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浮尘】详说画缘<中>

画与文/杨纪代
【字号】    
   标签: tags:

初中和女师六年的寒暑假,就在阅读、习字与素描里快速飞过。几年书敎下来之后,不能免俗的升格为人妻、为人母,在级务与家务里浮浮沉沉!整日里,手中拿的不是粉笔、红笔与教鞭,就是奶瓶、尿布与锅铲!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将所有的艺术细胞消磨殆尽;把仅有的一丝绘画念头泯灭于无形!

民国五十三年,所有的三年制师范学校改制为五年制师专!六十五年,所有师范毕业的师资,开始了两年半的“在职进修”:平日里利用电视“空中教学”,寒假到校考试;再利用两个暑假到师专实地上课。课程种类繁多,任君选择,其中就有一科“美劳组”!让我眼睛为之一亮,心想这下机会来啦!经过这么多年,终于可以一偿宿愿,赶紧报名!哪晓得人同此心,报名人数爆满,得经过考试筛选!考什么呢?“素描”!哈!这可难不倒我!轻松过关。

说来好玩,我接受的正规艺术课程教育,就是那么两个暑假,合起来不过是十二个礼拜罢了!每日里,头两堂肯定是素描课!炎炎夏日,大伙儿挤在那唯一的大画室里,挥汗如雨的抢画架、挪凳子;对着那些雪白的石膏像,左比右量、勾勾勒勒、擦擦抹抹!时或眯起眼睛来分辨光影明暗;时或到处走动观摩别人的作品。哀声叹气与轻声咒骂不绝于耳。那一段时光,对我来说真是如鱼得水,其乐无穷!那六年寒暑假里无意中打下的基础,让我的美劳成绩颇为出色。一张“阿古里巴斯”的头像素描还拿第一哪!

只是这些亮眼的表现,随着进修的结束也就束之高阁!每日里汲汲营营于老也不调薪的蝇头小利;时时在外行领导内行的家长咆哮声里忍气吞声!如此这般到了民国七十六年,我所服务的学校承办暑期教师进修,在一周的时间里,请了三位各具特色的艺术家当场示范指导:双手执笔,左右开弓画梅,让我大开眼界!笔肚与笔尖分别蘸上不同色彩,来个侧锋再转中锋,几朵橘红色的木棉花儿,挺立枝头盈盈含笑!还有几只顽皮的麻雀瞪着眼瞅你哪!水彩渲染出的朦胧梦境,如真似幻!那长毫细笔快速转圈,勾出的一圈波纹涟漪,把我瞧得目眩神驰!胸臆间跃跃欲动,那潜藏的艺术种子开始破土萌芽!

接下来就开始正式拜师学艺,一周两堂课,分别学国画花鸟与水彩渲染,一期三个月。于是我加快速度,处理好里里外外所有的事儿,做到让校方、家长、学生、家中成员无一怨言,再屏挡一切,挤出休息与睡眠时间,全身心投入到习画临摹的热情里!初期因颤抖的手与笨拙的笔触,不知撕毁了多少张纸?浪费掉多少管颜料?渐渐的每天除了洗碗之外,又加上多次的洗画笔、洗碟子;慢慢地每日里水电开销之外,又加上与日俱增的画材支出。日子过得忙碌而愉快!

一期即将结束,我却发现国画的指导方法只是改稿、示范,然后借张画稿回来临摹。改稿时,你的用笔、用墨、用色的缺失,其实老师是一目了然的,但她绝不点明,只告诉你叶脉画错了,你看我画啊!立即运腕如飞的画将起来,然后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大伙儿聊些与画画无关的事儿。初学乍画,根本没开窍,哪看得懂门道?几回示范下来,仍一头雾水!心中总有个疑团:怎么不像我一样,将学生遇到的困难与误区,归纳出几个解决的要点与诀窍敎给他们,一再反复练习,所有的问题,立刻迎刃而解,不必浪费时间去摸索,去尝试错误!我把这个想法向一位一起学画的同事提出,她轻蔑的看我一眼:“你以为敎画的老师靠什么吃饭?”当时我一愣,琢磨了半天方才想通。怪不得很多人跟着一位老师,一学就是好几年,很长一段时间。

于此同时,我也发现脚踩两只船,一起学两种不同的画法,实在罩不住,而且什么也得不到,无法专精!于是三个月之后,停掉了花鸟,心无旁骛的一头栽进水彩渲染画的领域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每逢寒暑假,各主科照例都有作业,不外乎演算些题目,读几本指定的优良书籍写个心得报告……等等,其中必不可少的是临摹二、三十篇书法,许多同学都把这视为苦差事,而我却乐在其中,一放假,最先完成的作业就是书法。

  • 这六年当火车生的日子里,除了中国古典诗词和西洋文学名著之外,鸳鸯蝴蝶派的言情小说大行其道,我们这些清一色情窦初开的女生,迷得不可开交:那一波三折,爱得死去活来的恋情;那错综复杂的多角关系;那哀感顽艳的情节以及缠绵悱恻的描述,把我们弄得神魂颠倒。人人在心目中都塑造了一位白马王子,编织著恋爱梦!日日在“问世间情是何物?直叫生死相许”里痴迷沉醉……!现在想来,真是自作多情,可笑极了!
  • 老实说,在那忙碌万分的初中入学考前,如果没有这些课外读物的调剂,纾解精神压力,那些日子真是很难熬过!从彩云借给我的书中,读到不少西洋名著,什么“仙履奇缘”、“安徒生童话”、“一千零一夜”、“格林童话”……等等,但是总觉得格格不入,民族性不同吧!其中有一本叫“孟加拉湾民间故事”,内容有些类似“一千零一夜”,但是恐怖成分居多,把我吓得半夜睡不着觉,噩梦连连!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勉强看完,赶紧还了。一段时间之后,仍然忘不了那些奇特的情节,于是动念想再看看,可惜彩云早已移居日本,而我找遍台北市各大书局都没这么一本书,心中怅然!
  • 二战过后,饱经轰炸摧残的台湾子民,开始了重整家园的工作:从废墟中寻找新生的力量;从残破里激发重生的勇气;在断垣残壁中翻找可再利用的物资;在满目疮痍里清点出旧日的器物!胼手胝足,夜以继日,慢慢的有了家的约略雏型!渐渐的有了家的温暖感觉!再加上国民政府迁台,力图振作,于是到处一片盎然生机!
  • 初中课业与小学大不相同,当时老师的传道、授业方法,全是靠讲课、板书。以课本内容为主,再穿插些补充教材。于是“速记”的本事就在此时练就!课文旁的空白处,都是密密麻麻的笔记,尤其是国文课里,文言文的白话翻译,你得仔细聆听再快速记上,否则只好课余请教同学或传抄一下。同时随堂测验不断,再加上三次月考与一次期考,压得大家喘不过气来,于是不约而同的开起了夜车来!
  • 因为每班越区就读的人,为数不少,学校体谅通学迟归之苦,于是组织编排成队伍,特准放学时,提前二十分钟排队离校,赶搭火车,把这一帮学生名之曰:“火车生”!
  • 民国四、五十年代,台湾开始了社会结构的全面变革,古老道德维系的传统农业社会,渐渐的分崩离析,被工商社会所取代,“客厅即工厂”的口号,使家庭主妇在繁忙的家务之余,开始加入了廉价的加工、代工行列。慢慢的经济挂帅,一切向“钱”看,随着所得的增加,奢侈豪华之风也大行其道。下面所记述的片片段段,只不过是这巨变中的些微浮尘,随着回忆的思绪,翻飞远飏,但仍保有道德尚未全面瓦解时的一点纯真、朴实与淡淡的甘甜!

  • 古今中外大多数的文学作品,不管是诗、词、曲、赋或是小说、散文,述说的总是人生是一场空梦;描绘的也是梦醒后的叹世伤怀: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李煜.浪淘沙)


  • 记得奶奶水彩画首展时,一位多年知交来了好几趟,一来陪伴我解解闷,二来热心的提供各方意见,其中她有这么一个看法,让我印象深刻:“你看!哪有紫色的风景呀?我怎么找不到呢?你这种画法不切实际!”奶奶淡淡的回了一句:“你浪漫点嘛!”她无言以对!因为她是数理方面的高手,和我真是南辕北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