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45)

玉剑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四十五章

秘书从外面走进来。

“局长,查清楚了。姓韦的带着六个员警去抓法轮功,警车翻到沟里去了。别的人啥事没有,只有他一个脑袋转到后面去,而且眼睛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把员警全吓坏了。现在,那个部门的员警都在消极怠工,不肯去抓人了。”

听到这里,傅的脸色急剧变成灰暗色。手有点哆嗦。他挥挥手,示意秘书出去,然后把眼睛闭上,眼前突然出现了警车在飞驰中翻到沟里的情景,韦广征脖子翻到后面,恐怖的瞪着大眼的样子就在眼前,那眼珠突然变成了车轮在转,傅亲自带队去查抄辛晨家的情景出现在眼前……傅急忙睁开眼睛,惊慌的去摸烟,把烟盒碰到地上。又急忙去够地上的烟,碰著了桌上的报纸,报纸把茶杯碰翻到地上,瓷杯摔了个粉碎。

“刘秘!”看到刘秘书跑进来,他烦恼的指指地面,然后,抄起旁边的公事包,站起身来,匆匆走出去。

汽车在疾驶中,车上后座的傅绍年不断的抽著烟,墨镜遮掩着眼睛,烟雾在其面前缭绕。

“老弟呀,您现在是国际知名人士啦。”饶分先一边为刚刚进来的傅绍年倒茶水,一边说。

“你还拿兄弟我开玩笑呢,我就是为的这个找你来了。”

“是因为法网恢恢网站恶人名单里面有你的大名吧。连你的手机号码都在上面。”

“那些本来都是公开的,上了网到没什么。可我冤哪,我没干什么呀。听了你的劝,610那我也躲过去了,就借口海鲜公司的大案给搪过去了。可怎么还上了恶人录了?而且追查国际调查员居然用了我的绝密号码来警告我,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傅一口喝光了茶水,用手擦抹著嘴边。

“追查国际警告你什么?”

“说是对我刚刚破获了法轮功资料点的事立案追查。这可是刚刚的事,怎么他们就立刻知道了呢?这肯定是我身边的人出卖了我呀!”

“许多人都看出了,碰上法轮功,这回姓江的算是栽了。这节骨眼上你怎么还上赶着往前凑啊。还来抓我的人……”

“哎,我可是事先通报过了。再说了,那是610下的命令,我也没办法。”

“你留神啊,公安内部里过去有好多炼功的。而且,我听说,现在有一些人看出来了,江可能快不行了,都得给自己留条退路。聪明人现在就开始暗暗搜集证据了,将来即使不能立功,好歹也是推脱责任的借口啊。对了,你这么着急来找我一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你不是有公安部报送中央政法委的密件吗?”

饶从抽屉里拿出密件。傅急不可待的读起来。

“……什么?今年以来,公安内部非正常死亡案例超过往年的十几倍。其中绝大部分死者都与执行解决法轮功问题有关……你怎么会有这个?我都不知道。”

“不是告诉你了吗?政法委中也有我的铁哥们儿。”

“这里的好多事情其实我都是知道的。”

“那么就是说这里提供的案例和资料还是比较可信的?”

傅略略点点头。

“法轮功总是在讲,善恶有报。你说,这突然多出来十多倍非正常死亡的员警来,这会不会说明了什么?”

傅脸色苍白,点上一颗烟,“我……我看是偶然吧?”

“但愿。”香烟的烟雾又一次缭绕起来,遮住了对话人的脸。@*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年的夏天十分的热,热浪席卷著全球的每一个地方。美国、加拿引发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大大面积停电事故,法国热死12000多人,肆虐的森林大火 使英国许多的森林被毁,成千上万的人们离开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在香港,出现了历史以来的最高气温,大都市上海也出现了电力供应紧张的局面,不得不拉闸限 电……据有关专家指出,今年全球的平均最高气温比往年上升了2-3℃。地球在发着高烧,各种令人恐怖的新闻、资讯不断出现在我们的报纸上、网路里和电视镜 头中,我们的赖以生存的地球,她究竟是怎么啦?
  • 【编者按】:或许你(你)听过或看过“慢活”这个名词,却不了解“慢活”是什么?它是全球正刮着的一股新风潮,有群人极力鼓倡、推行着慢食、慢工、慢动、慢性、慢疗,和慢闲运动,以一种正常而平衡的速度生活着………..

    现代人热爱速度,执著于用更少的时间做更多的事,不断加快脚步,成为跟上时代的方式。因此“快速”无疑成了一个瘾头、一种崇拜。透过回溯人们被时间搞得筋疲力竭的历史,探讨如何因应那让全人类着魔沉沦的快速文化,厘清为追求速度所付出的代价。

    “慢活”运动于焉成型,但它并不是将每件事牛步化,而只是希望活在一个更美好而现代化的世界。一言以蔽之:慢活便是平衡──该快则快,能慢则慢,尽量以音乐家所谓的tempo giusto(正确的速度)生活。没有一成不变的的公式,也没有万用守则。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步调,如果腾出空间容纳各种不同速度,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加丰富。这不仅游说读者采取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也是一场正在全世界实实在在发生著的运动。或许可以让我们由此一窥“慢活运动”如何对现代文明与现代化进行反思。

  • 我的第一篇政治评论文

    大字报《院党委抛出“死老虎”,是为了转移斗争大方向》,大约可以算是我的第一篇政治评论文。一九六六年六月一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了北京大学聂元梓等七人的大字报后,各大学都停课“闹革命”了。当时是东北工学院三年级学生的我,本来是抱着“工业救国”的理想才投考工科专业的,所以非常喜欢读书;想到四年级就开始学习专业课了,心情十分激动。可是,当年想把书读好也不容易,因为有“只专不红”的危险。我虽然是共青团员、系学生会的干部,但因为读书成绩比较好一点,加上父亲有所谓“历史问题”,便成了“问题学生”。常受到“政治辅导员”的旁敲侧击:要注意“又红又专”。他经常炫耀他在反右派斗争中“火线入党”并提前毕业而成为党的政治工作者的光荣历史,以及一年一席在毕业生中抓“反动学生”的战绩。我隐约觉得,我就是他心目中的反动学生的“候选人”。后来文革中有人抄了他的办公室,果然发现他收集了很多我的“反动言论”:例如上政治课时奉命模拟反派的发言;例如《海瑞罢官》是政治问题还是学术问题;对资产阶级法权的看法等等。

  • 柳宗元和刘禹锡是诗文方面互相欣赏的好朋友。唐代顺宗永贞年间,二人共同参与王叔文集团的政治改革。后来革新运动失败,柳宗元被贬职到邵州任刺史,赴任时还没走完一半路程,又被贬职到永州任司马。
  • 唐朝贞观末年,蒲州人罗道琮因为上奏章,违背了皇帝的旨意,被流放岭南。和他一起流放的还有一个人。当他们走到荆州和襄阳之间时,那人病重,临终时大哭,说:“我知道人总要死的,可上天为什么让我孤零零的死在异土他乡啊?”
  • 宋代杨万里的妻子七十多岁了,每到天寒时都早早的起床,然后径直走进后院的厨房里,熟练的生火、烧水、煮粥。满满的一大锅粥要熬上很长时间才行,杨夫人静静的等著。过了一会儿,清甜的粥香顺着热气渐渐充满了厨房,飘到了院子里。
  • 台北二二八纪念馆明起将展出二二八事件中,花莲受难者“张七郎父子受难纪念特展”,将不幸于同日冤死的父子三人生平事迹公诸于世,张七郎父子的死亡证明书也在特展中首度曝光,提供民众历史凭吊与人文省思。
  • 范仲淹晚年被贬之后,用自己多年的俸禄积蓄在故乡苏州买了一千亩良田,用收来的租米赈济同族中贫困的人。有人很不理解他的做法,就劝他说:“你这样做,让子孙后代怎么办呢?他们会因为这个原因而怨恨你的。”
  • 曾参的母亲在家纺线的时候,忽然有个人跑来对她说:“不得了了,曾参杀人了!”曾参的母亲非常惊讶。她想到曾参是个非常善良的人,是不可能做出杀人的事情的,于是她马上说:“不可能的,曾参是不会杀人的。”
  • 【大纪元10月24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黄淑芳台北二十四日电)经济部投资审议委员会今天通过英商渣打银行投资新竹商银案,今年迄今经核准侨外投资金额已突破百亿美元大关,达107亿2158万美元,创下历史新高纪录。经济部政务次长施颜祥表示,今年全年侨外投资可能达110至120亿美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