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48)

玉剑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四十八章

http://big5.zhengjian.org/photo/show.asp?menu=play&id=14611&CID=14

门开了,小胖走进来。

“娟娟姐,你好,你还记得我吗?”

“小胖,我怎么能忘得了你们呢?”

“这是辛晨哥让我带给你的信。”

古月娟迫不及待的将信打开。

“娟娟,你好。有重要事情去办,我不能去接你了,真遗憾。你在里面的动人故事我都听说了,我为你骄傲。有三个字我还从来没有对你说过,就让我写在这封也是唯一的一封‘情书’上面吧:我爱你!永远!永远!”月娟的泪珠落在了信纸上。

“有一位女同修被员警虐杀了。她有一个七岁的女孩儿,我把她领养了。她管我叫‘爸爸’,她可爱极了。你愿意做她的妈妈吗?……”

门又打开了。天燕领着小妞妞走了进来。

“娟娟姐,你好啊!”

月娟注视着小女孩,妞妞也抬头望着月娟,“阿姨?!”

天燕连忙纠正妞妞“她不是阿姨,是你的新妈妈。”

“她是阿姨,阿姨,球,您忘了,草地上,我。。。我是老学员。”

“啊,是你?!”

“阿姨,您……您就是我的新妈妈?”

月娟一把将妞妞搂在怀里,看得出来,孩子哇的哭起来,并且使劲的喊著“妈妈!”。可是月娟什么也听不到。月娟的泪水又一次滚滚而下。孩子妈妈在人群中讲真相的情景,妞妞拎着两大包菜叶飞跑的画面,辛晨、天燕、小胖和妞妞一起包饺子的欢笑都在月娟眼前浮动,闪现著……

人们眼前展现著:

法轮大法在海外洪传的壮观威严的场面;

法轮大法修炼者网站如雨后春笋般:明慧网站,正见网站,新生网站,欧洲圆明网站,亚太正悟网站,澳洲光明网站,放光明电视台,放光明台湾电视制作中心,法轮大法新闻社,大法之友广播电台,法网恢恢网站,正道网站,法轮功时间网路电台,法轮功人权(英文)网站,曙光网站。。。。。。

邪恶的疯狂迫害已经招致天人震怒;

海外法轮大法修炼者的一次又一次壮观而又威严的游行,集会;

SOS横贯全球接力步行营救中国大陆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激动人心的场面;

越来越多的国际社会各界正义人士坚定的站出来谴责迫害,支持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正义之举;

在《普度》《济世》的音乐声中,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大师为弟子们一次又一次讲法的慈悲画面展现出来;

那歌声,那浸润着大法弟子心声的歌曲声在整个中原大地上回荡著:

真相遍中原

人生此时不一般,不呀不一般, 多听多看才不冤,才不冤;
不久就要真相显,真相显, 方知今日是机缘,是机缘。
啊。。。啊。。。真相显,    方知今日是机缘,是机缘。

今朝天象不一般,不一般, 谎言欺骗要揭穿,要揭穿;
善恶颠倒遭天谴,遭天谴, 天理必报无戏言,无戏言。
啊。。。一旦真相显中原 痛悔今日失去机缘,失去机缘。
@*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年的夏天十分的热,热浪席卷著全球的每一个地方。美国、加拿引发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大大面积停电事故,法国热死12000多人,肆虐的森林大火 使英国许多的森林被毁,成千上万的人们离开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在香港,出现了历史以来的最高气温,大都市上海也出现了电力供应紧张的局面,不得不拉闸限 电……据有关专家指出,今年全球的平均最高气温比往年上升了2-3℃。地球在发着高烧,各种令人恐怖的新闻、资讯不断出现在我们的报纸上、网路里和电视镜 头中,我们的赖以生存的地球,她究竟是怎么啦?
  • 【编者按】:或许你(你)听过或看过“慢活”这个名词,却不了解“慢活”是什么?它是全球正刮着的一股新风潮,有群人极力鼓倡、推行着慢食、慢工、慢动、慢性、慢疗,和慢闲运动,以一种正常而平衡的速度生活着………..

    现代人热爱速度,执著于用更少的时间做更多的事,不断加快脚步,成为跟上时代的方式。因此“快速”无疑成了一个瘾头、一种崇拜。透过回溯人们被时间搞得筋疲力竭的历史,探讨如何因应那让全人类着魔沉沦的快速文化,厘清为追求速度所付出的代价。

    “慢活”运动于焉成型,但它并不是将每件事牛步化,而只是希望活在一个更美好而现代化的世界。一言以蔽之:慢活便是平衡──该快则快,能慢则慢,尽量以音乐家所谓的tempo giusto(正确的速度)生活。没有一成不变的的公式,也没有万用守则。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步调,如果腾出空间容纳各种不同速度,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加丰富。这不仅游说读者采取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也是一场正在全世界实实在在发生著的运动。或许可以让我们由此一窥“慢活运动”如何对现代文明与现代化进行反思。

  • 我的第一篇政治评论文

    大字报《院党委抛出“死老虎”,是为了转移斗争大方向》,大约可以算是我的第一篇政治评论文。一九六六年六月一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了北京大学聂元梓等七人的大字报后,各大学都停课“闹革命”了。当时是东北工学院三年级学生的我,本来是抱着“工业救国”的理想才投考工科专业的,所以非常喜欢读书;想到四年级就开始学习专业课了,心情十分激动。可是,当年想把书读好也不容易,因为有“只专不红”的危险。我虽然是共青团员、系学生会的干部,但因为读书成绩比较好一点,加上父亲有所谓“历史问题”,便成了“问题学生”。常受到“政治辅导员”的旁敲侧击:要注意“又红又专”。他经常炫耀他在反右派斗争中“火线入党”并提前毕业而成为党的政治工作者的光荣历史,以及一年一席在毕业生中抓“反动学生”的战绩。我隐约觉得,我就是他心目中的反动学生的“候选人”。后来文革中有人抄了他的办公室,果然发现他收集了很多我的“反动言论”:例如上政治课时奉命模拟反派的发言;例如《海瑞罢官》是政治问题还是学术问题;对资产阶级法权的看法等等。

  • 柳宗元和刘禹锡是诗文方面互相欣赏的好朋友。唐代顺宗永贞年间,二人共同参与王叔文集团的政治改革。后来革新运动失败,柳宗元被贬职到邵州任刺史,赴任时还没走完一半路程,又被贬职到永州任司马。
  • 在客厅里,一位老阿姨热情的打着招呼,“这个地方小了点,但非常安全。会有很多人来找你。这样就不会把那么多人都暴露了。那些特务们总是像狗似的到处闻。小心点好。这是我老伴儿,”
  • 在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在北京举行的会议上,中共高层表现出要继续严格控制新闻媒体的意向,要求媒体为党的“和谐社会”的目标服务。 (w2006-10-26-voa4.cfm)
  • 唐朝贞观末年,蒲州人罗道琮因为上奏章,违背了皇帝的旨意,被流放岭南。和他一起流放的还有一个人。当他们走到荆州和襄阳之间时,那人病重,临终时大哭,说:“我知道人总要死的,可上天为什么让我孤零零的死在异土他乡啊?”
  • 狂风暴雪过后,天略略放晴了。布满电网的高墙下,一个厚厚的小铁门打开,古月娟从门里踉跄著走出来。
  • 台湾的民主化为何会成为台湾独立的历史进程?这是一个值得两岸共同认真思考、严肃反省的重大话题。如果执政当局只知道一味的专政下去,而不能理性的面对、回应民间的良善诉求,那么,专制中国艰难的民主化同样就一定会伴随着强劲离心离德、分离主义的共同进行!
  • (大纪元综合报导)在英国苏格兰米尔顿有一座华丽、古朴却充满神秘色彩的古桥——欧沃顿桥(Overtoun Bridge),说它充满神秘色彩是因为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共有50条狗从这座历史悠久的桥上奋不顾身的跳下毙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