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岗之后 (1)

——一个真实的故事
杨小阳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

1

刘全是穷山林场下属木材厂的一名更夫。

这天,刘全像往常一样去木材厂上班。走到单位门口的时候,却发现有几辆法院的车停在那里。有几个人正在往单位的大门上贴封条,旁边站着的有林场的场长曹治民,还有书记、主任等林场的头头脑脑们。一向胆小怕事的刘全给这场面吓的腿肚子转了筋。半晌,刘全才缓过神来。壮了壮胆子,他捂住狂跳的心口向场长曹治民走了过去。

曹治民正在那里腆著盛满肥油的肚子,和法院的人在说着什么。侧过脸来时,却看到刘全哆哆嗦嗦的来到跟前。

“哟,刘全啊,来上班啦?”曹治民咧开大嘴问道。曹治民常来木材厂吃吃喝喝的,对刘全并不陌生。

“是啊,曹场长。我……”刘全嗫嚅著,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唉,老刘哇,你还不知道吧,你们钱厂长携公款潜逃了。现在木材厂欠了一堆外债没还,为了保证场里的利益,请法院的同志来给查封一下。做一下资产评估。”

“那我们……”刘全接不上话了。

“回去等场里的通知吧,啊。”曹治民转过脸去又和法院的人说话,不再理刘全了。刘全傻在那里看了半天,也没有人再理会他。刘全只得无可奈何的转身走回家去。

刘全在穷山林场下属的木材厂做更夫,是接他父亲的班。

刘全18岁那年,他父亲在往汽车上抬木头时,不小心掉了下来,被木头砸死了。还没来得及擦干丧父的泪水,18岁的刘全就接了这个班,因为一家老小得靠他活下去。不过因为他的体格不好,不能抬木头,厂里就安排他打更,工资是每个月200多块人民币。

在城里,如果每月开这些钱的工资,再怎么省吃俭用也活不下去的。可在这个穷山沟,每月200多块钱的工资虽然不高,但一家人总算可以吃得饱穿得暖,还供得起两个孩子上学。刘全对此已经很满足了。

山里人有句话,叫做“不养老,不养小。”意思就是说,在这个靠着一膀子力气才能活下来的山区,年迈的老人,小孩子由于没有能力干重活,是活不下来的。从这句话里,可以体会到这里生计的艰难。

虽然单位越来越不景气,但刘全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因为刘全很瘦弱,出不得大力气。而在这样的山区,没有一副健壮的体格,出不得苦力,是赚不到钱养家糊口的。这份在木材厂打更的工作虽然所得不多,但刘全还是很珍惜的。刘全也清楚,此刻他若不用心的工作,立刻就会有一群人蜂拥来抢走他的饭碗。山上的木材,已经被外来的“盲流”(没有当地户口的人)和林场护林队的护林员以及森林员警们给盗伐一空了。

刘全也不知道哪天木材厂就会停工,但只要木材厂还在一天,刘全就不必为衣食发愁。天天在电视上看到说城里有工人下岗的,今天竟然也轮到了自己的头上,工厂没了,工作也没了。一家人靠什么活下去呢?刘全一路愁眉不展的走回家去。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冯长乐采访报导)共产党半个多世纪的暴政独裁,成就了少数人富了起来。在其利益集团以外的广大国民,名副其实的成为“劳动人民”,两极分化的加剧使他们下岗、失地、无家可归。“和谐社会”出现大量丐帮。如果问走在北京街头的乞帮们为何到北京乞讨,他们毫不犹豫的说:“我们找党来了,党就是造就我们的最大丐帮帮主。”
  • 沈阳市某电梯制造厂原厂长刘学新下岗后,在7个月内杀死7名舞女,并分尸抛弃,被判处死刑。
  • 2000年末,遵照政府的一次性安置政策,我们俗称“买断”,我随大多数企业职工一起,被一次性买断了工龄,成了下岗失业人员。“买断”这件事就象一列轰轰烈烈喧嚣著的火车,渐渐远去了。而今尘埃落定,蓦然回首,细细思量,追随当年的轨迹,慢慢梳理一下思路,再看看今天我们大部分“买断”职工的遭遇,颇有被愚弄之感。
  • 某A说, “大陆中央党校的“学习时报”报导,‘2004年大陆公家车辆消费4085亿元,公款吃喝2000亿元,公费出国3000亿元。’;有人计算后指出,这‘三公消费’是‘三农’支出的3倍,是用于安排‘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资金’的43倍,是用于‘抗灾救灾资金’的1百倍,是用于‘扶贫资金’的56倍。这些钱可以建5座三峡大坝,支付3年的国防军费,培养1千万名以上的大学本科生,还可以解决全国所有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这是不是共产党大崩溃与大灭亡前的征兆?”
  • 【大纪元10月31日讯】浙江杭州的一位处在生活底层的平民,靠微薄的打工收入默默收留救助了391名流浪儿。在他收留救助过的流浪儿中,后来有考上大学的,有开公司的,绝大部分都能自立自强,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据新华网报导,今年61岁的王万林住在杭州市区学院路一栋老式居民楼里。1979年冬天,王万林下班回家,在一个公交车站见到一个被从家乡骗来煤矿做工的孩子,好不容易扒著拉煤车逃出来,身无分文,几天没吃东西。王万林把他领回了家。照料几天后,帮孩子买了回家车票送上了火车。

  • 刘申强是原湖北省随州市油厂的下岗职工,2005年初,油厂破产清算组与随州市远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协定,将油厂约20355.2平方米的土地出让给远望公司。远望公司准备在此建名为“远望帝都花园”的商住小区。
  • 主持人:我有一个问题,就是您刚才提到的中共政权援助北朝鲜两百亿。我们知道中国有很多失学儿童,还有很多下岗工人,还有很多农民有吃不饱的情况。如果要建构和谐社会的话,我想中国人的问题是首先要去考虑的。就像坐飞机一样,首先自己要把氧气罩戴好来,才可以去帮助别人。为什么中共政权要这么做呢?
  • 中共真正的敌人是什么?是美国?台湾?民运?法轮功?家庭教会?西藏?下岗工人?失地农民?是体制外不同政见者?还是体制内心存二心者?——好像都是。为什么这么多千差万别的团体和个人都成了中共的对立面?造成和中共对立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道义,一个是利益。
评论