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44)

玉剑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四十四章

火车站月台上,小胖在为辛晨和邢天燕送行。

火车的轰鸣声。

辛晨和邢天燕在和人们交谈著。

下车时经过乘务员休息室,燕子机灵的将几份真相资料塞进去。

长途汽车站排著长长的人群。一辆警车停在旁边,两三个带着红箍的人逼着每一个上车的人从一张大纸上踩过去。有一个男子不肯踩,员警立即上前把他拖到旁边的小屋里去。

“瞧,又抓住一个,法轮功。地上写着法轮功,炼功的就不肯踩,这招还真灵啊。”

“哈哈哈!”

邢天燕气得脸都红了“利用人们的善良真诚来迫害人,这是天下最无耻的事了。”

辛晨走到警车旁,略停了停,整理了一下衣服和提包。拉上天燕快步上了一辆计程车。在尘土飞扬过后,突然一个人尖叫起来“看,看哪!法轮功!”

人们的视线都集中过来,在警车上,几个鲜红的大字“法轮大法好”耀眼夺目。

从小黑屋里冲出来的员警眼睛瞪得圆圆的,愣在那里呆住了。

辛晨他们来到了那条熟悉的镇子上的集市,穿过集市往前走,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那所小房子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

“这里的住家呢?”邢天燕向周围的人询问。

“那女的死了。”

“可她有个孩子呀?”

“不知道,你们到那边的大院里去问问,他们管这个。”他们顺着路人的指点来到了一个大宅门,装饰很豪华,气派。当他们的视线落在招牌上时,他们相视一眼,眼神中显出一丝犹豫来。

拉开镇党委办公室的大门,一股烟气扑鼻而来。几个人在办公桌前又喝又抽,还在划拳。

“哥俩好哇,六六六哇……”

“什么事?”

“打听一下前街96号有个小女孩,您知道她到哪里去了吗?”

“你们是什么人?”

“亲戚,孩子的表叔。”

“你们是炼法轮功的?”

屋子里的人都把头转过来。

“她妈已经被打死了,孩子成了孤儿,我们接走。”

“你们得说清楚,否则孩子你们就接不走。”

“什么意思?”

“跟他们穷啰嗦什么?”

“是喽,书记,您的意思? ”

“他们可是自个儿找上门儿来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把员警叫来。”

那个前面问话的人连忙抄起了电话。

“大头,叫几个过来,两个年轻的,还有一个漂亮妞呢。哈,快点。”

辛晨拉上天燕“咱们走!”

“往哪儿走?进了这个门儿,就由不得你们了!”

几个员警冲进来。“嗨,这妞盘子可真亮啊”“又鲜又嫩”“哈哈哈哈……”

“你们都喝多了,告诉你们,我们是北京来的。”辛晨冷冷的说。边说边严肃的看着天燕,使了个眼色。

“北……京又怎么了?”说话的气有点短。

天燕眼睛一亮。走到桌边。拿起电话拨号以后,把免提打开“喂,找薛市长。”

“薛市长正在开会,不能接电话。您是哪里?”

“问这么多干什么?你告诉他北京的邢女士来电话,哼,看看他接还是不接?”

电话里的口气一下软多了。“对不起,请您稍等。”

屋子里的空气凝重了。谁都不说话。

“喂,是小燕子吗?”

“小燕子都快煮熟了!薛伯伯,您的手下要把我抓起来。”

“你在哪儿?”

“西门县兰垛子镇的镇党委办公室里。”

“你到那儿干什么去了?”

“我要结婚了!”

“真的,小燕子都这么大了。好,你薛伯伯立刻送上一份厚礼。空运到北京。”

“您还是空运到拘留所吧。”

“胡扯,哪个吃了豹子胆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未婚夫”天燕说到这儿略微咬了一下嘴唇“他的亲戚炼法轮功被打死了,现在我们来接他亲戚的7岁孩子,可是人找不到了,我们到镇党委询问,他们立刻把员警叫来抓我们。”

“……噢,是……法轮功……啊,这法轮功的事儿比较麻烦。”

“怎么,您不敢管?”

“你们先走,孩子的事儿以后再商量。”

“这可不成,我们就是来接孩子的。妈妈死了,难道还要害死孩子吗?”

“不是,小燕子,你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比较复杂。”

“噢,对了,薛伯伯,我爸爸要外放了。”

“噢,你老爹舍得你吗,你可是他的心头肉哇,哈哈哈。噢,上哪儿啊?”

“现在是两个地方由他挑,一个就是您们这个省。”

电话里的语调有点急促“职位定了吗?”

“瞧您说的,八成您是盼着我爹栽了,是吧?”

“燕子,燕子,千万别拿你薛伯伯寻开心哪。”

“当然是当省委书记啦。”全屋里原来坐着的人都下意识的站起来。邢天燕干脆故意高傲的坐在办公桌上。

“嗨哟,这……”电话那边喘著粗气。“这太令人兴奋了,你爹是我的老上级,我是你爹亲手提拔的。我可是什么时候都是你爹的铁杆儿。”

“那这孩子……?”

“让镇书记听电话。”

“市……市长,我……在这儿。”

“我不光是市长,还是市委第一副书记,知道吗?”

“知道,知道,知道……”

“你喝多了?”

“没……没……”

“刚才的话你都听见了?”

“全听见了,全听见了。”

“你想抓人?”

“哪能够啊,开玩笑呢。”

“那你说怎么办好哇?”

“……我立即,立即把全镇的党员,团员和员警都派出去找孩子。”

天燕吃惊的喊起来“什么?孩子失踪了?”

“不是,她妈……死了以后,孩子就没人管了……就不知道了。”

“给我找!找不到就来找我,我会给你安排个好去处,明白吗?”电话那边狠狠的说。

“市长,我明白。保证找到。您放心。”

“那孩子的妈呢?”

“我一定妥善处理,隆重办理后事,两万……不,五万抚恤金。您还有什么吩咐?”

“我什么都没说,事儿发生在你们那儿,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吧。按党的政策办,明白吗?”

“明白了,一定办妥。”

“燕子,你能不能等等,你薛伯伯现在就过去,要三个小时,可以吗?”

“那就不麻烦了。”

两个人默默的在尘土很厚的街上走着,显得很疲惫。看到一个路边摆摊卖大饼的,天燕买了两块儿饼和两碗粥。坐在路边,两个人默默吃起来。“啐,”天燕皱着眉头,“什么味儿,这油哈喇了。”她把饼往路边的石头台上一放。

“别浪费呀,我吃。”

“别,我都沾了嘴了,就这一回,好吗?我知道修炼人不能浪费。下不为例。”

“阿姨”突然一个稚气的声音从石头台后面传过来。“您要不要了,我能吃吗?”

一个满脸脏得看不出人样的孩子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又缩回去了。

“干吗手又缩回去了?”

“妈妈说,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

“好孩子,阿姨让你吃的。吃吧,吃吧。你要不够,阿姨再给你买一块儿。”

“谢谢阿姨。”那个孩子迫不及待的抓过大饼大口吃起来,噎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喝粥吧,孩子。别急,都是你的。”天燕端起粥碗递过去,一边喂孩子喝粥,一边拍拍她的背。

“瞧你,怎么弄得这么脏,你妈妈呢?”

“妈妈……妈妈……她被打死了……”孩子呜咽著。

辛晨和天燕愣住了。

辛晨掏出毛巾,把矿泉水洒在毛巾上,搂住孩子给孩子擦脸,整理蓬乱的头发。孩子停住了口,眼睛抬起来。

辛晨审视着孩子,迟疑的“……小妞妞?……是你吗?”

孩子的眼睛瞪圆了。

“妞妞?”天燕的声音发颤了。

饼从孩子的嘴里掉下来,粥碗掉到地上打碎了。

“叔叔――阿姨――”妞妞哭喊著扑到天燕的怀里。“妈妈死了!啊……”泪水从每一个人的眼眶中滚滚流淌下来。

“学校老师不让我上学了,坏孩子打我,爸爸也不要我了,房子也砸了。没人管我了。啊……”

“别哭,孩子,别哭啊!”辛晨已经止不住哭出了声了。

妞妞拼命搂住辛晨的脖子,“叔叔,别走啊,别走啊,千万千万别走哇……没有人管我啦……”

“妞妞,我管你,我管你,我们就是专门来接你的。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爸爸,你愿意吗?”

“爸爸”妞妞拼命搂住辛晨的脖子“爸爸,爸爸……”

妞妞从辛晨身上下来,一把抱住天燕“妈妈!你就是我妈妈。”

邢天燕泪流满面“妞妞,我不配做你的妈妈。你的新妈妈好极了,她一定会喜欢你的。她现在也被坏人抓起来了。可是,她马上就要出来了。”

一道闪电,接着雷鸣电闪,风雨交加。

辛晨的手机响了,是小胖打来的。

“你的家已经被抄了,设备和资料都抄走了。你走了不到一个小时,员警就到单位来抓你了。”

辛晨默默的关闭了手机。

他望着天燕,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天燕被他看的有点不好意思了。

“你……你准备怎么办?”

“孩子请你带回去。”

“嗯。”

“我写好了一封信,明天月娟就出来了,大林他们去接她。我去不了。你把这封信转交给月娟,好吗?”

“我一定。那你……”

“我还是大意了一点,我应该先把设备转移的。我本来想……现在要和几位同修去办点事,这边就拜托你了!”

“哪的话,我就是放心不下你。”

“谢谢!天燕,你是个好姑娘。我非常珍惜我们的友谊。”天燕眼睛里闪烁著晶莹的泪花。

“修炼一定要多看书,多看《转法轮》,只有明白了不同高层次上的修炼道理,你才能真正明白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是多么有意义。”

“我明白,我会的。我已经进来太晚了,我能不多加把劲儿吗?辛晨,多当心啊,记住,月娟姐可是在等着你呢。”泪水已经止不住滚滚而下。

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妞妞也挤进来,把她稚嫩的小手加在了他们的手中。他们三人久久的站立着……@*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年的夏天十分的热,热浪席卷著全球的每一个地方。美国、加拿引发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大大面积停电事故,法国热死12000多人,肆虐的森林大火 使英国许多的森林被毁,成千上万的人们离开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在香港,出现了历史以来的最高气温,大都市上海也出现了电力供应紧张的局面,不得不拉闸限 电……据有关专家指出,今年全球的平均最高气温比往年上升了2-3℃。地球在发着高烧,各种令人恐怖的新闻、资讯不断出现在我们的报纸上、网路里和电视镜 头中,我们的赖以生存的地球,她究竟是怎么啦?
  • 【编者按】:或许你(你)听过或看过“慢活”这个名词,却不了解“慢活”是什么?它是全球正刮着的一股新风潮,有群人极力鼓倡、推行着慢食、慢工、慢动、慢性、慢疗,和慢闲运动,以一种正常而平衡的速度生活着………..

    现代人热爱速度,执著于用更少的时间做更多的事,不断加快脚步,成为跟上时代的方式。因此“快速”无疑成了一个瘾头、一种崇拜。透过回溯人们被时间搞得筋疲力竭的历史,探讨如何因应那让全人类着魔沉沦的快速文化,厘清为追求速度所付出的代价。

    “慢活”运动于焉成型,但它并不是将每件事牛步化,而只是希望活在一个更美好而现代化的世界。一言以蔽之:慢活便是平衡──该快则快,能慢则慢,尽量以音乐家所谓的tempo giusto(正确的速度)生活。没有一成不变的的公式,也没有万用守则。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步调,如果腾出空间容纳各种不同速度,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加丰富。这不仅游说读者采取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也是一场正在全世界实实在在发生著的运动。或许可以让我们由此一窥“慢活运动”如何对现代文明与现代化进行反思。

  • 我的第一篇政治评论文

    大字报《院党委抛出“死老虎”,是为了转移斗争大方向》,大约可以算是我的第一篇政治评论文。一九六六年六月一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了北京大学聂元梓等七人的大字报后,各大学都停课“闹革命”了。当时是东北工学院三年级学生的我,本来是抱着“工业救国”的理想才投考工科专业的,所以非常喜欢读书;想到四年级就开始学习专业课了,心情十分激动。可是,当年想把书读好也不容易,因为有“只专不红”的危险。我虽然是共青团员、系学生会的干部,但因为读书成绩比较好一点,加上父亲有所谓“历史问题”,便成了“问题学生”。常受到“政治辅导员”的旁敲侧击:要注意“又红又专”。他经常炫耀他在反右派斗争中“火线入党”并提前毕业而成为党的政治工作者的光荣历史,以及一年一席在毕业生中抓“反动学生”的战绩。我隐约觉得,我就是他心目中的反动学生的“候选人”。后来文革中有人抄了他的办公室,果然发现他收集了很多我的“反动言论”:例如上政治课时奉命模拟反派的发言;例如《海瑞罢官》是政治问题还是学术问题;对资产阶级法权的看法等等。

  • 据报导,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私生活糜烂,比日前涉贪下台的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更早开始包养情妇,对方是一名海军女军官,两人育有一子。
  • 最近,中共当局大张旗鼓推出《江泽民文选》。这本书虽然洋洋数十万言,但充满假话大话空话,且毫无个人风格。只是其中个别篇章乃至段落,多少透露出一点有用的信息,值得我们略为评点一番。
  • 在半导体、光电及通讯等产业旺季出货同步扩增带动下,新竹科学工业园区9月出口金额持续攀高,达新台币539.54亿元,较8月再成长8.09%,续创历史新高;累计前9月竹科出口4238.26亿元,年增率23.27%。
  • 在族群和谐、台湾百年历史中深具意义的卑南族百年头目冠,后代为了筹设族群和平基金会,决定割售;不过,后代也担心这个最具本土性代表的文物流落国外,希望能有国内企业界伸出援手。
  • 日本读卖新闻说,日本防卫厅初步决定在冲绳的宫古岛设置新型的无线电波测定设施,对付中共的海空活动。
  • 台湾图博(西藏)之友会23日公开谴责中共解放军在中国边境射杀藏人,是中共政府对西藏人民有计划的、连续性的灭绝民族的手段之一。图博之友认为中共没有资格举办象征人类和平的奥运,呼吁抵制中共2008年要举办的奥运。
  • 中国互联网协会”秘书长黄澄清今天表示,中国信息产业部门目前尚未正式制定“网路博客实名制”的管理政策,但进行实名制管理肯定是未来要走的方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