓的站起来。脸上木然的神色。

“现在一个肾移植,可以获利三万到十多万美元,一个肝移植,可以卖出十万到三十多万哪!一个手术连着准备什么的,也就两个星期,就可以挣到二百多万人民币。”

“那被摘除器官的人呢?”

“立即火化。”

饶分先眼睛瞪圆了。“那不就是……”

妻子点点头。“听他说起来,从2001年就开始了,几年下来,至少好几万人了。当他明白了以后,他天天作恶梦,人瘦下几十斤,手术也做不了了。他老父亲正好过世,他就借口离开了。临走还要他写保证,不得透露任何内情。”

“你能肯定他说的是真的吗?”

“我刚刚上网查询了,你知道,在美国一个肝移植要等七年,加拿大也差不多。就是韩国、日本、台湾也得等上至少一年多,可是在咱们这,好多网站都在宣传两个星期就能找好配型。我询问了我们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他们也这么说,我问他们来源怎么样,是不是健康?那个主任跟我很熟,说了,有专门负责器官供应的。咱们这儿要什么样的,提条件就是了。还说,听说都是炼那个的,素质好,保证健康。而且,说了,是我的朋友,保证价格优惠。……对了,另外,我看到台湾、日本、香港、韩国都有中间商在和大陆这边联合作生意。这事大了。对了,这和上次老傅说的军队派出许多军车往东边运法轮功的事不是就吻合上了吗?”

“不怕,你是内科,反正和器官移植没关系。怕什么?”

“什么我呀,老头子,你的工作报告我看了,看来,法轮功的事情上,你还在邀功请赏呢。你们院里被抓了不少老少,死了两个,失踪了三个。保不齐就有被摘了零件的。追究起来你洗不干净。”

饶分先下意识往旁边走。梅跟上来,“老头子。我给你办体检,你立即就重病在身,这样你就病退下来。然后咱们就出国疗养,看儿子去好不好?”

“我做的算不了什么。”

“二战后,那个纳粹的小护士都给绞死了。”

“共产党这棵大树要死也还得个几年吧。”

“你没看见苏共垮台,可就是几天的功夫啊。”

饶分先叹了口气“唉,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2003年1月21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在北美正式成立。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成立声明

鉴于天理和人权神圣不可侵犯;
鉴于人皆有信仰、思想和言论自由等人权;
鉴于江泽民凌驾于宪法之上,操纵整个国家机器和社会资源,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的国家恐怖主义;
鉴于数以千万的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被打死打伤、妻离子散、流离失所;
鉴于亿万法轮功修炼者的亲属、朋友、同事和单位受到株连,全中国人民受到谎言诬陷的“洗脑”;
鉴于以江氏统治政权策划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根本就不应该发生也不应该继续进行下去;
鉴于中国现有的法院、公安、律师系统迄今无力、无法和无道德勇气站在职业公正的立场上对这场迫害实行调查并予以制止;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宣告成立。
本组织邀请和协调全球的社会正义力量,在国际范围内广泛、深入、系统地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个人、机构和组织,包括江泽民及其领导下的直接迫害法轮功的各级610系统;包括国安部、公安部、法院、劳教所、涉嫌的精神病医院;包括对法轮功进行诬陷、造谣和栽赃的新闻媒体及喉舌;包括直接或间接参与对法轮功修炼者及其家属进行精神、肉体和经济迫害的人员。
本组织在事实的基础上,将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警醒世人。
我们呼吁中国人民、各国政府、国际组织、社会各界团体和正义人士,向我们提供证据、线索、及人力和物力支持,参与或协助这个为了人间正义和公理的追查行动。
本组织的使命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2003年1月20日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年的夏天十分的热,热浪席卷著全球的每一个地方。美国、加拿引发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大大面积停电事故,法国热死12000多人,肆虐的森林大火 使英国许多的森林被毁,成千上万的人们离开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在香港,出现了历史以来的最高气温,大都市上海也出现了电力供应紧张的局面,不得不拉闸限 电……据有关专家指出,今年全球的平均最高气温比往年上升了2-3℃。地球在发着高烧,各种令人恐怖的新闻、资讯不断出现在我们的报纸上、网路里和电视镜 头中,我们的赖以生存的地球,她究竟是怎么啦?
  • 【编者按】:或许你(你)听过或看过“慢活”这个名词,却不了解“慢活”是什么?它是全球正刮着的一股新风潮,有群人极力鼓倡、推行着慢食、慢工、慢动、慢性、慢疗,和慢闲运动,以一种正常而平衡的速度生活着………..

    现代人热爱速度,执著于用更少的时间做更多的事,不断加快脚步,成为跟上时代的方式。因此“快速”无疑成了一个瘾头、一种崇拜。透过回溯人们被时间搞得筋疲力竭的历史,探讨如何因应那让全人类着魔沉沦的快速文化,厘清为追求速度所付出的代价。

    “慢活”运动于焉成型,但它并不是将每件事牛步化,而只是希望活在一个更美好而现代化的世界。一言以蔽之:慢活便是平衡──该快则快,能慢则慢,尽量以音乐家所谓的tempo giusto(正确的速度)生活。没有一成不变的的公式,也没有万用守则。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步调,如果腾出空间容纳各种不同速度,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加丰富。这不仅游说读者采取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也是一场正在全世界实实在在发生著的运动。或许可以让我们由此一窥“慢活运动”如何对现代文明与现代化进行反思。

  • 中共纪委调查上海社保基金案,短时间内已经揪出一批“蛀虫”。有上海前官员透露,当局在被捕的上海“公路大王”张荣坤手中获取一批 “红楼影带”,影带将多名高官淫乱的丑态尽录其中,令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等官员们被捕之后,不得不坦白招供。
  • 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18日发表紧急呼吁,抗议中国网络作家郭起真被判四年徒刑。
  • 我同学的父亲是上个世纪初中华民国政府派出的留学生, 学有所成后回国报效祖国,是当年真正的“老海归”。
  •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采访报导)广东汕尾举行大型经贸活动,纪念中共早期农民领袖彭湃诞辰110周年。曾发生军警枪杀维权村民的东洲村,村民以停止商业活动,抗议汕尾官员镇压维权,对征地赔偿问题欺上瞒下。数百村民星期五到引发征地冲突的火力电厂,希望向中央反映问题。
  • 【大纪元10月21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林于国香港二十一日电)中国一架军机日前在河北省坠毁,据指七名机组人员全部罹难。香港媒体评论,这是今年五月以来,共军第四次军机坠落,如此高的事故率,让人怀疑共军战机的品质、保养、飞行员应变技巧及指挥系统临急处理能力。
  • 自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被曝光和加拿大调查员的调查报告发表后,我回忆起一些在劳教所被迫体检等亲身经历,认为中共活体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是千真万确的!
  • 越洋贸易是世界历史上的一件大事。一些原本只生长在某个地区的植物从此跨越万水千山,传播到遥远的异地。植物的传播看似波澜不惊,但却有着深远的意义。它们不仅改变了数十亿人口的日常生活,也影响了世界历史的进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