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25)

玉剑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二十五章

办公室里,主任给大家介绍:“这是新来的清华博士生,乔步齐。”

“瞧不起?”小芸笑起来。

“是啊,没有多少我能瞧得起的。”乔步齐坐在为他准备的办公桌前,昂着头说。“我爹呀,当过兵,过去呀那傻大兵不是老得练迈方步吗,我爹就按步伐整齐的意思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潘玲玲走过来,“小伙子有点什么来头吧?老爹是干什么的?”

“我有啥来头?我爹呢也就是个办公室打杂的。”

“清洁工?”

“跟清洁工也差不多。”

潘玲玲的眼神立刻就显现出轻蔑的神色。“一个清洁工能培养出清华的博士生来,也算是耀祖光宗了。”

吴亦凡略带讥讽的说,“那你的清洁水准不错吧,家传嘛。咱们办公室里的清洁以后你要多费心哪。”

主任摆摆手,“人家那个清洁工可不是一般的。人家是干部队伍清洁工。”

“你听说过有什么干部队伍清洁工一说吗?”

乔步齐略略一笑,“省委组织部长。”

吴亦凡的脸色变得实在是快。“呦喝,那是地方实力派呀。”

“算不上什么实力派,也就是有几套别墅,有几辆车,进口的,还有呢,办个什么事啊,方便,一个电话什么事就都搞定了。”

“你倒是很坦率呀。”天燕坐在办公桌后面冷冷的说。

主任连忙说:“这是咱们室的副主任,邢天燕。”

“噢,是副主任哪,了不起的科级干部。现在我们这一代的都坦率的很哪,没有像你们那一拨婆婆妈妈的。对了,请问,阁下是哪里毕业的?”

“中专肄业”

办公室里的人都有些发愣。

“喝,咱们是什么设计室啊,这中专还肄业的居然可以当副主任?让我这个双硕士天天都得向你汇报啊?”

“在这儿不认什么文凭,不要说什么双硕士,就是双博士,你现在也得归我管。明白吗?”

“要是别人嘛,我还不买这个账,不过能够和冷美人朝夕相伴,那还是满受用的啊。”

天燕霍的站起来,“你看来缺了点家教!”

“你呢,缺了点高教。搞科研的是要受过高等教育的,不是吗?”

“小乔啊,你还认真了,”主任笑了起来“人家天燕正牌的复旦大学博士,她的科研论文在国际上还评过奖的。”@*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年的夏天十分的热,热浪席卷著全球的每一个地方。美国、加拿引发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大大面积停电事故,法国热死12000多人,肆虐的森林大火 使英国许多的森林被毁,成千上万的人们离开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在香港,出现了历史以来的最高气温,大都市上海也出现了电力供应紧张的局面,不得不拉闸限 电……据有关专家指出,今年全球的平均最高气温比往年上升了2-3℃。地球在发着高烧,各种令人恐怖的新闻、资讯不断出现在我们的报纸上、网路里和电视镜 头中,我们的赖以生存的地球,她究竟是怎么啦?
  • 在看这部电影的同时,我不自觉的联想到中国与安隆奇异地相似。安隆透过财务手法虚增账面价值,设立空头公司隐藏坏帐;而中国则是浮报经济表现,隐藏金融体系及国营企业的坏帐问题。根据史坦普(Standard&Poor)投资服务公司估计,中国商业银行坏帐高达70%,一般则是估计约为40%。华府的资深中国经济问题专家拉迪(Nicholas Lardy) 也表示“中国的银行系统是事实上严重破产。”他进一步表示:“中国银行的资金来源几乎完全是来居民家庭储蓄。一旦放开人民币对外币的市场兑换﹐有条件的老百姓几乎都会急于将人民币换成外币﹐从而使得中国国有银行的停留在账面上的破产变成事实。”安隆与中国都设法制造假象,而假像是撑不久的。

    不知道德为何物

  • 【大纪元10月4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林于国香港四日电)“上海帮”的陈良宇倒台,“团派”的周强出任湖南代省长。这是近期中国最受瞩目的两则官场新闻。根据香港一项评论,一倒台一重用,凸显中共内部权力格局已发生重大变化,团派官员崛起已是不争事实。
  • 毛泽东就是毛泽东。这话好像什么都没有说。那么,现代人不常爱说“我就是我”嘛?难道也什么都没有说吗?显然不是,所以我主张用现代的观念历史地去看待已经死去了30年的毛泽东:毛泽东就是毛泽东。
  • 【大纪元10月4日讯】(大纪元记者田清综合编译) 油价持续下滑,而道琼斯工业指数则继续推高,美国股市近来牛气冲天。10月3日下午,道琼指数突破2000年1月的高点,创下历史新高记录。4日道琼指数再创记录,以11850.61点收盘。
  • 在西雅图中国城庆喜公园,于十二点由西雅图退党服务中心发起的“讨共、伐共”的集会正式开始。正如与会发言的霍明学先生发言中说的:“一个腥红的、血淋淋的日子 ── 十月一日, 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最残暴的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日子,它象征着血腥、残暴与野蛮,它说明了从这一天起中国人民的苦难以国家的形式开始了。”
  • 10月1日是中共建政57周年,反对中共暴政的人士把这一天称为“国殇日”,意指中共窃国给中国人民带来灾难。在香港,一批民间团体在9月30日与10月1日一连两天,先后在港岛与九龙区大型集会与游行,声援1400万人退出中共,并呼吁全国民众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人人唾骂共产党,控诉中共暴政。图为10月1日的游行。
  • 10月1日是中共建政57周年,反对中共暴政的人士把这一天称为“国殇日”,意指中共窃国给中国人民带来灾难。在香港,一批民间团体在9月30日与10月1日一连两天,先后在港岛与九龙区大型集会与游行,声援1400万人退出中共,并呼吁全国民众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人人唾骂共产党,控诉中共暴政。图为10月1日的游行。
  • 面对今日中国的权钱交易式腐败愈演愈烈,民众在表达不满时常常以毛泽东时代的廉洁为参照系。但这样的对比绝非事实陈述,而是舆论误导的结果。首先,由于中共政权严格限制揭露毛的罪恶;其次,高举毛泽东旗帜的新左派的误导;第三,毛时代的受益者在回忆中大肆美化毛泽东,特别是毛的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的回忆,基本上是“为尊者讳”的美化式回忆;第四,毛时代的大量受害者仍然心有余悸,大都以“不堪回首”为借口保持沉默。这些因素的合力造成历史的扭曲和空白,以至于文革后的新一代很难了解到毛泽东时代的真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